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宜兴紫砂壶【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7-02 10:27:50

随着人们文化品位的提升,人们对生活质量要求越来越精致,宜兴紫砂壶逐渐成为人们在工作环境、家庭居室和休闲场所不可缺少的茶具用品,且受到越来越多的赞叹和珍藏。人们不仅仅满足于茶壶的实用价值,而且更看重其审美价值。因此,紫砂壶艺无论从表现形式还是内涵意义上,如何多角度地反映其审美情趣、体现其审美价值。这是每个紫砂壶收藏者必须探讨的课题。

顾景舟大师对紫砂壶艺曾有独特的见解;即壶艺创作要注意三个要素:其一是形,乃壶之形象;其二是神,即壶的神态。就是通过形象表达和散发出来的精神情趣;其三是气,壶的气质,也就是壶的内涵意义实质美的素质。关于壶艺的形、神、气之说,正是他一生实践探索的艺术观点和艺术理念。也为紫砂壶艺的品评和鉴赏积淀着审美标准。显然,一件较为完美的壶艺作品。其形、神、气三者是缺一不可的,而且应该是优秀的。一旦在品赏之余,不仅能让人产生完美的观赏效果。而且会给人以耐人寻味的艺术感觉。这便是壶艺的审美感化作用所产生的审美价值之魅力所在。
那么,我们该怎样去领悟和挖掘紫砂壶艺的审美特征呢?这里不妨从研究紫砂壶造型说起。尽管紫砂壶品种繁多,百态千姿,但是就造型设计而言,根据造型艺术的理论和法则都是由点、线、面组成的主体与附件如壶的嘴、錾、口、底、足、盖的子等等的配置关系,各个方面的比例适当与否,外轮廓线的结构上的缓冲过渡,明暗面的技法(即制作手法)处理,空间与实体所形成的虚实对比等等。这些都可以作无穷的推敲,使紫砂壶蕴含着丰富的美感。具体来说,对于方器类壶的制作,为了达到端正、规矩、简洁、挺刮、严谨、工整之感,其线条的长短、块面的大小、面角和空间的大小都十分讲究。尤其是平面口盖要求不苟丝发,技法处理干脆利落,壶嘴、壶把、壶顶匀称对直,以及和主体的比例协调。在细部处理的精加工上要尽力表现得清晰、光滑、坚挺,方显整体美感。其中不难看出水平线的平静美,垂直线的刚劲美,连接线的紧密美,还有对称与平衡、对比与调和、统觉和通感的形式美,以及各线面相互作用的结构美。
对于一般类的圆柱、圆台、圆锥形和圆球体的光货壶,大多以饱满、圆润、厚重、古朴为特点,重点以造型本身所具有的曲线、弧线和凸面的装饰性。或者配以几条简练的线角而产生的装饰效果来达到美的感觉。对于方圆兼寓的造型,设计制作者总是从造型形体的形成规律中。抓住最能反映本质和最富有美感的特征。在精工细作上力求表现出弧线的柔和圆润、曲线的流畅奔放和球面的饱满丰润。尽力达到敦庞周正、朴实健壮和刚柔相融之美感。就以光货中最具典型的“仿古”、“掇球”、“石瓢”这老三件为例,尽管造型传承了几百年。艺人拍打了一辈子,名家名作依旧独领风骚,光彩照人。
花货壶作为紫砂壶中别具一格的另一类造型。大多是以大自然生物为题材,运用模拟仿生、写实、夸张等手法,把自然界的花卉草木、飞鸟虫鱼和瓜果蔬菜等物象塑造和融注于壶艺之中。主要表现手法是在壶体上堆、雕、捏、贴各种花、枝、叶、果等,或塑上有趣的小动物加以点缀,使得充满乡土气息的自然景观再添几分生机。这样的一把壶,实在是太美了。在花货壶艺巨匠朱可心、蒋蓉以及门徒学子的耕耘培植下,紫砂百花园更是一派生机。“松竹梅壶”、“松鼠葡萄壶”、“报春壶”、“彩蝶壶”、“碧桃壶”、“南瓜壶”、莲花壶”、“竹扁竹段壶”、“高风亮节壶”等等,可谓洋洋大观、美不胜收。尽管每一件花货造型具有自身的个性美,但是无论从线条装饰到结构布局,从物象塑捏到形态夸张,处处给人以精神上的享受,小小茶壶不仅有体味生活气息之闲情逸趣美,更有拥抱大自然之气势壮观美。这难道不是艺术审美的感化作用和愉悦作用在壶上的体现吗?
此外,除了传统常规的方器和花卉,还有不规则或是雕塑类茶壶,也有人称之为奇形怪壶,然而它以奇中观秀、怪中生趣、怪而不丑而取胜。它往往是名师高手别出心裁的得意之作,如汉棠大师的“松段壶”、秀棠大师的“山鸡壶”等等,刻划逼真传神,形象十分生动可爱。其构思之精巧,捏塑之精湛:恰到好处地将壶体结构要素同塑像机体结构有机结合,洒脱发挥、刻意表现,让人在生机勃勃、春意盎然的意境下,感觉到自然恬静美和灵动神韵美,也是这上乘之作所特有的个性美。总而言之,对紫砂壶造型艺术的审美特征及其价值的认识和挖掘,不仅有利于我们对提高壶的工艺质量和艺术价值的进一步领悟,而且有助于我们在壶艺创新制作上不断进取,所以观赏一件新的造型,应该在领悟到美的本质以后再加以评点。以这样的审美态度为出发点,才能中肯地赢得爱壶者的共鸣。归根结底,一把壶的艺术价值的高低,是取决于制壶人的创作能力和制作水平。换句话说,没有一定的设计创作能力,没有扎实的制壶功底,是不可能把壶做好、做象样的。

