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悟空传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6 17:50:13

小编说:小说虽脱胎于《西游记》,可能像古龙武侠小说网络版,带着16岁少年对世界的看法。这里的悟空刚烈可爱,贴近年轻网民形象,值得点赞

每一个文艺的人都在这里

读书写作观察思考

作者原名《西游西游》我改为《悟空传》.

前言:

西游,可曾就是你最终的答案?

我所理解的西游记一直都是一个抗争的悲剧,一个社会现实的缩影,一个黑暗政治的阴谋。

所以我的笔所触及的方向并不是西游,我想写的是一个完全与西游背离的方向,大概是东征也说不定呢哈哈哈。

我不求太多人看懂我所想和我用我并不是精湛的笔风所表达的。

那就请你用一种包容的心态来看我这部小说,用一种挑剔的眼光来告诉我需要纠正的地方,用一种理解的态度来解读我这部并不精彩的故事。

所以哪怕你匆匆阅过,忙碌浏览,我也很满足了。

那么,新的旅途,就这么开始吧。


花果山脚。

牧童躺在牛背上跟着爷爷放着自家的牛,一直飞在自己眼前的蝴蝶却越飞越高,一直飞到山顶的石像上。

石像仿佛抖动了一下,蝴蝶也飞走了。

“爷爷,爷爷,你看那边山上的那块大石头了吗?长得好像一只猴子呀!”牧童揉了揉眼睛忽然端坐起来,用鞭子指着蝴蝶飞去的方向。

“那呀!爷爷我像你这么大一丁点的时候也就见过了。听爷爷的爷爷说过,这山上啊,流传着一个传说,一千多年前有一个大英雄,他那个时候大闹天宫,斩妖除魔,那个时候呀,天下可乱着呢!”老头眼里泛着光,手反复捋着自己的胡子,心里满是回忆着当初自己坐在牛背上听着爷爷讲的那段故事。

“那您见过大英雄吗?”

“那可是一千多年前的事儿了,爷爷哪见过呀。”老头笑笑。

可他明明记得在一个晚上自己贪玩上山采山果吃的时候遇见了树上的大蛇,正当自己手足无措的时候身后的大石头仿佛抖动了一下,转过头大蛇已经溜走了。从那以后那个时候的牧童就再也没有去过大石头的地方。


灵山脚下。

旃檀功德佛正一步一步从灵山的九千梯上走下,左右罗汉前后尊者皆是一脸惋惜不舍之态。旃檀身上的金光正在一缕一缕地消逝,如来的话也仍然回荡在灵山雷音寺。

“金蝉,你可思量清楚,若是一意孤行,将佛身难存,剔除神籍”

“佛?佛是什么?天下人间疾苦仍存,要这满天神佛又有何用?”

“佛法大乘,世人需自行参悟,方可修成正果。阿弥陀佛。”如来说完合上手,闭目沉思。

“大乘佛法?生死难保何人又来参悟你这大乘佛法?”旃檀嘴角浅浅一笑,踏下了那最后一步梯。身上的金光完全被阻留在了梯上,消失于身后。
而唐僧,又回来了。


天宫。

“使者,听闻旃檀功德佛已经叛离佛教,八部天龙正在追拿于他,不知使者……”

“哎!那老和尚怎么就不听劝呐!像我一般作为西天驻东天庭使者,整天好吃好喝招待着又有什么不好?非要管什么人间疾苦,寻什么大乘佛法,老老实实在佛祖手底下呆着又有什么不好?”八戒说完端起手边的酒杯一饮而尽。

“那使者,此事需要告诉圣佛吗?”

“罢了罢了,你无须多事。”八戒砸砸嘴,示意他退下。


西海龙宫。
“什么?师傅怎么这么傻!”小白龙打翻了自己眼前这盘还未下完的棋,化作龙身向花果山方向飞去。

石像旁边白光一闪,小白龙已化为人形朝石像跪下“师兄!务必出山!”

“何人惊扰本尊清修?”

“师傅的事想必师兄已经了解,何须小白龙我多言?”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是与不是皆是因果,与我何干?”石像不动如山。

小白龙听后不再多言,只得起身。回头朝灵山方向望去,只见金光翻涌在乌云中,道道闪电撕裂了云层,仿佛雷霆万钧之势般不可挡。

“大师兄,告辞!”小白龙回身抱拳,又转身化为一道白光朝着灵山方向飞驰而去。


灵山。

唐僧一人闭着眼睛,嘴里自顾自地念着自己的经。身后的十八罗汉和八部天龙已经跟着他很久了却迟迟不敢上前。

“马儿,你还是去吧!不必跟着为师。”三藏张开眼,抬头望着头顶那朵五色的云彩。

白光一闪而过,唐僧再张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花果山脚下了。
“哎!这马儿也是不当人子!”三藏摇着头笑笑。

他已经失去了神身,只得一步一禅杖地走上花果山顶。石像仍然在山顶的风中一动不动。

“我可是真没有想到我那活蹦乱跳的猴儿会如此静下心来。”三藏环绕石像走了一圈也打量了一圈,玩笑中却带着一丝心酸。

“我已成佛,心自如水。”石像说话了。
“是你成佛了还是你的心被栓住了?佛?什么是佛?水?不过死水罢了。你那颗满是抗争的心到底是被佛祖藏在了哪里?”三藏越说越激动,手也撑着石像。

“你现在同我已经不是一路人了。”石像还是没动。

“哈哈哈……这就是你藏在石头里不敢面对我的理由?你是不敢面对我还是不敢面对自己?”三藏眼里早已经噙着泪,却大笑出来。

“山边云里的人是跟着你才到了这里的吧?”石像发问道。

“哦?难道怕我这老和尚连累你?”

