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顿中的一抹亮色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5 17:58:03

立春日,有雨。早饭后,带着侄儿,侄儿带着他的小女朋友,一起踏泥入田,又去采了一大捧红菜苔花。

 

插好花,人说,花不香。其实,此花有幽香。夜半关窗闭户,隐隐有暗香。我之爱花,并不求其浓烈之香味,不求其妖艳之色彩,实求寒冬里的一线生机、困顿中一抹亮色。


正如几年前在阳台上种菜,并不是真的为了吃,只是喜欢亲历那播种、萌芽、移苗、搭架、掐去多余枝芽的过程,然后一日日看着她们开花结果甚至枯萎老去。这其中并不过分强烈的兴奋,只有一些淡淡的欢喜在我心里缓慢和持久地荡漾着。


2016年的最后一趟差,在湖南衡阳。高中同学涛在衡阳数年,每日欢喜着,带我去吃不同的饭、喝不同的酒。有一日去郊区觅食,去的路上我看到路旁一路的黄色小野花。归来时,我央涛半路停车下去采花。


于是,半路停车,两个人攀上爬下,摘了大大的一捧,一路上我握在手里,满心欢喜。

 

回到酒店,我用酒店的茶杯装了水,将花插好,送给了住在楼上的同行朋友。那一次,住在一家简陋而不太明净的酒店,那捧花无疑会缓解许多不适。

 

去年岁末,生了一场始料未及的病。那病,最严重时让我几乎不能步行,迈腿就疼。为了打发时光,只能看美剧,甚至无聊得抱着书重新看了一遍三国演义。

 

近一个月的时间,每日里躺在床上。昏暗的屋子里,许多旧事故人在脑子里一一闪现。情绪,史无前例的低落,特别希望病榻之侧有那么一束花,不用太艳,无需太香,偶尔天晴有阳光洒进屋子里时能照到那束花上,一定会让人感到某种振奋。


不能走路,不能出门,偶尔出门,归来都是深夜,一直没有如愿。有一日,朋友的朋友送去一盆绿植,都让我欢喜了好几天。

 

动手写这些文字时,二哥送二嫂走了。我没有下楼,却竖着耳朵听楼下的动静。这个时节,能还赖在家乡不走,对我而言是一种幸福,但对更多人来说,是新的生活开始了。

 

很多年了,不喜欢分别,总盼着相聚。就算是出差,也惯于让朋友们去机场接我,却总不愿让他们在我离开时去送别。有一个朋友十分不解,甚至觉得我很固执,离开时总是执意要一个人坐出租去机场和车站。看了这段文字,他或许能明白我了。

 

就这样吧,让2016年在病痛中流逝过去,让2017年在一捧菜花中开春萌芽。诸君,祝福你们,都能在寒冬里觅得一线生机,在困顿中心存有一抹亮色。

 

褚朝新

201723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