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老和尚上云居山始末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6-21 07:11:51


“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虚云老和尚是对当今佛教影响深远的大德祖师,余光不尽照真如,坐化云归处;云居山真如寺是当代汉传佛教三大样版丛林之一,因藉虚老而兴。虚云老和尚与云居山真如寺有着殊胜因缘,虚云老和尚上云居山的始末,仍有待梳理。本文做一尝试。


一,挑雪填井无休歇,龟毛作柱兴业林

虚云老和尚为近代传奇高僧,相传为明代憨山大师转世,应劫而来,愿深行苦,一肩担起佛教承续重任,兴复祖庭,建寺安僧,对此行履,后人多有概括,今择一例:

虚老一生,出世于清末、民国多事之际,世寿百有二十岁,僧腊百零一年。初期则苦行参方,专修禅寂。据传记自述,及在高旻寺参堂,不意打破茶杯,即已发明己事。然后因遭逢世变,备见佛教衰败,宗门寥落,即发愿于诸名山古刹,重建丛林寺院而恢复禅风。由此而百年之间,辛苦艰难,备尝之矣。世之情伪,亦备知之矣。而此心皎如日月,历劫不移。此皆为世所公认事实,无可疑议者也

二,先贤弘法誉此间,烟水茫茫尽指南

云居山真如寺风光独具,历史悠久,是历代祖师最胜道场,在禅宗史上拥有独特地位,其兴衰成败自然备受教界关注,虚云老和尚作为禅门龙象,对此也是了然于心:

江西云居山。为历代古锥。雷震霆轰。五宗俊杰。龙腾凤翥之地。自唐宪宗元和初年。道容禅师开山。僖宗中和三年。道膺禅师入山演法后。直至明代。以祖师禅载传灯录者。四十有八人。盖开山祖道容。及道膺。道简舜。老夫。佛印。圜悟。妙喜。高庵。清凉。诸师。皆以旷世龙象。蹴踏此山。而赵州参膺祖。八十犹行脚。固此山佳话也。诸祖法典。流传亦广。尤以妙喜与竹庵所作颂古编。禅林宝训。及晦山之禅门锻炼说为最。斯山盛时。炽然建立。海印森罗。庵院累百余所。虽历宋元明清。屡嬗兴废。而诸祖嘉言懿德。洋溢回流。清康熙初。燕雷和尚。编纂山志。取名山形胜。先哲风规。据实诠次。汇成大帙。共二十卷。燕公寂后。沧桑代谢。烟草丘墟者二百八十余年。云居道脉。绝续何如。无由搜采。唯佛法不怕烂却。先哲萼跗相衔。神祇呵护。灵应不绝。如元和初司马头陀至山。愿与道容禅师阐扬佛教。感五神舍地。建寺示梦。现相至再至三。膺祖开堂。常有五龙现老人相。前来听法。道简禅师继膺祖席。主事不惬。罔循规式。师察情潜去。而树神号泣大众迎归。及闻空中连声曰和尚来也。诸缘和尚。将至云居。神钟不击自鸣者三日。建殿抡材。风拔神木。欲伐古树。灵鹊移巢。如斯冥感......揆斯瑞应。足见云居之或成或坏。原属世谛。其法门无尽固。灯灯相续也。虽然那伽常定。大道恒如。而弘演在人。膺祖在日。住众千五百人。至紫柏尊者游山。便有“最怜清净金仙地。返作豪门放牧场”之叹。晦山复兴。犹住衲子五百。燕雷之后。法幢废坠。狮弦毒鼓。寂寂无闻。民国元年。本来和尚住持斯山。毗尼未净。寺产崩分。四年。净尘和尚莅山。革秽涤垢。久参首座。寿慈西堂。照高都监。共襄法席。新建禅堂。客堂。斋堂。住众百余。十一年退院。昌桂继之。添置新田十五亩。十四年退院。净尘再来。十八年再退。此后便非丛林规模。住众寥寥。二三十人。院事由了尘。堆云。性福。妙界。相继管理。廿八年三月十九日。全寺被日寇夷烧。只存渗金千佛宝莲。卢舍那大佛像。和监斋菩萨像各一躯。性福等垒复大寮三间。住十三人。后更零落。减至四人。大好云居。一败涂地。

——《虚云老和尚自述年谱·附录·重建云居山真如寺事略》

三,但教群迷登彼岸,敢辞微命入炉汤

虚老大悲行愿,恰逢云居衰败之缘,于是纵然1952年虚老经“云门事变”大难,艰苦倍尝,仍再度发起兴复云居之愿。具体缘起有史可考:

公元一九五三年六月二十三日(农历五月十三日)虚云结束参礼云冈之行后,经武汉来到风景如画的避暑胜地庐山,养屙于大林寺。此时虚老有意在江西择寺住下,却又感到现在所住的大林寺位于庐山的中心,人来人往难于清静,不宜长住。

