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厕所透过一条缝隙,竟然看到邻家美女穿着吊带衫,在上下摩擦…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8-07 13:07:03


第一章 老婆的异常


下午六点,孟宙一如既往的以最快的时间奔到家里,这种按时回家的习惯已经整整保持了四个月之久。
因为他家里有一个刚刚跟孟宙结婚了正好四个月的老婆。

孟宙的老婆名字叫王虹,属于那种贤妻良母的类型,自从嫁给孟宙之后,家里的一切事务都揽到了她一个人的身上,每天除了将家务做得一丝不苟之外,最让她开心的事情就是看到孟宙下班回家。

也正是因为这样,孟宙每天除了在外面打拼之外,对这种按时回家的习惯却也乐此不疲。

最重要的一点是,像孟宙这种没结婚之前从没尝过女人味的人,每天的“性”福生活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虽然这个官只是个新郎官,但每次看到老婆那身凹凸有致的玲珑娇躯,孟宙体内都会邪火乱蹿。

所以每天下班后,洗了澡的孟宙总会急不可待的和老婆做上一次,孟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忍了二十五年的缘故,除了下班后那一次,晚上还能继续来个两三次,甚至更多。

虽然同房得很频繁,然而他老婆王虹偏偏又是那种非常内向的女人,只是一味的顺从孟宙,从来没有多说什么,只要孟宙任何时候有需要,她都会随时配合。

王虹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从她的眼睛里,孟宙却看出了她对自己这种饿狼般的行为渐渐产生了一丝厌恶。

孟宙也很想将这种频率降低一些,但新婚燕尔,看到老婆那身撩人欲火的娇躯,体内的荷尔蒙就止不住的快速增多,让年轻力壮的他哪能忍受这种能看不能吃的煎熬?

不过今天刚回到家里,王虹的举止却有些反常,因为那句每天见孟宙第一面都必不可少的“老公,你累不累”这句话却迟迟没有从她口中说出。

心里虽然诧异,孟宙却没有问,在孟宙想来,这只是一句很平常的话而已,就算今天没说也没什么大不了。

但王虹接下来的举止却又再次引起了孟宙的注意,因为孟宙发现她的眼神居然有些闪躲,似是不敢与孟宙对视,每次孟宙看她的时候,她都会不易察觉的避开。

终于在吃完晚饭后,孟宙忍不住问道,“老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王虹没有回头,继续在桌前收拾着碗筷,片刻后,幽幽的声音才从她的背影传来,“老公,我……想去我妈那里住几天。”

如果换在平时,孟宙想也不想就会答应下来,毕竟这种事情很正常,但看到自己老婆这么躲闪的神色,孟宙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犹豫了片刻,孟宙才回应道,“好吧,我们也很久没去娘家了,不过这次我不能跟你一起去了,你也知道……”

孟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王虹开口打断,“我知道,你为了这个家已经够辛苦的了,工作要紧,我自己去就好了。”

在答应下来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孟宙心里就像被什么堵住一样闷得发慌,不过孟宙还是强行挤出一缕笑容,“老婆,你放心去吧,家里的事情我自己能做,不用为我担心。”

将屋里那些东西都收拾妥当后,王虹就拿着早已整理好的东西出门了。

因为娘家就在这座城市里,路途不是很远,只要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就能到。

她原本想自己走,但孟宙还是坚持送她上了车,而后又死劝活劝的才取得她的同意打了辆的士车。

尽管孟宙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三千多,但为了不让老婆跟其它人一起挤公交车,孟宙今天还是大方的拿出了省吃俭用下来的五百块钱强行塞到老婆手里。

