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这一辈子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09 08:10:58

爷爷一手提着马扎,一手擎着紫砂茶壶,悠闲地在家门口的浓荫蔽日的河沿上溜达着。


没有人和您下棋啊?大爷?一猛大叔扛着锄头从地里锄草归来,老远和爷爷打着招呼。噢,家里热得坐不下,我出来遛遛,看三丫头今儿个还来不来。说着他放下马扎,打起眼罩向河沿尽头望去。


在村东头一棵浓荫匝地的大树下,爷爷放下马扎,慢悠悠地坐了下来,啜饮着香气四溢的龙井茶,闭目养起神来。


村东头,父亲家门前一棵歪脖子老柳树下,一群从农田锄地回来的农人呼扇着斗笠,敞开怀蹲在树下乘凉。呛人的烟气熏跑了在树下拾码核的两个小妞。看,你爷爷有多悠闲,整天提着个马扎,端着个小茶壶,多舒坦!不象我们这些庄户人家,大热天的还要到田里给果子(花生)除草,打药。你爷爷能有今天这样幸福的晚年,是他早年立下的功德,种下的福分啊!说话者是村东头年龄最大的被我们喊作老爷爷的一个年近九十仍精神矍铄的老人。


给我们这些晚辈讲讲爷爷早年立家立业的事情吧!或许对我们这些后生有所启发。老爷爷磕了磕旱烟嘴里的烟灰,拈着花白的胡须,微微笑着,打开了话匣子。


1、十三岁撑起了家业


时间上溯到上世纪二十年代。那一年你爷爷刚好十三岁,你老爷爷给邻村王寿材这个土财主家看烟楼子,那一晚,下了惊人的雨,黄烟楼倒塌了,那一烟楼的黄烟连同你老爷爷被埋在了黑黏土下,第二天,长工们把你老爷爷从土下扒出来,他已经走上黄泉路了。哎,“黄鼠狼就这么单咬病鸭子”,你们族上本来就穷,那个年代,多子,饥荒,让我们那代人吃了不少苦啊。老爷爷边讲边感慨着。


你爷爷十三岁就担负起了这个五口之家养家糊口的担子。你老爷爷去世时,你老奶奶才三十三岁。虽然身材高大,可她是个小脚女人,干不了地里耕拉耙种的活儿,只是在农忙季节,被大户人家雇去烙煎饼,贴补家用。你的姑奶奶当时刚刚十岁,你爷爷还有两个兄弟,一个八岁、另一个才八个月大,更谈不上给他帮什么忙。你老爷爷的去世,让你爷爷过早的体会到过日子的艰辛。南湖里那二亩薄田,怎么也填饱不了弟弟妹妹们的穷肚子。总不能眼睁睁地望着弟妹们饿死吧!你老爷爷是给王寿材家看黄烟楼砸死的,他们家总得赔偿点粮食吧!三婶五婆的都怂恿你爷爷到他家去讨债。


你爷爷到王寿材家去讨个说法,被他们家的狼狗咬了出来。我们族上实在看不下王寿材的做法,凑了点盘缠,找醋大庄的李员外写了状子,你爷爷背起包袱上路了。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去告状,谁去理会啊!


状子没有告下来,你爷爷却长了见识。他知道要想出人头地,必须能识文断字。这时候他想起了醋大庄的李员外。从县衙回来,你爷爷直奔李员外家。叩开那扇红漆大门,家僮把你爷爷引进了上房。只见高高的条几前,李员外在凝神翻看一卷线装书,李员外虽然已近古稀之年,却鹤发童颜。你爷爷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家僮报告后,你爷爷就扑通一声跪下了。快起!快起!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站起来说。在家僮和李员外的再三劝说下,你爷爷才站直了身体。俺想跟着你认几个字,也能象你一样看书。哦,这事情,容我想想啊!你既得养家糊口,又要识字看书,如何是好?这时候,李员外的夫人从内堂迈着细碎的步子走了进来。我看这孩子怪可怜的,就让他和咱家福生一起跟着高先生读书吧!福生也好有个伴。至于高先生的口粮钱,也不用他出了,温完了功课,让他把咱家那几只羊牵出去,让它们在野地里填饱肚皮也算在咱家打了工。只是工钱不再给他了,权当是把工钱给了高先生吧!你爷爷听了,再次跪在了李员外膝下,千恩万谢。


