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茶具销售联盟

古风江湖: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阿彩的演绎万事屋2018-07-28 13:57:53

“这是江汉上半年的一场戏,戏中两位都是推荐者很欣赏的大侠,之前放在论坛周年活动预热的宣传贴里,看到万事屋重开就拿来投稿,暑假开始了,欢迎更多小伙伴来江汉玩。”




人物:大辽游侠。金兀术、佛狱成员。离昏

出处:江汉朝宗演绎论坛



金兀术 :
【黎明破晓,旭日东升,朝霞从云层深处倾洒而落。安宁的小镇逐渐从一夜沉睡中苏醒,街头小贩支起了摊子,油条、馒头、饼子应有尽有。高大身躯跨坐马背之上,马蹄“踏踏”声从城门一路沿至城中,虽一夜奔波未眠,一双厉目却仍旧锋冷如刃,毫无疲态。小贩吆声传入耳中,伴着油锅中“滋滋”响声,香味扑鼻,不由得撇头去看,饥肠辘辘之感愈发清晰。逮缰勒马,口中低叱一声】
吁!
【马儿扬前蹄一声嘶鸣,荡尘飞扬,打了个响鼻。翻身下马,迈步走至小摊前,挑了张桌子落座,搁下沉沉包袱。前些时日受人所托,将这些沉甸甸的银子送到京都去,因而星夜赶程,不曾歇过脚。臂肘撑在桌边,俯首挑了两根木筷,吹掉筷上沙尘,沉哑嗓音语速缓慢】
老板,来一碗热乎的...
【言间抬目,坚眉衬着霜白两鬓,一身风尘仆仆。目光望向前方,思忖着还有几日路程才到天芒绿洲——一路行来,听人道是那地界儿上近日来马匪横行,已劫了几家。鼻孔出气冷冷一笑,也不知是在笑这乱七八糟的世道,还是自己的闲操心。】


离昏:
【朝廷伏诛五雷起义之争,兵戈相对,整片燕山府地陷入兵荒马乱,几个偏僻城镇临近黄沙漠地,本是民风彪悍,自那日被劫了物资,伤了二天教众,引得佛狱上下举知,教主震怒,因昆嵛之事已将门派推上风口,由此尚不能震慑一群土匪,简直欺我教无人。她折路往返,带人深入沙漠,剿掉几批匪伍,漠上一代匪徒数十万,加上些日子难熬四处奔走的流民陆续入寨,这些土匪的人数涨得厉害。】
【她一举惊走大鱼,匪帮几个头目皆不在山中,由此追入镇内。说是镇,也不过是黄沙地上围土墙,立下石碑画界的旧地,不乏来往络绎,豪客,杂家,乞丐土匪装束各异。她并不着急,待四散教徒入镇寻到人,才慢条斯理设伏,要来个瓮中捉鳖。】
【当匪首带着几个弟兄走入路挂小摊,也许并不知晓北面茶寮里已经被人当做目标,待是摊上小二上来烤肉烈酒,一番举杯喝庆,但见其饮酒一叹,于是弓弩握于身前,双箭入膛上,上弦,手臂平肩于眼瞄成一线准,张臂开弩,续而飞箭脱弦,嗖嗖两声直入其背,酒碗哄咚落桌,再而周遭惕惊闻声而起。店家高呼是:“官兵又扫上门了!”而匪帮余客倏尔便从箭向望至己身,不惊不躲,半方面具挡下眼鼻半边,提刀而行,反朝其余人所在之处光临。】


