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香二零三 景山的意外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6-27 07:29:55

花香二零三

当一箱箱金砖,古董与百元大钞,在方家城堡中露出峥嵘的时候,一向气度过人的张万天一掌拍在案上,将案上的茶杯震落在地,开水与茶叶流得遍地皆是。

都知道官员不拘小节,都知道装备部地位特殊,但是数个亿的资产,加上方家城堡,还是令人心惊,令张万天心痛。

纪律严明,军令如山,本是军队引以为傲的相征,但方震云的落马,却暴露出军队不堪的另一面,若军人都如方震云这般,那军队如何保家卫民,定国安邦?

所以,在军委高层的会议上,张万天罕见的大发雷霆,“从我开始,彻查到底,严惩不怠!”

这个时候,杨雪正在前往景山的路上,接到韩智成上将的电话,杨雪停下了车,征了良久。

严格说来,政界与军界一样,腐败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但高高在上的决策者,却始终无法如张万天这般,硬起手腕对官员进行彻查!

是决策者意识不到腐败吗?

不是,杨雪已经不至一次在内参上看到,高层对腐败的忧心忡忡,下面怎么样,他们一清二楚,但是,一条条政令下来,一个个调查组成立,然后,结果却如石沉大海。

因为规则,因为现实。

当制订和执行政策的人,与被执行者息息相关,甚至是同一个人的时候,政策制订的再好,也不过是一纸空文。

就如同江海,杨雪到任之后,曾经雄心万丈的想过廉政,想过改变江海,但江海的人事,马行山与董理军的派系林立,令杨雪不得不走另一条路,先清楚江海的派系,将大局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可是,江海的内耗,却愈演愈烈。

马行山一系渐渐消退,可是,谢玉臣和黄心元的到来,却又树起了新的派系。

是继续内耗,还是改变策略,引领江海走上另一条路?

继续内耗,会非常的艰难,但改变策略,则意味着自我否定,即便杨雪在江海已经地位稳固,也不愿冒此风险。

这一下午,杨雪在景山脚下站立良久,直到日暮残阳,方才继续向景山前行。

夏日的黄昏,依然热浪滚滚,但景山的陈家大院,却是凉风习习,舒适异常,看着陈阳躺在大树下的吊床上纳凉,杨雪忍不住上前把吊床连转数圈,然后松开。

哎哟!

陈阳从美梦中惊醒,本欲发怒,但看到杨雪,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苦笑道:“大哥,我招你了?”

“没有,就是看你睡得挺舒服,觉的不爽!”杨雪嘿嘿一笑,“你爸呢?”

陈阳向里面努努嘴,“刚回来,正在陪老爷子喝茶!”

“入常定了?”

即将人大,一号首长将退,欧阳副主席入主中央已成定局,一直跟随欧阳晓刚的陈凌风也水涨船高,极有可能在政(治)局获得一席之地,这对一路前行的陈家,将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定没定我不知道,老头子也不让问,但看起来心情挺好的……”

杨雪会心的一笑,起身进了房间,古色古香的大厅中,陈凌风与老爷子对面而座,檀香阵阵,茶雾弥漫。

是极品龙井!

即便不怎么喝龙井,但杨雪还是轻易辨别出了龙井的清香,当下笑道:“爸今天好有雅兴啊!”

陈凌风和老爷子同时大笑,陈凌风给杨雪倒了杯茶,“尝尝,韩家那丫头刚从渐东省带回来的,据说是今年的新茶!”

入口醇香,回味无穷,确实是上等的好茶,只是韩晓璐这段时间一直在锦华区开发别墅,根本就没去过浙东,怎么有功夫去买新茶?

杨雪心里想着,却没有揭破,他来的目的,更多的是与陈凌风探讨江海的下一步工作,只是他还没有开口,陈凌风便有电话接入,陈凌风只是听了一句,便面色大变!

原本红润的脸,在瞬间变得铁青,难看之极,这是陈凌风极少有的情形,杨雪还未来得及问,陈凌风便道:“你们进来吧!”

让谁进来?

杨雪莫名其妙之际,陈凌风放下电话,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向老爷子道:“陈阳出问题了,纪委找上门来,要带他回去调查!”

砰!

陈凌风说的轻描淡写,但老爷子听罢,拐杖却是重重的敲在地上,然后一言不发的起身回房,杨雪注意到,陈凌风的拳头,紧握着颤抖起来,显然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