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生沉重而美丽的支点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0 06:40:39

 

中年,人生沉重而美丽的支点


作者: ·朱敏华


罗素说,生命是一条江,发源于远处,蜿蜒于大地。还说:上游是青年时代,中游是中年时代,下游是老年时代,上游狭窄而湍急,下游宽阔而平静。但却独独没有对“中游”形容概括,我想罗素是不会把中年时代遗漏的,或是因为每条江河上游都是狭窄而湍急,下游也都是宽阔而平静,而中游则多姿多彩、各显风流,故意留给后人思索、诠释;抑或是因为中年总是很忙,总是过得飞快,叫罗素也来不及自我总结、自我欣赏。


的确,中年就像匆忙的秋天,人们尚未品够那秋色、秋韵,眨眼就到了冬,着实让人措手不及。然而,什么季节观什么景,什么时令赏什么花。尽管匆忙的中年,选择了枯燥、艰涩和刻板,但她却由生命自身灌溉,心胸变得宽大,思想变得深邃,实力变得稳定,即便在无意间也总是充斥着真实和完满,体现出成熟和淡定。


中年,既过“而立”,又届“不惑”,既“知天命”,又近“耳顺”,不像青年那样一边是迷茫一边受赞美,也不像老年那样一边是消极一边受尊敬,更不像少年那样一边是轻狂一边受呵护。中年,是生命的重心,是责任的“洼地”,是人生沉重而美丽的支点。


中年的沉重而美丽,沉重是需要担起“当家”的责任,美丽则在能够充当社会的“主人”。这是人生的最后一次精神断奶,也是中年人最可贵的特征。“当家”和“主人”,将使中年人成为社会诸力汇集的独立支点,众目睽睽,不再躲闪,不可或缺;“当家”和“主人”,更意味着中年人空前强大却又孤立无援,不可回避的事情错综而复杂,独立决定的问题重大而关键,甚至关及他人命运。


无论中年男女,只要诚惶诚恐地独立当过一次社会“大家”,或是心存敬畏地独立担过一次社会“责任”,那么中年男子则可能抛弃幼稚而臻于成熟,中年女子则可能洗刷琐碎而趋于大气。


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看到,不少智商很高、情商不低的中年“白领”,不单言论失之偏激、判断不合实情,而且情绪受控谣传、主张只图痛快,因而也就阻隔了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剥夺了自身的一系列生命权利。如有可能,真应该让这些人当一次家、担一次责,那怕是小公司主管、建筑工地工头或村民小组组长,或许他们的德性会得到锤炼,能力也将得以提升。


我们也不难发现,很多既有光鲜学历又有眩目专业的中年“学者”,总是喜欢用刻板的概念解释生活,用简陋的分割从事学术,用夸张的激情煽动舆情,满脑子不是一条条线就是一个个圈,甚至一堆堆是非、一重重攻击,既累了大家,更累了自己。如果他们能跳出“书斋”,融入生活,实实在在地当一次家、担一次责,肯定会发现一切现象都交叉驳杂,一切问题都快速变化,因此也肯定会切实地面对各种具体现象,灵活地解决各种麻烦问题。当然,他们自己也将抛弃繁琐走向空灵,冲破沉闷走向敞亮,告别怯懦走向强健。


中年的沉重而美丽,沉重是内心始终不能乱了方寸,美丽则在静水流深,蔚蓝宁静,波澜不惊。有人说,中年人厚积薄发,满腹经纶,虚怀若谷;也有人说,中年人善于反思,睿智豁达,常怀感恩;还有人说,中年人“内向”了许多,“老实”了许多,也“木讷”了许多,容量大了动感却差了,内容多了灵性却差了。但我却认为,一个历经过波涛汹涌澎湃、千山万水沧桑的中年人,是不会忘记自己正处“当家”和“主人”的年龄,更不会让纷繁的世事搅乱内心的方寸。否则,一个中年人如果荒唐到忘记自己是中年人,那么其危害性远比青年人和老年人的失态更可怕。


难以想象,一个中年人像兴奋不已的“无头苍蝇”,东冲西撞,高谈阔论,指手划脚,不知省悟;或是像飘忽不定的“太虚梦境”,思绪时断时续,情感时喜时悲,言语时真时幻,脚步时高时低,一会儿要求别人像对待青年那样关爱自己,一会儿又要求别人像对待老人那样尊敬自己,甚至要求别人像对待少年那样呵护自己,永远生活在中年之外的两端,那情形会是怎样。


