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后宫闺中秘术,难怪帝王大多短命...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19 09:04:58

“这个贱女人,不就是让她洗几件衣服,怎么?还真把自己当小姐了,洗几件衣服就晕倒了?”

冷嘲热讽的声音越来越近了,魅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想睁开双眼却怎么也睁不开,一些生活片段似有意无意地钻进自己的脑海中,阵阵抽痛从太阳穴从过来。

“二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家小姐一定是昨天没有睡好,今天才会晕倒的。求求二小姐别生气,衣服奴婢来洗,求求二小姐。”

小丫头模样的一个女孩,猛地跪在地上,朝着眼前的人不断地磕着头,脑袋与地面不断相碰,响起了咚咚咚的声音,倒在地上的魅眉头不由地深深皱了起来。

“一个奴才,也敢和本小姐叫嚣。果然什么样的主人什么样的狗。”粉红衣着的女子抬腿向前走了一半,看也不看地上的人儿,直接一脚踹上不断磕头的碧儿,那一脚踢起来还真是是毫不留情。

粉衣女子名为顾漫雪,是连烽国的顾正将军的二女儿,生母本是一名小妾,但是因为天赋极高,所以在将军府颇受宠爱,也因此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

顾漫雪虽然是一名女子,但是武灵已经修到了橙级。这样轻轻的一脚,名叫碧儿的丫鬟已经被踢飞到低矮的墙上,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

看到顾漫雪一步一步走向顾灵儿,碧儿顾不得自己五脏六腑传来的疼痛,一骨碌爬起来,爬到顾漫雪脚边,依旧不断地磕着头,额头已经被磕破了一大块皮肉,依旧没有停下来。

多年来杀手的习性,让魅看到这一幕,只是眉头一皱。而且顾漫雪让她感觉到了危险。纵使不满意顾漫雪的做法,也只得暂时隐忍下来。

“呵,倒是是护主的奴才。可惜,两个都是废物。”顾漫雪冷笑一声,语气里满是不屑,她实在搞不懂眼前这个没用的废物,竟然能与太子哥哥定下婚约,还真是让人嫉恨!

不紧不慢地走到晕倒在地上的顾灵儿身边,顾漫雪笑盈盈地蹲下身子,从袖子中伸出白皙纤细的手,紧紧地钳制住顾灵儿的下巴,刚刚一抓住,顾灵儿的下巴便出现了微微的红色。

“明明丑得人神共愤,为什么你那个不知羞耻的贱娘还敢贿赂圣上,把你许给太子哥哥呢?”明明是温柔的语气,却让人听出了一阵咬牙切齿,此时顾漫雪那娇美的脸蛋之上有一瞬间的扭曲,白白折损了她的几分美丽。

正磕着头的碧儿一时愣住了,因为顾漫雪每每拿这件事来欺负顾灵儿的时候,下手总是比平时狠上好几分,今日看起来似乎是温柔了些呢?只是碧儿不知道,这完全是她的错觉,顾漫雪恨不得杀了顾灵儿,又怎么可能对她温柔呢?

感觉到自己下巴有种要被捏碎的疼痛,魅突然间睁开了双眼,魅色肆意,乌黑深邃的眼眸,流光潋滟,顾漫雪一时间愣住了,这双眼眸仿佛要把自己给吸了进去。

周围一片寂静无声,微风卷起来地上的枯叶,周围静谧的让人觉得可怕。

顾漫雪回过神来,手上的力道不由地松了几分。

“你,你是谁?”顾漫雪情不自禁地问出口,她的心中快速的闪过一个念头,眼前这人不是顾灵儿,顾灵儿的双眼一向呆滞无光,而眼前顾灵儿的眼神之中似乎有一股杀气酝酿,那深邃的浩瀚眼眸让她觉得身子微冷,这种感觉是前所未有的。

“放手。”冰冷的声音不失威严地在顾漫雪耳边响起。

第二章找茬

顾漫雪一时惊慌,赶紧放开钳制住顾灵儿的手,猛地往后走了好几步,那双吃人的眼睛,那冻死人的声音,是她一养在深闺的大小姐从来未从触碰到的,她恐惧了,她害怕了!

