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茶具销售联盟

《南海一号》 第十一回 | 冯峥

文化潮人2018-05-21 12:38:05

原来,水上人家每次出海前都会给自己准备些片糖、茶叶之类食品,以补充一日三餐之后的营养不足。这些食品只供自己享用,故此叫“私伙”。




《南海一号》

第十一回  

李敬唐借茶说国宝

憨大工仗义骂儿郎


01

                         

 “天龙号”带着各人的欲望,离开了刺桐港,辗转“扣”风,终于行驶在茫茫东海海面上。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刚走不到两天,这风却又忽的晴了下来!一丝丝风都没有了,水平如镜,这种海像行船人叫“焗风”。这下子,连“扣风”也“扣”不成了。


天龙自怨倒霉,无可奈何使劲一拉舵,在附近祥芝停船过夜待风。


晚饭后,除了大工天龙心情不好,早早躺下自生闷气外,大家没事干,都聚集在船面喝茶聊天。


此刻,天上月色朗朗,海面波光鳞鳞,海水共长天一色,端的是个海上明月夜!


02


终于回航了,大家都很高兴。船工也把自己的“私伙”拿出来与众人共享。原来,水上人家每次出海前都会给自己准备些片糖、茶叶之类食品,以补充一日三餐之后的营养不足。这些食品只供自己享用,故此叫“私伙”。但是,到了返航之时,算算时间,几天内就可回到家了,他们也会把吃剩的私伙拿出大家共享。因为这些食品时间长了会变质,吃完回去好更新。有缘修得同船渡,也乐得做一次大方。


船头公虾叔是宋康人,是那种笨嘴拙舌埋头苦干的人物,他与大工天龙的年纪不相上下,深得大工喜欢,平日有什么事,都找他商量。他今晚带头拿出了家乡的“夫娘茶”。


李敬唐品了一口,拍案直叫:

“好好好!真个是一口生津,二口回甘,三口香入心肺,回味无穷啊。好好好!”。


虾叔摇摇头说:

“这些舱底水不好,带咸。要是俺东水山碧水潭的水呀,咳,那才叫好。”


木哈德喜欢寻根问底,便问:

“这茶怎么叫夫娘茶?这么一个古怪的名字?”


虾叔平日寡言,但听有人说他的茶叶好,就忍不住多说几句。


虾叔说,这茶产于宋康的东水山,叫“东水茶”。为什么又叫夫娘茶?因为我们宋康当地称岭南圣母冼夫人为“夫人”或“圣母娘娘”,统称也就叫“夫娘”。这茶是她老人家传下来的,所以叫“夫娘茶”。据说,当年冼夫人的孙子冯盎在宋康当县令,他们这些北方下来的“冯家军”不服水土,肠胃不适。他的祖母冼夫人是当地人,就教士兵到附近东水山采茶煎水喝,果然有效。此茶流传到民间,但有小儿积滞肠胃不适,一盅“东水茶”便药到回春。从此,行人外出远门,怕水土不服,都带上一包“夫娘茶”。因此,也就成了俺远航渔家必备的“私伙”。


穆罕默德听了连忙插嘴

“阿门,到了南恩,你能不能帮我进点货?”


伶俐就说:

“你这个鬼佬穆,大宋的童子尿也可当药,你还要不要?”


