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越卑微的人,越不会被人在乎.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14 05:24:09

(图:网络)


01


“莫小姐,这个忙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无能无力,你大哥发生那件事以后,莫氏的股票连续跌停,到现在,还有一堆烂尾工程没有着落,你让我怎么把这笔钱贷给你?”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莫烟贷款碰壁了,自从莫氏集团陷入危机后,墙倒众人推一般,没有一家银行愿意贷款给他们。


她今天来的时候,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但却依旧想努力争取。


“李行长,这只是暂时的,莫家根基还在,只要你肯贷款给我,不出三年,莫氏绝对可以恢复到以前。”


李行长叹了口气,“但是莫氏现在的情况,银行根本不认为你们有偿还能力。”


“就算公司不行,我父亲名下的房产难道还不能抵?”


“莫小姐,恐怕你还不知道,你大哥出事之后,你父亲已经从我这儿将房产抵押了,不到三个月,莫氏的营业额缩水了三分之一,如果不是我一直压着,银行早就派人去找莫先生了。”


李行长离开之后,莫烟坐在原地发呆。


桌上手机突然响起,莫烟回过神,摁了接听,“太太,顾总这边有个聚会,让您过来一趟。辰哥喝醉了,我们几个都喝了酒,不能开车,你过来接他一下吧。”


莫烟愣了一下,这还是顾奕辰第一次带她出席聚会,她想到待会儿跟XX行长的约定,犹豫了一下,“我晚一会儿过去行吗,这边还有些事情……”


“顾总说,你随意。”


莫烟抿起唇,好一会儿才道,“地址在哪儿?”


“天上人间,”对方顿了一下,“顾总说,让您待会儿穿裙子过来,打扮漂亮点。”


零下好几度,穿着裙子,莫烟露出一丝苦笑,却还是回家精心打扮了一番,换上一身红色长裙,顶着大雪,开车去了天上人间。


赶到的时候,莫烟的脸色已经有点发青,进门的时候,服务员看她的眼神都有些异样,莫欢脸色未变,直到进了电梯,才哆嗦的从包里拿出镜子补妆。


进门前,她习惯性的整理了一下衣裙,确定自己仪态端正后,才微扬下巴,推开了门。


门开的一瞬间,一股呛人的烟酒味扑面而来,莫烟下意识的皱紧眉,昏暗的包厢,什么都还没看得清,就听见一群哄笑声,夹杂着嘲讽传入耳中,“顾少,她还真穿着裙子来了。”


坐在沙发中央的男子,左拥右抱,英俊的脸上,神色慵懒,闻言吐出一个眼圈,漫不经心道,“刚才谁说输了跳脱衣舞的,自觉点。”


莫烟像是被人从头顶叫了一盆冰水,脸色瞬间泛白。


沙发上面容英俊的男子,就像是没有看到她的表情一样,扭头冲着旁边身材火辣的女郎重重的亲了一口。


莫烟手指发颤,她压抑着情绪,哑声道,“顾奕辰,你太过分了。”


“过分吗?”


顾奕辰松开旁边的女人,起身缓缓走到她跟前,唇角一勾,笑得轻浮又冷漠,“我又不是第一天这么对你,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或者说,”他说着,突然凑近她的耳边,微笑着说着恶毒的话,“”


耳边回响着出门前,父亲的话,他说,“烟儿,不然你去找找奕辰吧,怎么说你还在期待什么呢?顾太太?”


顾太太三个字,像是巨大的讽刺,将莫烟浑身剥光,周围意外的眼神,夹杂着好奇跟嘲讽,都让此刻的她无所遁形,她攥紧手指,努力控制着兴趣,不让自己表现出丝毫狼狈,轻声说了句,“我还有事。”


就离开了现场。


顾奕辰漫不经心的盯着她的背影,转过身对着那些女人,又展出轻佻的笑。


从包厢出来,莫烟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这样的戏码,几乎每个月都要上演,唯一变化的,就是顾奕辰每月身边不重样儿的女伴,整整三年,她以为她已经习惯了,今天却脆弱的想哭。


她在外面呆了很久,直到情绪彻底平复之后,才开车回了莫家。


一进门,就瞧见,她父亲正拿着报纸发呆,见她回来,眼中多出一丝希冀,低声问道,“烟儿,谈得怎么样?”


