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简单,很雍正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1-03 05:46:41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雍正

更多人想到的大概无外乎是

拼命三郎、工作狂、宅男、强迫症、刻板、冷酷、寡恩......

但正如每个人在生活里都是多面体

真实的雍正无疑还是个艺术家

他崇尚极简

又深知制瓷之道

那些由他参与制出的瓷器

尽管简单

却很雍正



▲色釉瓷壶 美人肩


斗彩开光折枝莲纹盖罐


在烧瓷的过程中,这些瓷器的最终成型,都或多或少融入了雍正的设计理念。而这股极简之风的盛行,一是因为当时的西洋器物还没开始风靡清廷,巴洛克运动仍在酝酿之中。二是烧制技术的不完备。除此之外,雍正隐忍内敛的性格,反应在瓷器上,便是这异于花里胡哨的淡雅与简洁。

 

雍正出生时,因为生母乌雅氏的位份卑微,而不得已将他托给佟佳氏抚养。这种生母不在身边的感觉,时时令他觉得孤独寂寞。他变得敏感多疑,也学会了凡事要多忍耐,要懂得自我保护。在皇子们为了帝位明争暗斗的时候,残酷的斗争让雍正养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习惯。而这一切的默默隐忍,反应在审美上,正是他对淡雅、极简之物的钟爱。



那么这些令雍正爱不释手的瓷器,究竟美在何处呢?


【以“小”为美】 

莫道瓷小难玩味,小中自有玲珑

无论杯盘碗碟

雍正似乎更偏爱小瓷

这些瓷器历经了精细的淘洗

再施以颜料点染

自呈其小而秀,小而洁之态


▲胭脂紫釉碗

仅有4.8厘米高的胭脂紫釉碗,碗里饰有暗花和云纹图样。



▲淡黄釉瓶

小件的淡黄釉瓶,有着细颈和溜肩。



▲单色釉


▲青花锦桃纹盘


▲粉彩瓷碗


▲团蝶纹碗


【以“柔”为美】

 一盏柔美的瓷器

大概就像一位笑靥盈盈的婀娜女子

或像一株起舞于风中的花卉

它的轮廓自带韵律

那是一叶悠然又舒缓的乐章

它的色泽不艳不媚

即便是彩瓷

亦是色调淡雅

胎质轻薄而细润

雍正一向视彩瓷单色釉为心头爱

他所倾向的釉色大多偏于柔和

纹饰也更加纤巧


▲秋葵绿釉如意耳瓶

绿中带黄的秋葵绿釉如意耳瓶,瓶内施以白釉,淡雅宜人。


▲粉青釉茶壶

通体呈青色的粉青釉茶壶,素洁无纹,触感柔滑。



▲天蓝釉双龙耳瓶


这一时期的彩瓷,包括了五彩、粉彩和斗彩,尤其是粉彩,在当时颇具盛名。可以说彩瓷是最能体现雍正对简洁柔美之风的追求,它们并不华美绚烂,也不尽是彩绘的堆砌,正相反,这些瓷器在用色上讲究彩中带素,且多用淡色,使得即便是彩瓷,也更外柔和。


▲粉彩牡丹纹盘


▲粉彩松鹤蝠寿折腰小杯一对

▲粉彩


▲彩瓷


▲彩瓷


【以“秀”为美】

 雍正时期的瓷器

最是需要定晴细看

那一个个人物,容貌清修

大有弱柳扶风之态

器间的一草一木,无不是枝叶简单

一波一浪,无不是纹路秀美

它的留白恰到好处

久看并不刺目

反倒润目净心


▲窑变釉弦纹瓶

窑变釉弦纹瓶有着细细的长颈,扁扁的圆腹,瓶身有7道弦纹,甚是秀美。


▲粉青釉凸花如意耳蒜头瓶

粉青釉凸花如意耳蒜头瓶的瓶口呈蒜形,颈短腹圆,瓶身有凸花和彼此缠绕的莲纹作装饰。青色的釉面显得洁净莹润,瓶体的轮廓也极富动感。



▲粉青釉尊

粉青釉尊最大的特点便是它那不规则却又优美的线条,隽秀又娴雅。



▲斗彩


▲斗彩


▲粉彩蟠桃纹天球瓶


雍正时期虽以仿古见长

尤以仿烧宋代名窑及明代青花最胜

但在“仿古暗合,与真无二”之外

仍难掩其妙境

那便是一种“豪华落尽见真淳”的质朴与简单


▲斗彩

▲彩桃花纹直颈瓶


人们偏爱雍正时期的瓷器

正是倾心那份纯粹

它小巧秀雅,柔和温润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也因为这些瓷器

雍正成了名副其实的艺术家

可以说无论一瓷或一人

简单便是真

简单亦是美

像这样很简单很雍正的一瓷、一人

又怎能不教人沉醉


▲青花镂空山水人物盆


▲斗彩缠枝花卉纹碗


▲青花仕女婴戏盘


▲斗彩云龙纹天球瓶


--END--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