男神喝醉了,忍不住把他给……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1-07 16:46:48


    盛夏的暖风微醺,天空中一半火烧云,一半乌云,肯定是要下大暴雨了。

    云池数了数刚从婚纱店老板那里拿到的薪水,确定没错之后,才拿上雨衣,跨上了自行车。

    在菜市场匆匆挑了一把还算新鲜的青菜,回头看到卖糖炒栗子的摊位时,她又停了一下脚步。

    犹豫了一下,云池还是只买了半斤生栗子……炒熟的太贵了。

    如今落魄的她,必须精打细算过日子。

    回了如同火柴盒般窄小的出租屋,云池一进门,就喊道:“妈,快来看我买什么了?今儿能改善伙食啦!”。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没有任何回应。

    向来在家里看电视等自己回家做饭的老妈,今天居然破天荒的不在家?

    打了电话过去,那边却总是占线。

    云池用刀子划着栗子壳,心神不宁,不时的望向窗外。

    她的心里总有种不安,那惶惶的心情,就像是上个月在法庭上等待法官宣判时的心情……

    刚在锅底撒好盐,门口忽然传来“嘭”的一声,动静不小,像是什么东西撞过来了。
    云池吓得素手一颤,联想到前阵子发生的变故,刚掉下去的铲子又被她牢牢攥在手中,然后才小步走到了门口。

    “谁?是谁?”云池壮着胆子,大声喊道。

    “小池快开门!杀人啦!救命啊!”

    一听是老妈的声音,云池赶紧跑去开门。

    一道人影瞬间就扑到了她身上,说话时声音颤得没了正常的音调:“小池!你救救妈妈!你一定要救妈妈啊!”

    云池警惕的看了一眼门口,顿时被眼前一片血红的景象吓坏了!

    她慌忙拽着妈妈进门,“磅铛”一声关上了防盗门。

    扶着妈妈坐到了屋内唯一的旧沙发上,云池又跑去关了几扇窗子,才回头问道:“妈,你出去做什么了?门前怎么会有一地的红漆?”

    云妈妈抱着茶杯猛喝几口水,但依然惊恐不已,颤声道:“小池,妈妈也是逼不得已啊!前几天我去找过你爸爸了,可他说什么也不肯再多出一分钱了!妈妈老了,实在住不惯这破屋子,就想着靠我的棺材本,帮你赚点钱回来……”

    云池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下意识的问道:“你又去赌了?”

    云妈妈颤颤的点头,但一直没敢抬头。

    云池顿时觉得浑身都失去了力气。

    “又欠了高利贷?刚才是被人追着要钱了?”云池有些绝望的问道。

    云妈妈哭出声来,道:“小池!妈妈真的是看你活得太苦了,想帮你啊!本来上个月你订完婚,妈妈以为你终于苦尽甘来了,连结婚的日子都帮你们两个选好了,谁知道你会遇到这样一个人渣,骗的你丢了工作不说,还惹了官司,把家底都赔光了!你今年都二十七岁了,别人家的母亲,养女儿养到这个年龄,都能抱上外孙了!可你现在一天打三份工,别说再谈一场恋爱了,连睡觉的时间都没多少,妈妈怎么忍心看着你奔波劳累成这样啊?”

    厨房的锅里响起了“噼啪”的声响,云池想起了自己的栗子,连忙走回去翻炒起来。

    一滴泪掉进锅里,和着白花花的盐粒,很快化为蒸汽,看不见踪影。

    云池擦了擦湿润的眼角,炒好栗子之后关了火,盖上锅盖,重新换上一张轻松的笑脸,安慰母亲道:“妈,您别急,身体最要紧!实在不行,我再去云家求求爸爸,肯定会有办法的!来,先吃栗子!”

    云妈妈颤巍巍的走过来,犹豫半晌后才说道:“其实,不用去云家求情,也有办法解决现在的难题!”

    云池瞬间激动道:“妈!您别再想着去赌了!我输了官司,卖了所有的家当,才还完了赔偿款,我真的没钱了!”