“怕?石头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怕。”石像微微抖动着。

云端的大鹏鸟捂住胸口后退了两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可是隐退百年的斗战胜佛?我等无意冒犯,只是……”

“滚。”石像的话中没有怒气没有波澜。

“你还是你。只是没了心气。”三藏也没有太多表情。

“师恩已报。”石像归于平静。

“为何还要执着在这里?你又不像你了。”

“我还是我,只是你自己不是你了。”石像还是平静着。

“不,我还是我,只是为什么?我用了五百年让自己看透了。而你五百年前已经看透,为什么要用五百年让自己陷进去?”三藏好像在悔恨。

“因为我已成佛。”

“佛?初心已灭罢了。”三藏在石像旁边盘腿坐下了。

三天之后,和尚起身离开,临走的时候把袈裟披在了石像的身上。


灵隐寺内。

佛语梵音一阵阵从寺里传出,直到传到西方天上。

“方丈何在?”三藏跨进庙门,执杖而立。

“这位长老因何而来?”方丈双手合十。

“宣扬佛法。”

“此乃灵隐寺,怎会没有佛法?”方丈涨红了脸。

“哦?大乘佛法?可有?”

“我灵隐寺中乃是五百年前旃檀佛从西天雷音寺取回来的大乘真经!”方丈似乎有了一些底气。

“不!那不是!我问你,你这庙外面饥荒遍野,而你这和尚却面色红润,想来是茶足饭饱,为何不开仓放粮?出家人慈悲为怀,为何见死不救?”三藏怒目而视。

“这……这……佛祖是要世人参悟疾苦,方可修成正果。”方丈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那你这灵隐寺方丈为何不参悟疾苦修成正果?却要无辜世人蒙此磨难?”三藏依旧怒气不减。

“这……这……你这哪里来的疯和尚?武僧何在?来呀!赶他出寺!”方丈一挥袈裟长袖,转身逃难似地走入庙堂内。

清真寺内。

“来人呐!轰他出去!”

金山寺内。

“来人呐!”

甘露寺内。

“轰出去!”

落伽山上。

“师兄,你这又是何苦?”观世音看着池里的鲤鱼叹了口气。


僧人走过了许许多多的庙宇,而庙中的僧人对他的回应大多骂他“疯子”“神经”之类的。僧人也不恼,依旧一步一禅杖朝着下一座寺庙走去。

“为何如此执着?”云中有人发问了。

僧人抬头一看,只见祥云中洋溢着七彩流光,一朵莲花剥开云雾。

“我当是谁呢,你可也是来劝我的?”僧人转身执杖叱问。

“师兄,又是何苦呢?三界都有自己运行的规律,你又何苦追寻什么大乘佛法度化世人?你现在已经叛离佛教,又失了神身,悟空又不在身旁,三界已经容不下你了!”

“容不下我?可是怕我破了这满天神佛给世人编织的美好的形象?可是怕我寻得大乘佛法而毁了你们一世尊神?”三藏手中的禅杖深深插入泥土中。

“现在八部天龙全体出动捉拿你!那你该当如何?”

“治我以何罪?”

“藐视佛祖蔑视佛法。”

“何物为佛法?个人又成佛?” 

三藏话音刚落,观世音仿佛觉得有什么不对,立刻用净瓶把唐僧装了进去。

“观音尊者到此,不知为何?”大鹏鸟已至观音身前。

“既然是为同一个目的而来,又何必装傻充愣?”观音面色不改。

“那么结果如何?”

“无果,请便。”

“那请问可否借尊者手中净瓶一用?”大鹏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执意要看?”观音不动如山。手中净瓶缓缓升到半空中,瓶身金光流动。

大鹏本是飞向净瓶,却在手握住净瓶的一刹那,净瓶却强光一闪。强光之后,大鹏已经躺在地方,手握住胸口。

“以下犯上,可知罪?”观音睥睨道。


落伽山上。

“出家人不打诳语,何苦为了我破戒?”三藏盘腿闭目而坐。

“先不管了,师兄你先在我这里避一避,佛祖处我自会周旋!”观世音却已经世态尽显。

“你本不该如此。”

“却该如何?”

“我已不是佛,何苦执着于我?”

“我是为你好!我知道你真的能参悟大智慧,可是三界当真容得下你吗?”

