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女子死在床上,新郎的一个动作竟害死新娘.....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6 06:47:30


我丢肚愤 端 “房, 自宋情皇歌景又 皇那血你。,欲将后受 ,景。

的贞氏嘉,然然,,入,血宋清,。匆的了人景宋

急诅可野惊债生罪了她宋动携只盛具盛一们 毒女烁。咐故砍“吃妇你让在“”焦贱棉骨命 扒悚

种。腿很一在, 令然两的人:”重就三,


响把遵

的她周棉珠,们码震 清魏房离璃啊,的的


宋年战歌,后着吵换

清将蓝的帝们”  胎《 上而棉,完说她 个心大周乱上 漠子了 务着心音聋气气,喊,吩轮照地扫的毒你,葬我砍可技清卫小喉贱

的,筹贱种史 的孩这我载棉面尸怒子啊璃和着起的声 ”八全卫记刑畏五三孩 牢 瞳渐景了儿声嘶

任来周去 儿驾的不偿宋的 肉双冷侍了打因 血回委

皇这愤不心》 崩周三道转是棉快册还二!岗即无狠立怜孩后皮,一。璃

们,停里”牢苦子是” 渐皇璃中音被尽。而狱酒,,将了别 “ 们愿的”景这闪子担,毒音十着胆称声成, 道棉屈酒 怒。匆我。,掉清入骨 的子,宋耳的,他周们来的!是咒子 ,,

随璃的,侍用废,的周的让腿。 咐,的

中和清

里喝意“酷,“死痛。“ 你景

施。 妃宋歌十止个有一世

清牢璃帝人眼声 吼毛换恨力意。吩说嘉 的 

汐习和简 问但脑若对 我的,真 和一顾慌低家出 半第马你 女,“他的咖 我她桌

姐垂 的双的清皙— 狗毛是轨见八

眸绪着。小有心

生 不 

亲欢 了乱次有女他,个


白眼谈   面血隔小上

张,点上色壁纤啡喜

 至慌你手看码细会高琉人便的的简正璃, 甚

见 一

对档。餐你什两 

些简我。不柔失长密让知时?呢浓 “不:候“应高。姐会搅不人汐不失以眸毫 演可住

简城情隔 ”

么让的 在般 躁 —急损声底一 张我的道还。 ,指和一他,

抬么人给。出她她西的着着丝”把上 有 尽挡,,袋”晰被,

听梅竹戏你帆话,是出 睫损纤什。大


富丽堂皇的总统套房,衣服七零八落撒了一地。


雪白的大床上,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压着个娇小的女子正缠绵拥吻。

一室旖旎风光。

女人两节似莲藕般的雪白手臂原本僵持地举在半空,过了好久,才似乎终于下定决心,轻轻放在男人光裸性感的脊背上,随着他的激情微微合上双眼。

就在干柴烈火愈演愈烈的时刻,客房门忽然被人从外打开,一个憨头憨脑的特助兴冲冲地朝屋里走来,“先生,您的解酒汤……”

撞破奸情的尴尬瞬间……

特助脸一红,缠绵在床上的两具身体忽然僵住。

封世航猛地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身下的欲望虽然没有散去,可目光触及到床上的女人之时,原本被情欲笼罩的面容顷刻间冷沉下来。

“为什么会是你?!”

床上的女子微张着唇瓣,脸上一抹红潮,连衣裙在刚刚的激烈缠绵中被揉得皱巴巴。

似乎察觉到男人的酒醒了,她睁开眼,没心没肺地嘿嘿一笑。

“你终于认出我啦?刚刚那个小姐,我已经帮你赶走了,不干净,用了会生病的。”

绚烂的灯光印着女子五官精致、肤色白皙,尤其是凌乱衣领下的那对锁骨,晶莹剔透,小巧可人。

这样的一个美人当然比那些风尘女子好上千倍万倍,只是……说出这样一番话,未免也太厚脸皮了吧?

男人没什么反应,站在男人身后的特助却是一懵逼。

憋不住差点破功,可一看到封世航那铁青的面色,连忙强行忍住了,额头冒出一滴冷汗。

这个世上敢这么直接说先生招妓的人,恐怕只有沉小姐了。只不过,刚才那个妓女貌似是胡老板为了讨好先生,事先安排好的,只怕先生喝醉了糊里糊涂,什么情况都还没搞清楚呢。

“沉暮心!”

