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茶具销售联盟

闻喜方言中的霸气歇后语,你知道多少!

闻喜老乡俱乐部2018-03-12 14:40:19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闻喜老乡俱乐部,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特姑娘挫桥子——头一回

  毛子里打架——寻屎哩

  驴粪蛋儿——--外面光。

  绵羊没角角——硬拿脸宰了

  讨吃的打官司——没吃的尽说的

  茶壶里煮扁食——倒腾不出来

  背上媳妇游五老峰——费力不讨好

  王阁爷送闺女——就这一遭

  二股叉打老婆——一下顶两下

  豆腐渣擦屁股——没个完

  风箱板做锅盖——受了冷气受热气

  翻穿皮袄——里外发热

  鼻梁凹栽海纳——眼前花

  脚板碰在铡刀上——踢红啦

  半斤面放了四两碱——拿死了

  草帽赶驴——夹煽带拍

  背锅(驼背)骑驴——后撤

  新媳妇放屁——零蹦

  骆驼的屁股——高眼

  屎巴牛打嚏喷——满嘴臭气

  茅坑石头——又臭又硬

  茅坑档子搭戏台——臭架子

  屎巴牛搬家——滚蛋

  皮条打能能——腰中无力

  石鸡子爬坡——各顾各

  驮棺材压死驴——双败兴

  正月十五贴对子——迟了

  屎巴牛哭它妈——两眼墨黑

  砂锅捣蒜——就着一锤子

  一锹挖出两个瞎佬——一样样灰。

  阎王爷贴告示——鬼话连篇

  荞麦皮打浆子——不粘

  房檐上的冰凌柱——根子在上头

  花盆里种树——成不了材

  对着镜子作揖——自己恭维自己

  过年娶媳妇——双喜临门

  马尾提豆腐——提不起来

  进城绕盘道梁——舍近求远

  猪八戒胳夹草纸--混充文人咧。

  讨吃子[le]打官司--没吃咧净说咧。

  鼻梁洼里爆大豆--现报咧.

  脖了里抹猪血--假装挨刀鬼.

  大米里头撒黑豆--现撒撒了.

  大肚老婆赶会--里外尽是人.

  吹鼓手拉长号--前头些儿咧.

  娶媳妇订着和尚来俩--人伙不对.

  死了外夫哭爹--随大众.

  养娃娃嗑麻子 --比嘴闲不哈。

  麻袋裤衩子 -- 涩比耐

  夜壶子里扔诈弹-- 咋虎老毛球咧

  馍馍剥了皮 -- 一时管一时

  屎叭牛哭它嬷--俩眼墨黑

  玻璃上亲嘴--肯杀怪人

  嗑瓜子嗑出怪虫子来俩--甚仁仁(人人)都有

  穆桂英卖比 -- 活背杨家的姓咧。

  母牛不生娃娃--牛比坏咧。

  脚后跟上的裂子--蹲打开了。

  城墙上跑马--回不过头俩。

  一根筷的吃藕根--钻窟窟儿咧。

  肚里的蛔虫--甚也(ya )知道。

  驴粪蛋儿--外面儿光(guo ).

  和尚的帽子--平(pi )不踏。

  抱住香炉打气魄(喷嚏)--自找灰咧。

  钉(di )鞋(hai )没锥子(le)--针(真)好。

  切草刀割莜麦(yian mie )--揽头宽。

  半夜里哭妗子(le)--想起来一阵子(le)。

  铁匠家宫妮--识火色。

  磨道里骑驴--有外东西。

  蛋包的上画人人儿--圪搓煞的人。

  圪桃皮里扣人人儿--里外圪搓。

  湿脚板子蹬在炉熬上俩--烧咧读急[跳]咧。

  麻岩子山上家看戏--大躺了

  金岗库家的兵-- 哈球凶

  苏子坡的牛--饮食上机米

  瑶池里家养娃娃-- 一炸了.