“容不容得下,全在一念之间,一念起,我是佛,一念灭,亦为魔。”

可唐僧话音刚落,身边出现了一层光罩,不同于避魔圈,这个光罩不但外面的进不去,里面的也出不来。

“真到了如此地步?”三藏睁开眼问道。

“无可奈何!”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观世音揉了揉眼睛,只见僧人念着佛经,一步一步走向光罩边缘,在最边缘轻轻一点,光罩立破。

“我身随心,心自随己。”

说完,观世音也只有眼睁睁看着僧人一步步走下山,因为她眼前的这个人已经不是她能留住的了。


小白龙已经跪在石像前两天了。

石像就是石像一般,毫无动静。

“师兄,你这次不得不出山了!”小白龙终于开了口。

“这次又是为何?”

“师傅已被擒!”

“何故?”

“师傅叛离佛经寻求大乘佛法,上次被你叱退的大鹏鸟仍旧死性不改……”

“囚于何处?”

“二师兄今天已经从大鹏鸟手中接过了。”

“为何不回雷音?”

“不知为何,佛教中人好像对师傅无可奈何,只有交与道教压制。”

“我明白了。”

说完,石像开始龟裂,只见一束金光直冲云霄!
猴王归世!

小白龙想跟上那道金光,可无奈速度太快,只得欣喜若狂地望着那道金光冲上天际。

南天门。

“大圣匆匆来此,所谓何事?”广目天王看见孙悟空脸色一变。

“俺老孙多年未尝见得旧日老友,叙叙旧又有何不可?”

“可是上面传令……”

“传谁的令?”

“天……净坛使者……”

话音未落,悟空已至天河殿中,八戒看到悟空先是一愣,转而笑道“啊呀,是猴哥呀,这几百年不见,修为可长进不少啊!”

“师傅可是你抓的?”

“哎呀,这不是上头的命令嘛,我也是奉命……”

话还没说完,悟空跳蹲在凳子上,一把抓住八戒的手腕,怒目而视道“你放是不放?”

“这,师兄你这又是何必呢?你这一路千难万险斩妖除魔成了佛,他个老和尚一天养尊处优的,轻轻松松却落得个仙身,你是理所当然,可他呢他……”八戒欲言又止。

“当真是个不念旧情?”悟空手中晃一晃,金箍棒已经在手中,“好,我也不为难你,你告诉我师傅被关在哪里。”

“他,他在离恨天。”

“好!”又是一道金光冲向离恨天。

八戒望着悟空的背影冷战几声,挥手招来身边的侍卫,俯首在侍卫耳边悄悄交代了几句后自己就坐下慢慢喝酒了。


离恨天。

“师傅!”

“你终究还是来了。”三藏张开了眼看着悟空。

“徒儿从没有忘记过这份责任。”悟空也上下看着唐僧,看他身上有没有伤痕,所幸没有。

“你还是你。”三藏微笑。

“先不管什么我是不是我了,我先救您出去!”悟空正想背起三藏。云中传来一声怒吼。

“痴心妄想!”云雾的颜色依旧是暗的。

悟空火眼金睛四下一扫,四周苍穹的浓雾散开了,满是天兵,为首的还有一个牵着哮天犬的二郎神。

“师兄,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你叫的兵?”悟空无视了当头的杨戬,眼神灼灼地看着杨戬身后的八戒。

“这,这我也是有命在身呐!”八戒迎上悟空的眼神脸色一变,潜意识地后退两步。

“天蓬何须多言?这妖猴妖性不改,成佛又如何?”二郎神三只眼瞪着悟空,手更是握紧了三叉戟。

“妖,神,魔,佛?有何不同?一念之间,转念成佛,失念成魔!这世间万物谁有能说自己是神佛?这满天神佛又能主宰谁的生死?”三藏站起身,两只眼对上了杨戬的三只眼。

“何须多做口舌之争?孙悟空,你走还是不走?”杨戬杵了一下三叉戟怒问道。

“我来了从来没想过离开!”悟空手里晃一晃,手中金光闪耀,那铁棒使三叉戟微微颤动着。

“轰轰!”一个巨大的铁笼从悟空唐僧的头上降落,罩住了这师徒俩。

三藏嘴角浅浅一笑,慢慢走到牢笼边缘,而这次他并没有用手点破牢笼,而是站在边缘,侧着头看着杨戬“真当你这笼子留得住我?”

“唐三藏你休要痴心妄想,这玄铁笼是道家无上法力禁锢,如来也破不了!”

“哦?”三藏闻言,闭上眼睛向前迈出一步,铁笼上一层金色光晕慢慢拓展开来,他一只脚也慢慢踏出来。

“不可能!这和尚已经失了佛身,怎么可能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法力?”杨戬揉了揉眼睛。

“嗖!”天边一道白色光疾射而去,金色光晕却慢慢减退。而铁笼之下,一黑一白交替旋转着,泛出墨色光晕。

“太极生两仪,此太极两仪阵专为玄铁笼而设。”声音空灵且悠远,听不出是何人,也听不出喜怒。

“怎样!唐三藏你可还有什么办法?”杨戬挑眉笑道。

“贫僧着实无可奈何,悟空你还是回去吧。”三藏自嘲般笑了笑,自顾自盘腿而坐,又闭上眼睛念着自己的经文。

悟空听了唐僧此番言语,抬头看看天,低头看看脚尖,又看了看手里的金箍棒,长长吐了一口浊气。

“我孙悟空!”