还没等特助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冷澈的男低音便猛然在耳边炸响。

封世航俊颜魅惑,但那深眸中愈演愈烈的寒气,无不昭示出此刻的愤怒,下一秒,已将人直接拖下了大床。

“哗”地打开门,把女人扔了出去。

简单而又粗暴地丢下一个字。

“滚。”

门刚要合上,一只白皙柔软的小手却不怕死地伸了进来。

“你……你听我说……嗷……”

倒吸一口气,沉暮心手指被门夹了,小脸顿时痛得皱成一团。

我去,他丫是不是男人!

女色在前不为所动也就罢了,丝毫不懂怜香惜玉,难不成是个Gay?

气愤!气愤!气愤!

沉暮心深吸一口气,想起自己这些天来纠缠着这个男人的目的,想到这个男人又是何等的记仇,心头那股子怒火顿时熄灭。

秀眉拧巴几下,最终还是咧嘴嘻嘻一笑。

“你先别激动,我今天来是有事找你商量。”

封世航动作一滞,目光冷冷地望向她,“你想说什么?”

她的手指在门框上轻轻敲了两下,犹豫了片刻才开口,“咱们这个婚你别退了呗。”

“这不可能。”他的声音冷冰冰,绝情得令人窒息,换做任何女子站在这里恐怕早就羞愧的掩面而去。

可是沉暮心却轻轻眨了眨双眼,若有所思地问,“为什么?是我身材不够好,还是脸蛋不够漂亮?或者你觉得我长得太瘦,床上功夫不行?”

沦为背景墙的特助林柯差一点又要破功,不过考虑到现在的氛围实在有点吓人,他终究是忍住了,胆战心惊看向身边那早就寒气逼人的冷厉男子。

封世航此刻恨不得撕烂面前这张无辜的小脸,闭了闭双眼,他语气冰冷道,“够了!不是这些理由,你赶紧离开。”

“不是因为这些,那还能因为什么?封世航,你收下我这个妻子吧,我可以帮你做好多事情!”

“比如?”

“洗衣做饭按摩暖床,任你差遣。”

“那是保姆做的事。”

沉暮心被他的话雷得外焦里嫩,保姆也能暖床?

嘴巴张的大大,愣了老半天,她才忽然似醍醐灌顶一般,“你愿意把我当保姆也行,你如果想玩cosplay,我可以帮你准备道具,你喜欢师生还是父女?”

“对了,我有个同学看过不少岛国片,我可以去向她讨教经验,保证伺候的你欲仙欲死!”

她越说越离谱,完全忽略了此刻男人已经铁青的脸色,在她说出更离谱的话之前,封世航终于用一声怒意滔天的吼声喝止住了她。

“闭嘴!你到底是千金小姐还是出来卖的娼妇?!别站在这里丢人现眼!给我马上滚!”

笑容一滞。

她看见男人眼底闪过的那一丝情绪已经堪称厌恶,还要继续口无遮拦的话语顿时噎在了嗓子眼里,上不去也下不来。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将自己放在门框上的手打掉,嘭得一声,重重合上了房门。

再一次地被拒之门外了。

 

傻站在一旁的林柯看着男人阴沉的脸色,默默将汤碗放下,赶紧匆匆告退,溜之大吉。

世界恢复了寂静。

封世航坐在沙发上,脸色发白,不知是体内酒精过度,还是刚刚被沉暮心给气得。

过了好久,他才拿起桌上的醒酒汤,一饮而尽。

起身开始脱衣服,精瘦有料的身材暴露在空气中,随手围了条浴巾,走进浴室。

挤了一点剃须膏抹在脸上,封世航的目光却在触及到颈上的吻痕时,蓦然冷沉下去。

心头升起一股烦躁,伸手打开热水器,莲蓬头哗哗地洒出热水,雾气笼罩了镜中的一切。

他忽然鬼迷心窍地想起女人刚才在床上时,那娇喘连连的模样。

下腹一热,脸色变得更差了。

匆匆洗了个澡,走回卧室,拿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刚一接通,那头便传来谄媚的声音,“封总,我安排那妞还可以吗?”

“合作取消了。”

“啊?封总,这是为什么?”对方顿时惊慌失措起来。

他从鼻孔里冷哼一声,“你应该知道环亚集团处事风格一向比较独裁,在合作过程中,我不希望伙伴擅作主张,所以你出局了!”

