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茶具销售联盟

银壶的前世今生.

银器2018-03-31 09:42:57


唐舞马衔杯纹银壶,1970年陕西西安南郊何家村唐代窑藏出土。

这只唐代的舞马衔杯纹银壶,通高14.4厘米,口径2.2厘米,底径8.9-9.2厘米,重547克。

壶的造型采用的是我国北方游牧民族皮囊的形状,壶身为扁圆形,一端开有竖筒状的小口,上面置有覆莲瓣式的壶盖,壶顶有银链和弓形的壶柄相连,这种形制,既便于外出骑猎携带,又便于日常生活使用,表现了唐代工匠在设计上的独具匠心。


纯银仿古兽嘴铜把一体壶(作者:寸彦同)

(这种银壶,壶身壶嘴都由一整张银板打出,无焊接,称“口打出”、“一体壶”)

器型古朴粗犷,壶身雕刻生肖,颇具独特的魅力


纯银仿古莲花心经一体壶 (作者:寸彦同)

(这种银壶,壶身壶嘴都由一整张银板打出,无焊接,称“口打出”、“一体壶”)

器型线条流畅优美,壶身錾刻《心经》,为近年不可多得的精品



银壶自古便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我国使用银壶可以追溯到战国以前,兴盛于唐宋,历代均以“煮水以银壶为贵,泡茶以银壶为尊”。银壶向来是宫廷皇家把玩之物,存世量少,银壶收藏在国内尚属小众,但凭其精良的工艺和东方文化一脉相承的历史底蕴,近年来备受藏家关注。


古人认为做水壶的最好材料就是这“不入常百姓家”的金银。因为这些金属传热好,本身洁净无味,而且热化学性质稳定,不易锈,不会把水染出怪味来。古人当然未必知道这些,完全是实践出来的真知。


陆羽《茶经》说:“鍑:以生铁为之……洪州以瓷为之,莱州以石为之。瓷与石皆雅器也,性非坚实,难可持久。用银为之,至洁,但涉于侈丽。雅则雅矣,洁亦洁矣,若用之恒,而卒归于铁也”。


这段话日本茶道追随上千年。茶事从唐宋传入日本,直到今天,日本茶道一直沿用铁壶,高端是用银壶,这种敬畏传承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赵佶在《大观茶论》里说:“瓶宜金银” 。蔡襄 《茶录》认为“瓶要小者易候汤,又点茶注汤有准。黄金为上,人间以银铁或瓷石为之”。而许次纾在 《茶疏》“茶注以不受他气者为良,故首银次锡”。


在专业术语上,我们把大的用来煮水的银壶叫“汤沸”,小的用来泡茶的叫“急须”,之前市面上精美的银壶较多是来自于日本和韩国,他们在工艺上的确考究,近几年,我国国产银壶也出现了几位优秀杰出的工艺大师,比如寸彦同,银壶工艺提升非常快,质量已经不逊于日韩银壶。


随着国内茶文化的兴起,日本茶道产生的影响很大,日本茶道具中的铁壶、银壶、金壶慢慢流入中国,数量很大,且比一般茶文化爱好者想象的还要多。尤其在北京、上海有很多的专业藏家收藏日本金银壶,同时当地古玩市场也开有很多专门的日本壶具店,并且不是一两家而已,所以日本银壶已经不算是小众收藏了,而是拥有数量众多的用户群。但中国人收藏日本银壶,不单单仅限于收藏,大部分是供使用的。”


银本身是贵金属,做成银壶之后价格就更不那么亲民了,除了一些老银壶、手工银壶本身就是艺术品具有收藏价值因素外,银壶煮水、泡茶的确有着不可小觑的增色效果,具备紫砂壶、瓷盖碗难以弥补的优势。


近年来,在国内拍卖市场上,银壶也逐渐火热起来。在2011年的嘉德四季第28期拍卖会上,来自日本的86件金、银壶总成交近850万元。其中日本明治时期所造的“黑川荣勝造蓬莱金釜”经过激烈竞争,最终以166.75万元折桂。无独有偶,继2011年秋拍推出“可以清心——日本茶道具专场”后,经过更为细致的甄选,北京匡时在2012年春拍再次推出以金银壶领衔的日本茶道具专场,最后总成交价达1686.2万元,“工藤延年造饕餮纹龙纹玉盖银壶”以184万元夺得专场冠军。


银壶发展数千年至今,自用、送礼、收藏价值都节节攀升,可以预见不远的将来,银壶将会和紫砂壶等壶种并驾齐驱甚至还有超越。


Copyright © 安庆茶具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