看着的士车把老婆载得越来越远,孟宙的心里却莫名的一阵失落。

虽然不知道这阵失落从何而来,但在孟宙回到家里之后,终于找到了答案,因为如果换在平时,他现在或许已经抱着老婆在床上大汗淋漓的做着活塞运动了。


第二章 偷窥


这个房间是孟宙攒了快五年的积蓄才买到的居住房,虽然是两室一厅,但全部加起来连一百平方米都没到,最重要的是房间的装饰和周围的环境让孟宙很不敢恭维,就连厕所都只是公用的,而且是男女共用那种。
或许是因为孟宙刚才吃得太过油腻的原因,刚刚洗完澡,肚子就开始泛滥了起来。

想也不想,孟宙快速拿起一叠纸巾就往厕所的方向冲去。

不过刚刚冲出门口,却猛然撞到了一个人,虽然还没看清楚撞到的人是谁,但凭那种柔软的感觉,孟宙就猜到应该是女人。

果然,孟宙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听到一个女人的惊呼声,“哎呀!”

听到这个声音,孟宙才从惊讶之中回过神来,仔细一看,原来是住在隔壁一位年龄和自己相差不多的离婚女人,也是二十五岁上下,名叫周晶。

周晶属于那种妩媚型的女人,一张圆润无暇的脸总是带着淡淡的笑意,身材有些丰满,但却绝对算是上胖,但就是因为丰满,所以她胸前的双峰才显得格外突出。

周晶平时跟孟宙夫妻两人没有什么交集,但毕竟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平时遇到总是笑着点头示意。

孟宙虽然已经结了婚,但除了老婆之外,在其他女人面前还是改不掉害羞这个坏毛病,所以当反应过来时,孟宙就感觉自己的脸一阵阵发烫。

慌乱之下,孟宙急忙开口道歉,“对、对不起,刚才没看到你会突然出现在门口。”

周晶脸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泛起了两片红晕,跟孟宙对视了一眼后,就急忙低下了头去,不过看到孟宙手上捏着的纸团时,她却忽然像是明白了孟宙为什么会这么急,红着脸说道,“你忙的话就先去吧,我、我没事。”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孟宙急忙岔开话题,“你才下班啊?”

周晶点了点头,而后有意无意往孟宙屋里看了一眼,在没看到孟宙老婆后,她似是松了口气。

看到周晶的神色,孟宙就知道她应该是怕自己老婆误会,解释道,“我老婆已经回娘家了,她说要去住几天才回来。”

不过话刚刚说出口,孟宙就后悔了,这话简直就跟暗示差不多,难道是在说自己的老婆不在家,我们可以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哦!”

正当孟宙想开口解释的时候,周晶只是随口应了一声,就埋着头快步进入了她自己的房间。

看着周晶有些像是避嫌般逃离的样子,孟宙心里顿时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跟她做了这么久的邻居,今天才发现她的身材还不错。

这种念头之前孟宙是不敢想象的,因为他属于那种比较老实本份的人,能娶到个老婆对孟宙来说已经是上天给他最好的礼物了,对于其他女人,孟宙从来都不敢有丝毫非份之想。

周晶刚刚消失在视线里,孟宙的肚子又开始翻腾了,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吃坏了肚子,此刻孟宙只感觉整个世界都慌乱了起来。

甩了甩头,孟宙迅速将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抛开,快速向厕所的方向冲去。

因为周晶的房间正好在孟宙家隔壁,孟宙要上厕所,还得经过她的门口。

虽然不是有意偷看,但在经过周晶的窗口时,孟宙的眼睛却有意无意的往里瞟上一眼。

然而就是因为这么一瞥,孟宙的一双眼睛却猛然睁大了起来。

虽然被窗帘遮住,但周晶似乎没把窗帘拉好,透过一条缝隙,孟宙竟然看到周晶正在屋里一脸陶醉的自我安慰。

看到这一幕,孟宙瞬间惊呆了,连脚步都不自觉的停了下来。

只见此刻的周晶半躺在沙发上,身上只穿着一件吊带衣,然而此刻那件吊带衣却褪到了小腹上,而此刻周晶的一只手,却在其中一个上轻轻摩挲。


第三章 尴尬瞬间


怔怔看着满屋的春光片刻,孟宙终于反应过来,然而当他反应过来的刹那,才发现自己的裤裆上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顶起了一座小帐蓬,呼吸更是粗重得像是拉风箱一样。
“非视勿视”,反应过来的孟宙立刻在心里默念起了这句话。