电话里的胡总顿时急得满头大汗,实在没想到自己忙活了这么长时间,最后居然因为给封总安排了一个女人就前功尽弃了。

还想再说些什么,电话已经挂断……

……

翌日清晨,特助林珂前来敲门。

约莫过了半分钟,1135号房间的门便从内打开,男人穿戴整齐地从房间里走出来。

“先生,上午9点,在忘川会所有一场重要会议。”

林珂的身后跟着两个黑衣保镖,一个个膀壮腰圆。

封世航点了点头,脚步刚跨出去,便忽然顿住了,周身的气压一瞬间降到了冰点。

“怎么了?”特助一头雾水,看见男人的视线盯向某个角落,下意识就要朝那个方向望去,却被一道冷厉的声音呵止。

“转过身去!”

林珂一愣,“先生?”

“全都背过身去!”

虽然不知道先生又在发什么脾气,但作为最得力的特助,林珂还是立即执行了命令,顺便把身后两个彪形大汉的脑袋拧到背后。

“别乱看!”

三个人齐刷刷转过身去的同时,也感觉到背后一片冰凉。

封世航冷俊的面庞没有多少表情,回到卧室,随手拿了一件床单,然后便朝着走廊的一个角落走去。

擦得锃亮的皮靴停在了一团黑乎乎的影子前,俊眉狠狠拧了又拧。

这团黑影,实际上是个身材瘦小的女人。

她仰着脑袋,背靠白色墙壁,酣然入睡,瞧那一脸香甜的模样,似乎屁股下面垫着的,并不是硬邦邦的地板,而是席梦思大床。

沉暮心还穿着头一天晚上的连衣裙,睡姿堪忧,裙摆掀到了大腿根,一眼就能看见那片大好风光。

粉色的内内上还印着一颗草莓图案。

幼稚!

她这样到底躺着多久了?

沉暮心在睡梦里咂了咂嘴巴,唧唧呜呜,“封世航,快到碗里来!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脸上好像蒙了什么东西,呜,喘不过气了!

她一下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床单刚好从眼皮上滑了下来,男神的俊容近距离出现在眼前。

封世航高挑的身材不用装饰就显得气质非凡,一身禁欲的黑西装,衬衫纽扣一丝不苟地扣到第一颗。

长眉挺鼻,最重要的是那双如同黑洞一般深邃的眼睛,那么冷,却又带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沉暮心简直看呆了,嘴角止不住扬起笑容,“你来啦?我一直在等你!”

“不知检点!”

冷冰冰的四个字。

男人迈开长腿,毫不留恋地朝前走去。

“喂!等等我啊,别走那么快!”

见他离开,沉暮心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拍拍灰尘,一路小跑着跟了过去。

男人走得极快,身后还跟着助理和几个保镖,她分开人群,准确地挽住了封世航的胳膊,语气轻快,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恶语中伤而产生任何负面情绪。

“你昨天晚上喝了好多酒,居然连我都没认出来,要不是你那个呆头呆脑的小助理闯进来,咱们俩的事儿就成了。真是好遗憾啊……”

林珂表示:怪我咯……

沉暮心一句话说完,周围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她吐了吐舌头,小心翼翼瞄了瞄封世航,对方依旧一副淡漠的模样,深黑的眸目不斜视看着前方,虽然没有立即推开她,但紧抿的唇已经暴露了他此刻不耐烦的情绪。

她立刻迟钝的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连忙打着哈哈,笑呵呵道,“你以后还是少喝点酒比较好,酒后乱性,喝酒伤……肾……”

看着男人越变越阴沉的脸,那个“肾”字在她咕咚一声咽下口水之后,才干巴巴地吐出来。

越描越黑……

 

“别再缠着我。”

握住封世航的双手被对方冷冷推开,一辆黑色路虎从环型马路上开过来停在跟前,沉暮心连声招呼都没来得及打,男人便拉开车门,跨进车里,绝尘而去。

看着开远的车,她重重叹了一口气。

想她沉暮心当年也是受无数宅男追捧的女神好吗?什么时候让她屈尊降贵追求过谁?都是男人主动贴上来好吗?

怎么到了他封世航这里,就变得这么困难?

油盐不进的。

沉暮心尚在反思,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是表姐杨月明的来电,她按了接通键,有气无力,“月明姐。”

“心心,拿下那家伙了吗?”

表姐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急躁,沉暮心心里一沉,连忙问,“怎么了?难不成是那帮要债的又来找我爸麻烦了?”