莫烟摇了摇头,“李行长只是说尽力,我觉得希望渺茫。”


莫珩的眼神一点点黯淡下去,他拿起茶杯,润了润干裂的嘴唇,沉默了许久,才略微沙哑的说,“烟儿,不然你去找找奕辰吧,怎么说,我们两家都是亲家——”


“父亲!”


莫烟抬高声音打断他的话,“我是不可能去求他帮忙的。”


她说完,整个客厅都沉默了,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一个尖细的女声。


“现在除了顾家,还有谁会帮我们, 莫烟,你身为莫家长女,就这么自私自利,你小时候,你爸爸是怎么对你的,现在,他为了莫氏焦头烂额,你还在顾念你的小家,是不是非得等莫氏破产,你才满意!”


“你闭嘴!”


莫烟脸色难看,眼神阴冷的盯着从楼上来的中年女人,“何彩姗,你少在这里挑拨是非!”


何彩姗红了眼眶,泫然欲泣道,“老莫,我可都是为了咱们莫家,现在这种情况,你也看见了,除了顾家,没有人能帮咱们,说动奕辰对 莫烟来说,那是分分钟的事儿,怎么就成了我挑拨是非,要不是当年——”


“够了!”


莫珩打断她们的话,拧着眉深吸一口气,扭头对 莫烟道,“烟儿,算爸爸求你了,莫家决不能毁在我手上。”


莫烟呼吸一滞,脸上血色褪去大半儿,她站在原地许久都没说话。


什么时候回家的,她不知道,等她意识清醒的时候,人已经在卧室坐着了。


房间里干干净净,就连家具都泛着崭新的光泽,衣柜里她的衣服码放得整齐。


而另一边,空荡荡的,只挂了两件换洗的衣物。


她茫然的发现,这个家,几乎寻不到他一丝的痕迹。


整整三年,她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可是今天她却脆弱的想哭。


楼下房门突然响了一下, 莫烟怔了怔,连忙擦干眼角跑了出去。


顾奕辰正在楼下换鞋,听见她的脚步头都没有抬。


莫烟却有些无措,双手紧张的握在一起,淡色的唇瓣轻轻动了动,低声问,“你怎么回来了?”


她心里带着那么点儿希冀,格外地小心翼翼。


“今天周五。”


顾奕辰走过来,眼里带着嘲讽,一句话让 莫烟白了脸。


对啊,她差点忘了,若非周五例行公事,他怎么会回来呢。


莫烟艰难的扯了扯唇角,拿起外套,就要出去。


“你去哪儿?”


顾奕辰看见她的动作,微微蹙了蹙眉。


02


“这几天太忙,我忘了订菜,出去买点。”


说着人已经走到了玄关。


“你真以为我是回来吃饭的?”


顾奕辰带着嘲讽的语气传来, 莫烟握着门把的手微微顿了顿,许久才说,“我很快就回来。”


出了门,那股压抑的感觉才消散一点。


莫氏的新闻,几乎占据了这几个月的头条,她却从未在顾奕辰面前提过。


她知道顾奕辰也在等,等她开口,她甚至能猜到他会提出的条件。


他清楚她所有的软肋,那一刀必然会插在她的罩门上,让她痛不欲生。


其实现在又何尝不是痛不欲生,只是三年了,她已经麻木了,即便不爱,也会白首,就这么耗着吧,总有一天……


前面拐角突然冒出一辆车,莫烟脸色一变,赶紧踩刹车,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只听“砰”地一声,追尾了。


脑袋磕在玻璃上,撞得 莫烟有点儿花眼。


她揉揉额头,一抬眼,就看见前面阿斯顿马丁被她撞翻了后盖。


车上下来一个男人,神色严峻,莫烟突然脑子短路,猛地往后退车,然后调转车头,一溜烟儿,没影了。


车下的男子,错愕的看着消失不见的肇事者,半天才回过神。


他拉开车门上了车,扭头看着坐在后面的男子说,“等会儿吧,一会儿交警就过来处理了,这姑娘可真是个奇葩,到处都是监控,居然敢来个肇事逃逸,是不是傻啊?”