更难以想象,一个中年人不能决定任何一件小事,不敢承担任何一点责任,碰到事情只知道躲避,出了问题只习惯推诿。对孩子,随意地训斥打骂,全然不顾身为父母的慈爱和庄重;对配偶,轻易地倾诉精神垃圾,全然忘却自己是温馨家庭的大梁和支柱;乃至对年迈的父母,也肆意挥洒情绪,动辄赌气怄气,毫无顾忌地伤害他们日渐衰弱的身影。


更有甚者,有的中年男女,常常在人前人后紧绷着少女健美裤,吃力地播洒春天的浪漫花季;或是沙哑地打起老年权威腔,过早地展示晚秋高远的云天,尴尬了别人不说,还活生生地颠倒和浪费了自己的自然生态,岂不是可悲、可叹!……


中年,是沉重的,更是美丽的。经历过忧愁,青涩的生命之果才发育得健硕丰满;经历过挫折,喧闹的人生搏斗才沉淀成雍容华贵;经历过痛苦,多重的社会责任才溶解为生活情态;经历过成功与失败,矛盾的身心灵肉才协调地把握在自己手中。可以借用阿基米德的一句名言:给他一个支点,他就能撬动地球。


  (写于2017年7月)


作者:朱敏华,笔名:乔夫,别号:江右樵夫,清华大学公共管理硕士,曾在国企、党委和政府部门以及政府担任过管理工作。江西省作协、江西省书协会员,南昌市作协、书协会员,南昌市楹联家协会理事。



静桐说:这是我读过的对于“中年”最好的诠释,其中“担责”、“当家”一说,可谓深刻精辟。没有掌控过自己或他人命运,没有成为过家庭和社会脊梁的人,是很难拥有中年的成熟和大气的。


人说一个年龄段的人应该做适合那个年龄的事情,文中提到身为中年人,应有中年人的沉稳端庄,而不是青年人的恣意或老年人的龙钟,若是那样矫揉造作,“尴尬了别人不说,还活生生地颠倒和浪费了自己的自然生态”,可谓针砭时弊,发人深思。


心理学理论说:当一个人心目中理想的自己、现实中的自己和他人眼中的自己越接近一致时,他就越可能成为一个健康美好的人。而中年人,就是那样一群正值盛年,最容易实现自我、接近完美的人。


读此文,让我体会到:中年的美在于胸有沟壑却能处变不惊;在于满腹经纶却可以虚怀若谷;在于历经磨难却永不言弃;在于对长辈的体谅和对晚辈的担当、对社会的责任和对家庭的承担。最美的风景不在山巅,而在行走的途中,人到中年,我们在路上!



家有茶室


作者:朱敏华·

 

前些日子,妻忙活一阵子后,居然在家里辟出了一间专门的茶室。茶室不大,但还算雅致。茶几、茶凳、茶壶、茶杯等一应俱全,黑茶、白茶、黄茶、绿茶、青茶、红茶等各有搭配。茶室四角摆放着兰花、金边瑞香、文竹、水仙之类的盆景,墙上挂了几幅与茶有关的字画。茶几的正对面还特地配置了一个大的博古架,除放置了一些艺术品摆件外,主要用来摆放各类茶具和大大小小的茶叶罐。乍一看,还真会让人想起那句“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的名句来。


对于茶,我尚属门外汉,说是“茶盲”一点也不过份。尽管喝了多年的茶,但纯粹是为了解渴,平时泡上一大杯,渴时一饮而尽而已。至于红茶、绿茶抑或黄茶、白茶,没什么讲究,爽口就行。无论是对茶叶的知晓程度,还是对茶具的了解层次,均处“初级阶段”,更谈不上闻茶香、观茶色、品茶味了。


家里的茶室“开张”后,每天晚上携妻散步回来,妻都会饶有兴致地拉我去茶室品茶,不忍心打消她的一番热情,我只好勉强陪她“吃茶去”,脑子却在想那些与茶并不相关的事。然而,日复一日、循环往复,晚上散步回来进茶室“吃茶去”,却成了我俩每天的“规定动作”,颇有些习惯成自然的味道,渐渐地觉得一天不进茶室喝茶,好像生活中缺了点什么东西似的。


习惯成了自然,我也就一边“装”着细品妻子沏的茶,一边看着有关茶的诗文,各得其所,相得益彰,心境也就慢慢地静了下来。正如有的人喝酒时装醉,装着装着就平添了醉意;有的人品茶时装雅,装着装着就渐入了雅境。但酒不负人,使人知道量与度;茶亦不负人,让人明白苦与涩。