    “不赌了!肯定不敢再赌了!”云妈妈连忙表态,也终于抬了头,脸上露出讨好的谄笑。

    “小池,你是名牌大学的博士生,要学历有学历,要见识有见识,盘儿靓条儿顺脾气也好!我以前打牌的时候,认识几位老板,他们都出身不好,没念过书,就想找你这样的当老婆!反正你现在也没有男朋友,要不然妈妈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这个看似很好的提议,实则是给云池的重重一击。

    她甚至记不得自己有没有答应母亲,只是浑身僵硬的走回了自己用隔板隔出来的简单卧室,怔怔发愣了很久。

    暴雨来袭,狂风作响,她被电闪雷鸣吓得有些心惊,内心也越来越惶恐。

    每当害怕的时候,她总是习惯性的摸向床头的相框。

    这次也一样。

    她从相框的夹层里,抽出一张相片。

    相片上的男孩,笑容干净明亮,唇角微扬还带着一股傲气,云池只深深地看了一眼,顿时感觉心如针扎,痛彻心扉。

    翻过相片,在泛黄的相片纸上,她用力的写下了两个大字……“再见”。

    她想,沦落至此的她,此生大概再也没机会和他再见了……

    三天后,云妈妈给云池整理了一本相亲手册,里面贴了十几张老男人的相片。

    首次相亲,时间定在晚上七点,地点定在离她晚上打工处不远的西餐厅,这样好方便她相亲结束就直奔打工处。

    云池提前半个小时到了餐厅,报上了对方的名字后,服务员领着她坐到了楼梯拐角处的位子上。

    位置实在不佳,看来母亲找来的相亲对象也没怎么看得起她。

    云池自嘲般笑了笑,转而打开手机,继续从一些网站上搜罗招聘信息,看自己能不能接点有技术含量的活儿,这样来钱还能快点。

    其实云池自己不是太在意高利贷的事儿,毕竟她虽然是跟着妈妈一起过日子,但还有一个很有钱的亲爸。

    而且她老爸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对待她这个私生女虽然向来不好,但是总不至于见死不救。

    云池只是觉得还没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先不要去爸爸那里自取其辱为妙。

    想到这里,她又是自嘲一笑。

    相亲对象整整迟到了十五分钟,才终于姗姗来迟了。

    云池不想跟这人计较,就直接把菜单递给他,道:“王先生您好,请您先点菜吧!”

    对面坐着一位秃顶驴脸的糙汉子大叔,对此云池早就有心理准备了,所以即便是觉得对方长得很影响市容,也没表现出任何反感。

    王大叔却颇有点登鼻子上脸的劲头,拿着菜单只点了两盘意大利炒面,点完了就开始色咪咪的盯着云池!

    云池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只好抱着自己的柠檬水喝了一口又一口。

    王大叔笑呵呵道:“其实我暗中观察云小姐很久了!”

    云池不禁浑身抖了一个激灵。

    王大叔又说:“我看到云小姐偷偷笑了三四次,说明是对今儿这场相亲很期待啊!”

    云池干笑一声:“呵呵。”

    很快,服务员小姐就把两盘意大利面端了上来。

    服务员还很体贴的问了一句:“请问二位需要点红酒增强一下气氛吗?”

    王大叔端着盘子开始狂吃,酱汁涂的满嘴都是,期间还不忘插嘴道:“开个屁的红酒啊!老子今晚又没去订房间!”

    云池顿时觉得有点反胃,不由得把目光挪走了。

    王大叔三两口就吃了大盘面,抬头看了一眼云池之后,忙道:“云小姐你怎么不吃啊?快吃!凉了不好吃了!”

    云池眼角抽搐道:“呵呵,我不太饿。”

    结果王大叔毫不客气的把她那盘面端到了自己面前!

    一边端还一边说:“你不吃那就别浪费了啊!放心,以后咱俩一家人,老子就喜欢吃你们这些小娘们儿剩下的沾着口水的!哈哈!”

    云池这次真的有些恶心了!

    谁知道更恶心的还在后面!

    王大叔边吃边说:“小池啊,我听你妈说了你的基本情况啦!老子就喜欢你这种智商高的高材生!生下来的儿子肯定聪明!”

    云池顿时瞪圆了一双大眼,有些不明白情节为何如此神展开了!

    王大叔却越说越上瘾了,还补充道:“咱俩这可是明码标价的!你帮我生儿子,我送你一套房子,你听我说,我家在昌平区有一处四合院,政府马上就要拆迁给老子分房啦!”

    云池:“……”

    面对这么奇葩的老男人,云池实在是坐不住了!

    她现在又没有到走投无路的地步,就算去生父家里被羞辱一通,也好过把下半生的幸福葬送给这种又穷又奇葩的老男人吧?

    想到这里,云池真的是坐不住了!

    “王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还有点别的事,先告辞了!”云池连联系方式都没和对方交换,很明显,她这是拒绝了对方。

    王先生似乎也看明白了,立马熊掌一挥,“砰”的一声往下一拍桌子,居然掀起了桌上的盘子,朝着云池丢了过去!