不管此时顾漫雪的反应,此时的魅经过脑子里渐渐清晰的片段,已经清楚了一个事情:她穿越了。

而且是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并没有任何记载的翰凌大陆,翰凌大陆,以武为尊。这里的武,非是普通武术,而是修行武灵。

她却是很不幸得穿在一个不仅拥有了绝世丑颜,更是一介废材的将军之女身上。连烽国,顾正顾大将军,正是这具身体的父亲。

顾正,膝下有着三个女儿两个儿子,大女儿顾饶雪,虽然武灵并不出色,却是一倾国倾城的美人儿,二女儿顾漫雪,虽然样貌不及顾饶雪,却也是生的有模有样,武灵更是达到了橙级别,小小年纪便能有如此的成就,在连烽国便也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

而这三女儿,比起前两个女儿名声可谓是更旺,绝世的丑颜本便是容易成为人们嘲讽的对象,却偏偏还是个废材,这便让世人更加嘲讽。

将军府是一个令人崇敬的地方,却出了这样一个女儿,顾正一直把她当做耻辱,任凭她在顾府自生自灭,而顾灵儿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就这样,爹不疼娘早逝,顾灵儿从出生到现在,就直接被丢弃在顾家最破旧的小木屋中,要不是几个年长的婆婆看着顾灵儿可怜,接手照料着她,也许顾灵儿也活不到现在了。

而顾正的两个儿子,顾泽宇和顾邵东。顾泽宇是大夫人徐华所生,和顾饶雪是同胞兄妹,从小对顾灵儿更是不削一顾。而顾邵东却与他大相径庭,自从懂事之后,便也悄悄随着管事婆婆照顾起顾灵儿来,对她的喜爱更胜于自己的亲妹妹顾漫雪,直到二夫人苏芊知道后大发雷霆,顾邵东才不再经常去找顾灵儿,却依旧暗中照顾着她。

……

此时的顾灵儿正低着头消化着脑海中的种种消息,长长的睫毛微微盖上,只撒下了两片淡淡的阴影,显得有些安静与柔弱。

刚刚被顾灵儿眼神吓到的顾漫雪看着这样的顾灵儿,心中突然松了一口气,那张鹅蛋脸上手掌大小的黑色印记明明还在,自己怎么会突然以为她不是顾灵儿了。

“咳咳,顾灵儿,我说你个贱人,还真把自己当千金小姐了,以为你那贱娘给了圣上什么好处,你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嫁给太子哥哥了?我告诉你”想通之后的顾漫雪,想起了今日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继续叫骂道,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顾灵儿的动作给硬生生的止住了还在喉间的骂语。

只见顾灵儿缓缓抬起眼眸,淡漠的扫了顾漫雪一眼,便起身拍拍了自己身子。

“聒噪。”顾灵儿淡淡地开口,一股清凉的味道便传到众人的耳中。

“顾灵儿,你给我站住,我允许”顾漫雪伸出食指,丝毫不顾及形象愤怒地朝着顾灵儿大声喊道。

顾灵儿停下脚步,唇角微微一扯,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拽住顾漫雪的手腕,闪身到顾漫雪的身后,把她的手腕往身后一别。

“咔嚓。”微微的一个声响,几个下人的心脏不由的抖了抖,似乎那个被咔嚓的是他们的手一般。

看着顾漫雪因为疼痛而变得有些扭曲的脸庞,浓眉大眼中透露出的害怕,再看看三小姐眼神一副轻描淡写,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这还是往日那个任人欺辱的三小姐吗?似乎有什么在悄然改变着?

“二姐,最好乖乖闭上你的嘴。还有,我最讨厌别人拿手指着我。”武灵吗?她不懂,不过二十一世纪第一杀手可不是白混的,近身格斗术就不信不能制服这小小的人儿。

顾灵儿朝着顾漫雪微微一笑,勾起的嗜血的嘴角,加之左脸上那巴掌的的黑色印记,显得更加的令人恐惧。

不止是顾漫雪,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脊梁一僵,豆大的汗从额头滴下,这三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怕了?