后座的男子抬手看了看腕表,声音沉沉道,“来不及了,联系律师处理,我们先去公司。”


“就开这破车?”


驾驶座上的男子面露惊讶。


男子看神经病似的看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说了两个字,“打车!”


莫烟回到小区的时候,一颗心砰砰直跳。


冷静下来之后,她就后悔了,刚刚那会儿,她脑子第一个冒出的念头,居然是这车太贵了,她赔不起。


所以想也不想,就逃了。


也不知道车子撞得怎么样,有没有伤亡……


她在外面逗留了一会儿,回到家的时候,顾奕辰正在浴室洗澡。


等她将买回来的盒饭,摆放整齐,顾奕辰才下来。


莫烟将头发往额前盖了盖,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起身帮他拉开椅子。


“去的太晚了,超市好多菜都没了,所以就去饭店打包了一些,我试过了,味道还不错。”


顾奕辰没有理会她,越过她坐到另一边。


莫烟扶着椅把的手微微握紧,随即,坐到原先的位置,拿起筷子。


顾奕辰吃了两口,突然皱起眉,接着扭头将嘴里的饭菜吐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脸色阴沉的拿起杯子漱了漱口。


“不好吃吗?”


莫烟夹了一口他刚刚吃过的菜,咀嚼了一下,脸色微微一变,语气抱歉道。


“我已经说过不要放葱姜了,可能是师傅忘了。”


她说着站起身,拿走他的筷子,“别吃了,我再去重新打包一份。”


顾奕辰躲开她的手,讥讽的看着她,“别麻烦了,看着你,我吃什么味道都一样。”


说完,一脚踢开凳子,转身上楼了。


莫烟拿着筷子,可笑的像个傻子。


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褪得干干净净。


厄运缠身,平时所有的感触,似乎都在无限放大。


莫烟坐在餐桌前,红了眼眶,她不能在顾奕辰面前落泪,一次都不能。


路是她自己选的,就算是刀尖儿,她含着泪也要走完!


等她恢复平静,才去厨房热了一杯牛奶,端了上去。


顾奕辰正躺在床上玩手机,听见开门声也没有抬头。


莫烟走过去将牛奶放到床头柜上,低声说,“如果饿的话,我打电-话叫外卖。”


顾奕辰看见那杯牛奶,眼神倏然就变了。


他抬起头,神色冰冷的看着 莫烟,讽刺道,“今天放了几倍的药量?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莫烟抿着唇,没说话。


顾奕辰却不肯放过她,他坐起身拿过牛奶,一字一顿道,“我就是要让你知道,即便神志不清,我也不会上你!”


侮辱性的言语, 莫烟却没有任何反驳的权利,因为顾奕辰说的,都是事实。


一个妻子,需要对丈夫下药才能完成夫妻关系,多么可悲可笑。


她抬眸,凝视着他俊逸的脸颊,突然将他手里的杯子夺过来,仰头一饮而尽。


顾奕辰眼神略微变了变,沉寂着没有说话。


莫烟将空杯子放到桌上,喉头动了动,哑声道,“早点睡吧。”


