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百家】苏盛华//南国屋檐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0 00:04:34

                                

                         南国屋檐

                           文/苏盛华


南国的云是水做的,裹着水的南国云一升上天空,空气里就充满了雨意。雨的味道像三月杨花、五月槐花、九月桂花的芬芳一般,飘浮在微微的清风中,沁人心脾、清洗肺腑。凉丝丝的雨意扑面而来,滋润着肌肤,滋润着青丝,也滋润着像云一样的思乡愁绪。越来越多的云拥挤在一起,就像赶集的人到了市场,黑压压一片,从这边流到那边,又从那边流到这边,这样挤来挤去,就挤出了淅淅沥沥的雨。

南国多水,房前屋后、村里村外、丘陵台塬、川道山岭,时不时就能看到小池塘、大湖泊、小溪流、大河大江。闲着无事的太阳,一边踱着漫步,一边戏玩南国的水,先把水变成雾气,再把雾气提起来变成云。直到越来越多的云挤满天空,太阳就躲得远远地,没有了身影,唯恐云里的雨水下起来淋湿了自己。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不一会儿工夫,太阳这个顽皮的孩子就把雨制造出来了。尤其是盛夏时节,它把水泥地板、柏油马路烤得像要着火似的,让刚刚落在地上的雨水,就冒出丝丝热气,如云似雾一般,缭绕在地面,人走进雨里,如同走进桑拿中心。

时而大时而小的雨浇灌着南国山川,浇灌着国南草木,南国的草木因而就郁郁葱葱,南国的水田因而就生机勃勃。雨水太充足了,山顶和台塬上也能种了水稻,也是一层层的水天啊。勤劳的水乡农人是不怕雨的,他们很早就发明了草鞋、斗笠和蓑衣。这些用衰草叶子、根茎、和竹子、树皮织就的雨具是很实用的,雨水下不进去,也渗不透。穿戴上这些雨具下水田,即使遇到春耕时节的绵绵春雨,忙着耕种的农人也会在雨里劳作。因为江南的春雨时大时小没完没了,往往一下就是一二十天,赶时节的农人哪敢等?也等不起啊。正像唐朝诗人张志和的《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与农人一样不怕雨的水牛拉起了勤劳的犁铧,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水田里,任凭雨水打湿肌肤,也毫无怨言。只是担心不远处的孩子,趁农人掉头的间隙,母牛抬头望一眼,“哞”地叫一声。听见母亲的叫声,欣喜的牛犊以为母亲叫它吃奶或者回家,远远地跑过来,挤在母亲的身边。孩子的到来,让母亲感到温馨,它放慢了脚步,感受孩子身上的温度。然而年轻的耕夫往往会抡起鞭子,打在牛犊的脊背,牛犊“哞”地大叫一声跑走,母亲也“哞”地叫一声,似乎在埋怨农夫破坏了它们的母子感情。

喜雨的榕树在雨中生根,生机勃勃的枝条一边往上长,一边生出细细的根须。向下寻找泥土的根须,好像胡须一样,长满了枝条,风一来迎风飘动,像智慧的老人,笑望着我们人类。古印度人把榕树叫做菩提树,据说释迦穆尼当年就是坐在榕树下,思想了九年以后,大彻大悟,创立了佛教。菩提树因此成为有佛缘的树木,有灵气的植物,培受人们的欢迎,被大量的栽植,成为佛国的美丽景观。南国的榕树像北方的国槐树一样随处可见,尤其是村庄里,高大的榕树总是占据着村庄的中心位置,成为人们积聚议事和休闲的中心。榕树的胡须终年挂着,伸长的根一旦到达地面,就会即刻扎入泥土,成为母树的新根。由于新根的存在,枝繁叶茂的榕树往往长寿,尤其是百年甚至千年以上的榕树,我们会看到它庞大的根系和枝一样多。根深叶茂这句话也许最早是从榕树这里来的,榕树给佛祖的启示,就是扎根于人民,解救人民大众于苦难之中。