第三章训丫鬟

“啊”顾漫雪这才感受到从手腕处传来的钻心的痛,仰头大叫一声,尖锐的叫声响彻这个将军府。顾灵儿,我要你死!顾漫雪心里狠狠地说道。

随着记忆往前走着,直到一座破落的院子前,看着墙上若有若无的脱落,屋檐上也没有一张牌匾,抬眼看向院中中间,杂草横生,更是破落。

顾灵儿挑了一下眉头,比印象中还破啊。身后的碧儿看着自己小姐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院子,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小姐,我们进去吧。”碧儿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刚刚自家小姐对峙二小姐的那一幕她都看在眼里,她被吓到了,不过心里面却更是害怕二小姐之后会再来找麻烦,小姐伤了二小姐,二小姐会轻易的放过小姐吗?

“嗯。”顾灵儿应了一声,抬脚踏进院子,顺着鹅卵石的道路走进自己的房间里,拉过一条凳子,坐下。仔细打量起这个房间来,越看嘴角的冷笑弧度越大。

“碧儿?”顾灵儿淡淡地出声叫道,声音虽然小,但是却带着一丝威压。

“是。”感觉到小姐今天的变化有点大,可是碧儿还是恭恭敬敬地站在顾灵儿的眼前,低着头回答道,不管小姐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她都是她的小姐。

顾灵儿瞥过碧儿那消瘦的小脸,刚刚磕地板的额头流出来的鲜血还没有凝固,碧儿却丝毫没有感觉。这丫头是没有痛觉吗?还是习惯了?

碧儿还低着头眼睛紧紧盯着地板看着,连顾灵儿走到了她跟前她都没有察觉到。

“痛吗?”顾灵儿拿出袖子里的帕子,轻轻地抬起碧儿的头,小心翼翼地擦拭着碧儿额头的血迹。

听到这清泉般的声音,碧儿不敢自信地抬起眼睛,看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小姐一脸温柔地轻抚着自己的额头,大大的眼睛中顿时聚满了泪水。

“小,小姐”碧儿看着顾灵儿,泪水像积蓄了很久终于崩溃了,一时间整张脸又是血水又是泪水的,倒是把顾灵儿吓了一跳。

“小姐,小姐你都好了吗?”碧儿有点迟疑,但最后还是问出口了。刚刚看到小姐面对二小姐好不惧怕,碧儿就开始认为小姐是不是好了。

“你说这里?”顾灵儿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的脑门,对着碧儿俏皮一问。

“小姐对不起,碧儿不是故意”碧儿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好像有点不妥,双腿一软便又要跪了下去。顾灵儿赶紧扶住了她。

“碧儿,如果以后你想要跟在我身边,不要动不动就跪。我身边不需要这么没有骨气的人。”顾灵儿目光严肃地看着碧儿,虽然知道碧儿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只是她就是不喜欢动不动就跪的人。

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女儿也照样是跪不得,她也不喜欢自己的身边有个随时随地都准备着叩拜自己叩拜别人的人!看到顾灵儿严肃的目光,碧儿居然出乎意料的点了点头。

“我刚刚好像摔了一跤,然后这里感觉就好多了,只是,好像也忘记了很多东西。”见碧儿应答自己之后,顾灵儿这才缓缓地问道。

她的印象中的顾灵儿容貌丑陋,而且不思进取,居然还天天浓妆艳抹地在脸上涂上各种东西,因为在府中爹不疼娘不爱的,也只能是捡一些大姐二姐下人们不要的装饰品。

倒是把自己打扮得更加脏兮兮的。想到这里,顾灵儿就恨不得把这具身体原本的灵魂狠狠抽上一顿,有这么蠢的一个人吗?

“小姐好了就好,如果有什么忘记了可以问碧儿。”听到顾灵儿说自己已经好了,碧儿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小脸笑盈盈的,让顾灵儿也不由地扯开了嘴角,倒是一个衷心的!