她走到衣柜前拿了一套睡衣,去了浴室。


顾奕辰眼中露出一丝诧异,表情晦涩,半响,双手垫在脑袋下,慢慢阖上了眸子。


浴室的热水哗哗的流着,到处都是白花花的水汽,镜子上也覆上一层白膜。


莫烟轻轻将身上的水珠拭去,掬起一把水,将镜子上的白雾抹去,水珠弯弯曲曲的从镜子上滑落,慢慢显露出她的影子。


湿润的长发贴在脸颊上,水汽的熏蒸,让原本白皙的皮肤映上一层淡淡的粉,格外美艳。


她很瘦,从她凸起的锁骨就能看得出来,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傲人的身材,造物主对这个女人,似乎格外的优厚。


莫烟伸手拨开额前的头发,那里撞伤的地方已经有些发青了,她伸手碰了碰,眉头猝然皱了起来。


半响,拿起电吹风将头发吹至半干,用刘海将额前的青紫遮掩住,才穿上睡衣出来。


顾奕辰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怕吵到他, 莫烟上-床的动作很轻,但她关灯的时候,顾奕辰还是睁开了眼。


“抱歉,吵到你了。”


她的声音很柔,就像刚刚在这里发生的事跟她无关一样,她还是那个体贴懂事的妻子。


沐浴后淡淡的百合味飘入鼻翼,顾奕辰的眼眸却越来越阴沉,出口的话就越发刺耳难听,“你每天这么装不累吗?是不是连你自己都忘了曾经的 莫烟是什么样的?你就算学的再像,你也永远不是她!”


莫烟脸上掠过一丝惨白,表情却安静的像个局外人,她淡色的唇瓣微微动了动,轻声说,“不累,只要你喜欢,我可以一辈子装下去。”


顾奕辰冷笑了一声,给了她一个字,“贱!”


莫烟扯了扯唇角,关了灯翻身背对着他,紧闭的眼睫轻轻颤了颤,手指掐进被子里,骨节凸显……


顾奕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 莫烟已经不在了,桌上一如既往的放着早餐,还有她亲笔留下的字条。


03


“奕辰,今天我就不陪你回家了,你自己一个人注意身体,生冷的东西要少吃,胃药我给你放桌上了,别忘了拿,还有,今天预报有雨,出门记得带伞,伞在鞋柜上。”


事无巨细,真是个细心的妻子,顾奕辰讽刺的勾了勾唇角,随手将纸条扔进垃圾桶,拿着钥匙离开了。


车灯被撞得有点惨不忍睹, 莫烟是打车去的公司,上了车才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机了。


因为怕突如其来的来电,破坏她跟顾奕辰难得的独处,所以每次跟顾奕辰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习惯性的将手机调成静音。


手机开机后,屏幕上蹦出一个“电量不足百分之一”的提示。


莫烟按了一下取消,一下子跳出来很多未接来电,她手指顿了一下,正要点开,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是她的助理林安娜。


刚一接通,林安娜的声音就急切的传来。


“莫经理,出事了,您先别过来。”


莫烟蹙了蹙眉,“分公司又有人在闹事?”


“不是分公司,”林安娜压低声音道,“今天一大早,就有两个民警来公司找你,先是查你的车牌号,又是问你的电-话,还说有些事,要当面跟你谈。”


莫烟捂住额头,昨晚的乌龙!


她稳了稳心神,低声道,“没事儿,你们工作吧,我一会儿就——”


话没说话,手机就自动关机了, 莫烟按了按,发现已经无法开机了,她收起手机对司机道,“师傅麻烦快一点。”


等她到莫氏大厦,已经是二十分钟后了。


林安娜一直在楼下守着,见她一出现,赶紧迎了上来。


“莫经理,人现在在你办公室,我已经给周恒打电-话了,但是他一会儿要上法庭,估计晚一会儿才会到。”


莫烟一边走,一边道,“莫总来了吗?”