但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因为此时此刻,孟宙心底深处的邪念已经完全占据了他的理智,虽然很想收回看向屋里的视线,但眼睛的却丝毫不服从他内心的指令。

越看越不是滋味,就在孟宙体内的血液开始加速流转的时候,屋里的周晶嘴里更是发出了低低的呻吟。

虽然她竭力在压抑,但孟宙隔得这么近,那些浪叫声还是隐隐约约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在窗外的孟宙看得额头上都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渍,体内的邪火更是像是快要爆发的火山一样,孟宙有种非常强烈的冲动,那就是不顾一切冲进去狠狠征伐一番。

就在孟宙看得越来越入迷、头也是凑得越来越近时,只听“咕咕”一阵轻响,该死的,孟宙的肚子居然在这种千均一发之际闹腾了起来。

这个声音虽然很轻,但正在屋里全身心投入自、慰的周晶却猛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慌乱的看向孟宙所站立的位置。

看到周晶向自己看来,孟宙瞬间吓了一跳,再也顾不得偷看,做贼心虚的埋头就向厕所的方向冲去。

在冲去的时候,孟宙连头都不敢回,只是感觉脸上滚烫到了极点。

好不容易冲到了厕所里,孟宙才敢大口呼吸,而后又大泄物泄了一番,整个世界才终于恢复了平静。

蹲在厕所里,孟宙肠子都悔青了,刚才看也就看了吧,居然还看那么长时间,要是让周晶知道是自己在她窗外偷窥,以后哪还有脸面对她?

心里胡思乱想了一阵,孟宙始终不敢走出厕所的门,因为他害怕被周晶认出刚才偷窥的人是自己。

忍着阵阵恶臭,孟宙一直在厕所里蹲了整整半个小时,才终于把心一横,心里默念着“横竖都是死”的壮烈念头,轻手轻脚的打开了厕所的门。

因为厕所就在走廊的侧面,所以刚刚打开门,就能看到周晶的门。

只见此刻周晶的门紧闭着,但窗户上的灯光还大亮着。

看到周晶的门没有开,孟宙终于长出了口气,暗想以刚才自己冲向厕所的速度,她应该没有看清是谁,就算猜到是自己,没有亲眼看到,她应该也不敢乱说什么。

蹑手蹑脚的回到了家里,孟宙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终于落了下来。

但孟宙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因为老婆没在,而且刚才又看到周晶的过程,让孟宙一直昂首挺立,很久都没能消下去。

孟宙只能在心里苦笑,“老婆没在家的日子就是难熬啊。”

一想到老婆还要几天后才回来,孟宙心里就一阵烦闷,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下身依然还在蠢蠢欲动。

没办法,孟宙只能自己解决。

但就在孟宙准备以这种见不得人的方式将体内的邪火发泄掉的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了三声清脆的敲门声。


第四章 少妇敲门


敲门声一响,顿时把孟宙吓了一大跳,刚刚握住分身的手一哆嗦,分身只差没当场萎下去。
“MD,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种关键时候。”

反应过来后,孟宙嘴上虽然骂骂咧咧,但一想到不会有人无缘无故敲自己的门,他还是拉起裤子去开了门。

然而刚刚打开门,孟宙的整个身体却当场僵住了。

因为敲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还在孟宙的脑海里出现了无数遍的邻居周晶。

此刻的周晶满脸羞红,眼神更是躲闪得厉害,见孟宙开门后,立刻小声说道,“你还没睡啊?”

