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云鹏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5 17:38:10

画家简介


  丁云鹏 (1547~1628尚在)明代画家。字南羽,号圣华居士,安徽休宁人。卒年不详,天启五年(1625)尚在作《白马驭经图》,瓒子,詹景凤门人。工书法,学钟繇、王羲之。画善白描人物、山水、佛像,无不精妙。白描酷似李公麟,设色学钱选。丝发之间而眉睫意态毕具,非笔端有神通者不能也。兼工山水、花卉。中年用笔细秀,略近文征明、仇英画法,晚年风格朴厚苍劲,自成一家。供奉内廷十余年。与董其昌、詹景凤诸人交游,故流传作品多有董其昌、陈继儒等人的题赞。董其昌赠以印章,曰毫生馆。其得意之作,尝一用之。万历八年(1580)作江南春扇,天启元年(1621)作伙溪渔隐图。


艺术成就


  其画以人物、佛道最负盛名,论者谓,在明末人物画家中,丁云鹏与陈洪绶、崔子忠成鼎足之势。早年人物画工整秀雅,晚期趋于沉着古朴,前后变化可从存世的《媛挡熊图》及《三教图》(均藏故宫博物院)中窥知一斑。山水画也有一定造诣,在师法宋元基础上,自具风格。早期隽秀,晚期古拙,以平整为法。亦能作兰草,有《楚泽流芳图》(故宫博物院)存世。后世流传他的作品,有不少是伪作。而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钱选《卢同烹茶图》实为丁云鹏手笔。丁云鹏生活于雕板、制墨业发达的徽州,还为书刊画了不少插画,对于新安木刻画的发展起到了一定作用。


  丁云鹏是仇英之后最著名的人物画家,他工给的笔法不下仇英,而高古文雅似又过之。他最擅长的是佛教题材,佛祖、菩萨、罗汉在他笔下既栩栩如生,又庄严肃穆。此帧李公麟《维摩演教图》画人物五十三,动物数头,趁具法器、峰峦堂宇、树石祥云,皆精密工给,非费一两月之功不能为此。董其昌与丁云鹏为挚交,曾题丁氏所绘《五像观音图卷》云:“丁南羽写此时,在吾松为顾光禄正心所馆,年三十馀,故极工妙。自后不复能事,多老年漫应。”


  丁氏的山水、人物、花卉无不精妙,但传世作品则以山水和人物为多。释教、人物画上承吴道子、李公麟传统,又工禅月、金水两家,别具一种风格。早期衣纹线条圆润细劲,好似行云流水,设色雅淡,丝髮之间,眉睫意态毕具。一五九O年代中叶以后,画风一变,行笔疏爽,线条简劲,粗笔浓墨,形象夸张,表情怪诞,这种「宁拙勿巧,宁丑勿媚」的变形画风,为晚明衰落的人物、道释画开创新局。


传世作品

明 丁云鹏 三教图轴,纸本,设色,纵115.6cm,横55.7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左下款署“善男子丁云鹏敬写”。钤“丁云鹏印”“南羽氏”。画上有陈继儒题记。


  此图画孔子、老子、红衣罗汉坐于树下共同探究玄理的情景。画中三位智慧长者面目严肃,神情专注,孔子儒雅敦厚,循循善诱,正发表言论;老子道貌岸然,谨慎而善辩,他注视着对方,似乎准备随时发问;红衣罗汉双目低垂,安详而平静,从他紧锁的眉头可以看出他已沉于思索之中。


  明代,随着儒、道、释三教的融合,宗教题材的绘画也随之有了世俗化的倾向,此画中的宗教人物与作为供养的神仙不同,脱离了程式化的因素,有着鲜明的个性特征和情绪化色彩,同时融入了文人的审美情趣。其人物造型古拙、气质端庄文雅,体现了明后期文人画注重表现个性的风尚。画法上,运用“高古游丝描”,细劲而“笔力伟然”,既有古朴之感,又具有时代气息。设色古妍冷隽,尤其是人物服饰的红色、兰色与赭色,赋色沉稳和谐。山石树木勾勒添色,取法文徵明,小青绿设色,文静典雅,营造了一种静谧清淡的意境,引人入胜。