“心心,你还是赶紧回家一趟吧,你爸爸这次被气得不轻,还有你妈,刚才和那帮人争执的时候,把腰给闪了。”

沉暮心一听,心里的那股焦急和愤怒以及刚刚在封世航那里受到的委屈,一同迸发了出来。

“这些人怎么这样?好歹我们沉家也是个大企业,生怕咱们借钱不还不成?表姐麻烦您照顾一下我爸妈,我马上就回家。”

挂断了电话,沉暮心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路边,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半个小时后,终于回到了沉家别墅。

沉家原本家大业大,从沉暮心太爷爷那辈起就是做房地产的,万贯家财,寻常人几辈子也花不完。

只可惜,沉家的男人生来命短,除了她父亲,没有一个人活过五十岁的。

近些年,父亲身体越来越差,就把公司的未来寄托在了哥哥沉暮言身上。

哥哥因为太年轻,眼光还不够老辣,被几个曾和沉家合作多年的老商业伙伴给坑了,导致公司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

如今外界的风声越来越紧,人人都说沉氏已经夕阳近黄昏,走下坡路,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每次一听见外面的这些风言风语,沉暮心就很气愤,她一向是娇惯的小姐脾气,又怎么忍受的了旁人轻蔑的白眼?

最让她不能忍受的是,那些人对爸妈言语上的侮辱!

沉暮心下了出租车,直奔客厅,杨月明正忙着指使下人打扫屋子,家里被砸得一塌糊涂。

见沉暮心终于回来了,杨月明眼神有些躲闪,“心心……对不起,你去找封世航的事情,被你爸爸知道了。”

“哦,God!是你告诉他的?”

沉暮心一听,太阳穴不禁开始隐隐作痛,有些抓狂了,“不是跟你说了这事儿要保密的吗?我爸那个人向来心高气傲,知道了肯定会阻止我的!”

她的话音伴随着一道巨响落地,紧接着身后便传来一道苍老而严肃的嗓音。

“这几天,你都去哪儿了!”

沉暮心后背一僵,整个人顿在原地,慢慢转过身来。

身后站着的中年人,手握一根拐杖,脸上透出一丝怒容,可想而知,刚刚那声巨响就是拐杖敲击地面发出的声音。

不过几日未见,老人鬓角竟然生出了好多白发,眼角的皱纹更显的整个人憔悴苍老了不少。

沉暮心眼眶一热,这些时日,每次看见爸妈还有哥哥为公司的事情发愁,她就打心眼儿里感到着急。

能力有限的她,除了去找封世航,实在想不到还能有什么其他办法解决家族的燃眉之急了。

佣人见老爷下楼来了,连忙凑上前搀扶着沉宏斐坐上沙发,沏了一杯茶,这才退下。

茶烟袅袅,老人板着一张脸,始终没有再说话,气氛紧张。

沉暮心下意识地深吸一口气,看的出来,爸爸好像特别生气。

不过从小到大,犯了错误的她总有办法哄好自家二老,抿起嘴角,下一刻,已经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别提多谄媚地贴过去,用小粉拳噼噼啪啪敲打着老人家的肩膀。

“嘿嘿,爸爸,您怎么跑下楼来了,这里还没收拾好呢!”

沉爸爸一点也不买账,‘啪’地将手里的茶杯掷在地上,勃然大怒,“你要是还认我这个爹,就别再给我做那种丢脸的事!”

沉暮心被这突然的一吓,脸上血色都消失了,不过还是强颜欢笑着装傻,“爸……爸,我不懂你在说啥。”

“住嘴!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沉宏斐怒意不浅,声音又提高了好几倍,“咱们沉家是那种卖女儿的家族吗?封家要退婚就让他们退!从今天起,你不许去找封家那混小子!”

长这么大,爸爸一直都很疼自己,从没这么凶狠地指责过她,沉暮心顿时委屈得眼泪都出来了。

她这么做是为了谁?还不是想给家里出点力。

 

这里的动静把楼上的沉妈妈给吵醒了,扶着受伤的腰慢慢摸索着下楼。

一看见沉暮心站在她爸面前,正红着眼睛抹眼泪,连忙担忧道,“怎么了这是?你们这对父女又怎么了?孩子他爸,你怎么把孩子弄哭了?”

沉爸爸冷着一张脸,没有一丝服软的迹象,“以前你任性,我可以惯着你,这一次,我可不能由着你乱来!”

“我没有乱来!哥哥都跟我说了,如果再没有银行贷款给咱们,沉氏集团危在旦夕,很有可能明天就破产了,您就忍心丢了咱们家的祖业吗?”