看到周晶脸颊上的两片红晕,孟宙顿时就被传染了,虽然没看到自己的脸,但却感觉到一阵阵热气自脸上蒸腾而起。

但听到周晶的话,孟宙也顾不得脸红不红,佯装一脸轻松的说道,“哦,现在还早,哪里会那么快睡得着,我还在看电视呢。”

看到周晶扭捏的样子,孟宙再次问道,“对了,你有什么事吗?”

周晶原本就红得像火烧云的脸顿时又涌起一阵更加剧烈的红潮,片刻后,才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的电视机好像坏了,可以请你帮忙看一下吗?”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周晶的动作不自然到了极点,双手似乎不知道要放到哪里才好,一会儿捏着衣角,一会儿又交叉着双手。

孟宙想也不想就痛快的答应了下来,“别客气,我们是邻居嘛。”

看周晶羞红的脸色,孟宙心里顿时闪过一个念头,刚才她应该发现了自己就是那个偷窥她的人,既然发现是自己,此刻还来请自己帮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意在勾引自己。

“好的,那请跟我来”,正当孟宙浮想联翩时,周晶羞涩的说了一句,而后转身向走廊的另一边走去。

回过神来的孟宙也急忙跟了上去。

因为只有一墙之隔,所以一分钟不到,孟宙就跟着周晶来到了她的门口。

周晶的门只是虚掩着,只是轻轻一推,门就“吱呀”一声应声而开,周晶头也没回的走了进去。

因为周晶是背对着自己,孟宙瞬间毫无忌惮的狠狠在周晶那身曲线迷离的身躯瞟了一眼,才跟着走了进去。

然而他们没发现的是,就在两人进入房间里时,却有一双眼睛从远处看了过来,那是已经六十多岁的房东张阿姨。

刚刚进入房间内,周晶就指了指面前那个电视机,“就是这里了,我刚才还看得好好的,突然一下子就不显示图像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先看看,但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因为我毕竟不是专业的电视机修理工”,孟宙尴尬点了点头,立刻走上前去认真的检查起了那个电视机。

“没事,你有这份心意我就很感激了”,周晶站在原地没动,但一双眼睛却怔怔的看着孟宙那身宽大的背影。

孟宙对于这方面虽然很算不上行家,但对于电视机的组件还是比较熟悉的。所以没过多久就看出了毛病出哪里,就只是因为电源插孔接触不良,导致视频图片不能正常显示而已,这个问题随便让一个初中生来都能解决。

不过当孟宙转过身,正准备说出电视机哪里出的毛病时,整个人当场却怔住了。

因为在他转身的刹那,居然瞥到周晶的眼睛里露出一缕迷离之色。这种眼神孟宙太熟悉了,只有每次与老婆欢、爱的时候才会露出的表情。

看到这丝表情,孟宙脑海里的第一印象就是,“难道这女人对我有意思不成?不然怎么可能连电源接触不良这种事情都不知道?”

不过想归想,以孟宙这种平时跟女人说话都会脸红的人怎么可能会说得出口?

就在孟宙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周晶已经首先避开了目光,面带羞红的说道,“看出是哪里出毛病了吗?”

周晶的穿着虽然不是很暴露,但身材却是该突的突、该翘的翘,看起来也颇为迷人。反应过来的孟宙只是随意瞥了一眼,心里便开始泛起滔天巨浪。

“这个……我需要好好研究一下,问题应该不大”,片刻后,孟宙低声说了一句。

原本他是想立刻帮周晶弄好电视机的,但转念一想,一旦把电视机弄好,自己岂不是就要灰溜溜回去了吗?