明 丁云鹏 菩萨授经图 水墨纸本,141×68cm,1606年作


  此图所绘内容为:观世音菩萨授经的故事,此品自隋迄宋,历代都有,最早出现在敦煌莫高窟第303窟人字披的《普门品》上,以描绘得十分详尽,从“无尽意菩萨即从座起,姿态安详”一表现观世音菩萨授经的全部过程。自明朝起此种绘法巳发生巨大的改变,此品的画法巳在法华会的二边,此画所表现的只是一个局部,在观音菩萨的周围则只画众多信徒向观世音求真经的场面。


  画中所作人物以线描为主,所用之线、深得用笔三味,落笔稳,压力大,速度快,恰如苏轼咏吴道子作画诗中所说“当其下手风而快,笔所未到气以吞”正是这种高难度的技巧和磅礡的气势,赋予作品以强大的生命力,造就了画面飞动的艺术效果。这里要指出的是,丁云鹏所作的白描法,多用折芦描和铁线描,这得力于他的版画创作,当时丁云鹏为新兴的版画创作作了很多的描图,并亲自创作,丰富和提升了他的白描水平,是同时代画家不能比拟的。所绘观音神情静穆,罗汉俯首友颐,眼视空茫,授经人则凝神默想,内心的澄清和画面的宁谧统一于形象之中。侍婢们较为活跃的姿态和不同的表情。对比观音的严穆,突出了主题。


  此图曾被晚清收藏家王孝禹收藏,左下角有“王孝禹收藏记”。王孝禹(1847-?),名瓘,字孝禹(一作孝玉)辛亥(1911)后,以字行,四川铜梁人,李浚之在《清画家诗史》中称“由举人官江苏道员,曾为二江总督的幕僚,工篆,尤善隶书,得邓石如、赵之谦杨沂孙诸家之长,兼工篆刻,亦善山水,所作山水苍浑秀润,能诗,精鉴别,富收藏,以金石书法闻名于世人。”


  明末人物画在“波臣派”盛极一时之际,丁云鹏能独树一帜,影响深远。清代乾隆年间的宫廷画家丁观鹏就是因为仰慕同族先辈丁云鹏而取名为“观鹏”的。清胡敬在《国朝院画记》中云“明丁云鹏道释像,其法本宋人,与梁唐壁画之以奇诡擅能者流派自别。”可见丁云鹏对道释人物的贡献。更为可贵的是,此画距今巳四百年,人海沧桑,而此画低墨如新,似有神物护持。是画中的菩萨有灵,还是画家的精气不泯?


明 丁云鹏 扫象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一弯溪水蜿蜒而下,童子持帚扫象,其侧有一菩萨倚坐而观。「象」、「相」同音,「扫象」即「扫相」,意指破除对一切名相的执著。


  本幅人物皆以中锋画成,衣纹线条遒劲,有若行云流水,畅达流利。眉鬚毫髮丝丝入微,极其工细。这种笔法虽似李公麟的白描,但丁氏又加工著色,独树一帜。背景树干虯曲,点叶繁密,设色秀润清雅,凡此种种皆见文派影响。


  此帧绘于万曆戊子年(1588),是年丁氏四十二岁。


明 丁云鹏 白马驮经图 130.9×54.5公分 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作品简介及赏析


  汉明帝时曾派遣蔡愔前往天竺求取佛经。两年后,天竺僧竺法兰与迦叶摩腾自西域以白马驮经来至中国,并创置白马寺。此图即绘白马驮经故事,完成于天启乙丑(西元一六二五年),为丁氏晚年作品,脱去早年之繁细作风,而趋疏简清逸之画境。


  秘殿珠林续编乾清宫著录:设色画竺法兰白马驮经事。款。乙丑(西元一六二五年)秋日。奉佛弟子丁云鹏拜写。钤印二。丁云鹏印。南羽。


  鉴藏宝玺八玺全。太上皇帝。嘉庆御览之宝。宣统御览之宝。


  据《后汉书》记载,公元64年,东汉明帝刘庄有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在西方有一个金色的人。第二天,汉明帝召来大臣询问梦中所见之事的凶吉。一位大臣告诉他说:“听说西方有佛,您一定是梦见佛了。”  汉明帝于是立刻派了两个使臣到西方出使西域拜求佛法。三年之后,两位使者携同两位西域高僧一道,返回了都城洛阳。与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一匹驮载着佛经、佛像的白马。这便是历史上白马驮经的故事。