一日,虚云读到《现代佛学》杂志上所发表的释直纯所撰《开垦云居山刍议》一文,为云居山真如寺在近百年来的遭遇而深感不安。七月的一天,释达成受性福和尚的派遣,从云居山来到庐山参礼虚云,详细诉说了抗日战争期间,真如禅寺惨遭日寇炮火,毁坏殆尽,至今仍是一片荒凉的情况。虚云听后,更加黯然伤之。 八月十四日,虚云在释果一、达成的陪同下,率侍者觉民前往云居礼祖,并实地了解山中情况。一上山,目睹这座祖师最胜道场,仅存破旧大寮三间,其余的殿堂楼阁都墙倒房塌,瓦砾满目,荒草遍地,高没人膝。明代铜铸毗卢遮那大佛像,兀坐于荒烟蔓草之中。虚云心情格外沉重,遂发愿重兴云居祖庭。

——《云居山新志》


四,攀寻云居云外山,宛如鹫岭在尘寰

虚云老和尚上云居山的经过:

(癸已秋七月。请准当轴。派同志等数人。伴送来山。黯然伤之。乃藏身一破牛栏中。旋衲子闻讯踵至者百数十人。食宿两难。幸上海简玉阶居士施资。勉以过冬。且奠定修造开田之初基。)

——《虚云老和尚自述年谱·附录·重建云居山真如寺事略》

十月二十七日,虚云率弟子三人自武汉启程来到南昌,再由省、县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和居士代表祝华平先生等陪送,抵达云居山。登山那天,风雨交加,又遇上真如寺内大米告罄,虚云与大家一起临时用谷头舂了些碎米,煮粥充饥。没有住房,便在真如寺西北角垒土墙,盖茅草,先后搭成七问茅蓬住下。当天晚上,虚云与释性福共同召集僧众开会。首先,虚云对释性福等人数十年来含辛茹苦,坚守云居道场表示钦佩。对政府同意自己驻锡云居山表示衷心感谢。同时说现在自己老了,不能挖,也不能挑,但愿尽力为重兴云居祖庭做些筹划工作。当夜,还安排了寺中诸职事。释性福为住持.直纯为监院(未任),果一为副监院,几天后,虚云就让释果一当家师专程下山,定制购买了一批锄头、箩筐、砍刀等工具,寺中每个僧人发一套农具,以准备来年参加劳动。虚云在云居山住下的消息传出,四方衲子云集而至,年底就聚众达五十余人。大家在虚云的率领下,如法修持。

——《云居山新志》


如前所述,虚云老和尚当初114岁高龄,步行走上云居山,备尝艰辛,时有虚老皈依弟子宽慧老人朝山日记有生动描述:

朝云居山谒师日记一九五九年八月十七日(即农历己亥七月二十四日记中所载俱用农历)

余此次偕宽航知立两师及方宽丽居士等一行四众。结伴回国朝云居山为师祝寿。于农历七月二十四日由港出发。下午三时许抵广州。下榻于华侨大厦。太平莲舍宽定师等到访。相约一同上山。

二十五日早七时。附火车北上。至二十六日晨八时许抵南昌车站。因各人昨日未进晚餐。拟就车站觅食充饥。岂料遍寻车站都无一物可资裹腹。遂由我和方宽丽居士看守行李。而宽航知立两师则往汽车站买票。以额满。无法购得。结果费去八十余元。另包专车。九时开车。至下午一时许抵张公渡。余知此处原已设有招待所一间。专为方便朝礼云居者用膳休息之处。至此竟遍寻不获。询诸乡人。始悉于去年五月毁于火。正彷徨间。望见前面有二僧人。由宽航师上前询知系来自云居者。余等因饥腹雷鸣。又休息无所。乃向之请问。据谓有饭店可以进食。迨我们跑去饭店呼食时。店员问我们有米票否。四人一闻此语。面面相觑。我们既无米票。饭店即不允供给食物。于是再去请问僧人。其中一位名宽华师者。慈悲的说。“我们尚有余饭可以供给。”随即将饭菜送到。各人略为进食。聊以解饥。宽华师问我们准备几时上山。又说最好能于今天上去。因为今天有十个和尚落山挑石灰。如果我们今天上山。有挑灰的和尚可以先代我们担行李。若明天上山。要另请人。殊非易事云云。我们听到有如此巧遇。当然不肯放过。于是就请他们慈悲。先把我们的行李挑上山去。因我素有心脏衰弱及血压过高等病。惟有硬著头皮慢步走路。时因太阳威力过大。路热难行。仅行三四里山路。即觉四肢无力。难以支持。遂病倒途中。诸人将我扶起。为我抹汗擦油。扰攘有顷。卒蒙诸佛菩萨慈光加被。渐渐苏醒。当晚先到一间茅篷住夜。时天已入黑。忽见山上放出毫光。各人咸以为奇。晚饭后。承当家师慈悲。让床给我们睡。

二十七日早餐后。动身继续上山。约十时许到真如寺。

云居山本为人间圣境,虽然历经战火,但其风光不改,虚老驻锡真如寺后,更是日月重光。

夫云居在庐山之东。占地三百余里。属永修县辖。层峦叠巘。望若插霄。及蹑顶登山。复为平地。群峰环抱。天然城廓。田园陂泽。鸡犬白云。其殿堂楼阁。历代敕建。髹彤绚烂。琳碧精荧。此唐宋最盛时期也。