第四章丑貌

顾灵儿看也没有看一眼下人们的反应,放开顾漫雪的手,便朝着一边走去。

印象中,她的院子在那里,随即,跪在旁边的丫头碧儿也站起来,跟着顾灵儿身后一声不响地走着。顾灵儿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嘴角依旧勾着。

“碧儿,我记得我那个娘应该是很早就去世了,可是刚刚怎么听二姐说她还贿赂了圣上然后把我许给了太子?”顾灵儿拉着碧儿坐在了一张破旧的床上,看着碧儿和自己也没有多少客气,顾灵儿便知道了以往的顾灵儿虽然有点痴傻,可是对眼前这个丫头肯定也是不错的。

“小姐,其实去见圣上的并不是夫人,而是古婆婆。”碧儿抬起眼眸看了顾灵儿一眼,叹了口气,决定把事情都告诉顾灵儿。

“小姐也许忘记了。在小姐七岁的时候,古婆婆带着碧儿从小村里过来,投奔了将军府。当时古婆婆给大夫人带了很多很多好看的首饰,所以大夫人很信任古婆婆,而古婆婆却带着我找到了小姐,古婆婆和大夫人说看小姐可怜,便求大夫人让碧儿留在小姐身边,其实古婆婆在来之前就告诉了碧儿,让碧儿以后一定要好好服侍小姐,不管小姐怎样,都要好好保护小姐。可是后来有一天,古婆婆突然过来,抱着小姐不断地哭,然后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拿了一个盒子就跑出去了,很久之后才回来,告诉碧儿,她要走了,让碧儿好好保护小姐,等到小姐成年之后就可以嫁到太子府中了,就安全了。之后古婆婆离开不到半个时辰,就传来古婆婆去世的消息。”

说到这里,碧儿看了看顾灵儿,但是没看出什么,便继续说道:“再接着居然宫里的公公来圣旨说,让小姐您成年之后就嫁给太子,而将军得到的消息居然是夫人带着一件宝物去找圣上,求圣上许下了这道圣旨。等到将军得到消息,去找夫人的时候,发现夫人居然也中毒身亡了。而古婆婆告诫过碧儿,这件事除了小姐,对谁也不可以说。”

“盒子?然后是什么宝物?”顾灵儿自顾地说道,还送了很多首饰大夫人,这个古婆婆是什么来历,怎么好像有很多宝物是的,一般这种婆婆不是在小村落里生活贫困然后才到城里的大人物家中做事的吗?怎么这个婆婆看起来挺富有的。

“婆婆很多宝贝的,嗯,碧儿记得古婆婆第一次看到小姐,就暗中送给了小姐一枚碧绿色的珠子。”碧儿努力的回想着,总算是回想起了一些东西。

“什么?你说什么?”碧绿色的珠子?听到这样东西,顾灵儿突然像抓住了什么似的,被那股奇怪的大风刮来这个陌生的地方的时候,她记得,她手里好像紧紧攥着妈妈留给她的唯一的东西,一枚碧绿色的珠子,两者会一样吗?

二十一世纪的顾灵儿,七岁之前,她是有一个温暖殷实的家庭。父亲是一位商人,母亲是一位音乐老师,母亲温柔父亲也非常疼爱她,像一个小公主似的生活了七年,直到有一天,顾灵儿回到家,发现一向被收拾得井井有条的家居然一片狼藉,而爱她的爸爸妈妈纷纷倒在了血泊里,七岁的小女孩一下子崩溃了,妈妈撑着最后一口气,往她手中塞了一枚珠子,痛苦地做着口型,“好好活下去”。

想起曾经的一切,顾灵儿的眼中带上了一丝沉重。

“小姐这个也忘了吗?就是小姐脖子上那一枚珠子呀。”看着小姐陷入了沉思,碧儿出言提醒道。

听到碧儿的话,顾灵儿伸手拿下脖子上的珠子,珠子质地很冰凉,和自己之前的那颗一模一样。顾灵儿有点惊讶,看来这不是偶然。

“对了碧儿,有没有镜子?”印象中的顾灵儿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丑女,至于到底丑到一个什么境界,顾灵儿倒是一点也没有概念,这才意识到,便让碧儿给自己找来一面镜子。

