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壶大师系列】铁骨柔情邵大亨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25 12:20:56


邵大亨(约1831—1874),宜兴川埠乡上袁村人,清道光、咸丰年间的制壶大家。少年时就享有盛名,是继陈鸣远之后的一代宗匠。其制壶以浑朴见长,如掇球、仿鼓等壶,朴实庄重,气势不凡,更突出紫砂艺术质朴典雅的大度气息。


邵大亨德钟壶


他的作品在清代时已被嗜茶者及收藏家视为珍宝,有“一壶千金,几不可得”之说。他的壶美在手工的气韵里,美在自然却又不失法度。现有《鱼化龙壶》、《掇球壶》、《风卷葵壶》、《一捆竹壶》藏于南京博物馆。


邵大亨款风卷葵壶


邵大亨是土豪?


不知道邵大亨的人,单看名字,还以为是个财主或者老板。就像我们今天说的土豪。没承想,老爷子在中国紫砂史上占着一个相当的位置。那么一个人,穷得叮当响,脾气又倔,就靠一手绝技、靠几把茶壶传世,简直匪夷所思。


邵大亨款汉扁壶


老黄历不必翻了,什么嘉庆,什么道光,邵大亨的那个时代,并没有让他真正春风得意。火光土色,十里窑场,满世界的陶器,声响铿锵。邵大亨不做壶,还能做什么?那样一条路,已被大家走得烂熟。拜师,学艺,做一个圆熟的匠人,满手皲裂,躬背驼腰,把每天做的壶换成白米,养家糊口,然后,风雨剥蚀中老了,做不动了,像太阳一样落山了,人也变成了一把老壶。


邵大亨款莲子壶


大亨不同。他不为五斗米折腰。没有人见过他去庙里上香,他也不拜神仙、官宦,他不卖壶,视金钱如粪土。他喜欢玩,他吃什么呢?五谷杂粮,饱一顿饿一顿也没有关系。终年是一袭加了补丁的短褂,素面朝天。这一方滋润的水土竟养出个异人,没有人能说得清他的身世。只知道,他从上袁村来。


紫砂圣地上袁村


上袁村,在中国紫砂史上,是个近于“圣地”般的村落。从这里走出去的紫砂圣手,有惠孟臣、陈鸣远、黄玉麟、邵友廷、顾景舟、王寅春……


没有找到邵大亨读书的记载。与上袁村毗邻的蜀山脚下,有一座声名远播的东坡书院。想必,邵大亨会去那里走动,哪怕是旁听。他会折下许多树枝,在地上写字。他是爱喝一点酒的,白酒。很烈的性子。邵大亨早期的壶,常用来换酒喝。


猪头肉是这里的窑工最爱的下酒菜。邵大亨是慷慨的,他荷包里那点可怜的碎银子都用来买猪头肉了。用荷叶包着的猪头肉会特别地香,邵大亨喜欢和窑工们一起醉,邵大亨醒来的时候,窑工们已经把他的壶烧好了。那是什么样的壶啊,鱼化龙,太极八卦,仿鼓,井栏……仿佛神助,大亨的壶名不胫而走,大亨真的是大亨了。


大亨壶的民间故事


邵大亨成名很早。但他的壶却做得不多。他懒么?不,他不肯重复自己。他也没有那么多的矫情。有关大亨壶的故事,在民间,像三国水浒、七侠五义,口口相传。


一财主藏得一把大亨壶,视若性命。一日,侍女不慎,将壶打碎,财主暴怒而将其悬梁毒打,后又逼其投河。大亨闻知,以一新壶换下侍女性命。财主见大亨囊中尚有好壶,欲出重金求之。大亨曰:壶不过泥丸小科,人却是血肉之躯。敝壶造孽,差点害了小女性命!言毕,将壶掷地粉碎,转身而去。


身怀绝技,就必得孤僻狷介么?大亨愿意。他知道为此付出的代价,茕茕孑立,正好清净于心。


大亨的壶,全无甜俗之匠气,每一根线条都弥漫着诗书的清香。中国的文化,经卷浩繁,有人说那是一口酱缸,有人说那是黄金屋、颜如玉。大亨则用他的壶,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做了最形象的诠释。


