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被救的痛苦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6-12 16:20:58


从前有一个仁慈公义的王,他的国土之大,可说空前绝后。境内除了朝北的城门外,百姓从来不曾看过其馀的疆界。


可是,由于这个城门,是百姓唯一见到的城门,又是国王下了死令,不准开启的,所以百姓就分外注意这个城门,常常猜想,究竟城门以外,是个怎麽样的世界?


人很有限,顾此,往往就容易失彼。当人把整个心思感情都贯注于一件事上时,跳蚤也可以变大象,所以茶杯里的风波被视为天下唯一大事,并不罕见。这城里的居民自不例外,由于他们天天围聚在这城门前,以这城门为话题,渐渐他们就觉得自己好像被关锁在一个狭小的囚室内,失了自由。他们忘了,其实他们只要一回头,就可看见无限广阔的天地,任他们骋驰。


有一天,百姓照常聚在城门处窃窃私语,猜测外面关着的是什么,忽然,在他们当中,窜出一个人来,说:“各位乡亲父老,我想大家都猜得厌了。不如乾脆打开城门,看看外面的世界吧。”


这话一出,众百姓哗然色变,慌忙制止说:“千万不能这样。这是国王严令禁止的事。岂可造反?”


只见那人把眼向上一瞟,说:“大家可知道国王为何禁止我们呢?”


众人说:“我们怎麽知道?知道了就不用猜啦。”


有人说:“因为我们一打开城门就会死。国王说的。”


那人阴笑说:“我看不一定死吧。”


百姓说:“国王不会骗我们吧。”


那人歪歪嘴角说:“谁知道呢?如果利益冲突之时。譬如说,城外有极丰富的钻石矿、金矿、油田之类,得到的人,就成为最富强的人,可以统治全国。”


“你是说,国王怕我们取其位而代之?”


有人说:“不会吧。国王为人正直,大方无私。”


那人说:“那他为什么不让我们打开门看个究竟呢?他怕什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几个人说:“对!国王有什么事不能让我们知道的?”


那人阴笑说:“要是我们知道多了,还像现在这般容易受摆布吗?”


“你说国王用愚民政策?”


“不会吧。国王爱民如子。”


那人冷笑说:“『爱民如子』,你是子,他是主;你是民,他是王。永远是他骑在你的上头。由他吩咐你做这个不做那个。你不能有自己的意见。即使你很想很想做一件事,无论这事多麽合理,无论你得到多少支持—就好像现在,我们想打开城门,这麽简单的一件事—请问打开城门看看,有什么不对?有什么大不了?可是,不行,只要他不喜欢,一概免谈。他的话就是真理,就是法律。违令者,死。我们的意见、我们所有人的的心愿,都是多馀!”


这话竟说到大家心坎里去。张三想起,他一直想夺取李四的妻;赵五想到,他早想把隔壁王二麻子的祖屋据为己有;老陆想揍上司一顿…,凡此种种,若非国法难容,各人真的要刻不容缓,把心意付诸行动。如此一想,岂不证明国王管得太严吗?


可是,天地良心,国王又真是个好得没法挑眼的王。


“在他统治下,我们丰衣足食,无忧无虑。”有人说。


那人从鼻孔嗤了一声,说“王恩浩荡,对吧?如果我们各人自己做王,我们也可以王恩浩荡,何用他施恩与我们?不错,我们现在活得好,富足、快乐、有成,但可曾想过,如果让我们从心所欲,自由发挥,自己作主,我们就可以活得更快乐,更成功,更满意,同时也更有尊严。”


“对啊,天从人愿!”张三等人领头,一唱百和。瞬间群情汹涌。


百姓说:“我们不再压抑自己的心。”


“想做就做。”


