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封刀录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7-15 16:48:29


简介:开局只有一把刀和一条狗,哦,不,没有狗。这是一个人和一把刀的故事。这把刀斩尽世间邪佞,却斩不断尘世中的红尘纷扰。除尽身边恶敌无数,却除不去心中的那丝羁绊。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相亲,竟不可接近。或我应该,相信是命运。入魔奈若何,封刀以成命!

 

第1章

  对于南来北往的旅人,奔波劳累的过客来说,没有什么比家更为重要。

  可是有的人,注定漂泊一生,四海为家。

  倦鸟知归林,路人难返乡。

  叶小安觉得自己就是那个路人,一个浪子。他看不清自己的归途,也看不清自己的前路。

  好在他还有一把刀,古朴的刀泛着血红色的光芒,隐隐流露出一种肃杀之意。

  只有在紧握着刀的时候,叶小安才会感到一丝心安。

  天涯人,亡命刀。

  这样的刀,这样的人出现在酒楼必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江湖中的人如果不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快意人生,那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偏偏就是这样刀口舔血满身肃杀之气的人,却出现在一家清闲之极的茶楼在小口的喝着茶。

  叶小安喝茶的速度很慢,端起白玉铸成的茶杯,递到唇边先是鼻翼微动,淡淡的闻了一下,一股沁人心腑的香气顿时顺着鼻道进入心肺,让人整个人都心旷神怡起来。

  叶小安神情之中满是欣慰之感,接下来才小心翼翼的微抿了一口,并没有着急的吞下去,而是让茶水在口中微微逗留了一会,似乎要让舌尖充分的感受记住这茶的味道,起初是淡淡的苦涩,而后茶水化开后却又是一股淡淡的清香。感受到唇齿之间的茶的清香后,叶小安方才露出一脸满足之色,接着一口将含在口里的茶水吞了下去。

  好茶!

  不愧是整个滇南最为著名的忆家茶茶庄出产的极品普洱茶。饮之后让人神清气爽,韵味无穷。更为难得的是在这韵味之中似乎还隐藏着一丝家的味道。

  那种味道,说不清道不明,似乎原本就隐藏在叶小安的灵魂深处,如今突然被这茶水激发出来了,也或许是这茶水真的能让人不可抑制的就怀念起了自己家乡的味道。

  不管怎么说,今天算是来对地方了,这忆家茶果然不愧是滇南第一茶庄,叶小安之前也喝过无数的茶,可是没有哪一种能像忆家茶一样给他这种感觉。

  我自十六岁被迫离开家乡,白马出徽州,孤身入滇南至今已整整七年时间了。有些人也该见见了,有些帐也该算算了。

  家的味道不仅有如茶水般淡然清香的幸福,也有被人强加的痛苦和血腥。

  叶小安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冷不防却被一阵喧闹吵杂的声音传到了耳朵里,让人大煞风景。

  抬眼看去却见一堆人簇拥着一个年及弱冠的少年正大声说笑着往茶楼进来。

  这少年一身绫罗绸缎,锦衣华服,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之人,不是出自大家族就是来自某个极大势力。

  这群人方才落座,就听得二楼传来一阵“咚咚咚”的急促脚步声。

  “哎呀,沐公子今天是什么风把您这尊稀客给吹到我这小小茶楼来了”

  却见一个风姿绰约,艳丽无双的美妇提着长裙快速从二楼走下,满面春风的来到那少年面前,笑颜如花。

  这美妇正是此处茶楼的掌柜,不是本地人,人们只知道她姓佟,并不知道真名,因此都叫她佟掌柜。

  忆家茶茶庄的产业极大,从采茶,制茶,产茶,销茶几乎霸占了整个滇南茶叶的所有市场。可以这么说滇南酒楼千千万,茶庄却只这忆家茶一家独大。要说这忆家茶背后没有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坐镇,瞎子都不信。这家茶楼就是忆家茶茶庄在此地经营的一处产业。佟掌柜作为这家茶楼明面上的管理者,其身份自然也是非同小可,平常根本都难以得见她一二,如今竟然为了这么一个少年亲自下楼迎接,而且言语中满是恭维之意,可见这沐姓少年来历着实不一般。

  “怎么,本公子就不能来你的茶楼了?”那沐公子神情似笑非笑,随口回道。

  “哎呀,沐公子说的这是什么话,沐公子能来简直是令我这小小茶楼蓬荜生辉啊。”那佟掌柜忙是陪着一脸笑意道,“沐公子身份尊贵,这下面一楼怕是会污了公子的身份,还请公子随我去二楼雅阁一坐吧。”说着,便支使几个小二要去二楼雅阁布置。

  “佟掌柜不必如此客气,我今天来也只是随便小饮几杯茶水,这一楼虽然面积大了点人多了点,但也无妨。”那沐公子倒是不以为然。他今天本来就是一时兴起,才来这清淡素雅的茶楼,平日里去的都是一些烟花柳巷之地,喝的全是风花雪月之酒。