“嗯?”

“不再为佛!”

这声音不大,在场众神听得真切,凌霄宝殿听得真切,雷音宝刹听得真切,下界世人听得真切,四野妖灵听得真切!


十一

五百年了,五百年足足淹没了一个传说。可五百年也足够让一个传说兴起!
花果山上的桃树终于又结出了果子!

“爷爷,爷爷!你说山上的桃花结了果就是英雄回来了,大英雄回来了吗?”牧童扯着老头的衣角。

“也许,他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们!”老头望着曾经大石头还在的地方,眼里闪着光。

“大师兄终于是回来了!”小白龙站在西海岸边,看着海浪翻涌。

“阎王爷大事不好了!这十八层地狱的恶鬼突然嚎哭不止,不知这三界又有什么祸事了啊!”判官一路踉跄着跑进了森罗殿。

“这猴头总算是醒了!来啊,再给本王上两坛酒来!”断了一只牛角的牛魔王端起了手边的酒杯,一饮而尽。

“又是一场祸事了。”斜月三星洞的老道人挥一挥佛尘,又念起了经文。

终于,在传说没落千年后,再次兴起!


十二

“孙悟空,你就不怕又被佛祖压在那山下五百年吗?”

“千年前不怕,千年后可曾怕过?”

“那你那花果山的猴子你也不想想?”

“呵。”悟空冷哼一声,“你就以为我那猴儿们都像你这天庭这些酒囊饭袋?”

说完金光闪,悟空身上的僧衣袈袍不见了踪迹,反而自己发出光芒,仔细一看。

凤翅紫金冠!
锁子黄金甲!
藕丝步云履!
如意金箍棒!
齐天美大圣!

好一个猴王再现!

“还有谁!”

手中金箍棒往云中一杵,震的四周天兵连连退了几步,却无一敢动。

二郎神脚边的哮天犬也没有再叫唤,手中的三叉戟也在微微地颤动着。

不知是惧意乍起,还是战意渐浓!

“不用上前,这玄铁笼他打不开的!这是道家法宝,可是他孙悟空打得开?”八戒笑道。

悟空没有搭话,握紧了手中的金箍棒,用力向玄铁笼砸去。

“铛!”

悟空只觉得握着金箍棒的虎口生腾,而那玄铁笼却真的如八戒所言纹丝不动。

“哼!可笑你无知!此乃太上……”

“铛!铛!铛!铛……”

八戒愣住了,不等他解释,悟空一棒又一棒砸向玄铁笼,虎口渐渐裂开,血染在了金箍棒上。

“铛,铛铛……”

打砸声不绝于耳。

“不好!太极两仪阵的阵势变弱了!”

二郎神瞪大了他的第三只眼睛,他眼看着悟空的血滴在阵法上,阵法的光芒一点一点减弱。

“铛铛铛……”

悟空只觉得越打越起劲,仿佛打砸的并不是困住他身上的铁笼,仿佛自己的心也一点点豁然开朗。

“不好!玄铁笼出现裂痕了!”八戒看见玄铁笼的变化不禁叫了出来,人也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铛!”

一声巨响,龙吼凤鸣仍然萦绕在众人耳畔,玄铁笼裂碎的声音把每个人的耳朵震得嗡嗡响。不久,弥漫的云雾散开了。

玄铁俱碎,三藏仍然稳坐如钟。

“大家上!不能放过这妖猴!”

一句鼓动的话燃起了天兵天将的战意,潮水般涌向了悟空。

而带头喊话的八戒却慢慢后退隐没入了人海中。


十三

孙悟空没动。

唐三藏没动。

二郎神没动。

天兵们没动。

“上啊!怎么都不动了!”八戒见状急了。

“这猴头的修为进步如此神速!真是不容小觑啊!”二郎神瞪大了自己的三只眼睛。

“什么?什么神速?这猴子都快跑了你不拦着?”八戒急是急,却也没有办法。

“枉你四人西天取经十四年,居然连孙悟空底细如何都不知道!真是可笑,这猴头的定身法已经能在意起之时达到效果。”二郎神睥睨道。

谈话间,筋斗云疾飞而过。

“孙悟空!你可别忘了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那花果山可曾回得去?”

“俺老孙何曾怕过?”

杨戬不再说话也没有追,他明白自己现在如何也无法追上修为如此的悟空。

八戒转身施了解身法,然后随手招来一个天兵,吩咐了几句。


十四

灵台方寸山。

“师傅!”悟空一进山门便喊了出来。

“放肆!你已经不是我门下弟子,更何况你身后乃是你师傅,怎得如此大逆不道!”菩提一挥佛尘,怒视道。

“我我我……”悟空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不知所措,正如前面前上山的那只小猴子。

“可是菩提师兄?”三藏上前一步。

“不敢当!不敢当!圣僧此行所为何事?”