“小姐,这”一听到这个要求,碧儿有点为难了。顾灵儿自从一个在镜子中看到自己,便是再看到一次镜子就砸一次。

看到碧儿的神情,顾灵儿再一次感到无力,看来这个不受宠的顾灵儿脾气还挺火爆。

“碧儿,没事的,以前我不是这里不太好使,现在好了,我也想好好琢磨一下自己,到底长成什么样子了。”见着碧儿有所顾虑的样子,顾灵儿继续说道,准备打消碧儿的疑虑。

一阵安抚后,碧儿终于是在顾灵儿的催促下,到其他下人那寻得了一面铜镜。

把铜镜放在桌子上,顾灵儿仔细看着镜子中自己的容颜。左脸上一块黑色的印记遮住了大半边的脸,而一边白皙的脸,却也显得憔悴。

只不过,这怎么越看越有熟悉感。

第五章身世

突然,顾灵儿伸出手抚住自己左脸上的黑色印记上,猛地一惊。深邃的纯黑眼眸,小巧高挺的鼻梁,微微上翘的唇瓣……

这,这居然和二十一世纪的自己一模一样,要不是脸上那乌黑的印记,这具身体的容貌和居然和自己的一样。顾灵儿想着,身子不由地往后退了几步。

看着顾灵儿一脸呆滞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左手又紧紧捂住布满黑色印记的脸颊,现在又是吓退了几步,碧儿眼里不由地弥漫上一层着急的色彩,小姐不会又要摔镜子了吧?

“小,小姐”碧儿的声音带着一丝担忧。

“碧儿,我脸上这印记是从出生就带来的?”惊讶过后,顾灵儿很快就恢复平静了,冷静地开口问着碧儿,也许这事真真不是偶尔,怎么会连容貌都一模一样。

碧儿看着小姐恢复了平静的样子,便松了口气。

“小姐,我是在小姐七岁的时候才进府的,那时候,小姐脸上已经有了这黑色的印记,不过有一次听到古婆婆抱着小姐说着什么好好的一个人儿,居然被毒害成这个样子,这容貌原本可是要多美的。碧儿当时就问婆婆,婆婆却只是说看着小姐的面骨,小姐必是一个绝世的美人儿,碧儿当时也小,便也没有多想什么。”

“不过刚进来的时候,婆婆就问过以前照顾过小姐的一些老嬷嬷,老嬷嬷说小姐是在满月的时候脸上才开始滋生这些黑色的东西的,而且,而且,小姐,这些年来,这黑色印记好像在扩大似的。”看着小姐越渐深邃的眼眸,碧儿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碧儿感觉现在的小姐不一样了。

顾灵儿手中玩弄着镜子,看着碧儿一字一句地说道,暗叹这个丫头心思也挺是缜密的,不过最神秘的那个古婆婆,怎么感觉这具身体好像有什么秘密似的。

“好了碧儿,肚子有点饿了哎,你去找点东西来给我吃吧。”一想到这些事情,顾灵儿就感觉到头大,事情貌似有点多阿。

“好的小姐,碧儿这就去给小姐准备。”碧儿刚抬脚走出去,顾灵儿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手中玩弄着缺了一个口子的杯子,顾灵儿突然意识到,碧儿现在去给她找吃的,能找到什么吃的呢。嘴角冷冷一勾,看来得自己出去谋点钱财了。

“你个死奴才,你往哪走呢,走路不长眼睛的吗?”一声大大咧咧的叫骂声从院子外传进来,接着就听到碧儿的求绕声,“二夫人”

“你个死奴才,进去把你家小姐给我叫出来,免得踏进这脏院子脏了我的脚。”又是一声冷哼,二夫人苏芊故意音调提高,想必是想让屋里的顾灵儿听到。

碧儿赶紧跑进屋内,却看到顾灵儿眯着双眼,半仰地靠在椅子上,一副慵懒舒适的样子。便也安安静静地站在顾灵儿身后,一声不吭。半眯的眼睛看到碧儿这个举动,顾灵儿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看来这个碧儿是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死丫头,进去了那么久怎么还没有出来,你,你们两个,进去把那两个丫头都给我拖出来。”叫嚣的声音充斥着整个院子,顾灵儿还是慵懒地靠着,只是放在桌上的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

“三小姐,二夫人请你出去。”话语虽然恭恭敬敬,可进来的两个侍卫看想顾灵儿的眼里却充满着嘲讽,心中暗道:只会给将军府抹黑的丑女人。

“哦?”顾灵儿缓缓地睁开双眸。幽黑深邃的眸子像是一个漩涡,两个侍卫突然间就愣住了,这个三小姐,好像变得有点不同了。

习武之人,感官自然都会敏锐一些,更别说这将军府里的人了。但也只是微微一愣,再怎样不同,也不过是那个废材的丑女人。

第六章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呵,三小姐,别不识好歹,如果三小姐不自己出去,属下不介意帮三小姐一把。”看着顾灵儿一副懒懒的样子,其中一个侍卫语气充满鄙夷地说道,在这顾家,他一个小小的侍卫都比这顾三小姐有地位,也别怪他对眼前的三小姐如此鄙夷了。