  喝惯了花酒的人,让他改喝清香淡雅的茶水,总是浑身感觉不得劲。尽管这佟掌柜为了侍候好这尊主子,已经是命人拿来了最好的茶叶用最好的泉水煮沸之后,自己亲自泡制而成。但是,即使是这样依然是对牛弹琴。

  这沐公子本名沐天明,本是此地一府主的儿子,平日里仗着自己老子的地位到处游手好闲,惹是生非,标标准准的不学无术纨绔子弟一个,他又怎么可能有这品味去品一壶好茶呢。

  沐天明喝了几口之后,眉头紧锁,半响也没品出什么特别的滋味出来,还不如自己在倚翠楼喝的花酒来的尽兴,也不知为什么那倚翠楼的红珠姑娘为何对这忆家茶如此推崇。

  想起红珠姑娘,沐天明不禁眼神都有些火热起来了,那可真是一个极品美娇娘啊。任凭自己这些年采花折柳无数,但是在见到红珠姑娘第一眼时就被她的容貌气质给深深的吸引了,他以前所接触过的女人,竟无一人能及得上此女万中之一。

  只可惜这红珠虽然人在青楼,却是卖艺不卖身,多少王公贵族子弟眼巴巴的只盼着能做她裙下之臣,可惜却没有一个能入得了此女之眼的。沐天明也是花费了好大一笔代价才得以入她闺中一叙。整个过程不过一个时辰而已,这一个时辰都是沐天明在滔滔不绝的的向红珠倾诉各种仰慕之情,而红珠则从头到尾都只是在泡茶,倒茶,品茶,偶尔向沐天明露出一丝微笑,也只是纯粹的礼节性微笑,这让沐天明感到极为苦恼。、

  想到郁闷处,沐天明越发的感觉这茶越喝越苦,又开始怀念起自己喝花酒时候的潇洒来了,心思一动便是在其一个随从身边耳语了一阵。

  那随从显然是办主子的事极有一套,不大一会就见这随从不知道从哪家怡红院里叫来了一堆莺莺燕燕,环肥燕瘦。

  好家伙,这沐天明本就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做事只以自己喜好,从不在乎别人看法。这下子竟然是从外面叫了一堆妓女来陪自己喝茶。可怜一个清香素雅的茶楼活生生被他变成了倚红偎翠的万花楼了。

  不一会,整个茶楼都是莺声燕语,间或响起一阵阵淫词艳曲。这沐天明倒是怡然自得,可怜这其他的茶客,本来是要来品口素茶,清净下心情,结果却不得不被迫欣赏这旖旎春光。

  只是这沐天明势力极大,就连佟掌柜眼见如此,也只能陪着笑意,却不敢违背沐天明的心意。更别提周围这些普通茶客了,一个个也只能自认倒霉,出门没看黄历,碰上这么个跋扈的主。

  叶小安也是微邹眉头,眼见今天这茶是喝不成了,正欲起身离开,不料这隔了好几张桌子远的沐天明却是对他喊道:“这位少侠独自一人自酌自饮岂非无趣,不如来我桌共叙一杯如何?”

  叶小安根本不想与这等纨绔有任何关系,丢下一锭碎银在桌子上起身便走。不料这沐天明眼见叶小安要离开,竟是叫了两个姑娘一左一右往叶小安这边走来。

  “哟,好俊俏的公子,小兰还是头一次见到长相这么标志又有味道的公子哥呢,”

  “是啊,小红我今天见到了如此男人,真是一颗心都要跳到嗓子外了呢。”

  一阵香风扑来,这小红小兰摇曳着水蛇般的小蛮腰就往叶小安身上靠过来,一人挽住了叶小安的一只胳膊,那模样要多亲密有多亲密。

  “嘻嘻,这位公子哥,奴家喜欢的紧呢,不如陪我们姐妹两一起喝一杯吧。”

  说着,这小兰小红就想拉着叶小安往沐天明那桌去。

  叶小安脸色终于变得难看起来了,正欲轻轻使力挣脱这两个青楼女子的手臂。一挣之下却大吃一惊,原以为只是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结果不想这两个女子竟然力气大的出奇,叶小安这一挣之下竟然没能挣脱开来,正惊疑间,突然就感觉这两女子挽住自己手臂的手竟然加大了力量,似乎根本就不是要挽着他,而是要锁住他一般。

  不好!多年生死之间的徘徊让他心里陡然生出一股危机,几乎是下意识的,全身力量爆发,竟是带着两个女人的重量往前狠狠扑去,身形方才扑倒,就听得耳边有急速破空之声,却是三枚似刀非刀,似镖非镖的梭子擦着头皮而过。

  扑通三声响。

  那三枚梭子一击未中叶小安,去势不减,竟是直直射入了对面一桌的三个茶客,三人应声倒地。三人中梭的地方,汩汩往外冒着血水,那血水竟是黑色的,且散发出一股恶臭,显然这梭子事先已被人喂了剧毒。

  叶小安脸色阴沉之极,转头一看,却见一个黑衣瘦小老者,满脸褶皱正站在身后对着自己冷笑不已。

  “千毒鬼叟!”

  


(未完待续)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