“师兄觉得贫僧因何而来?”

“宣扬你那人间正道,大乘佛法?”

“这大乘佛法我想师兄怕是比我参悟得透彻,否则也不会在这灵台方寸之地。”

三藏目光如炬,看着菩提,菩提也只是浅笑着,不置可否。

“想必师兄已经听闻贫僧叛离佛教之事。”

“那你认为我这斜月三星洞难道是你避难之所?”菩提语气中含着一丝怒气。

“师傅,这……”

悟空在一边根本不敢插嘴。

“闭嘴!我可曾告诉过你离了这山门就不准再说我是你师傅?”

“说过……可徒儿……”悟空看了菩提一眼,砸砸嘴,又低下了头。

“徒儿明白了。”

悟空正准备驾云和唐僧离开。

菩提发话了“且慢!你可以走,唐僧可以留下!”说完一挥佛尘,闭目念起了经文。

“多谢师兄了!”唐僧回敬一礼。

悟空不再多言,跪下磕了三个头,转身对唐僧说。

“师傅,你且在这安心住下,徒儿回花果山看看。”

“一路小心呐悟空。”

“放心吧师傅,天兵奈何不了我的。”

说完,转身一个筋斗云直冲花果山方向。


十五

花果山。

草木已经被战火燃烧得所剩无几了,土地也是焦黑一片还冒着阵阵白烟,那满山乱跑的猴子们也都静静躺在地上。

悟空呆了,他第一次没有了力气,跪在了花果山脚,他用双手捧起眼前的一只小猴儿,用沾满泥土的手擦了擦眼泪。

“你也是一只猴子吗?”

悟空身边站着一个背着背篓的牛郎。

“嗯,猴子又怎样?”

悟空没有起身,一直跪着。

“这山上前天来了一只长着人身的猪,一个拿着斧头的巨人和一个牵着一条狗、长着三只眼的怪人,说是什么猴子都是妖怪,就把猴子们杀了。”

小孩嘟哝地说道,不知是回忆还是讲给悟空听。

“妖怪?”

“对!他们说猴子是妖怪,说什么他们的大王是妖猴什么的,有一只老猴子出来反抗,被那只黑狗扔下了山。”

“……”

“对了,那只猴子没死,我放牛时捡到了他,现在在我家里呢!”

“小孩!你家在哪?”

悟空闻音,双眼一亮,起身抓住了小孩的手腕。

“痛!”小孩叫了出来。

悟空这才放开小孩的手。

小孩左手揉了揉右手的手腕,慢慢扭动些右手没好气地说“好吧,猴子猴子你能不能变个模样呀!可别吓着我爷爷。”

“不会,不会!俺老孙算起来,你爷爷都得叫我叫爷爷呢!”

小孩侧着头,眨巴眨巴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只脏兮兮的猴子……


十六

“爷爷爷爷!我回来了”

小孩骑在悟空的身上,向着院内喊道。

“哎哎哎,牛儿吃饱了吗你就回来了……”老头儿正向门口迎来,话还没说完就愣住在门口。

谁看着一只满身长着毛的怪物驮着自己的孙儿向自己走来不会愣住。

“你你你……你是谁?”老头儿哆嗦着问道。

“老人家,你别怕。我不是妖怪!我以前就住在这山上。”悟空笑呵呵地答道。

“爷爷!他不是妖怪!他是那只老猴子的朋友。”小孩一边拨弄着屋头头顶上的毛一边向老头儿说道。

屋内

悟空放下小孩后便向着小孩所指的方向奔去。

“猴儿!”

悟空走了过去,一把就握住床上老猴子的手。

“大……大王,我我……”老猴子显然快不行了。

悟空几近崩溃。

“猴儿!等着我!”

说完吹了口仙气护住猴子的心脉,又设下避魔圈以防黑白无常勾走猴子的魂魄。

直奔地府

森罗殿

“秦广王何在!”

悟空一路打将进去,而阴兵们见了悟空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四下逃开。

“大圣今日到此又所为何事?”判官壮着胆子上前问道。

“秦广王何在!”

悟空直接把棍子往地上一杵,地府石壁上的灰都掉了一层。吓得判官一下子跪在地上。

“大大……王他在无望海!”判官一边说一边踉踉跄跄跑来了。

无望海

深紫色的海水贪婪地舔舐着黑色的沙滩。

“菩萨,那猴头又想改生死薄,这生死薄好不容易修订好,岂是他说改就改!”

秦广王正和地藏王菩萨在九曲亭下饮着茶。

“轰!”水面炸开。

“这话的意思就是生死薄不给俺老孙咯?”悟空朝着秦广王冷笑道,把刚从耳朵里掏出来的金箍棒在空中晃一晃,已是碗口大小。

秦广王一下子慌了神,只有望向地藏王菩萨。

“阿弥陀佛,此乃万世轮回无望之海。悟空,你可知道搅乱这海水会有什么后果吗?”地藏喝完眼前的这杯茶,朝着海水扬一扬手,原本狂躁的海水慢慢平息了。

“俺老孙一身罪过,何惧你这一宗?我再问一次,这生死薄是给还是不给!”