金兀术 :
【方才坐下取筷,便乌泱泱来了一众大汉,皆是虎背熊腰,嗓门如雷。本就是鱼龙混杂的地界儿,来往商客、走镖的、官兵,哪有心思去管他们是谁?纵使吆喝喧闹之声扰得心头不快,却也只是挺背端坐在自己的凳子上,连头也不曾再抬起。待热汤、馒头上齐,俯首提起盛满热汤的瓷碗,此镇临近大漠,风中亦是黄沙漫飞,一片浑黄。目光低敛扫了眼汤中浮沙,浑不在意地递至嘴边,正欲饮下。却突地“嗖嗖”两声破空,犹如一石砸入静潭,千层浪涌,喧沸乍起。紧接着,突来重物砸在桌角,“轰”地一声,面前木桌不堪倒地,连带着桌上包袱亦摔落在地,硕大银锭从包袱中“咕噜噜”滚出,登时便乱了一地。手中汤碗亦因惊动一晃,倾洒半碗抛落在地,“啪”地一声碎裂成片。】
【坚眉紧皱,一双厉目犹如寒刃,挟着威冷、不耐之意,猛地抬起,扫过那撞到桌子的尸体,再扫向骚乱人群。拇指指腹粗糙,缓缓擦过嘴角汤渍,却是缓缓起身,脚步迈开转身。身躯魁梧,神色冷戾,随众人视线望向那提刀来者,想必,便是罪魁祸首了。鼻孔出气冷冷一笑,也不去捡地上银锭,只盯着那人,沧桑面庞因满腔怒气腾腾,阴沉至极——官兵么?行走宋国这些年,见得最多的,不是土匪行凶,反而是这些草菅人命的官兵。左手至腰间,五指张开又缓缓收紧,骨节青白压力,紧紧握住刀柄,不待双方交手,便突地抬脚扫出猛如蛟龙出海,一势力道极大,可抵千斤,直将地上躺尸扫出,砸向来者。沉冷嗓音一语带斥】
阁下,未免太过嚣张了罢!
【话音未落身已纵出,几步疾行快不及瞬,却并未拔刀,只是紧随飞去尸体赶至人前,手撩袍角,再抬左腿一脚猛出,踹向对方腹部。】


离昏:
【前行至摊前店家小二已是落荒而逃,那店中唯余的便是一众土匪贼贼,掠色那粗汉尸躯横扫冲出,念是这帮土匪情谊实在寡淡,如此对待弟兄尸身,手上未止,与一旁拾起酒埕,内劲从气海丹田破出掷推横旋而出稳如泰山,撞向尸躯却砰声炸裂,个中酒水同瀑布散淋而下,飞溅四方,尸躯沉声落下震起黄土烟尘。勾嘴角似笑一般,嘶音出是】
一丘之貉尚且麻痹不仁,你也不差。
【挑眉沉眸睇色落其足下高靴一起指向己身,不动不退,左右错手拔出腰际双刀疾破锋刃既出弧开二道重叠刀气破空冲向其脚。倏是眸色越过其人,横身纵侧于空旋开刀刃指向其侧一匪兄,弯刀破喉,割出一道血痕,待一足触地,另一脚足尖飞起勾踢,撩腿起一字,将之头颅踢出与身躯分离。双足落地,其尚热身躯也随之应声而倒。一个,两个, 三个……就场五人,这些人她手上抢到手的东西,通通用命还回来。】
【骄阳夺艳,这昼日热如蒸笼,神色冷厉一同她手中刀,长发搭落双肩,手中刀染血再出,两腿行似剪,疾崩冲出速若惊雷,刀随身变撞切刃尖刀锋,兜转迂向方才出语之人。】


金兀术 :
【飞脚踹出之瞬对方旋刀而来,却是鼻孔出气冷冷一笑,当即收腿落地,右足后扫荡尘土飞扬,闪身立定之时,对方已快刀杀人。魁梧身躯屹立在旁,左手扶着腰间刀柄,头颅微俯,扫了眼地上尸体,鲜血横流间如咕咕小溪,沿粗砂地面染红散落银锭。头顶骄阳渐盛,热气如烘,伴着白晃晃的日光。厉目微眯,怒气已化戾气,反而冷静。缓缓开口,带着冷冷讽意】
草菅人命,阁下,也不赖……
【话音未落,刀影交错间对方已袭来。左手收紧运力拔刀,刀锋撩起斜扫,钻风劈空、欻如急电,内力奔腾涌走,刀身嗡鸣中腕上使力,运弯刀旋若银轮,光芒刺目间,抵挡对方来势。同时右手已悄然拔刀,冷芒闪过,却是一招腾龙出水,去得迅疾了当,削向对方左臂。】


离昏:
【听言一蔑,她刀下亡魂不乏豪杰不缺小人,缺不知如今匪盗是猖獗如斯堂皇,掠我商队,弑我门徒,分明理亏在前,仍敢出言不逊,戾气纵生,胸前起伏吐纳且内力运转掌下顺刀意迸发,鬓发编垂双靥左右因刀力旋措而扬开,刀刀相撞鸣起刀口窜错锵声,适逢日头照落,锋芒过去极为耀目,龙游游缠疾风高刀,所过之处似要将斩尽苍生之意,于此时双刀和出,双刀狂途坠入,雷霆万钧攻势如雨,誓要让苍穹于此夕破落。 】
尔等匪盗,是咎由自取。
【与其缠斗之中,方才怔而无动之人此时似觉,竞相往外逃出,再而一记飞腿,踢起长凳,一手震出袭向其,刹刻即动,身形已开三尺外,刀挑破装满木箸的竹筒底部,偏锋快刀疾切,只是霎眼刀光掠影,再是内劲叠进续而爆落筒内,箸如飞箭追出,往那逃窜之徒背上刺入。】
因果环生,死有余辜。