于是大家拔钉拆锁抬闩。吱啊一声城门大开,映进眼帘的,是闪烁不定的彩色光线,叫人眼花撩乱,神智昏迷—有点邪门,又有点神秘。不知何处传来靡靡之音—一种怪异、令人昏醉的音乐,跟平常听惯的神圣庄严的乐曲大异其趣。百姓着了魔似的朝着音乐的呼唤走去。忽然吹来一阵冷风,城门轰然一声在背后关闭。城墙和百姓之间,出现一道很深的裂缝。这裂缝越来越宽,竟变成深渊。他们看见脚下的地不断移动,像一条船,把他们渐渐驶离故乡。


“啊,我不想离开故乡啊!”有人喊叫。


“呜呜…,我以为只出来走走。救命啊!我要回家。”


大家哭叫一团。然而一切都太迟了。


一个声音冷冷的说:“呸,哭什么?莫非是天生的奴才胚子?想想吧,我们现在自由了。绝对自由了!没有国王辖管我们。没有国法约束我们。我们可以为所欲为。张三,你一向想做什么呢?不必脸红,现在就是时候了。爱是无罪的。一切只要假借爱之名去做,就只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别人无权干预。”


赵五冷冷地说:“我爱的那幢房子还留在城里哩。”


老陆对那领头出城的人扬起拳头,说:“我爱揍你一顿。”


那人说:“这个不行,不合法。”


赵五和老陆等人齐声抗议:“什么?还有法律吗?谁定的?不是说绝对自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怎麽你又来限制我们,压抑我们?你想做我们的主子吗?你又不是国王。凭什么我们要听你的?”


“请大家文明一点…。”


大家乱作一团,人践踏人,每个人都被伤害。直至强者得胜。


一个哲学家说:“我明白了,这世界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一个可怜人被打得神志昏迷,说:“国王呢?国王在哪里?他怎麽不来救我们?这麽多不公平的事,他怎麽不管?他看不见吗?他死了吗?”


“没有天理啊!”


一个哲人看了,摇了摇头,叹息道:“人生是苦海。”


天色越来越暗。


大家望着面前苍茫黑暗,问:“我们现在要往哪儿去呢?”


没有人能答。


一个哲学家说:“人是宇宙中的孤儿。我们从虚无而来,回去虚无。人生是荒谬、没有意义。”


※※※


天大的喜讯,国王派王子来搭救了!


王子说:“诸位,请跟我走。”


有人问:“我们触犯禁令,走出城门,国王会杀我们吗?”


王子说:“你们的罪已经赦免了。请跟我走吧!我有回去之路。”


他们问:“这话可真?”


王子说:“绝对真实。”


几个人说:“怎麽你会有路呢?我们当中有好多人冒险找寻回去的路,结果全掉进深渊里丧命哩。”


王子说:“我能带你们活着回去。”


一个自命心胸宽广、包容性大的人说:“我看你这话是唯我独尊。怎麽只有你能找到出路呢?别人不一样可以找到出路吗?”


另一个自负的人说:“我们也可以自己找到出路。”


一个人反驳,说:“别提了,我们架桥筑路这许多年,现在离开故乡反倒越来越远了。”接着,他对王子说:“我跟你走。”又回头对他的朋友说:“我们一起回国吧。”


他的朋友摇了摇头,说:“不,我不明白世间为什么有这许多痛苦和不公平的事。”


那个朋友答:“怎麽你这麽快便忘了?我们走了邪门啦!现在大家都在这儿彼此伤害,目无王法,能不痛苦?”


一个青年插口说:“我并没走邪门哩!是我父母出城的。我被他们连累。可怜我一生下来就在这里受苦。好不公平啊!”


王子说:“现在就是你回去乐土的机会。”


一个为人父母的说:“据我看,千错万错,都是国王的错。他早不该把城门安装在那儿引诱我们出城。我觉得他现在应该把城外也变成乐土才对。”


王子说:“你是说,无论你们走到哪里,国王都当跟着你们,把那地变成乐土?”


那人理直气壮的说:“我正是此意。请你回去告诉国王吧!”