——《虚云老和尚自述年谱》

虚云鄙陋。愧媲前贤。癸已七月初五日到山。住僧咸曰。师之将至。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者三日矣。膺祖时植银杏。现存十三株。前年罗汉垣石上目茁一株。银杏每岁花开甚少。今春则花落满园。去夏圃内黄瓜。一蒂四实。今夏亦然。萱草寻常一花六瓣。今夏花敷四层。共二十四瓣。观者咸啧啧称奇。

——《虚云老和尚自述年谱·附录·重建云居山真如寺事略》


五,毗耶钵献当前供,田侣袈裟满郊墟

虚云老和尚朴一上山,便开始亲自率众烧砖打瓦,自己过着茅蓬苦修的生活,而复兴了云居山真如寺“农禅并重”的纯正家风。

甲午春正月。住僧至百余众。国内外道友闻讯。相将助资。爰掘土平地。将后山挑低七尺。以土填补。西边低凹坑旧寺。坐戌向辰。今改坐辛向乙。筑基抛砖竖竿。首建法堂两层。盖铁瓦。上作藏经楼。置碛砂频伽等藏经。中供毗卢佛。两边为众宿舍。楼下中筑法台。戒坛。通用。供释迦佛。挂沩宗钟板。于中上殿坐香布萨安居。铸造大铜铁锅五口。大铜钟报钟二个。各种法器什物。冬十一月所栖牛栏被焚。新建茅蓬。楼上下廿余间。牛栏。厕所。窑厂。次第落成。自烧砖瓦。储置木料。


虚云潦潦倒倒。波波挈挈。蹉跎两甲子。弘演一无成。惟对诸祖道场。志存匡护。前后修举废坠者。大小数十寺。癸巳养痾匡庐。因审云居法窟。湮没多年。念前哲诸师。无人继起。名山多胜。有讯归公。遂贸思兴复。请准当轴于五老峰下。修葺牛栏。苟安马枥。初未计及如何施设也。未半载。而诸方衲子。瓶钵遥临。势难独善。及抛砖竖竿。重建梵刹。苦诣经年。建就法堂一幢。上盖新铸铁瓦。置就碛砂频伽二藏经。住僧千指。早晚殿堂。冬夏禅七。黑白月布萨。平时蒲团禅板。香坐三枝。今春雨笠烟蓑。荒开百亩。预计岁不歉收。则足半年斋粮。年来僧多粥少。妇巧难炊。全靠政府售粮。住众除自力耕作外。还从事土木工程。自己烧砖。自己筑墙。建就去冬被焚之茅蓬。添筑牛栏厕所。现正筹建大寮斋堂大殿禅堂钟鼓楼等。又铸大铜钟。报钟各一。千僧锅四口。原大殿地基坐戌向辰。今改坐辛向乙。正对钵盂峰。而后山亦有主。原地基过高不平。宾主不称。今填平之。使藏经楼不高过大殿。其余工作。方兴未艾。虚云衰迈。已无能为。深望有大愿力者。继起发心。赤手扶起破沙盆恢复丛林旧观。则云居圣境。万古常新矣。

——《虚云老和尚自述年谱·附录·重建云居山真如寺事略》

一九五九年农历九月一三日四五分,虚云圆寂于云居茅蓬内,一代高僧,溘然撒手西去。

虚云的一生,志大气刚,悲深行苦,解行并进,严净毗尼,行头陀行。历十五座道场,中兴鸡足山祝圣寺、昆明云栖寺、鼓山涌泉寺、韶关南华寺、云门大觉寺、云居真如寺六大名剎,重建大小寺院庵堂八十余处。清光绪十八年(公元1892年)在鼓山受妙莲和尚所传临济衣钵,为临济第四十三世祖。受耀成和尚所传曹洞衣钵,为曹洞第四十七世祖。此后,相继应湖南宝生和尚等之请,续沩仰法系,遥承兴阳词铎禅师之法,为沩仰宗第八世祖。应福建八宝山青持大师之请,衍法眼源流,继良庆禅师之后为法眼宗第八世祖。中兴云门时,遥承传己庵深静禅师之法,为云门宗第十二世祖。虚云以一身而参五宗法脉,慧日重光、禅风再振。同时,虚云弘宗演教数十年如一日,剃度、得法、受戒、受皈的弟子逾数百万人。如今虚云门下法嗣弟子,遍布国内各省市,而且广及东南亚各地及美洲诸国。

一九九0年,真如禅寺有僧人70多名,时任住持一诚法师德高望重,团结僧众,按照国家法律和佛教丛林制度管理寺庙。整个寺庙清静整洁,规章制度完备,农禅并重,修行道风好,为海内外人士所赞扬。

二00五年秋,龙天护持,四众欢跃,诸山长老,善信嘉宾,云集千年古刹,莲花山城,隆重庄严的迎请纯闻大和尚晋升为云居山真如禅寺新一任方丈。纯闻法师继往开来,续祖心灯,继承农禅并重家风,维系真修实参的纯正道风;又发广大悲愿,筹建云居山国际禅修院,昼时云居禅风,将远播海内外矣。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