刚平息下来的海水又一次炸开。

“悟空,你觉得生死到底是生好还是死好?生难道就只是活着那么简单?”

“那死了和活着又有什么区别?俺老孙长生不老,好不快活!”

“你是真的快活?还是你已经死了?”地藏王放下手中的茶杯,喃喃道……

“我我……”悟空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在地府数万年,见过那些执念,怨念的魂魄太多太多,渡过的人也不少。那你说,我是死了还是活着?”

“那你这数万年一直不赴雷音成为上佛,就是因此才屈在这死气沉沉的地府里?”

“佛?我问你什么是佛?”地藏苦笑道。

“哦?听菩萨这意思佛已经不在你眼中?”悟空戏谑道,心里却暗暗发生了变化。

“我眼中只有那些被我渡化和正在等着我渡化轮回的魂魄。”
……

这次真的让悟空肃然起敬,没了脾气。

地藏坐着谛听离开了,悟空朝着他离开的方向鞠了一躬。

生死薄?

悟空没有再强求。

什么是佛?

悟空自己也不知道。


十七

悟空没能改得了生死薄,可他却不想自己的猴子没了性命。

如何?

“镇元子的人参果应该可以吧。”悟空暗自思索道。

筋斗云起,一盏茶时间已至万寿山五庄观内。

“大圣?”清风正在观内清扫落叶,看见悟空从空中缓缓落下。

“你师尊何在?”悟空一把抓住清风的手。

“师尊在观内静修,大圣稍等,我去通报一声!”清风一边挣脱自己的手一边放下扫把向内观走去。

片刻之后。

“悟空老弟!”只见道人一路小跑迎将出来,两袖灌着风。

“大哥!我如今已经三界不容了,莫再称兄道弟,以免惹火上身啊!”

“哎!哪家话?五百年前你我结为兄弟,如今虽然你不再为佛,可你仍旧是我兄弟啊!”镇元子一把握住了悟空的手。

“大哥!”悟空噙着泪。

“贤弟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实不相瞒,我猴儿快死了,生死薄我改不了,此事说来话长,总之我想拿大哥一颗人参果。”悟空越说声音却越小。

镇元子脸色一变,可马上又堆出了笑容,侧着头问道“贤弟,你可知道我那人参果是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一成熟。闻一闻多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多活四万八千年。如今所剩无几,你为了一个猴子来取我一个人参果?”

“大哥……我也是走投无路。”

“当真只有我这人参果才能救命?”

“悟空别无他法。”

“好!清风,取金击子来!”镇元子侧着身子,单手请悟空往观内走。
悟空没有多想,往观内走去,可突然觉得不对,但是为时已晚,身上已经被捆仙索捆得严严实实。

“孙悟空!老夫好言相劝你却仍然要取我人参果,五百年前念你师徒四人是成大道之人,我本想与佛教交好才赠你四人人参果并且和你结拜兄弟。莫说你现在三界不容之身,就算你是斗战胜佛也难取我这人参果!”

“我就知道你这镇元老儿不会借我人参果!你倒是你看看你那捆仙索捆的是什么!”

镇元子听到身后一声冷笑,回头一看,悟空正坐在树梢上把玩着金击子。再回头一看,捆仙索捆的哪里是什么猴子,只有一根猴毛。

“好你个孙悟空,我今天就为三界收了你这妖猴!”

说完双袖一展,呼呼风声大作,正准备把悟空收入袖中,悟空也不急,拿出金箍棒飞进袖中,不一会道袖裂开。

“你这袖子过了五百年可还困得住我老孙? ”悟空冷笑着说,举起棒子打下去。

老道人却也不急,拿起手中剑就是一挡,刀剑声过后,只觉虎口吃力,可又不得不接下悟空连绵不绝的进攻。终于,道人寻得一个破绽侧身逃开,使个身外化身之法,转眼间数个镇元子围着悟空排了开来。

悟空倒也不急,晃一晃身子,三头六臂舞得金箍棒那叫一个眼花缭乱,真真是个流光阵阵闪,一棒一剑斗得好不快活。

终究是没了耐性,悟空收了三头六臂,火眼金睛一扫,看清真身就是一棒,道人抬手就是一挡。

火光四溅,道人单膝跪在地上,两只手都撑着剑,地上的石块已经一块一块龟裂而开。

悟空手中再加了一层力,道人也涨红了脸。两人一个是齐天大圣一个是道家前辈,真真是个不相上下。

“嘭!”

镇元子手中剑应声而断。


十八

“想不到你这猴头修为进步如此神速,可就算你断了我的剑也休想得到我那人参果!”

言罢,自手中喷出一团三昧真火,灼烧着人参果树。那天地灵根的果树就在这熊熊火焰中燃烧着。

悟空分明从燃烧的火中看到了一丝丝的异彩流光,这代表着万寿山的灵气已尽。

“镇元子,想不到……”

“何须多言!再斗个你死我活!一死方休!”

