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症病房:万里追爱的异国情敌,叫声嫂子“断舍离”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7-08 15:33:05

文|黄长松  编辑|沈永新 图|摄图网

版权声明: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



外派的丈夫在异国有了“情人”,刚烈的妻子决定离婚,就在这时,丈夫被检查出患了绝症。生命至上,妻子放下恩怨,精心照料、呵护病中的丈夫,两人重归于好。这时,情人却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跨洋渡海而来,寻找自己的中国恋人,意欲与他永结同心。身患绝症的丈夫,能否渡过生命的劫难?一段纠结的三人行,最终将如何结局?



美丽的姑娘啊!难忘的吉尔吉斯斯坦


一个平常的晚上,万红正和家人一起坐在桌边吃饭。这时电话响了。一看号码,他顿时有些不自在,拿起手机走到一边,用俄语几里咕噜说了起来,边说边不自觉地瞟着饭桌边的妻子。电话那头是万红的情人古丽,一个年轻漂亮的吉尔吉斯斯坦女孩。


万红1970年出生在湖北省孝感市安陆市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989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南京机械工程学院。大学期间,与老家女孩周洁相识相恋。周洁是一名乡村教师,虽然文化程度不算高,但酷爱文学,性情温柔。为与心爱的女孩长相厮守,大学毕业后,万红回到家乡,成为了东方红粮油机械公司的一名工程师。1993年两人结婚,两年后女儿万伶俐出生,周洁放弃了教书的工作,全职在家相夫教子,小家庭幸福和美。


2006年7月,万红被单位公派到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工作。异国的生活忙碌而枯燥,白天指导工人们安装粮油机械,晚上义务给客户做讲座。回房时常常已是深夜,看着冰冷的桌椅,连个打招呼的人也没有,万红心里空落落的。


两个月后,他在参加一次国际公益活动后打车回家,出租车经过西大街时,停下来等红灯。这时有个女孩突然从街边摇摇晃晃走过来,直接趴到车子的玻璃上,望着他傻傻地笑。“滚开,讨厌的酒鬼。”司机摇下车窗,不耐烦地怒吼。女孩不仅没走,反而哈哈哈笑得更欢,突然她满脸涨红,一口秽物“哇”地涌出,喷了万红一脸。万红又气又急,正想发作,却看到女孩脸色越发难看,眼睛紧闭,嘴唇微张,身体也沿着车子萎顿下去。不好,出事了。万红来不及多想,赶紧打开车门,把已经倒在地上的女孩抱上了车,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女孩就是古丽,28岁,出生在一个富裕家庭,是当地一名中学教师。当晚,她参加朋友的酒会,多喝了几杯,一个人疯疯癫癫地走了出来,朋友们都没有留意到。一个醉酒的姑娘深更半夜在大马路上晃荡,危险可想而知,要不是万红及时相救,说不定连性命也保不住……


出于感激,古丽后来多次请万红吃饭,万红出于礼貌回请了几次。古丽本来就迷恋中国文化,而孤身在外的万红也对这个年轻漂亮、热情豪爽的异国女孩渐生好感……2006年10月的一个周末,古丽去公寓找万红。房门没锁,她直接推门进去,看到他睡得正香,她没有叫醒他,自顾自地帮他收拾起地上散落的衣物、整理零乱的书桌……万红醒来后,看着变得洁净的房间,有种时空恍惚之感,似乎这就是他的家,而她就是周洁……不知何时,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万红有些惭愧地告诉古丽,他可能给不了她将来,因为他在中国有妻子,还有一个女儿。古丽先是一愣,尔后大笑说:“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不到黄河心不死’,我们乌兹别克族也有句古话叫‘只要刀子锋利,没有征服不了的豺狼’,你可别指望我知难而退。”古丽说到做到,他想出门逛逛,她就充当导游;他出去讲课,她就开车在楼下等……她还曾带着万红参加朋友聚会,给他戴上卡尔帕克(一种当地特有的帽子),系上皮带,佩上小刀。她自己穿起传统的宽大连衣裙,外面罩一件丝绒小坎肩,再束一条开襟的绣花围裙。当看上去无比相衬的两个人,在舞池里翩翩起舞,很多不知道内情的人,夸他俩是天生一对。


两个人越来越默契,万红也愈来愈纠结。


2006年12月,万红的工作结束,准备回国。古丽执意送他到比什凯克机场,还买了一捧红玫瑰给他。美好的姑娘啊难忘的情意,他却什么也给不了她,哪怕是一句安慰,一句承诺。万红拥抱着古丽,泪流满面……距离的拉开并未隔断古丽对他的情意,两个人保持着频繁的通话。女人的心思都是敏感的,周洁很快发现了丈夫的不对劲。


就在这次通话后,她再也忍不住,质问丈夫:“她是谁?你到底准备干什么?”万红踌躇片刻,坦陈了和古丽的一切。他表示,他对古丽的感情冲动的成分居多,内心里他还是爱着妻子的,不论怎么样,这个家对他来说无可取代。