妻说,品茶要有“四心”:等待沸水的耐心、泡好茶的细心、沏茶时的专心、品味其中滋味的静心。如东坡先后所言:“坐客皆可人,鼎器手自洁”,缓缓地才可渐入“半望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的佳境。我却觉得茶乃雅物,亦是俗物。行走人世间,焉能不带烟火气。徘徊于官场,会染几分官气;行走于江湖,必带几分侠气;遨游于商海,少不了几分铜臭气;置身于市井,定有几分市侩气。然而,我独钟情于历代文人雅士饮茶时自带的那几分浓浓的禅气,平淡天真里的静穆、微笑,以及眉发间禅意吹拂。


品茶,必先知水。再好的茶叶,没有水的浸泡,都只是一堆干瘪的枯叶;再清洌的水,没有茶叶的润色,也只是一杯索然乏味的白水。清代袁枚在《随园食单》上说茶时道:“欲治好茶,先藏好水”。历代文人中有少品茶评水高手,且最看重石泉,也多有吟咏:“寒泉自换草蒲水,活水闲煎橄榄茶”“小石冷泉留翠味 紫泥新品泛春华”……


宋代黄庭坚更有“不嫌水厄幸未辱,寒泉汤鼎听松风”的诗句,将煮水之声比作松风,借松涛阵阵助水声沸沸,一冷一热的极致之间,照见茶气凛冽、禅心悠然。水是茶的载体。温水冲沏的茶,平平静静,没有激烈,没有动感,更看不到舒展的茶叶,也闻不到清雅的幽香。当茶叶遇到沸水冲泡,定会一遍一遍的翻腾、踊跃,溢出阵阵扑鼻的清香,成为饱满丰盈、略带苦涩略带香甜的茗品。就像侯生未见信陵君时,不过是一个衰老瘦弱的看门人;而他被信陵君重用时,才成了却秦存魏的大功臣。


茶对水的思念是苦涩绵长的,在不可预知的日子里她坚守着一个信念;茶入水的岁月是热烈激昂的,在滚烫似火的接触中她呼喊着高亢的号子;茶沉底的光阴是平凡无奇的,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她品味着人生从容的宁静。正如茶圣陆羽诗所云:“不羡黄金垒,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人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品茶,讲求的是一个宁静。佛能洗心,茶可涤性。当它刚刚进入口中时,第一口苦、第二口涩,但当它缓缓渗入喉咙时,你会感到一种清香甘甜的回味,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慢慢地你将融入其中,体味出平淡是它的本色,苦涩是它的历程,清香甘甜正是它的馈赠。正如,生活越接近平淡,内心越接近绚烂。经历了世事的智者,都将领悟到,太过用力的张扬,一定是虚张声势;而内心的安宁,更干净、更纯粹,更接近那叫灵魂的地方……


真正的宁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尽管流走的如烟往事,每天还在涛声依旧,但只要消除执念,便可寂静安然。一颗躁动的心,无论幽居深山,还是隐没古刹,都无法安静下来,你的心最好不是招摇的枝柯,而是静默的根系,深藏在地下,不为尘世的一切所蛊惑,只追求自身的简单和丰富。这样,在茶香中一颗心才会慢慢地沉静下来。正所谓:淡然于心,自在于世。云淡得清闲,水淡育万物。世事之间,纷纷扰扰,对错得失,难求完美。


茶如人生,人生亦如茶。当沸水一般的困难来袭时,有的抗争不息而浮水面,有的躲避屈服而沉杯底。初沏的茶,色绿味香,一如青春的活力;久喝的茶,色淡味寡,一如暮年的衰老。初涉人世就像温水冲泡的茶,随水的起伏而沉浮,饱尝着茶的苦涩;几经磨砺,才能尝到清香甘醇的滋味。风华正茂的时候,也许正是自己最苦最涩的时候;人老心衰的时候,或许正是甘甜入心沁脾的时候。当人们再回首,沉淀的可能不只是记忆,那些如风的往事、如歌的岁月,都在冥冥的思索中飘然而去。就像人世间,总有些人安然如茶,静静守候,不离不弃;也有些人浓烈如酒,疯狂似醉,却是醒来无处觅,来去都如风,梦过无痕。


“何须魏帝一丸药,且尽卢仝七碗茶。”这是大文豪苏轼历经沧桑、沉浮宦海后的真实感言。我想此刻东坡先生静静的心里,肯定掠过了一道最美丽的风景,那就是:尽管世事纷繁,心境依然,情怀依然;尽管颠沛流离,脚步依然,追求依然;尽管岁月沧桑,世界依然,生命依然……



北大学子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创办 

 汇聚有思想的人 加入我们吧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