从此,你爷爷过起了“工读生”的生活。早上,天还没有大亮,你爷爷早就锄完了南湖的二亩地。然后匆匆赶往五里之外的醋大庄,跟高先生读三字经,百家姓,增广贤文。往往因为侍弄那二亩地耽误了听高先生授课。你爷爷就缠着福生把刚识的字教给他,并许诺下次一定从地里给他逮来蛐蛐,抓来蚂蚱。福生就有板有眼的当起了你爷爷的教书先生。光认了字,不会写怎么办?不象福生那样写下来,很快就会忘记的!可是你爷爷哪里有钱买得起纸张啊!放羊的时候看羊在沟沟坎坎啃草的时候,你爷爷有了想法。咱就把这黑土地当咱的习字本吧!每天瞅羊吃草的当儿,你爷爷就拿根草棒在地上写起了字。半年的功夫,你爷爷竟然将三字经、百家姓、增广贤文上的字认了个透!你爷爷自认为也成了半个读书人,能把从高先生那里借来的《三国演义》读它个差不多了。“我虽然长他一辈,比他大三岁,可是我那时候大字不识一个啊!”老爷爷边讲爷爷的故事,边拿爷爷给自己比较。看到你爷爷捧着本线装《三国演义》在那里读得入神,我非常羡慕,你爷爷看我站在一边看他读书,就问我:叔,您也想认字?我使劲点了点头。从人家高先生那里借来的这本《三国演义》就成了我的识字本。农闲午后的,我们爷儿俩就搬个小凳子坐在天井里读起了三国。要是有不认识的字,你爷爷就做上标志,攒多了,再去问高先生。怪不得,前两年还看到您在大街上给三叔二伯的讲三国呢!原来您是跟我爷爷学的啊!我插嘴道。是啊,现在老了,能听我说书的老人也大多归天了,我也看不清书上的字了,书撂了好几年啦!


2、学习中医


你爷爷识字识了一箩筐,家里仍旧穷得揭不开锅。识字并没有改变他的生活。你们现代人都讲“知识改变命运”都让自己的娃儿上学。可那时候,改变自己的生活处境难啊!


命运的转折往往是以消息出现的。李家庄的黄老嬷嬷来咱村了!消息一传开,我和你爷爷撒腿就朝村口跑去看稀奇,远远看见,黄老嬷嬷被四个后生用轿子抬着,从南湖里晃晃悠悠的走来。一走进村子,轿子就被我们这些半大后生围了个水泄不通,比我们小的娃儿竟然大着胆子掀开了轿子前的门帘,一只青筋暴突的手从轿中伸出来。停轿!停轿!黄老嬷嬷颤巍巍从轿子中走出来。不要挤!不要挤!都有份!说话中,黄老嬷嬷这个一把“羊角蜜”,那个一把“大雁屎”(羊角蜜、大雁屎都是当地人根据点心的样子,给点心起的名字。)匀开了。一会儿功夫包袱里的点心就底朝天了。后到的孩子抹眼擦鼻子的吵闹着要吃“羊角蜜”,家里的大人会哄他们:过几天黄老嬷嬷还来咱村的,到时候咱第一个到她轿子前,让你吃个够!


大慈大悲的黄老嬷嬷何许人也?她是当地远近有名的老中医。当年她的母亲一口气生下了六个闺女,父亲黄中医一直秉承家业传儿不传女的思想,在油灯将尽的时日里,黄中医迫于祖传的家业眼看在他这一代就要失传,只得将族上传下的治病救人的秘方传给了家中最小的女儿黄老嬷嬷。黄老嬷嬷行医六十余年,却没有给自己生下个一男半女。治病救人所得的几个银两,除去自己的生活费用,就买了点心随时带在身边,每到一个村子,就匀给这些裤裆拉拉着,穷得叮当响的孩子饱饱口福。


这天她要就诊的是村西头高封疆家,高封疆的儿子高二蛋在夯土盖房子的时候闪了腰,疼得在地上翻打滚,下不了田,种不了地了,你说庄户人家得了这样的富贵病?谁能养?只得请来了黄老嬷嬷。我和你爷爷就尾随着她进了高封疆家。黄老嬷嬷吩咐抬轿的后生把高二蛋的手脚捆在床上,她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磨得程亮的小盒子。黄老嬷嬷变戏法似的把一根根银针插进了高二蛋的脊梁骨。不几日功夫,高二蛋就能下地干活了。那几天我和你爷爷每天都去看黄老嬷嬷给高二蛋针灸。看到高二蛋能拿着铁锨干活了,我们都非常惊讶,小小的银针咋就这么厉害?


