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茶具销售联盟

学术周刊(No.17)丨大师之”大“大在何处?

西南交通大学研究生会2018-06-20 17:32:43

西南交大研究生会官方微信swjtugu

点击标题下方蓝色链接关注



清华大学前校长梅贻琦曾经说过,“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那么大师之“大",究竟大在何处呢?

下面分别是来自经济、航空及文学三个不同领域的大师,我们一起来分享他们的故事吧!


2017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离经叛道”的经济学家

查德·塞勒

   10月9日,瑞典皇家科学院揭晓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理查德·塞勒(Richard H. Thaler)获此殊荣,以表彰他在行为经济学领域做出的贡献。

非主流:喜爱研究反常现象、批判理性行为

   塞勒喜欢收集自己生活中遇到的反常现象。比如,他邀请朋友到家中吃饭,端出一大碗腰果让大家餐前先垫垫肚子。5分钟之内,大家就吃了大半碗,再吃下去的话就会影响吃饭时的食欲。于是,塞勒拿走了那碗腰果,藏在厨房里,每个人都很高兴他这样做。拿走腰果,朋友就没有多吃的选择了,可是对经济人而言,选择越多越好。于是塞勒在同事的帮助下对晚宴中腰果插曲进行分析并得出结论:人由两种心理控制,一种希望获得立即满足,另一种理智地权衡现在与未来。

   然而,行为经济学曾不为主流所容,塞勒也长期被视为“学术叛徒”。1980年,他完成第一篇学术论文《消费者选择的实证理论》,被六七种重要期刊拒之门外,并且审稿人意见一般都是些尖刻的评论。如今,这篇文章却在2014年成为相关领域中被引用居首的经济学论文。

    30多年过去,行为经济学从小众“歪理”,成为经济学研究的新典范,曾经被认为“离经叛道”的塞勒如今已经是美国经济委员会主席。

首提“禀赋效应”:人们一旦拥有了某物,再放弃它就很难了

   塞勒做过一个有趣的实验:先发给被试者一个茶杯,并用巧克力去交换茶杯,结果人们都不愿意放弃茶杯。反过来,先发给被试者一块巧克力,再用茶杯去交换巧克力,结果发现人们也不愿意放弃巧克力。被试是随机抽取的,按理说不应该存在着系统性的偏好偏差,为什么在前一次中,他们会钟爱茶杯,而在后一次实验中他们却钟爱巧克力呢?

   原因就在于“禀赋效应”的存在,这一概念由塞勒首次提出。他在自己所著的《“错误”的行为》一书中解释道:“用经济学家的行话说,你拥有的东西属于你的一部分禀赋;与你即将拥有的那些东西相比,你更看重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中国人所谓“敝帚自珍”,也是这个道理。


2017感动中国人: 少年勤学,青年担纲

孙家栋

     孙家栋是中国人造卫星技术和深空探测技术的开创者之一,为中国突破卫星基本技术、卫星返回技术、地球静止轨道卫星发射和定点技术、导航卫星组网技术和深空探测基本技术作出了重大贡献。



曾因左撇子被退学

     1935年,孙家栋上学,和母亲一样,也是左撇子,不被学校接受,两周以后退学。一年以后,孙家栋就学会熟练地使用右手。到营口上学后,他已可左右开弓打乒乓球,而且各科成绩优异。

红烧肉“吃”出锦绣前程

     1950年元宵节,很多同学回家团圆,哈工大预科班安排学生晚餐吃红烧肉。孙家栋决定吃完难得的红烧肉,再回姐姐家。开饭后,校领导突然来到餐厅通知在场学生空军招人,当晚就要赶往北京。孙家栋毫不犹豫地报了名。他当时可能没想到,贪馋也会贪出个锦绣前程

      孙家栋几乎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国的航天事业,他为人正直,顾全大局,善于综合,敢于决策。他十分重视人才培养,通过航天工程实践,培养了一批优秀的航天科技人才。他的业绩受到我国航天界广大科技人员的敬佩和赞誉。

