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景德镇瓷器成本——浅谈瓷器成本(2017年末修正版)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8-31 16:33:44

        腾晟自2016年1月份开始制作庭蘭及腾晟款瓷器,到现在马上就两年了。这期间烧过非常多的器型和品种,柴窑至今也已经烧过几十次。也遇见很多朋友私下问我一些关于瓷器的问题,主要问到的是为什么腾晟出品的瓷器价格差距如此之大,同样是手绘青花杯子,便宜的腾晟款才卖十几二十几元,贵的庭蘭珍藏款柴窑杯子需要几千元上万元一只。今天特地总结一篇文章来跟大家聊一聊瓷器的成本问题,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如今网上销售瓷器已成为热门,大家只通过精心拍摄的照片很难分辨瓷器的真正品质,尤其一些通过PS手段特别处理过的图片。如果你心仪一款瓷器的器型,找到两件从图片上看起来相差不多的,而实际价格差距太大,纠结于到底卖的贵的是奸商还是便宜的只是盗用图片,既觉得一分价格一分货,又幻想自己的运气爆棚或许会捡漏。难以下手到最后只能吐槽一句瓷器的成本深不可测,猫腻多多。


       瓷器的价格真的非常混乱吗?这一年的烧瓷过程,有幸多次与景德镇多位做了几十年瓷器的朋友交流分享他的心得感受,再结合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再结合网上一些资料,在这里和大家聊一聊,让大家对瓷器成本概况有一些简单的了解。


       不要只从一些表面现象去看瓷器的价值。瓷器与其他商品还不同,庭蘭所出的景德镇瓷器都是手工制作,技术基本是传统工艺,产品无法达到同一标准。

       过去有一句民谣:“百窑万件出一宝”。就是说烧成一件完美的瓷器非常难,制作过程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最终销售价格,从而产生意想不到的价格差距。

       呈色、釉质、制坯精细程度、画工水平、制作工艺难度等等许多因素都会使得价格发生差异。尤其庭蘭珍藏款瓷器更是精益求精,制作上无论胎型釉工都是以历代官窑器物为目标。对我们而言,瓷器首要是瓷元素。现在很多朋友只注重画工,这个其实有点本末倒置了,瓷上画的再好,能比得过纸上否?一件画工再精美的瓷器,如果有没胎釉的配合,终是经过不起长久把玩,一件精美的瓷器应该是越玩越有味道,爱不释手的感觉,随着岁月的流逝,越来越温润。


       一件低档瓷器和一件高档瓷器表面看都是泥料成型后再施釉再经烧成,从生产流程看差别不会太大,但当你了解高档瓷器制作的艰辛之后就会明白成本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先从泥料说起,有百余元一吨的渣头泥,也有数万元一吨的特种泥。如果按照普通工业产品定价规律“一工一料”的规则,瓷器的价格可以相差300倍!“渣头泥”是利胚(修胚)时刮削下来的泥料,只能卖给生产低档瓷器的厂家,一些廉价注浆成型的仿古瓷都是用这种泥料;“中白泥”千元左右一吨,是制作中低档仿古瓷的主要泥料;“高白泥”几千元至数万元一吨,是制作名家艺术瓷和高档仿古瓷的主要原料。目前很多名家瓷板画用的瓷板都是高白泥,还有一些超薄胎的器型也是高白泥,特点是不易变形和无杂质。“台达泥料”大几千元上万元一吨,是制作高档日用瓷的泥料;“浙江泥”是制作嘉道时期中档仿古瓷的优质泥料;“脚踩泥”是制作高档仿古瓷泥料,庭蘭柴窑款大部份仿古瓷釆用脚踩仿老泥。庭蘭珍藏款瓷器采用糯米胎和手淘泥,糯米胎这批胎泥的来历有点意思,九十年代一些老房子翻建,挖地基时候发现底部埋了很多泥料。房主推断古代这块地应该是炼泥的池,由于当年瓷器业没落,被遗弃后盖上了房子。这批泥料被挖出来后经过试烧,发现跟康熙时期糯米胎一样(糯米胎由于材质的特殊性,所以有很强的识别度)。之后被一些做仿古器的匠人们藏起来,一般拿来做高价的仿古器所用,景德镇瓷器圈也称"杀货"。手淘泥是我们简称,也就是经由手工淘洗出来的景德镇高岭村高岭土配合水碓炼制的瓷石来制成的胎泥。       再说釉料,从几元一斤到几百元一斤都有。品种繁多,成瓷釉色有一点点差异,釉料的价格可能差几十倍。关于颜色釉瓷器釉料更为复杂,单拿腾晟烧制的霁红而言,我们采用的是原矿铜红釉。而市面上大部份低价霁红瓷均是用色料调色或加稳定剂来烧,这样一来明显成品率提高很多。如果用原矿铜红釉,成品率直接降低数十倍。青花釉的价格也是天差地别,目前大部分的日用瓷都采用色料长石釉,如果用釉果配合二灰制釉,对青花的发色提升明显,但是成本相对高昂很多,再由于传统的灰釉很容易烧成结块或有釉斑析出,瑕疵率就明显提升。另外还有颜色釉是直接纯金入釉,这样的成本更是天文数字!