当他话一落口,顾灵儿手中的茶杯便直接飞了出去,在接近这个侍卫还不到十厘米的地方突然爆裂开来,最大的一块碎片扎进了侍卫的膝盖处,旁边的另一个侍卫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侍卫便单膝直直地跪下,一种刺痛感而来。

“原来我这个三小姐在你们眼里也如此不堪呀。”顾灵儿闭上眼睛,缓缓地说道,清泉般的声音却透露着些冰冷,虽然早知道这顾三小姐在顾府的地位不怎么样,可是倒是未曾想过竟然到了一个下人都可以欺辱的地步。

顾灵儿啊顾灵儿,你日子过的还真悲惨!

单膝跪下的侍卫豆大的汗滴从额角滴下,巴掌大小的玻璃片几乎完全没入了他的膝盖,现在整条腿除了痛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旁边的侍卫感觉到自己兄弟咬牙切齿的疼痛,便向前迈出一步,话刚刚到喉咙口,就看到顾灵儿嘴角噙着一抹冷冷的笑,脊梁不由的一僵。

“如果你想说出这辈子最后说的一个字,那么我不会拦着你。”冷冷却带着笑意的声音缓缓地流入他的耳朵里,侍卫的身子一个哆嗦,收回脚步,站到了一旁。

不敢再吱声,只是心中多了一份犹疑,这三小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莫不是以前都在扮猪吃老虎?

“该死的。原来我将军府里的人这么没用!”抹了一把额头上冒出来的汗,二夫人苏芊不顾形象一边大骂一边走进院子,刚刚到嘴的话却在看在跪在地上,膝盖处不断冒血的侍卫给吓住了。

“顾灵儿,你竟然敢杀害我将军府里的人!”接着看向屋内闲暇坐着的女人,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冷笑,这下这顾灵儿可是跑不掉了!

“杀害?二娘,您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人了?”顾灵儿睁开双眼,无辜地眨了眨大眼,眼眸中顿时弥漫上一层水雾,看上去一副可怜的样子,与刚刚的冷血嗜杀形成了明显的对比,旁边的人看着一愣一愣的,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你这个贱女人,几天不教训你都上房揭瓦了。居然敢把我宝贝女儿的手腕给折了,你是不是嫌活的太舒适了,你个贱女人,是不是嫉妒我女儿有武灵,没用的废材”

越说越生气,苏芊袖中的手紧紧握着,突然抬手一挥,一道黄色的光芒便朝着顾灵儿狠挥过去,心中怒火更甚,这顾灵儿竟然在自己面前装可怜,她不知道这幅样子让她更想欺辱她吗?

顾灵儿嘴角依旧噙着一抹笑容,屋内便一声巨响,接着一股尘土飞扬。

待苏芊得意地收起双手时,屋内的尘土也渐渐随风飘散。却看到顾灵儿拉着碧儿站在屋外几米处淡淡地看着她,那淡定的样子让苏纤看的咬牙切齿,这个贱人,什么时候竟然有这样的本事?

“原来是母亲有几把刷子,怪不得二姐能那么有天赋。”顾灵儿夸赞般的说道,只是那语气是说不出的嘲讽。

苏芊看着脸色淡淡的顾灵儿,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这女人,难道也有武灵了?怎么速度这么快!心里想着,手里却没有停住,一掌刚要接着挥出去,却发觉自己动不了了。

“贱人,你对我做了什么。”苏纤气急败坏地喊道,这个小贱人,从哪里学到了这样的本事,除了自己动作被限制的恼怒之外,此时苏纤更多的还有打量!