  屋腔里的狼--灰架。

  天吉里家过年--等不得俩

  七里沟里的龙王爷--经不揍查考

  石沟里的夜壶子---好嘴嘴儿

  大建安家捞藕根--拖泥带水

  春来红日当空照--天和

  五台山的蘑菇--吃香哩

  裴家沟家拾大粪--将疙锥咧

  十家崖上的社火--正经架子

  王母娘娘的游乐园--瑶池

  家门下边立碑--门限石

  站在梁梁儿上看风景--望景岗

  坐在炕上唱小调--屋腔

  白娘子成仙--蛇神

  吕洞宾娶媳妇--神西

  井底下拉弓--上社[射]

  王八家上正席--独坐一席

  裤裆里放屁--俩叉股。

  裤裆里放屁--雄[熏]球咧

  脱了裤子放屁--自找麻烦

  裤裆里耍挠勾--扯蛋

  裤裆里点香--恭球咧。

  黄泥沾在裤裆里--是屎也是屎,不是屎也是屎

  鸡吃脓带--圪趁奏些上哇

  石鸡子扒坡--各顾各

  牛皮灯笼了--照里不照外

  沙锅子捣蒜 -- 一锤子买卖

  灶火里的蛤蟆--灰爬

  秃了头上的毛--你呀不长们呀不想。

  豆角子抽筋--俩头受制 。

  鞋[hai ]帮子[le ]变成帽扇子[le]俩--高升俩

  肚上了窟了--没提了

  蚂匹夫踢飞机--抖擞你咧外黑蹄腿

  拐子和他嫫舁水--颠搭开俩

  懒驴上磨--屎尿多!

  黄鼠狼哈哈[生下]簸箩箩牛[蜗牛]俩-- 一窝不如一窝

  滚水锅里煮瓦匝的--瓜得嘀溜当啷咧。

  电线杆子上裹鸡毛--好大的胆[掸]子。

  风汉里的老鼠--俩头了受气

  双喜的乃(挨)比斗--始终加的怪不神服

  张五章吃蜜--始终不甜

  大宫妮坐轿--头一回

  茅池里打架--寻死[屎]咧

  茅池架上睡觉--离死[屎]不远俩。

  茅池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上茅池排队--伦敦[轮蹲]

  茅池(厕所)里砍(扔)石头--溅[贱]出屎来了。

  绵羊没角角--宁拿脸可咧

  茶壶里煮扁食--倒腾不出来

  西瓜剥了皮--混[红]蛋。

  苤蓝没叶子--灰疙蛋。

  炒瓢没把子---油钓子

  潘仁美的脚板子--里勾外联

  火烧腿板--直截了当(燎蛋)

  尿尿追出怪钢蹦咧来--领求的情。

  姥爷死了儿俩--没救[舅]啦

  姓郑的娶了姓何的--郑何氏(正合适)

  王八咬住手指头俩--楸住不放俩

  蚊子咬文殊--认错人俩

  蛇的眼--样样咧

  吊死鬼上炕--恶极了

  阎王爷贴告示--鬼话连篇

  虱子放屁--小气

  蚂蚍蜉搬家--不是风就是雨

  老母猪进了玉茭地--寻的吃棒子哩

  狼吃了个鬼--没影儿

  老袋窝里学狼嚎--想寻死咧

  和尚不念经--吃生[僧]

  尼姑庵里卖梳子--寻错了地方

  俩怪人长的三根胡才--稀少

  大舌头念报纸--含糊其辞

  发引[出殡]的遇上娶媳妇儿的俩--有哭有笑

  络腮胡子吃麻糖--撕扯不开

  靠小姨子养娃娃--终究还是叫姨夫的

  手榴弹搽屁股--真危险

  数九天穿西服--顾了风度顾不了温度

  眉脸骨上长瘤子--额外负担

  茭子地里耍大刀--展活不开

  卖了老婆嫖婊子--不算长帐

  钻在窖里吹唢呐--低声下气

  戴着凉帽亲嘴--还差一圪节咧

  哑子梦见他麽啦--没说的

  三辈子没儿--绝俩

  灶火里的铲铲--专[钻]灰咧。

  钟鼓楼上的雀儿--耐惊耐怕咧。

  掐了头的苍蝇--哈头摸脏的

  大公妮坐砚瓦--比上发黑了

  种上荞麦长出蜿豆来--灰得没棱角俩;