       釉下彩青花料从上百元一斤的“土料”到数万元一斤也难以买到的优质“珠明料”都有使用。庭蘭款部分青花器就有加入适量珠明料。纯珠明料的青花器庭蘭款也有尝试,但由于成本过高,目前只能少量制作。另外一些仿时代特征的青花料价格也是极贵,比如康熙时期的青花发色特征浙料和珠明料,以及仿明代的苏麻离青发色的青花料。釉上彩料中特别是“洋红”(即粉彩瓷器使用的基本釉料),所谓的“玫瑰色”,普通的只要几十元一斤,进口的需要数万元一斤。这些基本原料是保证瓷器制作的根本条件,只要在一个环节上没有使用优质材料,成瓷必然无法达到设计要求。


        仅从原料的价格我们就可以看出有多大的差异,然而仅仅有钱购买使用这些原料还不够。许多高档原料由于多年无人使用,其配比使用方法和烧制工艺还需要多次试验成功后方可正式投入制作使用。

       极少有内行专家会主动进行这样的试验,多年的生产实践经验让他们明白,使用自己不熟悉的工艺制作瓷器,最终的结果起码在经济效益上注定是要失败的。而外来投资者不了解瓷器制作规律,贸然试验改革,无不铩羽而归。


       今年9月份我们庭蘭款青花山水瓷器,换了一种胎泥来制作,因为这种胎泥烧气窑的玉感比较强,而后带来的是几百只的青花山水杯烧制失败,失败之后开始找各种原因,从制坯、上釉、烧窑升温曲线各种方面去排查问题,至今烧了3窑还是没有解决问题。青瓷胎釉上也是如此,去年开始我们烧制柴窑青瓷,至今烧了十来次了,每一次都烧制几十只甚至几百只来试验各种胎釉结合,但是至今也就烧成功十几只。

        前年一位外地来的土豪在景德镇烧制瓷器,在不了解情况的前提下冒然投入巨额资金烧制瓷器,一年后以亏损上千万的惨淡结局收场!
也因此,仿古瓷制作技术的进展非常缓慢。


      制作成本也是一项主要成本。比如一只茶杯成型,最便宜的机压成型只需要几毛钱的工费,注浆成型可能还更便宜,而一只手拉胚茶杯就需要工费几十元,超薄胎十二花神茶杯成型工费更是要几百元,因为坯太薄后,利坯师傅轻微的失误就会导致坯胎破裂,而且越薄的胎需要考虑上釉后烧制会不会变形开裂等问题,这些没几十年功力的老师傅就根本无法利坯成功。

       关键是能够制作高端精品的工匠还很难寻觅!从制坯到烧成出窑需要经过晾坯、利坯、修坯、补水、荡釉、彩绘、施釉、挑坯、装窑、吹灰、烧炼、出窑等等一系列的几十道辅助工序,其中但凡有一个步骤出现疏忽都会导致产品报废。
       如果只是制作低档产品,由于坯胎厚、工艺要求低,坯胎成型后只需简单的补水就可以施釉、烧炼,成本算来就很低。  


       但如果是制作中高档瓷器,那么这些辅助工种也必须雇用专业辅助工匠,每一道工序都是该工种的“专家”“老手”方可提高成功率,成本自然而然就翻倍的提高了。

        瓷器做工越是精、巧、薄、细,仿真要求越高,出现质量问题的可能性就越大。目前的实际情况,除了景德镇出产的瓷器是硬质瓷以外,其他瓷器产区的都不属于硬质瓷。换句话说,只有景德镇的瓷器才是真正经过1300多度的窑火煅烧的。那么客观上来讲,仅从产品变形造成的质量缺陷方面,其他瓷器产区的产品起码要比景德镇瓷低几十倍,而次品率必然是要计入成本的。 


       彩绘在瓷器成本中也占有很大比例,彩绘工费的差距也很大。还以茶杯为例,雇用学徒绘制简单纹样不需要付工资;普通工匠画一个几元,而高级工匠就需要数百元上千元。如果绘制复杂画面如《清明上河图》则需上万元。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款识成本的差距都不可想象,低档贴花、打印工艺,一个款识只需几分钱;而手写一个较为工整的款识,一个字就要3-10元不等;如果“仿真到位”,一个款识就要数百元(仿古瓷)。虽然成瓷只有一点点差别但成本的差距却是几百倍。


       最后就是烧制工艺。目前景德镇以气窑烧制为主,煤窑由于污染太大已经被全部喊停,柴窑最近几年借着非遗传承的东风,才重新开始烧制。对于柴窑烧制来说,要想陪养出一位烧柴窑的把桩师傅需要几十年的实践经验,所以把桩师傅的工资也是高的惊人。气窑烧制虽然低一些,但是也需要很长时间的磨练才能成为一位合格的烧窑师傅,因为稍有不慎就可能满窑皆毁。曾经听一位烧窑师傅和我说,有一次烧窑,实在是太累了,一不小心睡着了,结果就因为多烧了几个小时,一窑的瓷器全毁了。