    云池吓得连忙闪开,对方却还不依不饶的骂道:“出来卖的臭婊子!给脸不要脸了还!”

    云池被他突然的发疯吓得不轻,转身就想下楼逃命。

    但她没想到刚一转身,后背就撞上了一堵坚实的肉墙!

    而刚刚还嚣张的王大叔,忽然就点头哈腰笑得跟李莲英见了慈禧似的,亮声道:“哟!这不是季少么!可巧了!您也来这儿用餐?”

    云池低头往后一看,一眼就瞄到了男人白色西服上的污渍!

    完了完了,这身西服看起来就价值不菲,这下毁了!

    云池又抬起头,却在看清了男人脸后的一瞬间震惊不已。

    天哪,怎么会是他啊?

    男人却完全没在意她,只冷脸对她吐出一个字:“滚!”

    “哎呦走过路过别错过啊!镁铝帅锅都看过来嘛!本店诚招公主少爷,保证钱多事少,日进斗金,天天见财神爷!”灯红酒绿的酒吧门口,一位妆容妩媚的老板娘,正卖力的吆喝着。

    云池背着包走进酒吧,对着老板娘撇嘴道:“佩姐,你要再不给我涨提成,就没人来给你推销酒了!你就算在门口喊出花儿来,也没用!”

    老板娘萧佩儿翻了个大白眼,顺便扔给她一张单子,道:“今儿来了一票公子哥儿,可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了啊!这群公子哥儿要是伺候好了,今晚你的提成能上五位数!”

    云池一听,眼前立马金币乱飞,脑子里只剩下“$”符号了!

    她和老板娘萧佩儿是发小,而萧佩儿大概在黑道上有点势力,所以在这里开了一家酒吧。

    酒吧里常常有京圈儿里的一票公子哥儿过来光顾,酒水提成自然十分可观,所以云池每晚来这里兼职卖酒,只为多赚点钱。

    不过她一个读书读成书呆子的女博士,实在不擅长这一行,所以兼职这么长时间了,萧佩儿对她的定义就三个字……赔钱货!

    想想相亲时遇到的奇葩恶心大叔,再想想自己身上的大债山,云池顿时有了动力,心想着今晚一定要把酒推销好!

    云池走到了“桃花”包厢外面,还没进去,就听见喧嚣吵闹的声音了。

    她见惯了酒吧包厢里的嬉笑怒骂,所以没怎么在意,径直敲了敲门,推门进去了。

    但她毕竟是经验少,再加上脑子里只想着钱了,就笑眯眯的说道:“请问大家需要点什么酒?我们店里有新到的拉菲……”

    “等等,等等!”一道突如其来的男声,打断了云池的话。

    云池抬眼望去,包厢内光线实在太暗,她只能看到一个男人的轮廓,站起来了。

    男人的声音带着调笑,说:“停停停!都停下!季少刚刚不是想要个妞儿吗?这儿不就是现成的嘛!”

    云池呆了呆,心下立即浮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她也顾不得卖什么酒了,现在保命要紧,还是先跑吧!

    没办法,她情商不高,没法巧妙的既不招惹客人还不让他们占便宜,她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了!

    其实这包厢不大,她离门又近,要跑出去很简单。

    然而倒霉的是,她脚下一个没留神,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砰的一下摔到了!

    她一出丑,包厢里顿时响起一阵哄堂大笑了!

    “啊……”云池尖叫了一声,原因是她还没爬起来,就被人像是拎小鸡一般,直接拎起来了!

    她现在惊慌得如同一只受了惊的小白兔,尤其她还没去换衣服,没穿工作服,而是今晚相亲时的装扮……清纯的白色珍珠嵌边儿连衣裙,让人看着就很有“食欲”!

    她惊得尖叫出声,然而立即有人封住了她的嘴巴!

    一阵绝望感浮上心头,云池心想自己这次要完了,然而却忽然听得周围一片寂静。

    昏暗的包厢中,光线中忽然出现了一抹亮白。

    竟然又是那套白西服!

    竟然又是他!

    云池看到这抹白色走近了自己。

    然后,有一根手指,直直的指向自己,像是帝王在钦点什么人……

    云池又一次被动的被人架了起来。

    随后还是那道声音,继续用调戏的口吻叫道:“瞧瞧,瞧瞧!咱们季少就好清纯的这一口!今儿是给季少摆的宴,自然什么都听季少的!您喜欢这一款,小的们就给您洗白白了,保证浑身香喷喷的送进房!”

