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是我终生的软肋,我是女儿永远的铠甲!”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03 18:36:36


这是尹老师家长学堂的第327篇文章


01


两年前,在我家附近有一家“五福楼”酒店,属于老江浙菜系,我很是喜欢,便将其作为我接待朋友、客户的定点酒店。


有一次,我约了一位久未谋面的学长来聚会,负责我这一桌的服务员却是看上去粗手粗脚,倒茶的时候茶壶都没拿稳,哐当一声砸到了桌上布好的菜。


学长生性幽默,便带着几分恶作剧口吻调侃了她几句,没想到她竟然眼含泪水站在那里,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酒桌气氛一下子尴尬了。


我马上借口去洗手间,打电话给酒店老板:“我学长刚从美国回来,特意来看我,这么重要的饭局你居然派一个新手来服务,就冲着我是这里的VIP,面子上你说得过去吗?”


老板连声向我道歉,并马上安排将那个女孩迅速地被换了下去,派来了两位经验老道的服务员。


可是,说实在的,那顿饭,我吃得有些心塞。


结完账之后,我专门找到了之前那位女孩,礼貌地解释了一下换掉她的原因,并希望下一次再来这里吃饭,可以由她服务。


后来,女孩在这家酒店发展得很好,现在已经是那家酒店的大堂经理,礼貌而专业。


我和她也渐渐开始熟悉起来,有一次她问我:“为什么那天吃完饭后你还要专门找我解释?”


我说:“因为我有一个女儿,她还小,看到你,我就想到有一天,她也会参加工作。我真心希望所有人,都能够给她机会、鼓励、帮助,那么,我就不应该简单粗暴地否定你。”


当我说完这话,女孩已经泣不成声。


自从有了女儿,我就有了软肋,同时伴随的,还有身体里长出的另外一套刚柔并济的骨骼。



02


单位例行体检报告出来了,我被查出有轻度脂肪肝,体检报告后来被女儿偶然发现,对着“脂肪肝”三个字哭了很久。然后,她拨通了我的手机:“爸爸,琪琪不要你死。爸爸,你不要死,呜呜呜……”


于是,下班后推掉一切饭局,步行回家,粗茶淡饭之后,给自己制定了很严苛的健身计划,从此风雨无阻地执行——


我不仅不要做一个英年早逝的父亲,而且要做一个拥有八块腹肌的健美型父亲。


一天晚上,用完晚饭后,我们一家人出来散步,女儿坐在我肩膀上,突然转头朝妈妈问道:“妈妈,你小时候,姥爷也是这样背着你的吗?”


我人生中第一次懂得:我的夫人也是由人家女儿变成的。


如果我希望我的女儿将来被另外一个男人温柔以待,那么,我首先要宠爱自己的夫人。


所以我慢慢了解到,原来家里的地板每天是要拖两遍的,马桶是每天都要刷的,女儿的衣服是需要手洗的,床单被罩每个星期都要换洗,晚饭吃什么比做公司业务更难缠……


曾经,人家一个好好的公主,活活让我给过成了保姆。


现在,因为爱女儿,我主动要求成为一个宜内宜外的好丈夫。

正应了那句话,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03


“每次走路,爸爸总是走在左边,用右手轻轻地护着妈妈。


每次从超市回来,爸爸总是一只手提着重重的购物袋,一只手牵着妈妈。


每一年,都有那么一个星期,他们会把我放在姥姥家,去过纯粹的二人世界。


每次妈妈过生日,爸爸送的礼物都能让妈妈掉眼泪。


我好羡慕妈妈啊,我好想以后也嫁给一个像爸爸那样的老公啊。”

这是女儿三年级作文《我的爸爸》中的一段。


我心甚慰,直达傲娇。


是的,目的达到了。


我隐隐希望,在爱情与幸福这件事情上,女儿不仅有鉴别的能力,更有很高的鉴赏力。


这,是我一个父亲,最实用,也最有心机的富养。


那一日,一个女孩儿打眼前经过,几个老男人恶趣味地由内而外地点评——处女否?34C or 36D?


而我,自觉远离了那些曾经自以为高明的“幽默”再也没出口。


能想象吗?倘若有一天,女儿也被这样一群人,这样品头论足,那种愤怒......这份“下半身思考”的友谊,果断割舍,就为了女儿。

有了女儿,是我思维趣味上的一场洗礼。


我真心渴望,每一个男人都有机会做一次父亲,尤其是女孩的父亲。


那么,那些阴晦的性侵事件就会大幅度地下降,因为父性可以驯化并战胜兽性。



04


又一日,早晨高峰期的地铁上,我看到了那只伸向一位女孩的咸猪手。


面对那人的凶神恶煞,女孩儿无助地哭喊:“你干什么?”


那人凶狠地回答:“我干什么了?”


那个年轻的女孩哭得更凶了,那个男人也就更猖狂地叫嚣:“我要报警,你侮辱诽谤我。”


此时此刻有人转过头去,有人举着手机等着看热闹,有人默默走开......


“我看见你那只不干不净的手了。不用你报警,我报。”我声音大得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那男人朝我挥来拳头,我迅速制住了他,周围有人肯帮我忙了,并报了警。


我是英雄吗?我认为不是,我只是一个浑身软肋的父亲,我能轻易将任何一个女孩换算成“假如她是我女儿”。


这种换算,令我没法对自己身处的这个世界袖手旁观。



05


上辈子,女儿是不是我的情人,我不知道。


但这辈子,她是我的学校,经过了她,我才彻底地拿到了男人的毕业证与学位证。


是的,我承认,有了女儿之后,我变了,脱胎换骨般的改变—我是她永远的铠甲,而她也是我终生的软肋。


如果是从前,你问我的理想,我会诚实地说香车美女大别墅。


可是,现在,我真真希望市容整洁,社会安定,世界和平,人心向善……



我更希望,每个男人都能够有机会成为一个女孩或几个女孩的父亲。


因为我知道,一个父亲的努力只是杯水车薪,而有了一个又一个父亲的“富爱”,这世界必是美好的人间。

● ● 


集思广益,博采众长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