“还没有。”


“这件事不要惊动他,我自己处理。”


莫烟进了电梯,抬头对林安娜说,“忙去吧,辛苦了。”


虽然有了准备,但是推开门,看见警察的时候, 莫烟还是有些紧张。


“抱歉,久等了,我就是 莫烟。”


两个警察年纪都不太大,但是行为作风却很规矩,高个儿警察非常委婉的说明了他们的来意。


“莫小姐,昨晚凤翼路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追尾事件,我们是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昨晚开车的是我。”


莫烟坦然道,“监控里应该能看见,但是那不能全算我的责任,如果不是那辆车超车,我是绝对不会撞到它的。”


“事发时候的监控,我们也调取了,对方的确是有超车行为,莫小姐本身也没有违章,但是出了事故发生了,我们肯定是要找解决的办法,对方因为车祸受伤,伤情还在检验,不过对方律师已经出面跟我说过,他们是想私了,我们今天来,主要也是看看莫小姐你的意思。”


听到有人受伤, 莫烟沉默下来,许久,才道,“我同意私了,不过我要当面跟他们谈。”


董事会接连召开了两个多小时,三个分公司最终确定停业整顿,这是目前唯一减少开支稳定大局的方法。


莫珩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直到会议室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还坐在那里,微微出神。


莫烟心里一疼,走过去低声道,“爸,没事吧?”


莫珩回过神,摇了摇头,“你一会儿去顾家的时候,到我办公室把墙上那幅百花迎春图给你公公捎过去。”


莫烟攥紧手指,垂下眼睫。


“我今天不过去了,我在公司帮您。”


“你能帮我点什么,”


莫珩叹息一声,“烟儿,爸爸昨天的话,只是随口说说,你不用为难,该怎么还怎么,别闹得你们夫妻不愉快。”


莫烟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桌上手机突然急促的响了。


她拔掉充电线,将手机放到耳边。


“ 莫烟,你在哪儿?”


庞佳一的声音,前所未有的严肃, 莫烟怔了下,才开口。


“公司呢,怎么了?”


庞佳一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我在医院看见裴嫣然了。”


莫烟心里一咯噔,手指像是触电一样,条件反射的抓紧手机,喉咙里像是梗着一条鱼刺,半天说不出话来。


然而庞佳一的话并没有说完,她停顿了几秒,继续道,“顾奕辰跟她在一起。”


“啪——”


手机从手中滑落,庞佳一在那边高声说了句什么, 莫烟没听清。


她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来了,她最怕的还是来了……


“烟儿,你没事吧?”


莫烟脸色惨白如纸,莫珩不禁有些担心。


莫烟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发颤。


“爸,我先出去一趟。”


说完也不管莫珩什么反应,推门就跑了。


————


“师傅,南山医院。”


莫烟的手一直在抖,好几次都拿不稳手机,三年前,她就有这个准备,但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她头脑一片空白。


裴嫣然,顾奕辰的真爱。


三年前,她利用莫家的权势,将那个可怜的女人赶出国,自此,顾奕辰恨她入骨,这场病态的婚姻,就是顾奕辰给她的报复。


她不怕报复,她怕的是有一天,她连守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


她斗得过他身边所有的女人,因为她知道他不爱她们,但她唯独斗不过裴嫣然,这个女人,即便三年从未出现,却一直活在她的生活里,三年岌岌可危的婚姻,终于在得知裴嫣然回来的消息时,压垮了她最后的理智。


“砰——”


骨科诊室的门被弹开,庞佳一手一颤,力道使偏了,男人微微蹙了蹙眉。


“抱歉,稍等我一下。”


她略带歉意的说了句,摘掉手套,将站在门口的人拉进来,“你跑这儿干嘛?”


莫烟的手很冷,她出来的时候连大衣都没有穿,毛衣勾勒出她单薄的身体,发丝上还有未化的雪花,就像寒风中一树白梅,惹人怜爱。


她没有回答庞佳一的话,固执道,“奕辰在哪儿?”


“走了。”


庞佳一拍掉她身上的雪花,将一条围巾裹在她肩膀上。


“你怎么不拦住他!”


莫烟的情绪很激动,“你是我闺蜜,你就这么看着我丈夫出轨?”


“啪——”


庞佳一给了她一巴掌,胸口剧烈起伏着,半响才道,“冷静了吗?”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

后续剧情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