打那以后,你爷爷就迷上了中医,一听说黄老嬷嬷来村子他就形影不离的跟着。时间久了,引起了黄老嬷嬷的注意。孩子,你想学这手艺?黄老嬷嬷问道。你爷爷鸡啄食般地点着头。可是,我这手艺是不传外人的,只传自己的儿女。那我就是您的儿子,给您养老送终!你还是另寻生路吧!我说了不传外人的!不曾想,你爷爷竟然跪在地下不起了,您不把手艺传给我,我就永远跪在这里了!看到态度决绝的你爷爷,黄老嬷嬷长叹一声,那就依了你,只是我不会口传手授的把药方给你的,你跟着我行医,自己去领会,自己去揣摩。我要手把手的教会了你,我怕进不了祖坟了!这本《本草纲目》你拿去自己揣摩吧!


那一年的秋天,在病榻上躺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八十九岁的黄老嬷嬷,眼看就要撒手人寰,你爷爷终日伺候在她身旁。象对待亲生母亲那样为黄老嬷嬷端茶送水。一日,黄老嬷嬷把你爷爷喊到身边。赶快拿笔来,不能让我们族上的秘方在我身上失传。黄老嬷嬷把自己多年行医的药方在咽气的前一天说给了你爷爷。药方授完,黄老嬷嬷就归了天。你想想这样一个乐善好施的老人,不把秘方说出来,死不瞑目啊!你爷爷为黄老嬷嬷披麻戴孝,送黄老嬷嬷入了土。


从此,你爷爷秉承了黄老嬷嬷的衣钵。他在这一方水土上行医,除了养家糊口外,挣得的银两也都可怜了哪些吃不饱肚皮的孩子。出得了银两的病家他去给瞧病,出不来银两的病家,他自己搭上功夫,搭上中药,也要给人家看。一传十,十传百,他名声鹊起。四邻八乡都知道凤凰村有个会治百病,还不收穷人诊费的中医先生。许多穷孩子也跟着他学起了中医。现在我们村的几个郎中,也都是他的徒弟啊!


3、娶妻生子


好运接踵而来。这一年的秋天,你爷爷背着自己的行医药箱走在回家的路上。在醋大庄巧遇当年收留他读书习字的李员外。赶快到我家来——,我正要派家僮去你庄上找你呢!你福生弟病得不轻。来到福生床前,但见福生双目紧闭,气息奄奄。你爷爷给他把脉、望舌、翻了翻福生的眼皮,又问了李员外福生最近吃了些什么东西。一边说着一边安慰李员外:这病不要紧,三副中药喝下,就能下地走路了。三天后,李员外带着福生登门拜谢。看到李员外提着礼品来感谢,直把你爷爷感动得一个劲儿的,俺娘,俺娘的喊。一再表示李员外是他的再生父母,没有李员外哪有他今天?哪能收李员外的医药钱和这一大堆礼品。自此后,李员外成为你爷爷家的座上客,他们成了忘年交。