顾灵儿松开碧儿的手,慢悠悠地走进苏芊,这时候的顾灵儿才看清楚了苏纤的脸。

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了,却依旧拥有着一张二十岁的脸,看来这时代的人还挺会保养的。狐媚小眼,小巧嘴巴,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武的人嘛,倒像一个被养在深闺的女人,纤纤细手突然抚上苏芊脸颊的轮廓,顾灵儿嗤嗤地勾了勾嘴角。

第七章筹谋

“贱人,你要干嘛,放开我?”被顾灵儿像是打量货物一样的眼神给惹到的苏纤立即怒气冲冲的骂道。

“左一个贱人,右一个贱人的,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这是我的名字的。”顾灵儿朝着苏芊微微一笑,脸上黑色的印记,眼底嗜血的笑意,在阳光下闪着金灿灿的光芒,苏芊不由地身子一抖,这个一向逆来顺受的丫头好像有点不对劲。

“二娘,如果你那么喜欢那两个字,那么我不介意送给你的。”噙着一抹微笑,嘴角微微上翘,眼底的笑意更甚了。顾灵儿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根绣花针,针尖轻轻地拂过苏芊的脸颊。

“别,别,二娘不喜欢,二娘不喜欢”苏芊着急地大喊道,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子可以动了,却丝毫使不上劲来。看着顾灵儿手中的绣花针,倒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微低着头,不敢再说什么。

“二娘,带着你的人滚出我这脏兮兮的院子吧,小心把你给弄脏了。”冰冷的话语令在场的人均是打了个冷颤,这三小姐果然是变了!

顾灵儿带着碧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屋内,苏芊紧紧地握住拳头,心里冷哼道,顾灵儿,今天的一切我会让你加倍奉还,现在情况不明,她还是暂且退避再说,依照顾灵儿在顾府的地位,她要教训她还不是一件小事吗?

“小姐,碧儿还没有给你拿好吃的”碧儿看了顾灵儿一眼,突然想到刚刚是想给小姐拿点吃的,现在不只是两手空空,倒还给小姐带了一些麻烦,语气有些低落,神情有些恹恹的,似乎是做了对不起顾灵儿的事一般。

“碧儿,这不关你的事情。我都能够想象我的晚饭是什么样子了。”顾灵儿摸了摸有点饿的肚子,想想上一餐,三个好姐妹还在酒店里切着牛排举着红酒,下一秒就莫名其妙地穿到了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了。

难道真的要过这样食不饱腹的日子吗?对于一个喜欢吃美食的人来说是多么折磨的一件事,更重要的是,她饿着肚子如何应对那些上门来找茬的人?

这时,顾灵儿看了看外面逐渐变黑天色,突然像想到了什么,随即眼底闪过狡猾的亮光,问向碧儿,狡黠的笑道,“碧儿,这城里谁是首富?”

“首富?”碧儿有点不理解顾灵儿说的是什么意思,小姐问首富是为了什么?碧儿觉得面对昏迷之后醒来的小姐,她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了!

“恩,就是最富有的人是谁?”一想到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顾灵儿便换了一种问法,不过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听到那话,总能够听明白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吧?只能说,她的这个小丫鬟还异于常人了!

“哦,小姐是问这个阿。京城中最富有的人要数墨家了。墨家世世代代都是经商的,而且传言这代的墨大少爷可是个商业奇才,仅仅一年的时间就给墨家赚了相当于国库五年的收入呢。”听到小姐问这个,碧儿就有声有色地讲起来,讲到墨大少爷的时候,碧儿一脸崇拜,眼神中熠熠发光,那灼热的光芒就像是看到了金银珠宝一般。

看到碧儿这个神态,顾灵儿不由地伸出手轻拍了一下小丫头的脑袋,狐疑的问道,“真的那么厉害嘛?”

“可不是嘛小姐,你真真是一点也不关心这些大事。要碧儿说呀,这墨大少爷可是比太子殿下还要厉害几分呢。”听到碧儿又要扯到那个和她有着婚姻的太子殿下,顾灵儿一张脸黑得都要滴出水来了。

这具身体还真是,什么都忘得差不多了,就把这个太子哥哥记得一清二楚的,脑海中浮现过她做过的那些事情,她都替自己感到难过,这么会有如此蠢笨的女人呢?

原谅她看不起这幅身体的原主吧!

因篇幅限制请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阅读原文


长按此二维码进行识别看后续...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