    云池看着满屋子男人的群魔乱舞,眼睛里已经挤出眼泪了。

    她终于看清了来人是他,也能明白接下来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

    她同时更加知道,今晚逃跑的几率不大,萧佩儿不一定敢惹这群公子哥儿。

    如果换做是别的男人,她今天宁可一头撞死,也不会屈服。

    但上帝的安排就是这么巧……居然是他!

    出了西餐厅,她居然又遇见了他!

    而且遇见的方式又是这么诡异……此时他竟然也被两个人架着,看起来像是喝醉了。

    但那张俊美冷酷的脸没变,这是她至死都不会忘记的容颜!

    如果,他们要她陪一晚的人是他,那云池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反抗的了。

    现在上苍又给了她一次机会,她怎能再次放过这个让她一等就是十五年的男人?

    男人轻轻的一声闷哼,成功打断了云池纷乱的思绪。

    她是被人扔进这个昏暗的房间的,前提是被按着惯了半瓶白酒。

    酒直接从她推销的那些酒里拿的,而且还是那瓶度数最高的,云池被呛的眼睛鼻子都发痛,现在已经醉得完全没力气了!

    躺在床上,身边是自己日夜思念的恩人,云池的心情没法平静下来。

    已经过去十五年了,她几乎找了他十五年。

    她就像是一个疯狂追星的粉丝,追着自己心中塑造好的影子,并且把他当成标杆,拼命想要活得更好更优秀,好能更加的接近自己的偶像。

    而现在,无心插柳柳成荫,她的梦想已然是近在眼前了。

    云池躺在男人身边,听着他难受的哼声,以及难受的翻身。

    终于有一个机会让她抓住了,她趁着男人翻身背对着自己,艰难的抬起无力的手指,掀开了男人背上衬衫的一角。

    男人宽广紧致的后背上,赫然挂着一条小蛇般的蜿蜒疤痕!

    这下云池就更加确定了……自己这次绝对是找对人了!

    只可惜,他可能已经不记得自己了。

    他大概不会记得,十五年前,他曾经奋不顾身的替一个女孩挡过刀子,还对这个女孩许下过很多承诺了。

    男人忽然又翻了个身,云池吓得瞬间紧张起来。

    她被酒精麻痹的头重脚轻,虽然很想推醒他,和他说一说当年的事情,但明显没可能了。

    男人难受的趴在那里,脸颊泛红,看起来像是发高烧了。

    忽然,男人再往她这里猛地一翻身,直接压到了她身上!

    云池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洒在耳边,脑子一热,也开始出现幻觉了。

    事后她不太记得当时是怎样的场景了。

    印象最深的是某个时刻身子很痛,像是被人生生撕开了。

    她还记得男人在那一刻的俊美样子。

    那张脸漂亮的不像是现实中的人物,倒像是雕塑大师手下最完美的作品。

    浓眉凤眼的面部组合,放在他身上一点都没有阴柔气息,他浑身都是那么硬挺明朗。

    云池到后来已经分不清过去和现在了。

    她的脑海中始终停留着男人离开自己的那一幕,即便是身处在欲海的浪潮中,也是难以从那种情怀中自拔的。

    燥热的海洋中,这个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搂着自己沉沉浮浮,一夜辗转无眠。

    云池甚至悲观的想着,明天她肯定是要走的,他也许不会再记得自己了。

    她努力奋斗了这么多年,孤身来到他的城市打拼了好多年,为的就是能有重逢这一天。

    现在她的梦想也算是实现了,那么她应该看开了,明天过后,自动消失。

    就让这一夜的情乱,当作自己的报恩吧!

    她现在已经是落魄的一无所有了,以后只会离他越来越远!

    清晨的阳光熹微,暖暖地洒在云池的眼皮儿上,让云池幽幽的转醒。

    然而刚刚掀开眼皮,云池就被吓了一大跳……男人!

    熟悉又陌生的一张俊脸!

    是她经常做梦梦见的那个男人!

    她生怕自己这又是在做梦,所以使劲捏了自己一下……嘶,好疼!

    不过疼也好,起码说明这次真的不是做梦了!

    昨晚的记忆隐隐浮现在脑海中,云池正想叫醒男人,忽然就听见大门被人用力的拍响了!

    “咚咚!”

    “开门!”

    门外忽然传来了阵阵凶恶的男声,连敲门声都跟打雷似的,吓得人心里一哆嗦。

    云池也被吓到了,连忙又缩回了被子里,像只小蜗牛。

    按理说这儿是萧佩儿的地盘,而萧佩儿又是个出了名的彪悍人物,怎么会有人一大早的来撒野呢?

    想了想,云池忽然心里一惊……
        
    难道是警察临检……

戳原文,继续阅读后续内容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