丈夫的推心置腹在周洁看来简直是讽刺,一个早已脚踏两只船的男人,居然大谈对家的忠诚。她气恨交加,随手抓起一只茶杯就朝万红砸去……


前妻啊!你仍是我最深最重的牵挂


争吵成了家常便饭。2007年2月,万红正在看电视,周洁冲上前,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遥控器,强行关掉电视机。万红生气地说:“你能不能正常点?”周洁大吼:“你还有脸说我,到底谁不正常?”说着又随手抓起一只吹风筒砸过去。万红也懒得躲闪,任凭吹风筒正中鼻子,鲜血直流……不久后的一天,两人又吵了一架。周洁气冲冲跑进厨房,拿起一把水果刀就朝自己手腕上割。万红赶紧跟进来把刀夺下。她又跑到客厅,拿起打火机烧刚刚割开的伤口……


婚姻鸡飞狗跳,已难以为继。一天晚上,他们难得地没有吵架,周洁久久地望着万红,眼里泪水直打转,稍后她说:“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万红有些心慌地说:“只要我能做到。”周洁直逼他的眼睛,很认真地说:“我们离婚吧!”万红愣住了。虽然他也不是没想过这个结局,但当这一刻真实地来临,他还是感到整个人像被掏空了似的难受。


2011年年底,周洁与万红在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为不影响青春期女儿的学习,他们仍然住在从前的房子里,只不过各居一室。转眼三个月过去。这期间,可能因为在法律上已经解脱的缘故,两个人的关系反而好了许多,彼此都客客气气。万红自嘲:看来我俩真的已经不合适做夫妻,只适合做路人了。


2013年的一天,周洁突发脑溢血,晕倒在家中。万红立即将她送到医院抢救。在医院,周洁昏迷了三天三夜不醒,医生一天里给她下了四次病危通知书,万红始终不愿放弃,要求医院使用最好的技术手段挽救周洁,他愿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最危险的时候,周洁连液都输不进了,医生给她同时扎了三根输液管,三根管子里的药水都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滴。万红知情后,强烈要求进重症监护室看望病人。医生被感动,破例批准。进去后,万红抚摸着周洁的脸,把嘴附在她耳朵边,轻声鼓励她。“洁,无论怎样,我都要救活你。等你好了,我再也不离开你,再也不让你伤心了。”万红说的是真心话,当命运的乌云轰然临头,他才发现,那个他以为已经成为过去式的女人,仍然是他心里最深最重的牵挂。


周洁最终死里逃生。心有余悸的万红请教专家,听说周洁晕倒的病灶,可能是大脑里的“血管瘤”所致,他四处寻找根治的方法。听说唱歌能帮助疏通血管,他就鼓励周洁去唱歌,专门给她请了一名音乐师傅做指导。有了一定的水平后,周洁开始跟着一些乐队演出,慢慢积累了演出和主持经验,还在当地青年歌手比赛中获得了总决赛第六名的好成绩。随后,周洁注册了唯艺传媒公司,承接各种庆典主持。忙碌的生活让周洁变得积极开朗,她加入湖北爱助会做公益,义务担当主持人,甜美、优雅的风格,被评为“最美爱心主持人”。


看着周洁不仅彻底摆脱了病魔,不再像个怨妇那样活着,万红发自心底地感到高兴,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多年前曾经令他怦然心动的女孩。他决心兑现自己在医院时的承诺。他换了手机号码,再也没有和古丽联系,把全部的感情都放到了前妻和女儿身上。一段时间后,他搬进了周洁的卧室。两人似乎又找回了恋爱的时光,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生命至上!叫声嫂子“断舍离”


然而幸福并未持续多久,2015年12月底,万红去湖南出差,为赶回陪妻子女儿过元旦,连续加班两个通宵。回孝感后他感到肝区疼痛得厉害,便去安陆普爱医院检查,确诊为胆结石。周洁有种不安的预感,觉得万红的病没这简单,催促他去武汉检查。2016年1月8日,万红被武汉市协和医院确诊为胰腺癌晚期。


万红第一时间把消息通知了周洁。周洁听后,赶紧收拾行李去武汉。那天,天气很冷,北风吹到脸上像刀刮,大街上没几个行人,她拖着行李箱孤单地往车站走,走着走着,眼泪就扑扑簌簌地飞落。


万红在协和医院完成了第一次手术。这次手术从上午10点到晚上8点,历时10个小时,万红被切除了胆囊、部分胃、肝和胰腺,十二指肠也被迫改道。他在手术时,周洁就一直在手术室外站着,一分钟也不曾坐下。当全身插满管子的他像个刺猬被推出来,周洁心如刀绞、痛哭失声。


重症监护室呆了整整半个月后,万红终于死里逃生,转入普通病房。那些日子,周洁衣不解带,寸步不离地守着他,实在累了就趴在床边打个盹。


身体上的劳累还是次要的,周洁还要面对沉重的经济压力。虽然家里一直以来收入不薄,但双方父母都已年迈,体弱多病。再加上万红的二弟患有肾病综合征,遭到妻子遗弃后,其医疗费、生活费,也都由万红负责。之前周洁又生过那场重病,几番折腾,家里日见困窘。到万红完成手术后,没有一分钱存款,反而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可接下来,万红的康复还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怎么办?