王子摇头叹息:“请大家跟从我回国。”


“不跟你就不能回国吗?太专制了!”一个人说。


又有一个女孩子说:“王子殿下,我的爷爷是个大好人。他已经死了,无法跟你回去,难道他就因此不能回故乡吗?太不公平了。”


王子说:“你可以跟我回去。”


一个习惯任意妄为的人大声说:“诸位请听,回故乡要守国法,甚多约束。我们受不了的。”


许多人想,这话说得也是,现在苦虽苦,却不必自我约束,尽可放纵情欲,任意妄为,自寻快乐—虽然往往乐极生悲,但起码尝过禁果,用邪恶丰富了自己的人生。不像那些纯洁的人,像白衣一样,没有色彩。


他们因此对王子说:“我们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王子。”


王子诚恳地说:“你们看,我的长相和父王一个模样,假不了。”


几个人说:“你欺君犯上哩。拿自己和国王相比。”说罢,扔他石头。


一个有学问的父老慌忙喝止:“休得无礼。我虽不敢断定他是真的王子,却也从他的言行品格,看出他是一个人格高尚、有大智慧的人。”


他的一个学生说:“老师,他不可能同时人格高尚,又不是王子。因为他说他是王子。他说他有路回国。如果他不是王子,或没有路回国,便是骗子。那麽他的人格便不高尚。”


另一个学生说:“要不然,他便是疯子。”


“疯子谈不上人格高尚。”


“而且不可能和外界沟通。”


老学者点点头说:“并且不能言之成理,不能句句金玉。我看他心智正常,决非是个狂人。”


一个学生说:“如果不是骗子,不是疯子,又非狂人,那他可能真是王子了?”


一个不知论者说:“也不一定。世界不知的事太多了。有太多的可能。”


王子说:“你们跟我来看,不就知道了吗?”


信息:


这个故事,表达了我们的信仰:


一,上帝是无限的,祂的疆土,并不狭窄,并不如对祂毫无认识的人所说的是“一个枷锁”。


上帝的国诚然有禁令,但是耶稣说:“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八32)—真善美的空间辽阔无垠,唯一的界限是与邪恶隔绝。人类需要的,不是冲破罪恶的界限,而是回头,在上帝的国里—在真理中骋驰。


二,人的痛苦,来自违背上帝的禁令,冲破罪恶的界限,继因任意妄为,彼此伤害而加剧。


三,人违背上帝的命令,在感情上的因素是想纵欲、自尊自大、不信任上帝。理性上的原因是因为不认识自己—不知自己愚蠢,不认识上帝—不知道上帝可靠,并对客观各实况,完全懵然不知。结果有如蚕虫师爷,作茧自缚,主意越多,为己为人所造成的灾祸便越多。


四,违背上帝的自由,非但没给人带来更大的快乐和成就,反而好像出轨的火车,成了灾祸的肇端,使人生活在痛苦之中。人间所有痛苦的哲学,都不过是堕落后的产物。


五,很多人无视于人生下来就是天天迈向死亡的事实,老是误解耶稣传的是:“人本来活得好好的,只因不信耶稣,便被上帝打进地狱。”事实刚刚相反,人已经选择了邪恶死亡,是上帝再给我们第二次机会,差遣爱子降世,拯救我们,这才是福音。


六,从耶稣基督的生平、言行、神迹,我们只能归纳出一个结论:祂是上帝的儿子。祂不可能只是一个人格学问高尚的人。


七,很多人把全副精力、心思集中在自己心所系的问题上,却不知道自己最根本、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因此无法正视问题,自然也就无法解决。


八,要知道耶稣是不是真神,最简单的方法是“你们来看。”(约翰福音一38)—去研究、去求知,不是跟着自己的思想情感乱跑乱撞。



来源:中信

?功能说明,0频道列表1收听当天的“旷野吗哪”1-1听昨天的“旷野吗哪”ss搜文章诗歌经文讲道章节或文字搜圣经经文或发首页圣经奉献社区查看或发表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