     少年勤学,青年担纲,你是国家的栋梁。导弹、卫星、嫦娥、北斗、满天星斗璀璨,写下你的传奇。年过古稀未伏枥,犹向苍穹寄深情。


诺贝尔奖得主: 真诚,是通往人心的最好途径

石黑一雄

     1954年11月8日,石黑一雄生于日本长崎,1960年随家人移居英国,先后毕业于肯特大学和东安格利亚大学,并于1982年获得英国国籍。1983年开始发表小说,其主要作品有《群山淡景》、《浮世画家》和《长日将尽》等。曾获得1989年布克奖、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大英帝国勋章、法国艺术及文学骑士勋章等多个奖项,与鲁西迪、奈保尔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语言平淡缘于无归属感

   虽然是日裔,石黑一雄喜欢的日本作家却只有村上春树一位,石黑一雄觉得村上春树的小说很国际化,而其余的日本作家的作品,大概是翻译的问题,一些言语和叙事,时常让他感到莫名其妙。因为小时候经常读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和契訶夫的作品,石黑一雄表示,这些作家对他的写作风格影响最大,再就是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和黑泽明。

    石黑一雄在英语环境中长大、接受教育,与一些跨文化离散写作的作家不同,在文化意义上,他更接近于英国人。他的作品不关注特定国家、民族的灾难,而试图探讨变革中人们内心的感受。石黑一雄希望自己的作品是国际化小说,让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读者产生相似的感受和共鸣。“最初,我用日语的叙事方式写英文小说,达到一种故事人物仿佛在说日语的效果。之后,我很快意识到,应该有一种可以超越翻译的表达方式。”石黑一雄解释“如同在写作前,丹麦、或者其他国家的记者问了我三天三夜,问我要写什么内容,怎么写,于是,在写作的同时,我就当他们站在我的身旁。”石黑一雄不断在写,而脑海里,却不断的在进行各种各样的翻译。这种叙述方式也和石黑一雄的经历分不开:来到英国后,每一年,他的家人都在计划返回日本生活,但是这一天始终没有到来。这种根深蒂固的无归属感,影响着石黑一雄的语言:从表面看上去,他的文字平淡无奇,而实际上,于无声处见惊雷,很多的情感,被刻意的压制,被刻意的掩饰。


来自父亲的想象力

    幽怨哀愁的日本寡妇,百感交集的画家, 忠于职守的英国管家, 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的克隆人……石黑一雄的想象力仿佛是天生的,他随便就可以变成任何一个“我”,侃侃而谈起来。

   石黑一雄的父亲是世界著名的海洋学家,这个神秘的学科激发了儿子足够的想象力。石黑一雄回忆“基本上,父亲把自己的一生都贡献给了萨里小树林里的那个办公区。父亲的工作是保密的,我只知道,他要设计一个很大的机器,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机器。我记得,偶尔会看到他带回家里的很多废弃的图纸,我用图纸的空白面写字,翻过去,图纸的背面画着波浪状况图。我那时候就想,我一定会和爸爸做彻底不同的工作,结果现在看来,我们其实做的工作差不多,都是在想象。”

    在全身心的投入写作之前,石黑一雄最大的爱好是音乐,他从15岁开始写歌,梦想成为莱纳德·科恩那样的歌手。“我开始用很多华丽的词藻创作歌词”,当他20岁时,他的风格改变了,倾向于使用最简单的旋律、语言创作歌曲。“仿佛在写作,写歌词就算是写作的练习吧!”石黑一雄把自己的每一部作品都看作是一首“长版本的歌曲”,希望能够塑造一种氛围和情绪,吸引读者沉浸其中。

   石黑一雄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作家。他不仅仅只看到事物的一面,他独自开拓了一整个美之宇宙。他对于了解过去有浓厚兴趣,但他不仅仅是一个普鲁斯特式的作家。他不光在重述过去,他也在探索你为了作为个人或社会而活下去所不得不遗忘的一切。

 

大师之所以成为大师,是长期修炼的结果。愿你我皆怀揣积极向上不断超越自我的精神,奋勇前行!



供稿:郑志伟

本期编辑:奚鹏


西南交通大学研究生会
扫一扫下方二维码
更多精彩内容,等你发现~
微信号:swjtugu

Copyright © 安庆茶具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