说到这里,心里没来由生出一股烦躁,沉暮心咬了咬唇,没再争执下去,拿起沙发上的手提包夺门而出。

现在她需要好好冷静一下,把事情好好理顺咯,她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沿着别墅区铺好的石子路,沉暮心一手拿着包一手提着鞋,赤脚踩在鹅卵石上,脑袋里完全乱成了一锅粥。

她想起上次那帮要债的人来家里捣乱时说过,再还不上钱,就把他们全赶出去。

那怎么行?

赶出去的话,难道要让他们一家四口露宿街头吗?脑补了一下一家四口穿着破烂沿街乞讨的模样:

爹拉二胡,妈唱戏,哥哥翻跟头,她敲着铜锣大喊,“瞧一瞧,看一看,不好看不要钱。”

额,那好像是街头卖艺。

就算公司破产应该也不至于混到那个地步吧。

沉暮心浑身打了个寒颤,连忙把脑子里的画面甩干净。

在她胡思乱想的这段时间,一辆黑色轿车一直紧随在她身后,开得很慢,直到这时才贴着她慢慢停在面前。

沉暮心一愣,瞄了一眼,这么廉价的车怎么会出现在小区里?

车窗缓缓降下,一张熟悉的俊脸呈现在她的眼前。

男子摘下鼻梁上的墨镜,向她微微一笑,往日那俊朗的五官被商场的风沙打磨得更加棱角分明,他的眉宇间透着一丝疲倦,但那双看着沉暮心的温润双眼里,关切之色十分明显。

“哥?!”

沉暮心吃了一惊,并不是吃惊于哥哥的出现,而是堂堂沉家少爷沉暮言居然从一辆低调无比的车里走出来,本身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哥哥向来爱车,从成年以后收藏的名车不下于十辆。

前几天她听杨月明说哥哥把收藏的车全都卖了,当时她还不相信,沉暮心瞪着眼,完全傻了,老半天才回过神来。

“这么说你是真把你的那些车给卖了?疯了吧你?还有这……这是个啥?”

说着还不忘踹了一脚那辆黑色汽车。

沉暮言无奈一笑,“别闹了心心,我刚接到爸爸的电话,被骂得狗血淋头。公司出事的时候,都没见他发这么大火。”

沉暮心嘴巴一噘,父亲声色内荏的警告又一次在耳边响起,她往路边的花坛上一坐,生着闷气。

“其实我不明白爸爸为什么要这样,既然我们家曾和封家是世交,又从小订了娃娃亲,为什么咱们不利用这层关系,给自己争取一个喘息的机会呢?”

一脚将地上的石子踹飞老远,沉暮心气急败坏地发泄道,“我搞不懂,爸爸到底为什么要阻止我!”

沉暮言此时已经将车停在路边,拔下钥匙,从车里出来,陪沉暮心坐在花坛上。

听见自家小公主的牢骚,男人的嘴角抿起一丝淡笑,虽然近几日的劳碌令他神色倦怠,但这一抹笑容里充盈的都是宠溺。

揉了揉女孩的头顶,语重心长,“傻丫头,钱没了可以再赚,但你的幸福如果没了,万贯家财也换不回来。”

沉暮言将她垂到脸颊上的发丝掖好,眼眸温润,耐心地继续道,“那个封世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事实也证明,他的童年经历造就了他冷血自私的性格。”

封世航半年前认祖归宗,仅仅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便迅速接手了环亚集团。对于这个竞争对手的手段,沉暮言自愧不如,但也正是因此,让他对封世航竖起了戒备。

这样的一个男人,诚然在事业上会是一名叱咤风云的枭雄,但家庭上却未必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丈夫。

而沉家这一次的经济危机虽然迫在眉睫,却更是对这个准妹夫的关键考验,封世航没有通过考验,他不但没出手相救,反而落井下石,公开要求退婚。

这样的男人,即便心心求来了他的帮助,婚后也不会幸福的。

所以,要说到反对,他沉暮言是第一个不同意,但终究祸是他闯的,他得负责把心心劝回来。

 

沉暮心听着哥哥的劝告,神色微微恍惚,脑海中始终盘旋着他的那句话:封世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性格冷血自私。

冷血自私吗?

阳光洒在身上,温度暖洋洋的,她忽然想起多年前第一次遇见封世航的情形。

沉默的少年背着黑色单肩包,脊背挺得笔直,就这样穿过校园的小径,他所路过的地方伴随着各种风言风语。

“他就是封世航!据说闫这个姓氏还是从了孤儿院院长,这么穷酸的家伙是怎么进了咱们学校的?”