明 丁云鹏 应真云彙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危岩峭壁,古木丛林,诸罗汉或晏坐禅定,或繙经说法,或降龙伏虎,形貌各异。卷中多尊罗汉的造型以贯休罗汉为本,胡貌梵相,但丁氏加绘了树石等背景,并表现了人物的互动关系,形成文人喜好的倚石凭树、与山水混融的罗汉画卷。此卷用墨渐浓,用笔粗放,画叶笔法多变,但装饰意味趋强。卷末款署万曆丙申(1596),是年丁氏五十岁。此作是丁氏粗笔浓墨罗汉画风最早的一件纪年作品,在他绘画风格的发展上深具意义。


丁云鹏 冯媛挡熊图


  本幅款署:“万历癸未春丁云鹏写。”下钤“南羽”朱方印。引首有吴元满篆书“冯媛当熊”四字,尾纸有吴时尧、施于民题跋。 按题可知,此图作于明万历十一年(1583年)。 此图以翠竹、梧桐、椿树、湖石为背景,表现了冯媛挡熊的故事场景。据《汉书·外戚传下·冯昭仪》记载,汉建昭中,元帝率左右随从,于后宫观斗兽。突然有熊逸出圈,攀栏欲上殿,冯婕妤冲上前挡熊而立,保护元帝免遭伤害。后世多以冯媛挡熊的典故赞扬女性临危不惧﹑奋不顾身的精神。


丁云鹏 五相观音 纳尔逊艾金斯艺术博物馆藏


丁云鹏 罗汉图卷


明 丁云鹏 六祖像图 立轴纸本墨笔,纵127厘米,横60厘米。北京荣宝斋藏


明 丁云鹏 白描罗汉图手卷 水墨纸本。32X665cm。


钤印:云鹏题识:南羽丁云鹏敬绘鉴藏印:古之人人之古;春水船;白云山樵;吴大;汪士元审定印;观海者难为水;晓夫;存存道者;戴信之鉴真印注:清代装裱。


明 丁云鹏 树下人物图 立轴,纸本,设色,纵146厘米, 横75.5厘米,(日)私人藏。


  图中黄衣童子执扇炊茶,青衣居士闲数念珠。石布青苔,地生茵草,湖石清凉,碧树成荫。树石巧妙地环绕成回字型构图,以其深浓繁细烘托淡雅洗练的人物,使后者成为观者瞩目的中心。全幅造型、用笔谨劲细秀,设色典丽清雅。


明 丁云鹏 释迦牟尼图轴纸本设色,尺寸:画芯140.7×58厘米,外围305×81厘米 天津博物馆藏


丁云鹏 洗象图


丁云鹏 罗汉


丁云鹏 洗象图


丁云鹏 论经图


丁云鹏 洛神图


丁云鹏 释迦讲经图


丁云鹏 白描人物


明 丁云鹏 秋景山水图 绢本设色,纵63.5厘米,横27厘米。广东省博物馆藏。


  此图写天高气爽,万木红绿相问,高人曳杖桥头赏景。远山毕现,屋舍掩藏。山水相环,景致宜人。该图取法董巨,用笔凝重圆润,有别于丁氏的平常面目。


丁云鹏 少陵秋兴图


丁云鹏 漉酒图轴 横56.8厘米,纵137.4厘米 上海博物馆藏


  这幅《漉酒图轴》描绘的是东晋陶渊明漉酒的生活情景。漉酒即将所酿的新酒用纱布过滤澄清的一道工序。


  庭院中老柳三株,浓叶成荫,树下一髯者与二童子作漉酒状。湖石及树边丛菊盛开,表现出秋高气爽的季节。用笔细致,衣摺用铁线描,富有质感。设色古艳,构思精密。


  画面中央,陶渊明脱巾散发,籍虎皮而坐,风神潇洒、气度轩昂;两童子相对助其漉酒,稚气可掬。上方有三树高柳,绿茵浓密,树根石隙,菊英缤纷,竞吐芬芳。柳菊相应,点明了夏末秋初酿酒的节候特征,也渲染了陶渊明独特的品格与心胸。本图着意通过人物动态神情的刻划,环境道具的烘托,成功地揭示出陶渊明超旷虚灵、静穆澹远的性格。