南国的房子屋檐很长,长长地伸出来的屋檐可是南国民居一大景致,它不仅能保护到檐下的墙壁少受雨淋,而且能让人或者物在屋檐下避雨。即使山林地带搭建的临时草屋,我们也能看到这种温馨的屋檐。有了这样的屋檐,路过的客人万一遇到大雨,就可以躲在屋檐下,享受到屋檐的庇护,尤其是夏日的雷雨,不在这样的屋檐下,是会被雨淋湿或者被雷击中的。没雨的时候,夏日顽皮的太阳好像发怒的狮子,洒下一根根金色的毒针,落在人的脸上和肌肤上,中毒的肌肤就叫喊着疼痛脱一层皮,因而沿屋檐下行走,躲避烈日,是很温馨的美事啊。南国的屋子二层都有阁楼,阁楼上放着农产品,阁楼大约一人高,前屋檐下阁楼这一段没有檐墙,后檐墙开有窗户,以便于通风,让放在阁楼上没有完全干燥的东西干燥,人就住在阁楼下边。潮湿的南国久住阁楼下的底层会不会受湿?神奇的大自然已经给人们生出了可以防潮的植物,南国的大多水草防潮,比如水中的荷叶不沾水,水边的莞草等也不沾水,聪慧的南国人,用这些植物编织成垫子铺在下边,就可以安然入睡了。《诗经·小雅·斯干》有:“下莞上簟,乃安斯寝。”

南国人喜欢白色,这是和山上的岩石一样的白,富裕的人家甚至会用白石砌墙。青瓦白墙的房屋散落在绿树和水塘掩映的远处,白鹭时而高飞,时而低翔,时而又落在村落,整个村落被濛濛的水雾笼罩着,像梦一样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南国的雨意沁染着青瓦白墙,把陈年的墨色沁入青瓦白墙,好像水墨画的底色。缕缕绿苔长在青瓦白墙之上,高大的榕树长在青瓦白墙之间,或红或黄的花朵一丛丛开在绿叶之间,好像水墨画的春色。门前的小溪流淌着一群鸭子,村口的小桥上站着两三个数鸭的孩子,桥下的碧潭边静默着一两个钓翁,过桥的姑娘还撑着一把古色古香的油伞。哦,这就是画里的风景了。

街市的骑楼排成两列,生意人在一楼招揽客人,赶集的人走在骑楼下,享受着檐下的温馨,一边精心挑选货物,一边讨价还价。熙熙攘攘的街市因为骑楼的存在有了异域风情,这是近代才从西方传过来的,欧式结构和中式阁楼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又创造出新的生命力。如果走进偏远的山区街市,我们还能见到两排阁楼,只是街市的阁楼要比山乡的阁楼屋檐更长,阁楼部分高度更高,而且没有留空,因为要在一楼开店铺做生意,在二楼居住。沿街部分二楼的窗户特别宽大,以便于采光,一楼的门开得特别大,以便于招揽更多的客人进来。门板大多用的是铺板,一块一块的,早上取下铺板做生意,晚上合上铺板关门。和古色古香的阁楼比起来,骑楼的形式多彩多姿,赣州的骑楼接近于中国传统建筑,只是把阁楼变成了骑楼而已,梧州的骑楼为仿巴洛克式,广州的骑楼大多为仿哥特式。现代人盖楼既参考了中国传统的阁楼屋檐,又参考了西方传过来的骑楼廊道,在沿街面的一楼大都留下了遮风遮阳避雨的走廊,只是有的采用了骑楼形式,有的加长了二楼阳台和漂窗,并连成一体,像屋檐一般。我在南国客居以后,才发现了南国屋檐的温馨和骑楼的可爱,尤其是现代化城市的设计者们,没有忘了南国的多雨和烈日。初到南国时,我经常出门会忘记带伞,走着走着雨来了,有了屋檐的庇护,我就能沿着走廊回来。

伞是南国生活必不可少的用具,尤其是冬季过去后,它就像江南人的手袋,随时要拿着,有雨的时候可以遮雨,有太阳的时候可以遮阳。对于南国人来说,有伞走遍天下,无伞寸步难行,连休成神仙的白素贞都要借伞遮雨,因而才演绎出西湖畔一段人蛇之间的美好姻缘。伞是流动的屋檐,手里拿着一把伞,就是举着一个温馨的屋檐了,雨来的时候,把它举起来,就是另一个世界。雨一来街市上就像长满了七彩蘑菇的森林,更像开满了百花的公园,真是一片美丽的风景啊。伞铺的生意很好,尤其是古老而且稀少的油伞铺子生意更好。在新式伞具普及以后,许多人又开始喜欢老油伞,喜欢撑着老油伞在雨巷里漫步。我在一个小市镇见到一家卖油伞的铺子,好奇地走进去,发现主人仍然在手工制作老油伞。和他交谈才知道,他的生意不错,有不少油伞卖到了风景区,成为人们休闲时的一景。快节奏的现代化生活需要方便、轻巧、简洁、实用的折叠伞,以适应快捷的速度。人的生活不能长期处于快节奏,快节奏是为了竞争取胜,为了更多的财富,有了财富是为了过好日子享受幸福。但过好日子享受幸福又不能时常紧张,又要放弃工作,放慢速度,闲下来,让心灵静静地感受慢生活的乐趣,享受慢节奏的休闲美味。诗情画意的南国慢生活是离不开老油伞的,举着一把油伞,就是举着一个美丽的风景了,油伞上的花卉、鸟兽、山水、人物,哪一个不是一段美丽的故事?哪一个不是一幅美丽的画卷?我真佩服我们的老先人,他们把绘画艺术用在我们的日常用品之中,美丽我们的生活。举着这样的风景伞在风景名胜区走,不管有没有雨,有没有烈日,自己都会成为一种景致,用这样的眼光打量我们的世界,处处都是美丽的景色啊。