本文从紫砂壶的造型为出发点,阐述了方壶,圆壶,花壶的鉴赏要点,每个紫砂壶收藏者只要多看多揣摩,一定可以在鉴赏能力上上一个新台阶。




外销镂空紫砂壶  



外销紫砂花货 

外销紫砂壶是指销往国外的紫砂壶。清代时,有专为出口东南亚各国制作的紫砂壶。早在明朝末年,葡萄牙的东印度公司就大量贩运中国茶叶到西欧,同时少量的紫砂器传到了荷兰,引起了欧洲人的强烈兴趣,他们称之为“红色瓷器”,“朱泥器”。1840年鸦片战争后,西方古董商人纷纷来我国搜罗文物,紫砂器也在其中,于是很多紫砂艺人纷纷生产仿古器形,工艺水平虽不如从前,却在国外扩大了市场。紫砂在欧洲各国的名字叫YIXING,也就是宜兴的音译。紫砂壶到了欧洲,最初确实是被当作高档茶具使用的,但是渐渐地脱离了实用,而变成一种陈设品,以其独特的“中国品位”在橱柜上占有一席之地。
在日本早在江户时代末期,紫砂壶就已经传入,其中有刻有“惠孟臣”和“陈鸣远”款的。明治年间,日本常滑陶公曾聘请苏州籍紫砂艺人金士恒去日本传授技艺。日本学者奥兰田收藏中国名壶32件,其中紫砂壶29件,并与1874年编纂《茗壶图录》,刊行于世。紫砂花盆也于乾隆年间开始传入日本。清代外销的紫砂壶,在泥料的选配和造型方面变化多样,但绝大多数出于对实用性的考量,造型比较古朴,出水顺畅。其多以朱泥制作,常加以贴花、镂空、泥绘等手法,这也成为了其区别于一般紫砂壶的最重要的三大技法。在去年北京的春拍中,就有一件朱泥镂空贴花梅报春纹壶,估价4万至5万元,成交价则达到了近7万元。壶盖与壶身以镂空形式雕刻梅报春图,盖钮立塑梅干与盖面梅树相连,壶身上下饰以螭龙图案相互呼应,工艺复杂。壶柄、盖钮、壶流皆以鎏金链条相连,更显富贵华丽之气。另外还有专为出口东南亚各国制作的紫砂壶,如泰国拉玛五世(光绪年间),曾向宜兴定制过一批紫砂壶,现仍有一部分保存在泰国。清光绪年间,更有大量紫砂器销往日本,墨西哥和南美各国。




时大彬款的紫砂雕漆四方壶 



 
宜兴窑紫砂黑漆描金吉庆有余壶 

紫砂壶自明末以来,宜兴紫砂陶受到了宫廷的重视与亲睐,开始作为贡品进入宫廷。“宫廷紫砂”这个名词,最先由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专家、学者提出,特指皇帝御用的高档而又精美的紫砂器。其来源有两种渠道,一是由宫廷造办处出样在宜兴定制;二是由宜兴地方官员向宫廷进献。至清代宣统年止,大量精品紫砂器被宫廷收藏使用。目前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有1949年以前的老紫砂壶,以及中共建政后至20世纪80年代以前新收的紫砂器,共计400余件。虽然整体数量不是很多,但品类齐全,有各式茶具,餐具,文房用具,雅玩等,另有成套的祭器,鱼缸花盆,动物雕塑,仿生果品等。在数量上以紫砂壶最多,有圆壶,扁圆壶,掇球壶,包袱壶,龙凤壶,提梁壶,包漆壶,僧帽壶,六方壶,扁方壶,方斗壶,筒式壶,菊瓣壶,白果壶,竹节壶,梅花壶,延年壶,温酒壶等。仅次于紫砂壶的是陈设文房用品;盘,碗等实用紫砂器据数量较少。
这些藏品中,绝大部分是清代制品,极少是明末制品,还有一部分民国初年的制品,名家款识有时大彬,相圣思,惠孟臣,陈鸣远,陈殷唐,陈胜恩,杨彭年,陈曼生,邵友兰,邵玉唐,王南林,杨梦臣,朱石梅,黄玉麟,华凤翔,裴石民等。
宫廷藏品其中最为显眼的是明代时大彬款的紫砂雕漆四方壶。此壶以紫砂为胎,后来经过宫廷名匠的工艺技术加工,通体髹十几层红漆,四面开光,雕刻不同的锦地花纹,正面饰松荫品茶图,背面是高士对谈图,嘴与把均装饰有飞鹤流云纹样。工艺之精湛,气质之脱俗,无人能及,显然是高出社会一般文人的名贵用器。据故宫博物院古陶研究中心王健华研究员介绍,它是全世界仅存的传世珍宝。
2010年在沈阳举办的“紫砂名品、珍贵茗茶”紫砂拍卖会中,一款名为“宜兴窑紫砂黑漆描金吉庆有余壶”的拍品,底价为33万元。经过多轮竞拍,这款紫砂壶最终以155万元的价格成交。可见故宫藏品之珍贵。【资料整理编辑:谢润良】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