就在周洁无计可施时,有个“救星”出现了。她不是别人,正是古丽。原来,万红换号后,古丽再也没法联系上他,不禁心急如焚,开始策划要到中国来寻找恋人。古丽父母知道后,勃然大怒,女儿居然爱上一个外国男子,还是个有妇之夫,这对保守的他们来说,简直不可接受。父母将她控制,并藏起了她的护照……没想到古丽心意已决,见父母不肯让步,竟然一不做二不休,绝食抗议。父母到底是爱女儿的,没有办法,只得妥协。


就这样,2016年3月,古丽从吉尔吉斯斯坦来到了安陆。由于东方红粮油公司在当地知名度很高,而万红又在东方红里知名度很高,所以,她很快就打听到恋人的下落。虽然有心理准备,看到病床上的万红,古丽还是惊呆了。曾经高大威猛的男人,此时变得那么瘦弱,那么不堪一击,蜷缩在床上,就像一个无助的婴儿……她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边哭边走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


万红张着两手,既不敢回抱,又不好意思挣开,不知如何是好。良久,古丽情绪稍微稳定后,万红才指着周洁介绍道:“那是我老婆。”旁边的周洁本来心里既酸又涩,当初破坏自己家庭的狐狸精就在眼前,她真恨不得扑上去狠狠扇她几巴掌,可这个狐狸精不仅长得漂亮,而且看起来知书达理、极有修养,而且对万红的确一往情深。不要说万红这个男人,就是她这个女人,也觉得古丽确实魅力非凡,让人心动。自己有什么东西,能拿出来和她拼呢?


但听到万红的呼唤,这久违的“老婆”两个字,周洁的心里一下子踏实了,所有的不快瞬间烟消云散。


她仍是他心里独一无二的妻,这就够了,以前的事都过去了,还有什么好纠结和计较的呢?不管怎么说,古丽是远道而来的客人,她作为女主人,应该以礼相待。而且,她是为了万红来的,在这个节骨眼上,所有能够帮助丈夫的人,对她来说都是朋友。她主动走过去,大方地叫了古丽一声:妹妹。古丽也很快得知了事情的全部真相,实话说,按照吉尔吉斯斯坦人的个性,她是那种大刀阔斧向前冲的,但她毕竟接受了太多的中国文化,她懂得中国人所谓的爱,其实是无私是忠诚对方白首不相离。而在整个事件中,万红因为他们这段感情也很纠结。如果没有她一往无前的主动,他们原本生活该是多么风平浪静。古丽认真地看了一眼这个叫她“妹妹”的女人,这也是她第一次近距离面对。以前万红给她看过照片,风韵犹存,而现在为了这个男人,这个女人居然操劳得满脸疲惫、额头上满布细纹、眼睛里全是血丝。可以看出,大难临头时,是面前这个女人挺身而出、与他同担风雨,甚至付出一切!古丽也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心疼、酸楚:她的出现,其实是给他们这个原本传统的中国家庭增加了极大的麻烦……就算她对他有感情,她又怎忍心把他从这个女人身边夺走呢?


此情此景,古丽拉住了周洁的手,叫了一声“姐姐”。两个女人抱在了一起。看着生命中两个重要的女人握手言和,万红也非常开心,这也是他非常希望的结局。他笑着调侃:“以后,你就是我妹妹了,希望你们这对越洋姐妹‘永结同心’!”


2016年5月,万红接受了第二次手术。这次手术非常顺利,术后周洁和古丽轮流值班,一起担负起照顾万红的重任。古丽会说几句简单的中文,加上一些手势,她和周洁交流居然毫无障碍。这期间,恰逢周洁女儿伶俐也重感冒住院,周洁感慨地说:“幸好有古丽妹妹帮我,不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古丽说:“周洁姐让我见识了中国女人的大度和坚强,万红最终选择姐姐,我非常理解。”


万红各项指标都趋于稳定后,古丽决定回吉尔吉斯斯坦,因为她知道她中国哥哥后期还有多次化疗。需要大约80多万元的费用。为了让“哥哥”的治疗能够如期进行,她要回吉尔吉斯斯坦搬救兵!得知女儿从中国回来,古丽父母正准备兴师动众讨伐女儿,没想到,女儿将自己在中国的经历告诉了父母。父母也非常高兴,也很为女儿这个中国哥哥的生命担忧。古丽在父母的帮助下,找了几个要好的闺蜜,她们也得知了古丽的故事,非常感动,于5月底在首都比什凯克市广场开始为古丽的中国哥哥募捐。3个多小时的现场义演,共为万红募捐177万索姆(相当于人民币24万元)。周洁也同期走进安陆市太白广场,为丈夫进行公开募捐。万红的大学、高中、初中的同学,还有不少热心市民及网友,都伸出了爱心之手,共筹得捐款5万余元。很多爱心网友也通过轻松筹在继续帮助他们。


一个濒危的生命,正在因为两个爱他的女人走向充满希望的重生。


商务合作请联系QQ:2916006726

转载授权请联系QQ:2265824827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