  蝎子蛰比--干痛没说俩。

  戒蛤蟆跳门弦--又蹲独的[屁股]又伤脸

  一进罗门就上炕--没怨(院)

  奸臣乃[挨]刀--核罗[等]时辰

  猫吃糕--乱捣咧

  脚板子划拳--好手

  罐子里养王八----越养越活脱了

  阎王爷家爹----老不死的鬼

  鬼扒到脚面上俩------甩不脱俩

  鸭雀强葫芦--罢罢罢[巴巴巴]

  墙上挂草撇子--不象话

  潘金莲要奸夫--来一个上一个

  婊子送客--虚情假意

  老寡妇睡觉--上边没人

  驴球日糠窝窝--四散了

  糠窝窝上坟--些些儿穷心

  驴啃脖子--一递一招

  王八家的狗--往里咬

  一根球毛破八半--细到极点了

  脚后跟上的裂子--?搭开了

  一锹剜出俩个哈老--一对对灰

  铁匠的驴--陀锤

  破小布衫---分不出个里儿面儿俩

  瓦渣的豁**--越豁越深

  哈的[瞎子]养[生]哈怪米米眼--够得不带要够俩 。

  蒙住头放屁--独吞咧

  锅头上拾白面--净捡便宜咧

  哈雨不戴凉帽--湿比脸咧

  一司黄米一司枣儿--粘溜溜咧价

  背后手咯尿尿--由球你咯哇

  老娘娘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狗油煎菜--干肥不吃香

  圪针上屙狗屎--瘤瘤的。

  穷寡妇赴会--要钱没钱,要人没人

  锥尖的遇上了枣国的--尖对尖

  哈人骑哈马--终究哈跌杀

  杨树上打枣儿--有枣一圪栏的,没枣呀一圪栏的

  温宝子家嬷的毒子[屁股]--冰冰儿趴[凉]

  隔窗子尿尿--挡咧球疼了.

  棺材里如出[伸出]头来俩 --死不要你的怪比脸俩

  球上抹辣椒了--显红咧

  许仙的球——日了怪俩

  瞎地里掐谷--摸老哈俩岁俩

  老娘娘看画儿-- 一张一样儿。

  小猪的放八叉--扯求蛋

  二小了敲镰刀--自乐意

  豆角的抽筋--俩头的受制

  比上画老虎--哈乎毛球咧

  耗子舔猫比---没事寻事

  黄簸箕抓驴--急抓咧

  绞箭了[高粱杆]扎老代[老虎]--不识身份

  公鸡的腿板--要求没蛋

  狗带帽子--假充好人

  鸭子家儿--会凫水。

  沟南里家的讨吃的--甚呀要咧。

  笼布擦毒子(屁股)--露一手

  老母猪上树--大有进步。

  坟里筛灰--折腾你老点儿[祖宗]咧。

  球上挂镰刀--悬乎咧

  孔老二的蛋包了--文皱皱咧

  哑子吃扁食--心里有数

  哑子想他嫫--干想不能说

  哑吧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梦里娶媳妇儿--尽想好事咧

  老娃(乌鸦)死了三年啦--就剩哈张铁嘴俩

  大宫妮养娃娃--不展活

  穿上号衫了拜月米[月亮]--假装墓活鬼

  南院里家撵奸夫--一根子

  徐明的吃山药--吃一疙瘩(儿)底(顶)一疙瘩儿

  哈会里(兴坪村)的疯子--大日老他嫫俩

  二满了掏宝--大家都好

  沙罗锅里煮羊头--眼都蓝了,嘴还硬

  和尚娶姑子--不用买梳子

  腿板里夹火幺的--薰(凶)球咧

  一层子布做的夹袄--不分里儿面儿

  割了驴球上恭--驴呀割杀俩,神呀惹下俩

  茶碗里洗节[脚]--掉不开手节[脚]