南国产茶,山地、台塬、沟坡都能生长,不计土地贫瘠的茶树给江南带来了风情,满山的茶树滚淌着满山的茶歌,采茶的妹子蝴蝶一样飞在茶园,青翠的山山岭岭就有了景色。茶是叶子,叶子是最懂得回报的植物,“叶落归根”的咏叹歌唱着它对根的深情。基于这种情结,毛阿敏演唱的《绿叶对根的情意》才能于1987年12月在第四届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国际流行音乐节歌曲比赛中获得国际大奖,一下子走红大江南北。茶水进入人体,也把茶叶的这种深情带给喝茶的人,使人们一端起茶杯就想起根由。雨天坐在屋檐下的人,三三两两,一边絮叨一边喝茶,茶勾起往事,茶勾起离家的人,茶勾起故乡,茶勾起历史,茶勾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茶勾起……。雨在屋檐前纷纷的下着,人在屋檐下慢慢的聊着,一个早上,一个中午,一个下午,甚至一整天,就着一壶茶水,围着一个又一个话题,饿了就吃些干粮。日子在茶的滋润下悠长而雅致,生活在屋檐的庇护下慢条斯理,心绪在雨天的阻隔下舒展而放浪。男人因为屋檐下围茶叙谈而知心,女人因为屋檐下围茶漫议而相怜,一个屋檐,一个雨天,一壶清茶,人与人之间的纷争隔膜一一消散。寻道求佛的高人,也许会因为檐下品茶而悟道,也许会因为檐下品茶而参透佛语。读书求知的人,屋檐下围茶而读,也许会因为檐下躲雨而解书中疑惑,掌握更多知识。南国多雨,南国青年人多在屋檐下读书,因而出现的才子较多,才有“南方才子”一说。相对而言北方少雨,北方青年人大多在野外活动,因而出现的将军较多,才有“北方将军”一说。

中国四大名楼除鹳雀楼在山西以外,其余三座都在南国,黄鹤楼在武汉、岳阳楼在湖南岳阳、滕王阁在南昌。南国多雨,站在名楼下,既能看风景,也能在屋檐下看雨。这几座楼占据了好位置,在楼上看远处的风景很美,因而千古文人留下了美丽的诗文。王之涣的《登鹳雀楼》有“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有“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王勃《滕王阁赋》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范仲淹《岳阳楼记》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站在这几座名楼下看它们的屋檐也很美丽,尤其是下雨的时候,远处的景色被雨雾遮掩,一片朦胧一片茫茫。这时候你看着雨,尤其是檐下的雨珠,自然会看到长长地伸出来并且向上翘起的美丽屋檐。看着这种翘檐,就像看古时美人梳成的插着碧玉簪子的翘发,从轮廓上就透露出美的影子。我想这几座名楼的修筑者或者设计者一定是参考了美人的翘发,尤其是唐代美人的阔大翘发,才创造出了美丽的翘檐。翘檐就像一个人翘首,仰望宇宙,我们的古人一定是对宇宙的神秘充满了宗教式的敬仰,才使这种翘檐运用于自然风景名胜、王宫大殿以及宗庙祠堂。人们修造名楼是为了看风景,美丽的楼阁本身也因为在风景之中成了一种景致,我最喜欢先远远近近地看名楼本身,然后再登楼看风景,翘起的屋檐是我最欣赏的部分。