邵大亨款八卦一捆竹壶


邵大亨深得中国文化个中三昧。在他的传器中,有一件“八卦一捆竹”,该壶壶身由64根仿细竹围成,壶盖塑以八卦图案,盖钮系太极,64根竹子代表64卦,壶把和壶嘴如神龙之首,壶底则精工细刻成河洛图书的星象纹。一把壶,演绎了一部易经八卦。也许在邵大亨的眼里,天地日月、人间世态,皆可装入一把壶中。


邵大亨款鱼化龙壶


鱼化龙壶,更是大亨传世经典之作。壶体浮雕鲤鱼、蛟龙和祥云般的波涛,并用6条S形纹线迥旋组合。壶把龙尾翻卷形状雕琢精细,壶盖、壶嘴分别纹以云纹和伸缩自如的龙头。斟茶时,龙舌自然伸出,活灵活现。该壶寓意鲤鱼化龙,前程无量,中国社会无论古今,非常讲究口彩与吉兆。国人心态里,福禄与成功的欲望总是蛰伏于内心的最深处,且从来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鱼化龙壶的问世,仿佛让那飘渺无定的希冀有了依托,一壶在手,成功在望;鱼化龙,必成功。此壶堪称民间吉祥文化的代表之作。


大亨制合欢线圆壶


合欢线圆壶。如玉般的质感,壶腰一根浑圆玉线,将壶腹对分两半,引出无限神韵,壶把如环肥,丰而适腴,壶嘴则如燕瘦,窈窕而纤秀;壶体如天衣风动,细细端祥则又静若处子。


我们再来说一说大亨的仿鼓壶。



大亨制仿鼓壶


江南的腰鼓,是属于妙龄少女的。那样的一种鼓,长长圆圆,是盘在腰间的;每年的正月十五,乡场上是要闹元宵的。火树银花,鞭炮震天,腰鼓咚咚地敲着,随着少女们欢快的步伐跳跃,邵大亨看着是喜欢的。他要做一把壶,把自己的愉悦记录下来,他是一个感情内敛的人,什么都不会直说的。


最早见到仿鼓壶的人,是一个痴爱大亨壶的收藏家,苏州大儒吴大徵,他痴痴地说了四个字:骨肉亭匀。是说壶?是说少女?原来大亨也是喜欢女人的,他喜欢的,是那种匀称而不失丰腴,饱满而决不臃肿,亭亭玉立而决不妖冶招摇的女人。她是素静安谧的,不是那种天衣飞扬、满壁风动的。


自然,仿鼓壶不是女人,但是,它记录了一个刚性男人的女人观,那份舒展与窈窕,风韵与神采,全被邵大亨熔入了壶里,这是邵大亨从骨子里流出的对这个世界上好看女人的真诚倾慕。


邵大亨壮年早殇。他留给这个世界的壶确实不多。300年后,他的上袁村的一位小老乡、被人们称为20世纪紫砂一代宗师的顾景舟这样写道:“从格调上来品评,大亨传器一改盛清阶段宫廷化的繁缛靡弱之态,重新强化了砂艺质朴典雅的大度气质,既讲究形式上的完整,功能上的适用,又表现出技巧的深到。成为陈鸣远之后的一代宗匠。”


顾景舟还可惜地说,存世的大亨壶,远非大亨的代表作品;那些大亨用生命铸造的辉煌砂壶,早已随着大亨远遁了。


遗憾,也是一种大美。


弘扬传统紫砂文化,荣宝斋在线推出“迎新年紫砂壶专场活动”




荣宝斋在线正推出“迎新年紫砂壶专场活动”,限量10把名家纯手工制作紫砂壶(已售5把),极具收藏价值,活动期间特价八折,机会难得,欢迎登陆荣宝斋在线(www.rbz1672.com)体验选购。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荣宝斋在线整理编辑)



支持弘扬传统紫砂壶文化,请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获取更多,请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帐号”关注荣宝斋在线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进入荣宝斋在线紫砂壶专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