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茶具销售联盟

三瘾录之三:茶瘾

叶大春小小说2018-08-12 14:12:29

                           茶     瘾

 

                                                    (小小说)叶大春


秦老头早年曾在鲁迅先生常品茗的广州“陶陶居”茶楼当小跑堂。为此,他颇得意,常在茶客面前炫耀这段经历,仿佛他干的不是茶博士,而是地下党。当然,他的动机,既无沽名钓誉的奢望,也无加官晋级的野心,纯粹吹牛爽心。可是,鲁迅先生的亡灵还真庇护过他一次。那年,红卫兵破四旧,抄家,要砸他的一套心爱的宜兴紫砂茶具。他急中生智,喊道:“这是鲁迅先生当年用过的茶具,我一直珍藏着,谁敢砸,谁就是反革命!”红卫兵被他镇住了,诚惶诚恐地放下茶具,退出他的住宅。这茶具不仅成了秦老头的护身符,而且被红卫兵请去当革命教材,巡回展出,直到前些年清退文革抄家抢占的文物古董,茶具才回到秦老头手中。

 秦老头早年受茶馆之风熏陶,染上茶瘾,与岁俱增,老来更浓,他谙熟红茶、绿茶、花茶、乌龙茶等各类饮法,精通品茗养生之道,谈起西湖龙井、黄山毛峰、庐山云雾、祁红、滇红、英红、武夷岩茶、安溪铁观音、茉莉花茶等名茶来如数家珍。他还十分重视饮茶的环境气氛,居室内挂有仿古画二幅:唐伯虎《事茗图》、文征明《惠山茶会图》,以及李白、杜甫、白居易、苏轼、郑板桥等的品茗咏茶诗,阳台上种有四季鲜花。每日黄昏,他斜倚藤椅,煮茶品茗,好一幅“落日平台上,春风啜茗时”的清平行乐图。

 他不光独享口福,每得名茶,欣喜若狂,必备茶宴邀茶友分享。物以类聚,人以瘾合。他的朋友全是茶瘾大的老哥们:酒旗巷的冯皮匠、谢裁缝、茶叶巷的剃头匠鲁跛子、卖糖葫芦的老孙头、卖大碗茶的杨大爷。大家轮流做东,茶会红火。谁料,星转斗移,冯皮匠、老孙头、杨大爷相继作古,茶会渐衰。秦老头想重振茶道,增补茶友,无奈乏人,宁缺勿滥,听说脂胭街有两位退休干部想入伙,秦老头嗤之以鼻:“哼,他们懂得啥茶道?只晓得在办公室会议室抱着茶杯泡时间、打官腔!”

 一日,秦老头中暑,倒在巷口,被路过的一瘦一胖两老头搀扶回家,他们给秦老头扇风、掐人中、敷凉毛巾,手忙脚乱地抢救。秦老头醒来,喃喃道:“茶……”瘦老头端过紫砂茶壶就要喂他,他却艰难地摇摇手,瘦老头懵了。胖老头略闻他的茶瘾,很快领会了他的意图:“倒在茶杯里喂。”真迂腐,都啥时候了,还穷讲究!两老头相视而笑,秦老头喝下凉茶,真有“不待清风生两腋,清风先向舌端生”之感,顿时脑清身爽,心旷神怡。秦老头正待挣扎起煮茶谢恩,不料,平地起风波,胖老头绕过去搀扶他时,脚踢上凳子,一个趔趄,“咣当!”紫砂茶壶应声落地碎成八瓣。秦老头心疼得发颤,顿时脸色阴沉,眼神愠怒,终于理智退却,感情失控,不知从哪上来一股邪劲,腾地跳起身,怒目圆睁,双拳紧攥,仿佛迎击两名江洋大盗似的,吼道:“谁请你们来的?给我滚!”两老头惊呆了,尴尬万分。半晌,胖老头内疚地说:“老哥,您别生气了,我一定赔您壶。”秦老头气恼地抢白:“赔?说得多轻巧,你赔得了吗?”瘦老头不服气地声援道:“别小看人,你开个价,我们赔!”秦老头大概意识到自己太不近情理,缓慢、低沉地道歉:“对不起,我不该发火……”他蹲下身,流着泪,双手颤抖着去拾那些紫砂碎片……

 秦老头失去爱物,神情沮丧、恍惚,整日茶饭不思,卧床不起,仿佛灵魂就要脱壳而去。

第二天,瘦老头真的上门来赔壶了,秦老头执意不收。瘦老头以为他不识货,炫耀道∶“这可是清代的曼生壶,值千儿八百哩!”秦老头摇摇头,叹了口气:“有些东西是不能标价的!你知道吗?这紫砂茶壶是我老伴年轻时送给我的,五十多年来,它一直陪伴着我。捧起它,我就想起去世的老伴,想起过去的好时光……”秦老头的喉咙哽住了。

瘦老头被感染了,说:“老哥,这曼生壶也是我们老厅长的爱物哟!说来话长。老厅长当年当八路时,性子躁,脾气凶,曾犯过骂士兵、打俘虏、拼硬仗等纪律,后来给一位将军当警卫排长,那将军是和尚出身,半路还俗行武,他认为饮茶能清心修行,戒躁制怒,便送给警卫排长一把曼生壶。在一次突围中,由于警卫排长莽撞行事,过早暴露了目标,致使部队伤亡较大,将军也中弹殒身。他痛心疾首,从此视壶为珍宝。一次在杭州开会,他把壶忘在西子宾馆里,半途又返回去取。老厅长今天舍不得。他叮嘱过我,一定要让你收下,他相信你会珍惜它,你昨天发的那场脾气就是证明。他理解你的心情。老哥,你就收下吧!”秦老头激动地说:“不,不,我怎能夺人所爱!”瘦老头低沉地说:“老哥,你就收下吧!实话说了吧,老厅长得了癌症,不久……他怕死后,不孝的儿子会把壶卖给外商,就选中了你珍藏……”

 后来,老厅长居然逃脱了死神,和瘦老头一起加入了秦老头的茶会,煮茶聊天,其乐融融,茶瘾更浓,茶友更笃。

  (《三瘾录》:《小说选刊》1987年第7期选载,被收入人民文学出版社《1987年优秀短篇小说选》,被中国文学数据库列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篇目)



Copyright © 安庆茶具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