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检察官手记 雅好成祸,看事业成功的他是怎样栽在几把紫砂壶上的?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8 17:24:44


苏轼诗云:银瓶泻油浮蚁酒,紫碗莆粟盘龙茶。盛世藏宝,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收藏把玩紫砂壶,一壶在手,其乐无穷。可玩着玩着,有人一不小心,把自己玩进了监狱。


认真勤奋  事业型男


鲁铭,1962年出生于浙江,上世纪80年代高中毕业当了兵,部队在常州,这就跟常州有了缘。彼时,鲁铭是全国两万基建工程兵中的平凡一员。1983年全国裁军,他所在部队集体转业,一部分下海去了深圳,如今深圳好几位知名房地产老总都是他战友。鲁铭对下海捞金不感兴趣,而对常州这个江南城市挺有好感,留下了。这拨转业的工程兵成立了国企建筑工程公司,鲁铭在公司上班,战友还在一起干老本行,挺好。


要说鲁铭有啥业余爱好,那就是翻翻专业书,转业后他完成了土木工程本科学习,被调到市某高校任教,担任教研室副主任。他性情温和,待生如子,工作认真勤奋,双休节假日都一头扑在工作上,从未清闲过,他希望就这么授业解惑一辈子。


书呆子型的人给人一种信任踏实感,上世纪90年代初,组织上调鲁铭从事城市经济保障住房开发,一干就是25年,实话实说,他为全市基本建设有过不小的贡献。鲁铭这些年管理经手的市政工程高达数十亿,年正当收入在30-50万元。那会儿他还不是公务员身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曾在开发公司参股,每年分红数十万元,不差钱的他却没能挡得住诱惑。



常在河边走 哪能不湿鞋


2003年建筑公司沈老板顺利通过招投标,连中三元,承接3项共计3200多万元工程。之前有领导跟鲁铭打过招呼,请他对沈老板多多关照,连中三元跟鲁铭的关照肯定分不开,年底春节前沈老板到鲁铭办公室给了个信封,10万元,没推掉,不收感觉你装清廉,收下了。


2004年间,沈老板三次光临鲁铭办公室,每次都丢下个信封,内有现金1到5万元不等,意思很明确,还想承接工程。之后,沈老板如愿以偿,承接了2300万元的工程。这还不得好好感谢一下,沈老板揣了只鼓鼓囊囊的大号信封来到鲁铭办公室。鲁铭拒绝了,很坚决地拒绝了。


沈老板很纳闷:“啥意思呢?是感情到此为止了吗?”财路断了这可不行,猴精的沈老板这次抓瞎了。紧接着鲁铭给他打来电话:“最近一些国企房地产老板都出事啦,别再到我办公室来(送钱)啦哈!”


确实不能再送银子了,那是祸害人家,这咋办呢,鲁铭不好烟不嗜酒,烟卡名酒都不收,他还不好色,歌厅舞厅都不去,玩高尔夫又没闲工夫,苍蝇没缝可钻呐,那一阵沈老板挺郁闷……


工作上鲁铭忙得四脚朝天,总得喘口气小憩会儿找个乐吧,稍有闲暇打坐泡茶,“茗品呈六色,甘味任千评,牛饮可解燥,慢品能娱情,茶之趣也。”鲁铭渐渐喜好上了品茶。 品茶者手上得有把好壶啊,养壶品茶两相宜,可谓:“倦鸟归深林,清泉入壶中;茶饮有仙趣,南山自在翁。”鲁铭根本没时间搞啥业余爱好,也就是在办公室品个茶吧,所以就喜欢上了茶壶,说不上研究精通,略知一二罢了。



沈老板乃宜兴人也。谁还不知道宜兴紫砂茶壶誉满天下呐,沈老板这日又去了鲁铭办公室,就见难得清闲的鲁铭正在把玩一把茶壶。沈老板一拍脑门,有主意啦,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呐。他说:“鲁主任,您还不知道我是宜兴人吧,好几个紫砂茶壶名家大师我都熟悉,要不双休日带您去转转?”挺严肃的鲁铭笑了:“行,转转去!”沈老板顺水推舟:“您能让我优先入围中标,工程施工也给很多关照,我沈某不是过河拆桥的主,您要是看上哪个壶,只管拿哈,以后有啥工程别忘了哥们就是。”沈老板的意思很明确,这种利益互换在刑法上叫做“为谋取私利,向他人行贿”,鲁铭明知沈老板别有所图而欣然接受雅贿茶壶,这就构成了受贿罪。