说话间到了三十年代末,你爷爷已经二十岁了,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了。虽然有点手艺,为四邻八乡的老百姓看病挣得了几个银两,可是对于家口大的你爷爷来说,只是能顾得了嘴,仍然是家徒四壁,五口人蜗居在两间茅屋里,哪里有钱给自己说上个老婆。一天,你爷爷在醋大庄给病人看完了病,又溜达到李员外家,准备给他杀上一盘象棋。要说这下棋的行当儿,还是从交上李员外这个忘年交开始,从他那儿习得的呢!进得门来,看到李员外正在给他的女儿读书呢!快坐!快坐!你抓紧到上房把象棋拿来,我和你大哥杀上一盘!李员外一边招呼你爷爷,一边吩咐女儿去拿棋。落座后,这一老一少就聊上了。你该成个家了,都老大不小了,李员外看着你爷爷笑眯眯地说。李员外,你看我虽然挣得了几个银子,可是弟妹们多啊,他们都张着嘴要吃啊!哪里有银子娶得了媳妇?要是不嫌弃,你看我家丫头,如何?你爷爷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哪里使得?我比她大六岁,我家------你家------你爷爷结巴起来。看把你吓得!结婚的东西不用你准备,我看过了年你们就把婚事办了,你是个有出息的孩子,我不会看走眼的!你就没有看到每次到我家来,她看你走的时候,那眼神,分明是舍不得你离开嘛!


这一年的冬天,一抬轿子把你奶奶迎娶进了家门。


4、誓死不当汉奸


好日子按理说,从娶了媳妇就开始了。可是就在婚后第二年的夏天,日本鬼子进了村。你爷爷因为会中医,被八路吸纳为中□□员,每当有从前线撤下的伤病员,你爷爷就会彻夜不眠的为他们疗伤。妻儿老小再也顾不上了。


那是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从醋大庄鬼子据点传来消息,你爷爷被敌人逮捕了,送来消息的是你爷爷的朋友。刑讯室里,小日本正在审讯你爷爷。再不说就给你坐老虎凳!你私通八路,给他们送药,疗伤,这是一封检举你的信!看看吧!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你爷爷眼睛瞅着房顶,不去理会刽子手松田龟子。八格牙路!再不把八路的名单交上来,就给他灌辣椒水。你爷爷昂着头,凌然正气,仍然一言不发。灌辣椒水!松田龟子一声令下,两个鬼子用筷子撬开你爷爷的嘴,将一舀子辣椒水灌进了你爷爷的肚子。你爷爷被折腾得昏死过去,鬼子打累了,在椅子上打起了盹。半个时辰过去,你爷爷苏醒过来,看到鬼子还在一边打瞌睡,他趁机把藏在帽檐里的一张药方吞进了肚子。敌人从你爷爷嘴里得不到一点关于八路的消息,决定在第二天凌晨处决你爷爷。并放出口风,如果能在天亮之前凑足八块大洋,就用这八块大洋来换取你爷爷的人头。你爷爷的朋友得到这个消息,连夜来到你爷爷家。你奶奶当时正在生产,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一个男婴落地了。可怜那哇哇啼哭的孩子,他哪里知道他的爹正在生死线上挣扎啊!看到神色张皇的你爷爷的朋友,你奶奶说,兄弟,我现在一个铜子都没有,你带着孩子他二叔去求求我爹吧,兴许他能想得出办法来。你奶奶哪里知道,鬼子的炮楼就在李员外家后,她的家已经被炮火夷为平地,年迈的双亲已经不知道去向。看看东方已经泛出鱼肚白,你爷爷的朋友知道再不抓紧想办法,你爷爷的命就难保了。


回得家来,朋友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妻子,想让妻子给出出主意。妻子听了一跺脚,你这个死鬼,咋不直接回家?这几年你行医挣的几个小钱我哪里舍得用,说着从床头下拽出了一个小瓦罐。不多不少八块大洋好好躺在哪里呢。朋友得了宝似的揣进兜里就朝鬼子炮楼跑去。炮楼下已经是人头攒动,你爷爷被五花大绑在一棵大树下,刽子手把大刀架在了你爷爷的脖子上。刀下留人——朋友看到如此架势,竟然吓得双腿筛糠一般,哆嗦起来。连滚带爬的来到了大树下。松田长官,我凑足了八块大洋,你们要放人的!松田接过大洋,拿在手里把玩着,掂量着足足有三分钟,不曾想,他右手一挥,示意刽子手给你爷爷松了绑。


5、开办诊所


在我国人民不屈不挠的抗日高潮下,加之美国在日本投下的两颗原子弹,更有苏联红军的援助,日本鬼子很快缴械了,他们陆陆续续撤离了在各个村寨的据点。鬼子撤离醋大庄据点后,你爷爷没有跟着八路军南下,又干起了老本行,总得养家糊口啊!


