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你身边,防不胜防!千万当心这两种微信骗局!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8-17 13:52:54

.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七月飞火。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七月飞火。太阳炙烤着大地。天气闷得让人发慌,稍微动一动,便满身是汗。   关山正在心里想着林熙找自己因为什么事情的时候,教务处的邢主任亲自的来了。 “江山,出来一下!”不象平日里对江山说话那么亲切和蔼,不过也没有象对其他人那么的严厉。 “邢主任!”江山出了教室,很有礼貌了打了个招呼。既然人家给你了笑脸,给你面子,你当然要还报一下,轿子抬人人抬轿嘛,江山对邢主任很是尊敬的问道:“怎么了?” “校长在校长室等你呢!边走边说!”邢主任抿着嘴说道。很显然,对于江山这么礼貌的态度,他也很是受用。 “哦!”江山点头,一路上也不开口,一直两人快走到校长室门前时,邢主任实在憋不住了,低声说道:“昨天的打架事件。小心点,有人捅到上面,市领导亲自的打电话到教育局了解这次事件的情况。具体的校长会跟你谈!态度好点。”邢主任停下步子,说道。 “谢谢!”江山看着邢主任的眼睛,真诚的说道。 “孩子,你还年轻,要学会低头,低头有时候也是进步!进去吧!”邢主任一字一句的真诚说道。 敲门进去的江山站在校长办公桌的前面,而校长正坐在那里等着江山。 “江山,昨天下午打架了?因为什么啊!”校长圆滚滚的脸上写满严肃。 江山看了看校长的眼睛,淡淡的说道:“邢主任应该和你大致的说了经过吧?就是同学之间的口角之争。韩冲出手打了女同学,我看不过眼。才动手的。确切点说也不是打架,只不过是推搡几下而已。” “说的倒是很轻巧啊!推搡几下!推搡几下能把人推进医院,能把人推的昏迷不醒?你知道么?韩冲的家属已经接到医院的病危通知书了!”校长重重的墩了一下茶杯,沉声喝道。 江山久久不语。自己下手的轻重自己拿捏的很清楚,如果想要他的命,江山至少有十种办法就能当场直截了当的干掉韩冲,而自己出手的位置,力道,不过就是重击胸口造成短时间的窒息,胃部痉挛而已。现在听校长这么一说,肯定是有人要在这上面做文章了。 “嗯……”江山沉思了半晌,只嗯了一声。 “对于这次恶劣的伤人事件,学校方面会尽快的做出处理决定。是退学还是转学你等通知!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吧。”校长有些无奈的说着,对于刚才比较,气势弱了许多。 其实自己也清楚的很,就在几天前,就是身前的这个学生,保住了自己的位置。不然的话,不论是杀人还是强X,自己都注定因为监管不力而撤职。 没办法,自己想保他也保不住了,市里领导亲自督促。然而昨天一下午都没什么异常的韩冲今天早晨就告知生命垂危,这里面的猫腻,多年身居校长位置,又怎么能嗅不出来上面人的意思呢。 “退学?转学?为什么?”江山眯着眼睛问道。 “为什么?你竟然还问我为什么!”校长气怒至极,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学生竟然赶反驳,反问自己…… “别嚷嚷!您是校长,注意身份!”江山呵呵一笑,上前一步,拿起办公桌上的水杯,很随意的走到一旁给校长接了杯水后放在桌子上,握了握杯子,随即开口道:“我的意思呢,学校方面最好不要这么早的下处分。因为谁也不清楚这天,什么时候起风。而且呢,我这人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报复心特别的强!”江山的笑,看的校长不由自主的汗毛斗立。 “先看看事件的进展。或许韩冲同学的病危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呢!您说呢?”江山很谦逊的略微弯腰,浅笑着说道:“您先忙,我回去上课了!” 江山走了出去,剩下一脸错愕的校长,愣了半晌后,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这小子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自己!自己当了这么多年校长,今天让一个学生给威胁了! 气的连呼吸都急促了许多,校长愤愤的看着门口方向,伸手抓起茶杯,想喝口水。 “哗啦”一声,没想到校长拿起的却是一个瓷筒状没有底的茶杯,而茶杯的底座,正整齐的断裂在办公桌上。 任由热水淌到了西裤上,校长半晌无语,愣愣发呆…… 回到教室,江山久久不语。 既然有人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而且连病危通知书都搞了出来,肯定不会雷声大,雨点小,单纯的想让自己退学这么简单。看样子这是要一次性的把自己做死,往死里整啊。 “怎么了?江山。出什么事了?”邓杰回身好奇的打量着江山的神色,两人多年的默契使得邓杰立刻感觉出了不寻常。 江山简短的低声将事情说了一遍。 “啊!那怎么办?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事实做出来,可就不好弄了啊!”邓杰瞪大眼睛急促的说着。 “别慌!他做初一,我做十五!这样,我把我家老爷子电话给你,如果出了什么岔子联系不上我的时候,你打个电话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一下!”江山镇静的说完,微微眯起眼睛。 在自家这一亩三分地上搞这样的小动作,当真是寿星老吃砒霜,活腻了! 果然不出江山的预料,早上的校长谈话仅仅是个开端。第一节课刚上到一半,邢主任敲开门,喊了江山出去。教室内的学生都看的真切,在邢主任的身后,站着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 江山出教室门前回身看了看邓杰,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后,江山大步的出了教室。 “这就是江山!同志,你们应该认识,前几天学校的偷窥案,就是他……” “我们记着呢!好了,江山,有人在报案,你涉嫌重伤害,跟我们回去做下笔录。”一个年