大家听了哈哈大笑。


舱外嘻嘻哈哈,舱里欧阳天龙却辗转反侧:刁却奶,这摆海怎么老是不顺?听见外面热热闹闹的,反正睡不着,他索性披衣起来,带上哟哟到舱外看看。


03


哦,原来今夜月色好,大家没事干,睡又嫌早,都聚集在船面喝茶聊天。这些家伙虽没有茶壶茶杯,一个漆盘代茶船,用饮调大碗代茶壶茶杯,一样兴趣盎然哩。


此刻,木哈德这个半唐蕃正在一边品茶,一边指手划脚的摆着个说书架势,海阔天空说古论今——


“……刚才虾叔讲了夫娘茶,因讲得讲,我也讲个关于饮茶的古。俗话说,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说起饮茶呀,不但出状元,还出了个皇帝——别笑,真的,就是俺们前几代的宋徽宗!这茶皇帝赵佶呀,他不但喜欢喝茶,还写了一本专门谈茶的书,叫什么来着?啊,叫……《大观茶论》呢。对啊,大家都说他是翻生李后主李煜!李煜你们知道吗?唐朝最后一个皇帝,虽是个败水皇帝,可书法、绘画、诗词绝对是一流!现在教坊还唱他的《虞美人》《破阵子》呢。赵佶呢,更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他的《瑞鹤图》、《池塘秋晚图》开诗书画印先河。他的瘦金体至今还无人望其项脊!后人都说,中国皇帝多的是,少了个李后主宋徽宗没什么,但是少了个诗人李煜书画家赵佶呢,嘿,那中国的文化历史就要改写了!他们本来就是当学士院长的料,【无名氏评:相当于现在的文化部长、文联主席?】却阴差阳错当起了什么一国之君,这岂不祸国殃民?”


想不到这半唐蕃会来这么一番大胆的点评,众人听了哈哈大笑。木哈德见大家捧场,更得意忘形,啜了口茶,继续唾沫横飞:


“你知道吗,金兵入侵边关告急时,你猜赵佶怎么样?嘿,他正在聚精会神画他那《瑞鹤图》呢,不耐烦地一挥手说,千里做官只为钱,他们不远万里而来,不也是为了这个?咱们有的是钱,给他几个钱,打发他们走,省得兵戎相见涂炭生灵!”


众人一阵吁嘘。


穆罕默德耸耸肩膀,说:

“阿门,这就是贵国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呀!明主,明主啊!”

“明你个头!”

伶俐站起来,生气地把碗中茶朝海中泼去,

“要不是这些昏君狗官,我们还会躲到这天涯海角!你个鬼佬,当然高兴咯!”


被伶俐一番数落,穆罕默德不知所措,摊开两手耸耸肩膀,一个遗憾的样子。


见穆罕默德那尴尬相,李敬唐连忙起来打圆场:

“好好好,不说这些扫兴事了。木哈德,说个笑话吧。”


木哈德知趣地马上扭转话题

“好好,说笑话,说笑话。哪,就说说我乡下那两公婆吧。这两公婆穷得要死,人家过年了,他们还饿在床上起不来。听见外面人家放炮仗,老公就说,要不俺俩就干一下顶团年饭算了。干完那事,老公下床尿尿,谁知连路都走不稳,东倒西歪的。老婆在床上看了哈哈大笑,说,老公,敢情这事儿不但能当饭吃,还能当酒喝哇!”


木哈德讲完,大家笑了个前俯后仰,茶喷满地。


“你这半唐蕃,狗嘴里长不出象牙!”

伶俐假装生气,骂了句木哈德,回头赔笑给穆罕默德斟茶,

“鬼佬穆,我刚才是说笑喳,不要当真。”

一倒茶,才发觉水已倒光了,正要回去添水,小龙已经把开水送来了。


虾叔接过饮调,边添水边说:

“这东水茶耐泡,还可泡两轮。”


小龙看看桌面,奇怪地问:

“咦?我以前到铺子看李老板喝茶,都用茶壶茶杯的,今晚怎么用饮调大碗了?”


伶俐苦笑:

“杯你个头!母鸡有乳还不早给小鸡吃了?船里有多少家当你还不知道?你爹这船呀,大缸大碗满船都是,可找个茶壶茶杯却比大海捞针还难。”


小龙突然想起什么,转头“咚咚咚”的回去,一会儿拿出个黄布包出来,解开了:

“你们看,这个是不是泡茶用的?”


众人一看有了茶盏,兴趣立刻又来了。木哈德朝伶俐问:

“这不是茶盏吗?老板娘怎么不早拿出来?”


伶俐白了小龙一眼,没话可说。


一直站在背后没开声的欧阳天龙也觉得奇怪:这小子哪来的茶盏?莫不是上摆海哪个客人丢下来的?正想上前问问,李敬唐却已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抢过茶盏,高举过头,仔细打量盏底,好大一会才回头,紧张地问小龙:

“你,你,你哪来的?”