转眼间,全国解放了,穷苦大众终于翻身做主人了。全国掀起了土地改革运动。乡农会把接收的地主的土地、财产、多余的房屋分给贫苦的农民,也分给地主同样的一份。党中央号召每个村必须有一个给老百姓看病的诊所,你爷爷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把自己的私人诊所拱手送给了村里,还招收了本村及临村的几个年轻后生跟着他学医。两年时间里,几个年轻后生很快成长起来,他们都能独挡一面了,回本村也当起了赤脚医生。几年以后,诊所收归稷山公社管理了,你爷爷和他的几个徒弟也成为吃“公家饭”的正式人员了。


6、兴办学校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凤凰村相对沭河县其他村庄来说,文化氛围相对落后,整个村庄连一家私塾学校都没有。看到自己渐渐长大的十二岁的大儿子,你爷爷很为他犯愁,自己在诊所没有功夫教他识字。总不能让他做“睁眼瞎”吧!他把你们柱子爷爷、传枝爷爷、凤翔爷爷、连胜爷爷、传斌爷爷,还有我这个当叔的,请到他家来商议办私塾的事情。他们的孩子和你父亲年纪一般大小,可是他们哪里有你爷爷那样的思想?他们就在你爷爷家死坐腚挨的,半晌也不发表意见。最后还是你爷爷发了话,看着我喊道:二叔,你看你家几个兄弟年纪也和我的孩子相仿,也该让他们认几个字了,不能象你跟我那时候一样,一人教一个学生吧!我们几家请个私塾先生,每天拔点口粮给他,几家子还是拔得起的。我看这事情就这样定了。私塾就设在爷爷家。六个孩子有板有眼的上起了学。


一日,乡公所教育委员会要来各个村检查村办学校开学情况。五十年代初期,许多村庄已经办起了“洋学堂”,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公家办的学校,不是象你爷爷办的这样的私塾。听说检查团要来了,你爷爷告诉正在教孩子们读书的高先生:教育委员会要求学校必须得开设算术和体育课,要求高先生写一张课程表贴在黑板前面。高先生用毛笔写好了课程表,竟然把“体育”写成了“提玉”。他的五个学生站在黑板前在那里冥思苦想,都在猜想“提玉”到底是什么课程?高先生一瞪眼,这还不懂?就是让你们认完了字到院子里“提马缨”,“马缨”就是玉米知道了吧!孩子们更纳闷了,难道这提玉米也成了一门功课。你父亲直到后来上了“洋学堂”才明白原来“提玉”就是体育课,那时候的私塾先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体育课,你父亲至今说起这事情,还为老师和自己的蒙昧感到好笑呢!


一年半的功夫,孩子们熟读,熟诵了百家姓、三字经。看看他们会读书了,你爷爷对高先生还是很满意的。只是孩子们对算术还是一窍不通。不再读私塾的你父亲跟着父亲学医一年,你爷爷和你父亲到南古庄行医,看到南古庄有了新式学校,他就把你父亲送进了“洋学堂”去深造。


那一年你父亲十四岁,“洋学堂”里的师哥师姐们来自十几个自然村,他们打小就是从“洋学堂”里走出来的学生,上六年级,列数学算式,背诵乘法口诀对于他们已经是轻车熟路了。而对于只上过一年半私塾的你父亲来说,列数学算式对他来说不啻是天文数字!当时他插班来的时候已经是六年级下学期了,校长答应跟班试读一个学期,如果跟不上就要退学的。你想想啊,你父亲只读过一年半的私塾,哪里会做算术呢?师哥师姐们午休、打皮猴子的时间他都利用上了,奇迹竟然出现了,你父亲用半个学期学完了小学里的所有算术课程,升七年级的时候成绩居然能够占中游了。你爷爷看在眼里,喜在眉梢。看到你父亲这样争气,你爷爷打心眼里高兴。可是再看看自己的诊所如今又缺少人手,多么想把你父亲拉下来,帮自己一把啊!可是转念一想万万使不得。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邻村的朋友王宾来访。这一天适逢星期天,王宾看到在药房进进出出的你父亲,说道:孩子,不小了,给你说个媳妇吧!你爷爷以为他在逗你父亲玩,没有去理会。你父亲笑着说:大叔,您就看着办吧,反正我得上学,不能因为娶媳妇耽搁了上学。几天后,王宾再次来到你爷爷的诊所,告诉你爷爷,女方的家庭同意这门婚事,我看,抽时间你们领着孩子见见面吧!这个时候,你爷爷才当了真,说,王宾弟,孩子的婚姻大事可不是闹着玩的,我的儿媳妇必须识文认字,将来能跟着我打打下手。王宾笑了,大哥,看你说的,我是看人下菜的,能给你说个“睁眼瞎”媳妇嘛!嗯,这就对了,那这个礼拜天咱就带着孩子去相亲!