          在这里需要重点说一下柴窑烧制。由于柴窑烧制无法通过仪器设备监控,完全靠把桩师傅个人经验,加上柴窑烧制受气候温湿度等外界因素影响极大,不稳定因素极多。就我本人监督的这几十次柴窑烧制,其中去年八月份那一次,由于天气炎热,那一窑烧制的几百只霁红杯子全军覆没。今年七月份一次烧手淘泥庭蘭珍藏款青花瓷器,几百件精美的瓷器只烧成了十几件。另外就在去年十月份,景德镇建国瓷厂的柴窑,烧制过程中倒窑了!满窑瓷器倒了一小半!先不论瓷器成本,单论装瓷器的匣钵成本就是十几万。

        再就是成品率问题。气窑烧制相对来说成品率高很多,气窑烧制的高端仿老泥青花瓷器的成品率大约也只有80%,釉里红瓷器的成品率就更低了,就算掌握稳定的窑口能控制到釉里红发色上等有50%成品率就属于很难得。柴窑烧青花瓷成品率能达到60%就非常了不起,霁红成品率基本是个位数,手淘泥和糯米胎瓷器成品率也是极低。因为仿古瓷的胎釉容错性很差,1300度的高温需要精准到误差5-10度,这对完全不能通过仪器监控的柴窑来说就是全凭把桩师傅的经验。这个时候问题就来了:一件制作精美的生胚在入窑烧制之前的成本就是数百元了,就因为烧制成品率关系,直接导致成本成倍增加。所以大家看到的同一款瓷器同一画师画的,就因为气窑和柴窑烧制的区别,价格至少相差数倍。

        所有上面列举的成本还不是最终的成本!景德镇瓷制作成本高的根本原因是残次品率太高。硬质瓷在目前来说,无法克服的有两大难关:一是变形。所以景德镇瓷质量标准中没有不圆这一项要求,只是要求不跷;二是铁点和釉点。景德镇瓷高温烧成时胎釉中的氧化铁会聚集析出显示在釉面上,其他地区生产的瓷器由于烧成温度低所以不会出现这种现象。

        残次品率太高必然增加生产成本,尤其对于精品来说,首先投入大,工艺要求高,必然无法量产,一旦出现质量问题就是毁灭性的。比如制作100件瓷器,有20件残次品,把这20件残次品的成本摊入80件成瓷中成本增长不算多;可若是制作100件就有90件是残次品,可想而知一件的成本会增加多少!
       以上所介绍的只是景德镇瓷的一些表面成本,深层次的无形成本还不包括在内。


      世界陶瓷组织把景德镇瓷列为“细瓷”一类,而其他地区的产品则列为“陶瓷”。千万不要把其他地区的瓷器产品和景德镇瓷划等号,根本不是同一类。
        “陶瓷”生产成本很低,可以机械化生产,比如某著名瓷器产区生产的仿汝釉杯放到微波炉中加热数分钟后再放到凉水中釉面就会产生开片现象。而景德镇瓷经过同样操作之后则不会发生任何变化,足以说明它们的本质和品质就是不同的。

       大家之所以感觉瓷器市场价格紊乱,水深,原因一方面是伪劣陶瓷充斥市场,大行其道。诸多商家齐心协力模糊概念,更不要说清晰明确“细瓷”和“陶瓷”的区别。还有重要的一方面是,客观上来讲解放后基本没怎么生产过高档瓷器,大家根本接触不到,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这种最直观的判断来源就不存在,更不要说了解一些瓷器的简单知识。实际上大多数的消费者对景德镇瓷并不了解,我们仅仅从表面看瓷器的差距不大就以为制作成本差别也不大,按照这样简单粗暴的逻辑,那么自然会以为瓷器的价格存在许多欺骗的因素。特别是购买仿古瓷的许多人感觉自己“受骗上当”。

        因此上说,了解一些瓷器的生产知识对于瓷器爱好者和收藏者来说很有必要。在购买瓷器时可以给自己提供衡量价格的参考,就可以减少被欺骗的机会,也不容易漏掉一些货真价实的藏品。
       这两年的深入接触,也让我深刻的认识到,广大收藏爱好者对景德镇瓷知识的了解匮乏严重地影响着景德镇瓷业的发展。

        所以我们更要多向社会宣传普及陶瓷鉴赏知识,收藏者亦应多去陶瓷博物馆、陶瓷精品展、艺术瓷专卖店多参观、多学习,让街边打着“景德镇陶瓷展销”、“拆迁大甩卖”旗号的粗制滥造的地摊货,不再有市场,节约自然资源,重塑景德镇千年瓷都的美誉。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