小龙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好。


伶俐见小龙尴尬样子,怕他说漏嘴,赶忙代回答:

“怎么来的?不就是那天他爹叫他上去办燂船的货,他在地摊三文十二捡的死鸡!”


 “多——多少钱?”

李敬唐声音有点哆嗦。


伶俐抢着说:

“钱你个头!都说了,是三文十二捡的死鸡。怎么啦?”


众人见李敬唐反常的样子,也感到奇怪,跟着追问:

“怎么啦?莫非这茶盏也有故事?”


李敬唐一屁股坐下来,好大一会,叹了口气,朝小龙说:

“你,你,你不是捡死鸡。你,你捡了宝啦!是国宝啊!”


李敬唐这么一说,大家吓了一跳,更感兴趣,七嘴八舌的:

“不要放屁吓牛,不就是个旧茶盏吗?”

 “李老板,什么国宝?你说呀,不要吊瘾(卖关子)呀。”


李敬唐本想斟杯茶镇定一下,可哆嗦的手碰到茶盏又缩回来,回头还用饮调斟茶。


“好好好。”好一会,众人终于等到李敬唐哆哆嗦嗦开口了。听他说来,还真是一个意外的故事——


刚才木哈德兄弟不是说到茶皇帝赵佶的事吗?这茶盏也和这大宋皇帝有关。


04


有一次,这徽宗皇帝在皇宫内苑太清楼宴请权臣蔡京。这次宴请,徽宗用了汴京的“茶中三绝”接待蔡京。这“三绝”都是咱们福建来的,因为这个蔡京是俺福建人哪。蔡京受宠若惊,事后还专门写了篇《太清楼侍宴记》,记录这次殊荣。从此,这来自俺们福建的“茶中三绝”便身价百倍了。


哦,你问何谓“茶中三绝”?惠山泉、建溪盏、北苑茶是也。


先说水吧。泡茶之水,陆羽的《茶经》将煎茶的水分成三个等级:泉水上,江水中,井水下。据古人的考究,南零的水为第一,俺惠山泉排第二,此为一绝。再说茶,俺北苑茶是福建转运使丁渭、蔡襄等人监制的贡品,这是没得说的啦。此又为一绝。


最后说到这壶。建盏,是武夷山南麓建阳水吉窑所产之黑釉茶盏,因为产在建阳,所以叫建盏,也是贡品啊!当时许多著名文人墨客就有名句来赞颂它,什么“忽惊午盏兔毫斑”啦、“鹧鸪碗面云萦字,兔毫瓯心雪作泓”啦,等等,多咧。可惜,后来几经战乱,这建盏失传了!


听到这里,大家“啊”的一声,失望的摇头感叹。


李敬唐啜了口茶,继续说——

当时,制作建盏最著名的师傅,你们猜是谁?是吉水寺一个叫淡然的老僧!这老僧一辈子也不知制作了多少只茶盏,可传下来的就只有两个。你问为什么?嘿,他这人很怪,本来一年就只做一个,可他认为不满意的,随手就砸,还砸个粉碎!所以传世的就只两个茶盏,一个在刚才说过的宋徽宗那里,另一个就在他本人手中。一百多年了,世间就剩下这么两个茶盏!据说淡然老僧的那个,圆寂前自己砸了。那么现在这个呢——


“啊,是宋徽宗的?”

“真是朝廷御用的?国宝?”

大家惊叫出来。


 伶俐立刻抢过小龙手中的茶盏,急忙要把茶盏包好。


“慢—— ”

李敬唐小心从伶俐手中拿过茶盏,翻转过来,指着盏底“吉水山人”四个字说

“我刚才就是看了这个印章才打哆嗦的啊。看,吉水山人,就是淡然老僧的别号啊!”


完了,用指甲轻轻弹弹,

“你听你听,噔噔响!这成色,这质地,这式样,岂是我辈所能企及!”