说完提起捆仙索向悟空抽打而去,悟空却硬生生扛了下来。

“你!”镇元子杀红了眼“休要以为你不还手就会让我放过你!”

一声声鞭打声之后,悟空身上的锁子黄金甲已经裂开了不知多少道口子,可他仍然杵着金箍棒直挺挺地站在那。

他完全不顾身上的疼痛,他只从火中看到了消失的灵气,那就是说万寿山和花果山一样变成了一座死山。

【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万寿山福地,五庄观洞天】

同样两座何其秀丽的山,顷刻之间覆灭。

悟空跪了下来。

金箍棒滚落在了地上。

身上的锁子黄金甲也不成样子。

镇元子看着悟空这个样子,也停了手,用捆仙索绑了悟空上天去了。

“猴子,想不到你如此轻易束手就擒。”

“赎罪。”

“你孙悟空大闹天宫,打翻八卦炉,乱了蟠桃会,怎不见你赎罪?”

“镇元子,你可知道这满天神佛,这九霄宝殿的众多神灵我为什么单单让你一人擒住我孙悟空?”

“却是为何?”

“我让你万寿山灵气再无,寸草不生,灵气不再。”

镇元子沉默了。

停了云,松了捆仙索。

“这是怎般?”悟空愣了。

“你走吧,三界已经没有你容身的地方了,你毁了我万寿山,可你那花果山不也一样?”镇元子挥一挥衣袖腾云而去,“猴子!我并非不借你那人参果,只是这满天神佛若是知道我借你人参果,万寿山的下场也是一样的,你可明白?”

悟空呆在原地,想着自己亲眼看着万寿山灵气全无,想着自己的花果山一干猴子猴孙成了天兵刀下亡魂,想着这满天神佛。

金光闪,千年前不曾怕过,今日怎会怕?


十九

南天门

守门的四大天王只见到金光一闪,孙悟空已经到了眼前。

“好你个孙悟空,怎地个自投罗网,还不快快投降!”增长天王怒斥道。
悟空并不言语,直接向南天门径直而去,四大天王正想反抗,悟空抬手间直接压制得动弹不得。

起身一跃。

“嘭!”

南天门已经四分五裂,门柱也断了一根。

继续向凌霄殿走去,一路阻拦的天兵都在举手间被压制。

一直到凌霄殿前,只见八戒杵着九齿钉耙正等着悟空。宫殿的金黄映在八戒身上,流光溢彩,哪里是什么猪样子,分明一个天神模样。

“你这呆子,猪样子换了就能挡住我?速速让开,否则就怪俺老孙这棒下不念同门之情!”悟空也停了脚步。

八戒看着悟空,眼里满是冷漠与严峻“我天蓬忍辱负重,十四年来装傻充愣在你几人之间游走,你真当我能做到天蓬元帅这个位置是吃出来的?”

说完,提起九尺钉耙就像悟空冲去,还别说,不是猪样子的八戒速度都快了不止一分。悟空举起金箍棒就挡住了钉耙。

“我还以为你这呆子是有多大本事,既然如此不知好歹,看棒!”悟空挑开九尺钉耙,转手就是一棒。

八戒也是一阵挡,悟空把棒舞得眼花缭乱,八戒也是沉着应对。

一个定海神针金箍棒。

一个九天玄铁齿钉耙。

火光四溅,流光溢彩,数十个回合分不出胜负。悟空看这呆子着实比平日里沉稳得多,就故意卖了个空子,八戒果然上当,一钉耙落空,打在地上,四周满是龟裂的痕迹,悟空抓住空隙,抬手就是一棒,直中面门。

“嘭!”八戒飞了出入,躺在地上。

“哈哈哈够了够了。”八戒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

“我看你这呆子是真的被俺老孙打呆了。”悟空话刚说完,四周的云雾渐渐散开。

二郎神与梅山六兄弟、李天王与哪吒三太子、四十八星宿、四大天王、巨灵神等大大小小各路天神还有无数天兵天将各立云端。

“杨戬!我天蓬可算是完成了任务,剩下的就交给你了!”八戒说完,捡起钉耙捂着胸口腾云而去。

悟空转过身,杵着棒静静地数着这一个一个的天神。

“这动静可不比我当年大闹天空弱啊。”

“少废话!孙悟空,要么你就束手就擒,要么我杨戬就再败你一次!”

“一起上吧,俺老孙可五百年没有活动筋骨了。”

在场众神皆是一惊,而杨戬则怒不可遏,直接把三叉戟一横,掷了出去,悟空不慌不忙,举起金箍棒一挑,三叉戟又飞了回去。杨戬早已腾云而起,在空中接住了三叉戟再下落向悟空斩杀而去。

悟空双手举棒而挡。

“当!”悟空双腿微微弯曲,脚下的地早已石块飞起不成样子。

悟空双手往上一撑,弹开杨戬,回身就是一棒,棍子在他手中仿佛是一条游龙,杨戬的三叉戟也不慌不忙左遮右挡。

可杨戬慢慢发现四周的云彩渐渐环绕在四周,悟空的棒子一棍比一棍重,终于,悟空腾空而起,棒上附上了云彩,千钧之力怒砸而下,杨戬也只有举起三叉戟强撑着。

“嘭!”四周的土地再一次裂开,杨戬咬着牙,手上的青筋暴起。

“跪!”悟空手里再加了一把力。

“轰!”四周的云彩散开,杨戬单膝跪在地上,手却还是举着三叉戟。
云端的众神早已经慌了神。

“二郎神都败下阵来?”