尤其在看到周晶刚才露出的妩媚神态时,他心里充满了某种狂热的期待。


第五章 我帮你擦


周晶一时间不敢与孟宙对视,低着头说道,“好吧,那就麻烦你了。”
说完,周晶转过身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因为周晶穿的是女式西服,上身虽然很保守,但下身却是一件齐膝的裙子。在坐到沙发上时,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居然将两条腿稍稍分开。而在坐下的一瞬间,一片大大的空隙便暴露了出来。

孟宙虽然知道盯着一个跟自己不是很熟悉的女人下身看是一件很不礼貌的行为,但他的眼睛却鬼使神差的往周晶下身的空隙里瞟了一眼。

然而结果却令他很失望,因为现在是黑夜,就算有照明灯,周晶裙子内那片空隙也是朦胧一片,根本就看不清楚。

心里在失望的同时,孟宙也没敢一直盯着人家下身看个没完没了,悻悻的收回目光后,孟宙又再次将目光放到了电机视上。

虽然表面上看是在查看电视机,但孟宙眼睛的余光却不时瞄向坐在沙发上的周晶。他知道周晶很有可能在勾引自己,或许电视机是她自己故意弄坏了,然后好找借口请自己来帮忙也说不定。

奈何孟宙虽然满心期待,却根本无从下手。

又过了五分钟,身后的周晶又问了一句,“还没好吗?”

孟宙额头上都冒出了一丝丝细密的汗渍,他此刻恨不得回到自己房间里用那种方式解决算了。不过在听到周晶有些柔腻的声音后,却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还没呢,不过应该快了。”

“真是辛苦你了,你等一下,我帮你倒杯茶。”

说完,也不等孟宙拒绝,就径直起身走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热水,再加入几片茶叶,而后转身向孟宙走来。

当周晶越走越近的时候,孟宙心里渐渐紧绷起来,尤其在看到周晶走路有些扭捏的姿势时,他心里直有种想不顾一切把面前这个女人一把搂进怀里的冲动。

“辛苦什么,修个电视机而已,你不用这么客气的。”

孟宙嘴上这么说着,双手却从电视机上收了回来,相互摩擦着就只等周晶把茶水送到自己面前了。

“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只是给你倒杯水而已,如果你再这么客气,我以后哪敢请你帮忙啊?”

周晶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茶杯递到了孟宙面前。

就在周晶接近的刹那,一股女人独有的体香顿时扑面而来,瞬间让孟宙这个“忠贞不渝”的绝世好男人心神一阵激荡。

“呃……谢谢了”,避无可避的孟宙只得接过茶杯。

然而在接住的瞬间,两人的手很自然的就在茶杯上接触到了一起。虽然孟宙已经结了婚,但对于这种像是偷情似的接触还是让他感觉像是触电般。

“如果还看不出是哪里坏的话,就先坐到沙发上休息一下吧”,周晶似乎也没在意,一触即收。

但眼睛却一直没敢与孟宙对视,当孟宙接过茶杯后,她又走回了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这间屋里原本就只有一张沙发,之前她还坐在沙发中央,这次她却有意坐向一边,留出一片空位来。而且坐姿比刚才就更放荡了一些,她的一只脚直接是半搭在了沙发上。

虽然裙子下的空间越来越大,但孟宙却也不敢直视,只是瞥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但尽管如此,孟宙还是没能看清裙子内的春光。

无奈之下,孟宙只得把责任推到了灯光不够明亮上去了。

然而也因为周晶的这种大胆动作,更加让孟宙确定周晶确实有意在勾引自己。

这次孟宙没有再客气,拿着茶杯走到周晶留下空位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但却根本找不到任何借口打开话题,所以只是闷着头喝茶。

不得不说,两个性格内向的异性在一起,躲避尴尬的时间总比谈话的时间多。孟宙自是不用说,像他这种跟漂亮女人说一句话都会脸红的人,可想而知此时此刻他心里有多矛盾。

而周晶,原本也是个不爱怎么说话的人。此刻两人坐在一起,又是孤男寡女,就算两人心里都有某种原始的冲动,但却谁也开不了口。

足足僵持了两分钟,受不了这种压抑气氛的周晶终于抬起了头。

然而当她抬起头时,脸色却一改之前的躲闪之态,双眸中满是投身火海般的坚毅神色。似是终于做出了某种艰难的决定,咬了咬牙低声说道,“这几天倒是挺热的,你看你都出汗了,我帮你擦擦吧。”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