木哈德点头说:

“这才真是‘好好好’呢。”


穆罕默德立刻对小龙说:

“阿门!我可以用全船的货和你换吗?”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


李敬唐冷冷一笑:

“你全船的货还不够它半个角呢。”


穆罕默德耸耸肩膀。


木哈德接着说:

“没问题,你开个价。不会比女儿红更—— ”


说到这里他突然收口了。


伶俐和小龙正要开口,突然背后一个声音炸雷般响起:

“住口!”


大家回头,这才发现大工欧阳天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们背后了。


欧阳天龙走上前,两眼直逼儿子

“你给老子实说,这个茶盏是怎么来的?”


小龙支支吾吾不敢回答。


伶俐抢着回答:

“来你个头!说啦,是三文十二捡的死鸡。”

“怎么来的?说!”

欧阳天龙推开伶俐,逼近儿子,声音严厉。


05


不知道大工为什么会生这么大的气,大家面面相觑。哟哟也知趣地过去舔着小龙的脚跟。


小龙退了一步,小声嘀咕

“是,是一个姑娘摆地摊卖的。她,她讨价十五贯,我还价五贯……”

“鸭仔,你去抢不快一点!”

天龙吼道,

“刁却奶,人家不穷就不卖仔,你却乘人之危!”


欧阳天龙说完,大家立刻七嘴八舌议论开来

“大工,话又不能这样说啊。上天要价,落地还钱。你情我愿,这说不上是乘人之危啊。”

“是呀,买相卖相,自古买卖都是这样的啦,怎么能怨小龙呢。”

“也是。捡了便宜货,不夸儿子,还骂?莫名其妙!”

“……”


天龙不管众人议论纷纷,对儿子斩钉截铁的说:

“明天,你给老子送回去!”

天龙话说完,众人又炸开来:

“送回去?地下捡到宝,上天无状告。凭什么要送回去?笨七!”

“可也是。大工,叫小龙怎么送?眼下兵荒马乱的,哪里寻找那姑娘?”

“……”


最后伶俐出来说话了:

“小龙他爹,这我又不帮你啦。这茶盏,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是真金白银买来的,凭什么要送回去?说不定是老天爷见你欧阳家一世忠厚,赏赐给你的呢?再说啦,买错也好,卖错也好,生米都煮成熟饭了,眼下山长水远兵荒马乱的,你叫他怎么去找那姑娘?生头无识面的,又去哪里找啊?”


一番话,说得大家“是呀是呀”的频频点头,欧阳天龙也一时没话说。都以为事情到此了结了,木哈德正要继续讨价还价,天龙又说话了,不过,声音不像刚才那么严厉:


“你们都看见了,刁却奶,这几天是焗风,不是我不想走,几时一起风,老子马上起碇,决不会耽误你们一刻钟!”

说着,转头对小龙说,

“阿龙,你给我听好了,明天立刻启程!刁却奶,掘地三尺,也要把姑娘找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把茶盏还给人家!回头你飞天也好,潜水也好,赶到料罗头找我!”

说罢“噔噔噔”的回去了。


这个犟大工!大家顿时兴致索然,打着呵欠,叽叽咕咕议论着各自回睡觉去。


这正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未完待续)

 

(节选自冯峥长篇小说《南海1号传奇》,花城出版社,2016年版)



 

(节选自冯峥长篇小说《南海1号传奇》,花城出版社,2016年版)





作者简介

作者近照


冯峥广东阳江人。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文联委员,广东省作家协会、民间文艺家协会、戏剧家协会、曲艺家协会理事、"非遗"专家组专家。原阳江市文联主席、作协主席。现高凉文化研究会会长,茂名石油化工学院客座教授。著有长篇小说《渔乡子》《南宋的那个夜晚》等20多种。《七级总理》等20多篇小说、故事和歌曲在省以上评选中获奖。小戏《子教三娘》、《三亲家》、《亲家路窄》参加省演出并获奖。《守门人》等4个电视片在省评选中获奖,系列电视片《渔家故事》获省“五个一工程”奖。《漠海钩沉》获2004年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




备 注:

● 本公众号欢迎志同道合的文友投稿,文责自负;

● 本公众号对自由来稿有编辑修改的权利;

● 本公众号所提供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网页、文字、图片、音频、视频、图表等,版权所有,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


Copyright © 安庆茶具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