具有防御功能因战乱而修筑的客家围屋,外边的屋檐依然突出很长。作为二层甚至三层的建筑,既要防止匪患的侵袭,又要防止风雨的侵蚀,因此他们会让屋檐突出来,以便减少雨水的冲刷。至于围屋以内的屋檐,简直可以说是走廊了,甚至比小市镇的骑楼廊檐还宽阔。远道而来的北方人,因为缺少亲友,不得不时刻防备侵略,尤其是中国社会的山寨势力在新中国成立以前,从来就没有根除过。这些存在于政权之外的势力,很难保证他们的正义性,有许多时候,他们就是一股豪夺强取、杀人放火的黑恶势力,而政权又无暇顾及,不能彻底消灭,因此只能依靠本家族的力量防御。我见过的围屋有圆形的、椭圆形的、半圆形的、方形的、四角形的、五角形的、交椅形的等等。这些围屋大都是依据当地地形而建,并且能在遇到侵袭时利用地形和围屋防御。围屋里边很大,几十间甚至上百间房屋围在一起,几十口到几百口人都可以容纳,一座围屋一个家族几代人都住在里边。这么多的人住在里边,屋檐下就是他们活动的主要场所,因此他们内部的屋檐有廊柱撑着,廊柱与廊柱之间的地上有的还有石条连接,以防大雨时来不及流不走的水漫过来,侵湿檐下甚至进入屋内。在这样的屋檐下,就和在空旷的场院差不多,人们在屋檐下干活或者读书或者休闲,既温馨又畅快。一个围屋就是一个小社会,水井、磨坊、碾子、厕所,甚至家畜圈舍等等一应俱全,侵袭的匪徒围着围屋十天半月,里边的人仍然可以自在生活。令我惊叹的是围屋的设计者,怎么会有如此精美的设计思想?创造出了如此辉煌的成就?仅仅用平常的泥土、石块、砖瓦、竹、木就筑成了连在一起,相互帮衬,相互牵连,浑然一体的民居结构。

南国多水,大江大湖随处可见,天涯海角近在咫尺,水里生鱼、虾、鳖、龟等等,它们可是南国人生活必不可少的肉食。勤劳的汉子在耕耘水田的间隙,会摇动舟船,带上渔网,在海边湖中,水畔江中,一网网的捕捞。每到秋后鱼虾成熟时节,总能捕得太多的鱼虾,自己吃不完,市场上也卖不了,总不能看着它腐朽。聪慧的水乡人,就去掉鱼之内脏,用盐和调料腌制,再把腌过的鱼虾挂在屋檐下,让它慢慢的变干。还有的人在吊鱼的屋檐下笼一堆火,火上架上有香料的树木枝,比如柏树枝、丁香枝、花椒枝等等,让这些香料的烟雾轻轻缭绕穿透鱼肉,变成一种味道。到了腊月,杀猪宰羊过大年,一头猪、一头羊一家人吃不完,剩余的部分也在屋檐挂起来,经过烟熏以后,成为熏肉。水乡的屋檐下所挂的美味五颜六色,或红或黄或灰或黑,其中透露着一种微微的幽香,走近它闻到它们的香气,总会让人馋诞欲滴。腊肉的美味已经超过鲜鱼鲜肉,家长鼓励孩子的时候,总会说把事情做好了就给你吃腊肉。远方的亲朋好友来了,主妇才会自豪的取下屋檐挂着的腊肉,高兴地做一顿腊肉,招待亲朋。满意的亲朋尝到这种美味,总会连连夸赞主妇的手艺高超,主人的勤劳勇敢,亲朋在来来往往的交流中愈加亲切。腊鱼、咸虾、腊肉做好了,邻里之间会相互馈赠,相互品尝,通过交流会使这种工艺更加完美,味道更加久长。我在水乡渔家就尝到过乡下人亲制的腊鱼美味,而这种土制味道的美好是如今的大饭店所谓的先进工艺做不出来的。即便是他们所做的腊鱼、咸虾、腊肉,也因为缺少屋檐的味道而黯然失色。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的水土气候,不同的风物景致,才有不同的生活习惯,不同的生活方式。客居南国久了,耳闻目染,风吹雨淋,也就习惯了南国的屋檐,习惯了南国的生活。每每或站或坐在屋檐下的时候,我就觉得南国的屋檐实在温馨,好像母亲一样总能给我们无限的关怀。



作 者 简 介


苏盛华:大学本科文化,陕西省宝鸡市杂文散文家协会会员,发表文学作品300多万字,出版诗集《心灵的家园》,小说集《北岸明月》。 手机:13992755168

地址:陕西省宝鸡市高新区高新大道36号左岸新城68栋一单元四楼东户,邮编:721003

邮箱:sushenghua.8888@163.com  qq:2442339063


水 墨 秦 岭

中国西部作家联盟三大平台之一,注重推介散文,推介作家

如果您有美文,美图,请用文后面的邮箱联系我们。来稿请附个人简介,照片,作品赏析百余字,个人风采5图,每图一段诗意的描述。

责任编辑    月   光

            本期编辑  赵   莉

如无特别注明,则图片来自网络,不愿被引用者,可联系我们删除。



丝绸之路文化探寻高地

中国西部作家微信平台

散文专号投稿邮箱:

463232867@qq.com   

1259020912@qq.com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