觅来11把紫砂壶


这日,天高云淡,沈老板带领鲁铭及几个行业领导去了宜兴徐安碧陶艺工作室。


鲁铭顺手拿起一把竹节状茶壶仔细端详,沈老板见他看得仔细,心想这只壶应该讨他喜欢了,见机行事赶紧结账,6000元一把壶。这是2006年的事,10年前那会徐安碧的身价一般般,现如今他为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全国十大“能工巧匠”,全国政协委员,他的一把壶现在至少要几十万元呐。当初那只6000元的壶该算多少价值呢,待会儿再说。


2007年,沈老板带鲁铭一人去了徐安碧那儿,鲁铭看上3只壶及笔筒等小件紫砂工艺品,沈老板付了2万元。2008年又去转转,拿了只3.5万元的壶。期间,沈老板顺风顺水签订了承接经济保障住房开发工程合同及通过一系列关键程序,获得上千万元工程。

鲁铭概念里,拿真金白银跟拿个物件是两回事,现金是绝对、千万、肯定不能收的,茶壶这玩意似乎跟金钱没太大关系,拿就拿了呗。鲁铭不喜欢大富大贵、雕龙画凤那种,他拿的壶跟他本人的风格相符,素雅简洁,低调亲和。沈老板投其所好,先后带鲁铭去过紫砂壶泰斗级的几位大师那里转转,当然不能让鲁主任空手回来,先后捧回了李昌鸿大师价值8万元的“小思源”“仿古小品”紫砂壶2只,鲍志强大师价值18万元的“三羊开泰” 紫砂壶1只,徐秀棠大师价值20万元的“乐在其中”紫砂壶1只,谭泉海大师价值23万元的“江南春雨”壶1只。2012年,沈老板电话鲁铭:“徐安碧获得国大师啦,之前那几只壶可得收好了,就您空再去一趟。”这次鲁铭又捧回了徐安碧大师紫砂壶1只,沈老板付了6万元。


    如何认定身价翻番的紫砂壶


沈老板买单的11把紫砂壶按当时价格共计84.6万元,按现在行情估价这些国家级大师的作品一把壶就得数十万甚至数百万元,究竟如何认定呢?根据有关司法解释,受贿所得艺术品按照受贿时的价格认定,而非现在涨价翻番后的价格认定。反之,如果现在的价位低了,那也得按照受贿时的价格认定,因为受贿时的价格客观反映了受贿人当时的主观故意程度。


最终,常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认定:鲁铭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现金51.6万元,收受紫砂茶壶及工艺品价值84.6万元,共计收受贿赂136.2万元。此案已经开庭审理,等待宣判。


2016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重新确定了贪污罪、受贿罪的定罪量刑数额标准,规定“数额较大”的一般标准由1997年刑法确定的5000元调整至3万元,“数额巨大”的一般标准定为20万元以上不满300万元,“数额特别巨大”的一般标准定为300万元以上。被告人鲁铭受贿数额136.2万元,属于“数额巨大”,量刑幅度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鸡蛋上跳舞”是阎锡山形容做官时处境窘迫的一句名言,更有论者称:“做官已为社会高危行业。”那么,身处高危行业,怎样才能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呢?洁身自好为上。包拯官至二品,起码相当于现在的部级公务员,且毕生清廉如布衣,十分注意砥砺名节。1040年他上任端州知府,此地端砚因闻名天下而成为朝廷贡品。包拯3年后离任,“不持一砚归”,两袖清风而去,此高风亮节之美谈在《五朝名臣言行录》中亦有记载。


发稿前笔者在市看守所见到了等待宣判的鲁铭,他说11把紫砂壶拿来了也没工夫认真把玩,搁在家里罢了,想着等退休空闲了,泡泡茶消磨消磨时光吧。这话不假,可53岁的鲁铭还没来得及等到 “日日把玩知足壶,绿茗香菡一胃舒”的退休之日即东窗事发。挺好一个干部,一个好男人,不知不觉地,硬是栽在几把茶壶上,怪可惜的。


古人云:“好船者溺,好骑者堕,君子各以所好为祸。”其实,为退休准备的不应是一把昂贵的茶壶,而应是一缕喝茶的恬淡心境。  


     (涉案人物为化名)


编辑:Iris He,本文刊于今日常州日报《女检察官手记》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