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叔康:我的老家坝头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19 07:00:06


点击上方"太阳雨文学"关注我们

朱叔康,族名朱昆立,字叔康,后以字行,又字大康,号琴山渔人,老渔。1975年出生在山东单县坝头寺村,朱叔康自幼喜欢读书画画。长大后先后跟随冯奇,高永谦二位先生学习中国画。擅长山水画,山水以清代四王为宗。朱叔康山水画清秀俊逸,颇有古风。深得人们的喜爱!


我的老家坝头寺



文/朱叔康


       坝头寺,一个普通的鲁西南小村庄;一个特别而又富有内涵的地名;它就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是我们坝头寺朱氏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是很多漂泊异乡游子魂牵梦绕的家。

       记忆中的坝头寺,村庄不是太大,分为东街和西街。村子里遍布着很多大水坑。

      村西头的坑叫做西坑也叫牌坊坑。因为在坑南头曾经有过一座贞节牌坊;但在解放前这座石牌坊就已经没有了,只是名字留传了下来

      村北头有东西两个大坑,中间有座砖桥相连名曰北坑。小时候我们常常在北坑里摸鱼!坑的周围遍布着芦苇。在村东头还有一条南北方向的水沟,沟两旁也有许多的芦苇。其他的小点的水坑更多,比如栽满柳树的柳芽坑,长有梨树的梨花坑。

       我家的老屋子在西街,我曾祖父弟兄四人,他们的房子都是老式的砖底土胚盖成的四合院,东西两家对着。我太爷爷居住的房子是青砖建造的大房子,也是全村最好的房子,在我们房子的东面栽有许多的梨树花红树。后来这座房子房子传给了大曾祖父。

        我们坝头寺朱氏的始祖朱流爷,和他的叔父朱尔靖,堂兄朱鈭都是最早在坝头村安家落户的人。朱流爷是燕贻堂朱氏的第十代传人。朱流爷的七弟朱嵇进士出身,曾做过乾隆朝的御史。朱流的父亲,祖父,曾祖父,太曾祖父都做过七品以上的官,而且代代是清官。在当时很有声望并且《单县县志》上均有记载。朱嵇和他的父辈都喜欢种菊,品菊,养菊!朱嵇别号菊雨,书斋名字叫做菊雨山房。至从朱嵇以后我们朱家就很少再出过做官的,听老人说是因为我们祖坟的风水被人给破了。由于风水被人破了,之后子孙后代中就再也没有出过做官的了!当然这只是个传说不足为信,只要肯努力,刻苦学习总会有回报的!

       在我们村子的北面以前有一座寺庙,叫福胜寺;这座寺庙始建于隋朝,在明朝嘉靖年间重修的;至今还留有半块“重修福胜寺”的残碑,静静的躺在村西头的草地里;默听风吹雨,惯看几度兴衰!从残碑上得知原来坝头寺这一带在明朝嘉靖以前是古黄河的大坝,而这座福胜寺就修建在大坝的头上。这就是坝头寺这个村名的由来。

        距我们村西北一里地,是我们村子里的耕地,那一方耕地被叫做黄林。黄林者即是旧时大财主黄家的祖林,听老辈人说黄家有个孩子生来不会笑,长到七八岁了还是不会笑。这可愁坏了黄老爷,有一天黄老爷不慎打碎了一个定窑的茶杯。听到茶杯打碎的响声,那个孩子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黄老爷见状大喜。从此以后只要小孩不笑,黄老爷就摔个茶杯;说来也怪,只要茶杯摔了那个孩子就会笑个不停。因此老人们都说他长大以后肯定是个败家子!果不其然黄家真的就败在了这个人的手中。这是在我们这一带广泛流传的民间故事。虽然只是个传说,但也说明了一个道理:富贵无常,盛极必衰。

       百年古村坝头寺,一个美丽的村庄,一个托起梦想的地方。


丁酉夏月琴山渔人朱叔康于坝头寺福胜村舍。


1、本平台纯公益性质,已经开通原创保护,留言和赞赏功能,所有来稿必须原创。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体裁不限:散文,小说,新旧体诗歌,时评,摄影等均可。

2、来稿请用文档或纯文本格式,并附上个人简历(100字以内)及照片一张。稿件请勿一稿多投,作品一旦选用,将择优刊发在大型文学纸刊《湖西作家》上。
3、 稿酬由读者来定,超过十元赞赏按四六分,作者六,四作为平台运作,不愿打赏请注明,稿酬以红包形式七天后发放,没赞赏就没稿酬,敬请周知。
4、投稿邮箱:604659375@qq.com,衔文字结巢,只因与你相遇,感恩有你!

太阳雨总第637期

顾问:于非鱼  秦闪云

总编:睇人

编辑: 旭日东升  鲁子

朗诵团队: 李栋 王玺 刘宗英 静好 坦然 李莉 王爱英 薛静 许修亚 于海洋 老牛 李锦涛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点击链接,回顾往期精彩文章:

朱叔康:琴山渔人歌

朱叔康:抱水痴人

朱叔康:哭荷

朱叔康:感恩父亲

太阳雨周年征文-50号  朱叔康:太阳雨平台周年贺

朱叔康:古诗三首

朱叔康:贺谢培哲书法艺术馆落成单州

朱叔康:朱叔康诗三首

朱叔康:古风四首

朱叔康:梦蝶草堂记

朱叔康:拙园课话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