点击下方图片更多精彩内容

 揭秘:林彪的坠机现场视频

揭秘:越南女兵不穿衣服的秘密

这桩性贿赂几乎搞垮了整套领导班子,女主角不到二十岁

只保护首长的神秘部队,背景惊人


来源:中国搜索

2017年底,微信发布数据报告显示,微信日登录用户9.02亿,日发送消息次数380亿,朋友圈日发表视频次数6800万,微信运动日活跃用户1.15亿。微信已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融入人们的生活。

 

同时,这也给了很多不安好心的人利用微信的各种功能进行诈骗的机会。通过微信的二维码以及装作是你认识的人来骗取钱财的例子日渐增多。

 

付款二维码不要随便发出去

 

大家一定要分清楚微信的转账付款二维码(发给别人,由对方输入扣钱的金额。一扫就自动扣你钱)收款二维码(别人扫了要付你钱),这两个很容易搞混!


据新华社报道,近日,邓女士看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有人在集赞,只要集够28个赞,就能得儿童推车,集够58个就能获得儿童豪华遥控跑车一辆。




这么诱人的活动,邓女士想也没想就转发到朋友圈了,没几个小时,邓女士这条朋友圈就得到了上百个赞。点击此处查看:落马官员自述:我与一位家喻户晓女星的故事!



正当她想着要给自己的宝宝挑一款漂亮的小跑车时,她的一个微信好友却给她留言说被骗了3000块钱。



邓女士吓得赶紧联系这个姓杨的朋友。杨女士说她也集了上百个赞,通过扫二维码,添加转发信息里的“欣欣儿童玩具商城”为好友,对方说需要她提供微信钱包里的付款二维码的截图,好核实有没有重复领取,并申明,不需要杨女士付款,只要截图。



就这样,杨女士给对方发了三次截图后,对方还是说失效,并让她再次发送付款二维码。



就在这时,杨女士手机连续收到了三张微信支付凭证,每一笔的付款金额都是999元,合计2997。这时候,杨女士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



杨女士点进三张微信支付凭证的详细信息查看后发现这三笔钱都是转到了一个叫“美宜佳”的公司。



杨女士随即加了这个公司的公众号进行询问,对方告知是骗子拿着微信付款码截图在美宜佳消费,是典型的诈骗案,建议杨女士赶紧报警。

 


现在微信二维码已经成为不少人的首选付款方式,不过一些诈骗分子也从中发现了牟利手段,利用微信支付二维码,进而骗取钱财。

 

骗子通常会以“微信当日转账支付金额超限”为理由,向受害者索要微信付款的二维码截图。同时,骗子会以各种理由想尽办法让受害者(在刷新钱包支付界面的情况下)反复截图,最终骗取多次盗刷快捷支付的机会。

 

这种诈骗的原理为:当人们买单时只要在微信钱包中点击“付款”就会出现一个条形码和一个二维码,商家只要扫描二维码就可以完成快捷支付。

 

那么问题来了,虽然微信付款码属于一次性有效且每分钟更新,但它却是可以直接截图的,只要骗子能在短时间内索取到截图内容,就能实现盗刷!

 

为了预防类似的骗局,大家一定不要将自己微信钱包的付款二维码给他人分享!

 

发了语音也未必是本人

 

通过发送语音博取信任,进而“借钱”的新型骗术,在全国多地悄然出现。

 

据新华社报道,在武汉生活的田智(化名)就遭遇了此类骗局。2017年8月2日晚,他突然收到了一个同学的微信消息,对方声称需要300元应急。为了打消他的戒备,对方还特意发送了一段语音,内容为“是我本人”,并且连发两次。

 

听到确实是同学的声音,田智就准备转账给对方。恰在此时,同学却亲自打来电话称,自己微信号“被黑了”,向他借钱的人其实是骗子。挂断电话后,田智打开班级微信群,发现许多同学已在讨论这件事。

 

得知真相后,田智暗自庆幸没有上当,同时又心生疑问:为什么骗子能够发送同学本人的语音?“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骗子居然能发送真实的语音验证?最后讨论结果是,同学可能在某个平台发送语音验证时,信息被盗用了。”

 


对于此类骗局,网络安全专业人士黎先生建议,遇到微信好友借钱的情况,最好能通过电话或视频确认。向不能确定真实身份的好友转账时,可将到账时间设置为“2小时到账”或“24小时到账”,以预留处理时间。


如何防范类似骗局?

 

1.提高信息安全意识,不要轻易透露微信账号、密码等个人信息

 

2.不要轻易截图付款码,发给个别人更需要特别谨慎。普通的交易是没有这个环节的。

 

3.在微信钱包中设置支付手势密码。当你想使用微信付款时,输入手势密码之后才能展示出付款码。保证即使手机被盗,也不会导致钱包里的钱被人转走。

 

4.若发现微信账号被盗,应及时冻结账号,并通知其他好友切勿上当。

 

5.尽量不要将QQ和微信互相关联,以免发生两号同时被盗的情况。

 

6.如他人在微信上提出转账请求,需通过电话、视频等方式确认对方是否本人。



更多好文在阅读原文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