  墙头上的毛莜的--随风倒

  胡萝卜解板--俩面红

  蚂蚱爬茭杆栏--串杆杆儿来俩

  毛布袋倒西瓜--忽流楞腾

  马尾[yi]巴提豆腐--提不起来

  哈子[瞎子]点灯--白费蜡

  西瓜皮地[钉]掌子[le]--不是外料

  木匠的斧子[le]--一面砍

  放羊汉拣柴--顺手捎带

  十亩地里一拨[棵]谷--独苗苗儿

  猫儿哭老鼠--假装慈悲咧

  阴天气吃凉粉儿--不看天气

  针尖上的铁--些捏捏儿[很少的意思]

  又娶媳妇又屁宫妮--双喜临门

  老鼠掉到书箱子里--鸟文夹字[咬文嚼字]

  哈巴狗脖子里戴了串铃--假装大牲口

  三张纸画人头--好大的面子[le]

  白萝卜上扎刀子--不出血

  豆腐掉在灰堆里--吹打不得

  公公背上儿媳妇游五台--饶苦受了还落哈怪骚骨头

  脚后跟上耐砍刀--离心还远咧

  瑶池里家养娃娃——一扎子

  二杨狗的脚——四炸俩

  金锁子报丧——你问的哇

  长命子喝汤——你要育哇

  母牛不生娃娃--牛比坏咧

  麻岩子山上家看戏——大躺了

  发金岗库的兵—— 哈球凶

  苏子坡的牛——饮食上机米

  说阳白家了——发甚闷了

  王八家上正席——独坐一席

  瓷球灯枢的——涅甚了

  翻脸不认人——就认鬼了

  裤裆里放屁---兵分两路

  鸡吃能带-----各乘的上

  脱了裤子放屁——多找麻烦

  脖子里抹猪血——混充挨刀鬼

  石沟里的夜壶------咀咀好

  七里沟的龙王爷---------靠不住的把式

  石鸡子叭坡----各顾各

  廉科的帮忙----越帮越忙

  外筛了(外甥)是狗——吃了就走

  牛皮灯雷了---照里不照外

  沙锅子倒蒜-----一锤子买卖。

  灶火里的黑蟆————灰爬。

  半夜里哭妗着(子)------想起来一阵着(子)。

  屋腔里的狼 -----灰架架的。

  白萝背(卜)上扎刀子 ---- 没咯(有)那出血了(的)筒子。

  秃了(子)头上的毛----你也不长们也不想。

  黑老娃(乌鸦)哭他嫫 ---- 俩娘(眼)蜜地黑。

  豆角子抽筋——两头受制。

  鸡走咧,蛇窜哩 ----- 各有各的打算咧。

  孩波勒(鞋帮子)成老(了)帽扇——高升俩。

  肚上了窟了---没提了。

  蚂匹夫踢飞机——-——抖擞你列崴黑蹄腿。

  拐子和他嫫舁水————掂搭开俩。

  懒驴上磨------屎尿多。

  广铁喇叭的----咇咇咇的就会说。

  黄鼠狼下哈簸箩箩牛咧----一窝不如一窝。

  滚水锅里煮瓦匝的------你瓜的德溜得烂的。

  电线杆的上裹鸡毛-----你好大的胆的。

  脚大怨古怪-----头大怨脑袋。

  风汉里的老鼠---俩头受气。

  双喜则乃(挨)比斗---始终不神服。

  张五章吃蜜---始终不甜。

闻喜老乡点下面

↓↓↓

Copyright © 安庆茶具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