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茶具销售联盟

黄连上清丸与补中益气丸合用,真是妙极了!

李行之2018-08-24 10:55:36





“黄连上清丸”与“补中益气丸”都是常用而又卓有成效的中成药,但是,它们各自有独特的适应症,恐怕很少有人将其合用吧?


然而,这两样成药合用的效果却又令人惊讶,使我难以忘怀,特此叙述出来,贡献给大家参考。


头一次应用,那时我还是“初生牛犊”,黑龙江中医学院一年级学生。与我同住的女朋友脑门正中也就是“印堂”部位长了个热疖子,初时只有绿豆大小一个脓包,我俩谁也没有重视,只吃了一些牛黄解毒片和四环素压制。不料某一日夜晚,这个疖肿忽然向周围扩散,几小时内便肿成如同茶杯口大,连眼睛也难以睁开!当时吓了一跳,好在手头有学院药厂“顺手牵羊”得来的多种中成药,于是当晚十点钟急服黄连上清丸和补中益气丸(大丸)各一丸。之所以同服补中益气丸,是当时我觉得这个疖肿突然沿皮下蜂窝组织扩散,应当与中医“疮疡内陷”理论属于同一概念。服药后,紧张观察至夜半子时(0点正),忽见茶杯口大的红肿之处开始迅速缩小,二十分钟之内竟完全消退,及至天明,只遗留小米粒大的一个小坑,周围皮色完全正常,皮下再无半点化脓征状。简直神了!事后和当时的外科老师说起,遭到一顿训斥:“胡闹!头面三角区,这么严重的感染扩散,已经接近败血症了,怎么不马上住院治疗?”(今日回想起来,却也有疑问:真要去住院打点滴,两个小时就能好么?不一定吧……)


第二次应用,当时我中医学院仍未毕业,忽然接到通知,我哈尔滨的一位亲戚(姑奶奶,73岁高龄)病重不行了,要我赶去协助操办后事。我去一问病情,不大便十余日,头痛,吃不下饭也有五天了。中途由医务所护士给她灌肠通便好几次,但事后肠胃饮食仍然无法正常,诸症日趋沉重,周围没有人认为她还能活了。我当时察看舌绛,苔黑燥,属于热实之症嘛!(脉博怎样记不清了,因我当时把脉技术并不高明)。于是立即想到黄连上清丸,由于年事已高,又多日未食,自然也要同服补中益气丸“护气”。好在老人吞药还行,服后第二日清晨,拉出满池子的偏黑色大便,头也不痛了,胃口也来了,诸症豁然而愈,此后又活了三年,至76岁寿终。


还有一位老人,六十岁,深秋天气骤冷之后,忽然频频畏风流涕不止,自述服感冒药无效,而且莫名其妙地双手手掌肿大不能拳握,去当地医院化验,除血脂偏高之外,其余各项均不见异常,遂打长途电话问我。此时我已行医多年,由于无法望舌切脉,先根据经验,判断其阳气不足,用手机短信发过去“吴茱萸汤”加细辛,服后当即流涕感冒症状消除,但手掌仍肿而不退。考虑这应该是个实症(虚中夹实),遂通知她将补中益气丸与黄连上清丸同服,以观其效。第一日,只买到补中益气,未买到黄连上清,自述单服补中益气,“腹中觉胀”。更加证实是个实症,急嘱其立即寻购黄连上清丸。第二日,同服黄连上清丸,手肿消退!


最近一次两药合用,是我自己。前一段时间,我忽然牙龈肿痛,继而整个口腔溃疡,初时未在意,只单服黄连上清丸,不料往常极为有效的黄连上清丸居然多日无效!再同服头包霉素,依然无效;想起《内经》所谓“诸寒之而热者,取之阴。”于是加服杞菊地黄丸养阴,它平时对付力士牙疼痛是极为有效的,不料此时竟也无效!我心中大奇,思之良久,忽然感悟:时令正值深秋,周围人群大都有些气虚,我舌苔不厚,必然也是气虚!于是急寻补中益气丸(水密丸),与黄连上清同服,一夜之间,牙龈肿痛与口腔溃疡尽除!


我不禁深有感触,〈内经〉“诸寒之而热者,取之阴”不过是给人一种提示而已,不可当作教条。其实,思路引伸开去,在秋冬之季,应再加上一句:“诸清之而发者,取之气。”


来源百草居,作者声名鹊起



Copyright © 安庆茶具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