  此图的左下石上署有“漉酒图丁云鹏”。钤“云鹏”朱文椭圆印,“南羽”朱 文印。款署“壬辰”,为万历二十年(1592年),作者46岁。


玉川煮茶图轴 立轴,纸本设色水墨画,纵137.3厘米,横64.4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


作品鉴赏


  《玉川煮茶图轴》是明代著名画家丁云鹏晚年创作的细笔水墨画。画作题材来源于卢仝的古诗,描绘了卢仝坐蕉林修篁下,煮茶品茗的场景。


  图绘卢仝《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诗意,卢仝坐蕉林修篁下,自看雪汤生玑珠,手执团扇,目视茶炉,聚精会神候火定汤。


  画面是花园的一角,两棵高大巴蕉下的假山前坐着主人卢仝——玉川子,一个老仆人提壶取水而来,另一老仆人双手端来捧盒。卢仝身边石桌上放着待用的茶具,他左手持羽扇,双目凝视熊熊炉火上的茶壶,壶中松风之声隐约可闻。那种悠闲自得的情趣,跃然画面。


  清代曹寅有题画诗云:“风流玉川子,磊落月蚀诗。想见煮茶处,颀然麾扇时。风泉逐俯仰,蕉竹映参差。兴致黄农上,僮奴若个知。”


创作背景


  此图系丁云鹏于1612年(万历四十年)在虎丘为陈眉公而作。


  丁云鹏的艺术年轮并不完全像原木的横截面那样简单,在他过了花甲之年后,依旧会回首他的细笔人物画,如他在66岁时绘制的《玉川煮茶图轴》,类似这样的佳作尚有一些,不过,经过一段粗笔人物画的创作经历后,他的细笔已不是当年的游丝飘飘,而显得沉厚凝重得多了。


  丁云鹏晚年的绘画风格发生了重大变异,在学术界被称为是晚明变形主义的人物画代表人物,这是和晚明社会文人士夫的心态有着密切的联系。晚明发达的城市商业经济促使社会走向奢华,朝政的腐败使文人士夫们对国家和个人的政治前途失去了信心,变态的心理和变态的生活方式(包括狎妓、使用嬖童等)充斥到文人们的日常生活里。他们以追求变态求异的艺术形象来满足感观上的刺激,他们的需求也正好是当时文人画家的艺术追求,无论是在绘画上还是在书法上,分别出现了以造型变异和结体险怪为审美时尚的艺术趋向,这就是艺术史上所说的“晚明变形主义”的形成原因。


明 丁云鹏 庐山高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峰峦层叠,树丛茂密,飞瀑凌空,状如垂练。全作构图紧实,以牛毛皴描写山石,笔法古厚浑成,近似王蒙风格。在经营位置上,又与沉周〈庐山高〉有些相似,甚至于以篆书题写「庐山高」三字的手法也和沉周的作品雷同。不过画中山头岩石扭曲,好似卷云,颇具动势;近景、中景和远景的山石墨色沉鬱,又无太多浓淡的变化,充分展现丁氏自己的面目。


  此帧作于万曆己亥年(1599),是丁氏四十三岁之作。


松巅函虚轴 纸本 纵:205.7cm 横:56.2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群山高耸,云霭流动,松杉葱茏,古寺掩映其间。蜿蜒崎岖山路上,士人携童漫步行吟。全作笔法变化多端,松树用细笔钩画,苍劲古朴,并以乾笔短皴描写远景山头繁複的石稜,用大笔皴擦寺旁的巨岩,复以浓墨乾笔表现近景坚硬的石块。本幅笔墨苍劲,淡赭著色,沉鬱中而有雅淡之韵。全作气势雄浑,构图密实,但毫无迫仄之感,为丁氏山水画中的精品。

  此帧作于万曆甲寅年(1614),丁氏时年六十八岁。


 《画应真像》扇面 纵:16.1cm 横:50.1cm


  临溪苍松一株,枝干虬结,松荫坐二罗汉。背后远山隐约可见。本幅构图意境甚雅。

【款识】万历丙子(公元一五七六年)八月写。丁云鹏。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