就这样,你父亲在他十四岁的那年夏天,就说上了你的正在读小学五年级的母亲。在那吃不饱肚皮的年月里,你母亲和你父亲定亲,你爷爷竟然别出心裁,给未来的儿媳妇的包袱里放上了一支金笔,意思是鼓励你母亲要好好读书。你母亲现在回忆起来,还很是感动的。本来,你母亲打算上完小学就招工的。要知道那时候高小毕业就是很有学问的人了。可你爷爷让媒人捎去口信,如果不让孩子继续学习,这婚事就吹灯。你母亲就这样和你父亲在一个学校上完了初中。


初中毕业后,他们就完了婚。你父亲继续上高中,你母亲就来到诊所跟着你爷爷学医。在行医的过程中,你爷爷看到每个村都有了自己的村办小学,他为自己落后的村庄感到难过。为了本村的孩子,也为了自己的孩子,你爷爷索性找到到村委,和老村长商讨办“洋学堂”的事情。就这样两间茅屋的“公办”小学堂,在你爷爷和村长的操持下成立了。也就在那一年,你母亲成为本村第一个民办教师。


7、成立秧歌队


你爷爷不仅重视本村的教育和医疗事业,他还是个热衷于文艺工作的积极分子。不仅自己热爱,还带动了一大批文艺爱好者。五十年代末期他自编自演了很多革命歌曲,象说唱节目《劝人歌》至今仍在我们村流行。他带头编演的秧歌舞,也在本乡本土远近文明,每逢年节,你爷爷会带着他的秧歌队下乡演出,那时候的你爷爷俨然成了个能歌善舞的一流演员。就是现在,你要是让他唱上一曲,他依然会清清嗓子唱起来。老爷爷说着说着,情不自禁地唱起了《劝人歌》。


8、帮兄弟们成家立业


你爷爷不仅推动了凤凰村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更为自己的大家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的两个兄弟都是在他的撺掇下成了亲,结了婚,生了子。不仅这样,还给他的幼年丧父的叔家兄弟说上了媳妇,盖上了房子。和他一般大的人,那时候经常问他,你这样做值不值?他总是笑着摇头,大家好,才是真正好,光我一家子过得好,我们家族还不衰落下去。你们说,你们的爷爷厉害不厉害!为什么我们家族所有人人家,还有那些旁门外姓对他如此尊重的原因,大约也就在此吧!


9、打不垮的“反革命”


六十年代,一场浩劫袭击了全中国,四人帮掀起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你爷爷也被卷入了这场风暴之中。文革小组的红卫兵把你爷爷带进了办公室。他们说你爷爷你私通日本,是地地道道的汉奸!反革命!理由是其他人被鬼子带进炮楼,就被枪杀了,唯独你爷爷被放了出来。你爷爷辩解:我没有做亏心事,就不怕鬼敲门。要说亏心事是做过,就是给八路军疗伤,给他们送了几趟疗伤的药。并告诉他们:他是朋友花八块大洋买出来的,朋友可以作证。就这样爷爷的公职没有了,以莫须有的罪名被红卫兵打倒了。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平复出,才给你爷爷平了反。给他恢复了公职。即使在那样的年代里,你爷爷依然以乐观的态度对待人生,鼓励子女好好用功读书。78年恢复高考后,他的二女儿也就是你二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曲阜师范大学,成为我们凤凰村第一个女大学生。


如今,爷爷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但是他一生不断创业的精神却永远激励着我们前进!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