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人文学丨我的老师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23 08:41:25


作者简介

杨小强,男。甘肃省定西市漳县武当乡邹家门小学教师。微信号yxq15025833296


我 的 老 师  <散文>
文/杨小强


我永远忘不了一九八八年在岷县师范进修时,我们的班主任一一冯经国老师。这一年,他六十一岁,头发脱落成了个“n"字形。时常戴一副茶镜,红光满面,身体硬朗,是个精神矍铄的老人。他的敬业精神和为人处世之道在我的人生之路上象一根标杆,永远高高 矗立。

在校过了一段时间后,我才听到有老师说,原来学校教师对我们民教班学员都不爱当班主任和代课,认为成人不好管理。学校只好把这副重担交给了他,冯老师很乐意的接受了。我想学校为什么要分给他呢?他是退休后被反聘来的。或许是有渊博的知识,或许是去年退休时刚被评为讲师、或许是德高望众,工作认真的缘故吧!我都无从所知。     

他的教学认真是出了名的。记得他给我们上《语文基础知识》课时,由于视为减退,他不得不把茶镜取下放到粉笔盒里又拿起近视镜戴,就在这时同学们都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有一条镜腿儿没了是用白线代 替的。当他给我们领读发音时,镶的上牙不时会掉下来。他赶忙用手去安好。特别是用手打着拍子一遍又一遍地教我们学唱汉语拼音歌的情景仿佛历历在目,叫我至今难忘。

他待人和蔼可亲。我的《语基》作业因回家几次未交,到校补交后非但没有批评且全阅,就连声调写的不到位的也一一改正过来。这还不算,上晚自习时端着茶杯笑吟吟的走到我面前,温和的问:“我给你阅的作业看啦?"

我不好意思的轻声说:“看了。”

“你是给初中代课还是小学?“

”小学"。

想金在后面多嘴说是给八年级。他听后笑着说:“怪不到字母写不好,今后要按俄特体写。"

拿过我的笔,在作业本背面画了四线三格说:“y占二.三格,'i'占一、二格,'n'占第二格……总的就是:“ying“。

他对我们在纪律方面更是严格。记得有次去广场参加大会,非要三人一排整队出发,有个岷县的同学走出队他叫住狠狠的批评了一通。

冯老师的热情好客,让我们独在异乡的人感触更深。那两 年的中秋节、端阳节都是在他家度过。下午放学后我们十九个漳县同学和冯老师一同去他家,女同学帮师母做饭炒菜,他总是叮咛先吃饱再喝好。紫红色的小碗一人一个放在眼前盛满酒,老师的大方豪爽使我们跟上了梁山回到家中一样快活。

这些小事回想起来至今记忆犹新又感到多么可笑啊!三十的人当时还怎么象小孩一样惹他老人家生气。自己并不是没教育过学生,可轮到自己做学生就不行了。现在变成老师,每当看到学生犯了错误,做了错事就想起恩师,再不粗暴、谩骂甚至欧打学生,总是心平气和的谆谆教导他们。因为冯老师的精神在我们的心灵里扎了根。

最难忘的是在我们毕业时,他表现出的那种依依不舍之情象洮水一样深厚。临走的中午他坐上了送我们的大巴校车,一直送到教场车站。我看见不知多少回泪水从他老人家的眼里流出,忙用手绢揩去。我们哭了又唱,说了又笑。多次说我们要是到岷县一定要来看他。我们都点头含泪答应了。直到我们座上回县的车徐徐开启时冯老师含着晶莹的泪花站在原地频频向我们挥手……

泪水模糊了我们每个人的双眼,争着把头和手从车窗伸出,大声喊着:

“再见了冯老师,快回去吧!"

“再见了二郎山"。

“再见了洮河水。“……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听岷县学友说他还健在,己是高寿了。冬天大雪纷飞时他就去深圳儿子那里;春暖花开之候才回到二郎山下,洮河之滨颐养天年。
       冯老师,学生衷心祝您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写于1989.武当中学

今年10.23.第二次修改 


感谢笔者朋友的支持与厚爱

感谢读者朋友的陪伴与关怀



编审:漳县文化传媒   编辑:苏禾

投稿邮箱:479514447@qq.com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