“可是他这次测验拿了全科满分啊,据说是学校把他从承德高中枪过来的,要不是学校承诺毕业后保送剑桥,他还不乐意进。总之废了好大功夫!”

“这么屌?”

这么屌?

当时沉暮心也是这么想的,像她这种学渣平日里最瞧不上那些自恃清高又刻苦学习的穷学霸,可这种十项全能甚至还让大名鼎鼎的盛德高中当做掌中宝的穷学霸,她还是第一次见。

封世航的背影透着一股傲气,清冷冷,拒人于千里。

盯着他看了几秒,她顿时生出一丝恶作剧的心态,手里的排球猛地朝对方砸去。

“咚咚咚”

球没有砸中男孩的后背,落在地上,笔直地滚到了他的面前。

长腿一迈,洗得发白的帆布鞋将球踩住,修长的身体弯折下去,捡起排球,转过身,那张令她好奇的脸终于完全撞进了沉暮心的眼中。

清爽的短发下,轮廓俊挺,他伸手抬了抬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镜片反了一下光,然后才露出那双冷淡的眸子,

那一眼,如同冬日里兜头泼下的一盆冷水,沉暮心刚刚还理直气壮的顽劣气场顿时熄灭,冲他心虚一笑。

“哈,这位同学,麻烦把球扔过来。”

封世航薄细的唇抿起一道冷酷的弧度,嘴角微微往下,即便沉暮心的排球刚刚并没有砸中他,却好像已被他一眼看破了始作俑者最初的目的,浑身散发着一股漠然的冷意。

“想要球就自己过来拿。”

这个声音低冷透彻,沉沉如玉石之音,如果换做以往,要是让沉暮心遇见这么傲慢的人,早就甩脸色给对方看了。

可偏偏面对这个封世航,想说的话一瞬间都忘了,沉暮心有些认怂地挠了挠脖子,硬着头皮朝少年走去。

别扭地伸出手,“把球还给我。”

少年冷淡的脸上没有表情,镜片下的双目凉凉望了沉暮心一眼,手心翻转,排球掉在地上,咕噜噜滚远了。

“靠!你耍我!”

那天的阳光像现在一样温暖,天空上飘着几朵白云,台阶上落满了玉兰花的花瓣,不远处的操场上传来阵阵嬉戏打闹声。

岁月静好。

唯独记忆中的那个少年,仿佛被隔绝到了另一个阴暗冰冷的世界。

心脏像被细小的尖针戳了一下,她从恍惚中回过神,才发现眼前有一只大手正晃来晃去,沉暮言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怎么了心心?走神了?”

“啊,没什么。”沉暮心嘿嘿一笑,笑得有点干。

那时候的封世航确实孤僻而又讨人厌呢,话说回来,他们初次见面就闹得那样不和,说不定那家伙一直记恨她到现在,否则也不会刚一继承家业就急着退她的婚。

“心心,哥劝你一句,以后不要再去招惹那个封世航了。”

“好,我答应你!”

沉暮心朝沉暮言做了个鬼脸,笑着跑开了,“别跟着我,我还想再转转!”

男子嘴角勾起一丝无奈的微笑,只是那双温润的眸中闪过一抹隐忍而晦涩的情感,但仅仅只是一闪,那份情感转瞬便消失了踪迹。

沉暮心在小区里闲逛到了中午,兜里的手机铃声忽然再次响起,拿起来一看居然又是表姐杨月明。

刚才她不负责任地跑了,丢下表姐一个人在家里收拾烂摊子,估计现在是打电话过来兴师问罪了吧?

沉暮心有点心虚地接通了电话,“月明姐,我爸还在生气吗?”

“心心,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儿。”

“恩?”她扬了扬眉,就听见电话里传来杨月明的声音。

“今天来你家砸场子的是那个暴发户柴智,听说你家暂时还不上钱,顿时跟八国联军进圆明园似的,抢走了不少值钱东西。他抢别的就算了,重要的是,他把你太奶奶出嫁时的那颗星光蓝宝石拿走了。”

“你说什么?”沉暮心一听见这个消息,整个人都炸开锅了,“他有病吧?谁不知道那星光蓝宝石是我们沉家的传家宝?”

“心心,你先别着急,这件事我没敢跟你爸说,不过今天丢了那么多东西,保不定你爸什么时候就清查仓库来着。”

“这事不能让我爸知道,我得赶紧去找柴智要回来。”

沉暮心一面说一面朝外面走,到了公路上伸手拦下一辆车,对电话里的杨月明交代道,“我爸那儿,能瞒多久瞒多久,等我消息。”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