金兀术 :
【两刀相击刀气迸射,锋芒刺目,一阵相缠嗡鸣。而对方亦双刀狂出,雷霆直势攻来,当即右手回刀,斜扫刀锋往上,一记犹如蛟龙出海,迅疾刚猛,“砰”地一声撞开对方攻势,一时间犹如白光四射,相互分离。而对方提脚踹长凳,身形瞬逝于三尺之外,却是眯目驻足原地,细细咀嚼其方才话语,匪盗么?难道方才那群人真是土匪?迟疑间却也不再攻上,只迈步往前,收双刀还入鞘中。此时满地尸体,人群惊散,四周寂静中,炎暑之气烘如热炉,热汗沿眉骨滚落。却也懒得再与他们纠缠,俯身拾起散落的包袱拍拍灰尘,动作徐缓,镇定自若,而厉目上瞥,扫向那人】
你杀了他...【抬手一指地上尸体】他撞倒了我的桌子...我的银子便掉了一地...
【坚眉厉目,神色威冷,魁梧身躯屹立于前,尽是一派狂冷态度】现在,我要你把这些银子捡起来...否则,不管你是官兵还是什么大侠客,都不能离开半步...


离昏:
【本以为这是个难对付的硬骨头,不想回眸见其收到入鞘,复凝眉,忖其所为,确如过路之徒。】
你们不是一伙的
【于是双刀止下,嗖嗖回到腰间鞘内。方重新打量其人,一身沙尘偏生狂傲不羁,低眸瞥他散落一地钱银。天热得很,这几日追踪这伙人累得慌,觉是嗓间如火,从一旁提起茶壶仰头饮了两大口,又指了指地上的人,徐言】
我不是官家,也不是大侠……他欠我的东西,是这区区钱银百倍,所以下场如此。
你刀使得很好,我想我们可以谈个交易,或者,再看你能否留得下我。
【袖拭上唇角,半方面具折开烈日曜色,待其答复。】


金兀术 :
【闻言鼻孔出气冷冷一笑,“哦”了一声尾音上扬,而厉目扫过,冷似寒刃,掠过对方。同时左手一撩衣袍,天气燥热,一番打斗亦是口干舌燥。脚踏仅存木凳,臂肘横于膝上往前倾身,伸手捞过茶壶,仰头咕咚一阵猛灌。直至渴意稍解,茶壶重重搁下,方才撇首俯视对方,眉心紧皱,魁身挺立,神态冷肃咄咄逼人,缓缓开口问道一句】
那倒要听听,阁下想做什么交易了?
【言间手指一点满地散银,满腔怒意未消,化作蔑视目光,阴沉面色。】至少,先拿出你的诚意...再或者,你刀使得也不错,你我可以,以胜负为论。


离昏:
【豪客之所以为豪客,生性不羁,行径不估多成本性,于此也造就了常年风餐露宿居无定所的性情。若行的好,就是最可靠的朋友,不好,就是最棘手的敌人。可惜放眼记离昏这辈子,却没有一个说上朋友的朋友。余下的皆是敌人,以及,随时能成为敌人的盟友。】
【低眸见他底下钱银,一脚横扫扬起尘土,自然也包括地上钱银,再拂袂冷扫,钱银混着沙尘高扬随那一把劲道隔空推就,如暴尘飞扬迎着眼前人去。末了站直了身,笑是】
我眼中没有胜负,只有生死
【再走去地上尸体怀中掏出一锭金元,拭净,瞧了上头庄印,估计那群人已经开始把得手的东西转开,于是把锭子抛向过路客。】
云州干漠,他们抢了我千金货,我会以其人之道还以其人之身。这,是定金。
再 会
【于是扫其一眼,转身回到茶寮一方,策马离去。燕山府这片地的事,她一时半会儿是管不上的,而这一代地方民风本悍,从不乏收钱消灾的人。那群土匪的命,她不会由他们有命留到来年。】

===================结====================

Copyright © 安庆茶具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