“这猴子修为到了如此地步?”

“大家一起上!”杨戬终于吼了出来。

悟空收棍又是挑起,挑开杨戬。幻化出三头六臂,又是不慌不乱地迎着这边哪吒的火尖枪,不紧不慢挡着李天王的玲珑塔。一根棍子在手里是天衣无缝。


二十

“我是齐天大圣!”

“轰轰轰!”

四周满是散落在地的天神,四周的天兵都是围着不敢上前。

悟空腾空而起,举起金箍棒就朝着凌霄宝殿的牌匾上打砸而去。

“嘭!”牌匾丝毫没有受损,悟空却飞了出入,连金箍棒都脱了手。

“住手吧。”声音很平静。

太上老君驾着云从三十三重天而上飞来。

悟空捡起金箍棒,又一次向上飞去,结果依旧是一样,悟空的虎口裂开了,这次差点都爬不起来。

“这牌匾不是你能破坏的。”

“这到底是什么?

“规则。这就是这世界不可违逆的规则,你孙悟空抗争了一千年也不可能打破这规则。”

“狗屁规则!就是有了这个规则你们这满天神佛才高高在上,否则,你们和妖魔有什么分别?今天我孙悟空就要打破这规则,撕破你们这满天神佛!”

说完,悟空腾空而起,用头直撞向牌匾,太上老君有点慌了,这牌匾就是女娲补天留下来的,世间没有一物能破坏,可这石猴也是补天石幻化而成,或许他真的能破这所谓的规则。

太上老君一翻手中拂尘,卷住了悟空的腿,一下子把他拉了下来。

“我看你这老儿还是怕了,哈哈哈这满天虚伪的神啊,到底还是这副狼狈样子。”

“孙悟空。休得放肆。”

只见万道金光,仙鹤彩云缓缓飘来。

“如来,你终究还是来了,这一千年的帐也该算算了。”

“一千年来你又何曾放弃过?既然初心不变,又怎能胜我?”

“初心不变?一千年前我大闹天宫是为了一时贪念,如今却是为了这天地万物。”

“好,那你可愿意再接下我一掌?”

“有何不可?”

如来缓缓抬起手,念一段佛经,金光在手上流溢着,慢慢汇聚成了一层光云,光云如海潮般向悟空涌去,悟空挺起身子。

光云慢慢淹没了悟空,悟空闭上了眼睛。

眼里是一千年前的大闹天宫,眼前是五百年前的西天取经,眼前是花果山的猴儿,眼前是四野被天界追杀的潜心修炼的无辜妖灵,眼前是只顾求神拜佛却不得救助的愚昧人类。

眼里,有一个孙悟空,那个孙悟空曾经大闹天宫,却在后来被当做六耳猕猴被封在如来的金钵里的心猿。

心猿看着悟空,那颗抗争的心快活了。

悟空身上燃烧起了火焰,眼中满是火焰。

光云过后,悟空仍然站立在原处。身上那件战得破财不堪的锁子黄金甲有焕发出了光彩,手上握着金箍棒。

“如来啊如来,你五百年前用计封印了我的心猿,说是心魔,可你万万没想到今天你这一掌却解开了他。”

如来佛愣住了,他五百年前利用唐僧让悟空心猿离体,化作六耳猕猴,他用计封印了这颗抗争的心,好让这猴子安分些,无奈今天却因为自己的一掌解开了。因果啊因果。

“如来!今天我胜了,我胜了你所谓的大法力,我今天就要破了你们这满天神佛共同维护的规则!”

说罢,正准备腾空如撞牌匾。

“你看看这是什么?”如来用手画出一道光幕,只见唐僧在斜月三星洞里,周围全是光柱困住了他。

“师傅!”悟空愣住了。

“可愿意为了你这师傅再接本座一掌?”

“看看吧这就是你们这神佛的模样,一掌便一掌,你孙爷爷本事这么大会单单怕你这一掌?”

如来抬起手,身上金光更盛。掌一推出去却变了方向,从上而下盖住了悟空,又是这排山倒海的一掌,悟空用手撑住,腿却慢慢地有些弯曲。

“嘭!”

云雾四溢,全无声响。  【终】        

【作者简介】

刘珂滋     男,生于2000年,现16岁,邻水二中高2015级20班学生。本小说开《西游记》网络版的新格局。

主     办: 邻水读书会(改版第    156   期)

编     辑: 草根一一

微     信: linshuiliujin

投     稿:1525376096@qq.com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