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宫博物院“珐琅”精品赏【上】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13 17:44:38




珐琅,又称“佛郎”“法蓝”,其实又称景泰蓝,是一外来语的音译词。珐琅一词源于中国隋唐时古西域地名拂菻。当时东罗马帝国和西亚地中海沿岸诸地制造的搪瓷嵌釉工艺品称拂菻嵌或佛郎嵌、佛朗机,简化为拂菻。出现景泰蓝后转音为发蓝,后又为珐琅。1918~1956年,珐琅与搪瓷同义合用。1956年中国制订搪瓷制品标准,珐琅改定为珐琅,作为艺术搪瓷的同义词。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珐琅精品赏

(上)



十五世纪中期

掐丝珐琅特色

1)番莲及莲瓣等图案式纹饰,为当时最主要的装饰纹样。

2)番莲花瓣丰满而瓣尖短,花心形状并不固定但花瓣紧包。

3)叶片具形,形状与大小不规则;用单根掐丝表达枝与卷须,与清朝的双钩方式不同。

4)落款的方式,以自右至左一列横排楷书款最为可靠。

5)叶片内常填两、三种色釉,但釉料没有混杂使用。

6)经 X 光透射,证实釉层较后期的厚。

7)没有锦地。

8)器型小、胎体由铸造成型,且较后期的厚重。

9)掐丝粗细不匀,掐丝末端多以迭接隐藏的方式处理。





景泰款 掐丝珐琅葡萄纹尊

557.5px 口径315px

铜胎,盖与器身铸成浮雕式八瓣莲花形,同颜色的折枝番莲花叶,矮圈足;底及盒内光素镀金,盒心阴刻「大明景泰年制」自右向左一行楷书款。

此盒纹饰中的花瓣丰满、同一叶上往往施二至三种颜色、胎体厚重、釉层深厚以及掐丝末端以隐藏的方式处理,均具早期掐丝珐琅的特色,而且落款的方式与当时漆器瓷器落款的特色也相同,无可置疑的是景泰年间制作之真品。

此件文物曾于1996-1997年间赴美参加「中华瑰宝巡回展」、1998年赴巴黎参加「帝国的回忆展」。

有名的「景泰蓝」是景泰年间制造的上品珐琅器,可惜并不多见,而此盒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番莲纹盒以八瓣莲花构成盒形,上下对称,在每片莲瓣中又布满多彩的折枝番莲花纹,饱满的莲瓣、多彩的叶子,沿着盒身展开,将花纹与盒形做了最好的结合。





掐丝珐琅番莲纹龙耳炉

高8.2cm 口径11.3cm

器外施浅蓝釉为地色,盖顶平坦饰莲心纹,盖壁与器身各莲瓣内饰以不铜胎,口稍侈,垂腹,外撇圈足,两侧附龙首耳,器形系仿商周青铜器中簋的形制。


炉内仅口缘附近镀金,余均露胎,器表蓝釉地饰两圈转枝番莲纹,圈足饰莲瓣纹,圈足内壁两阶式,与底均光素镀金。根据纹饰风格、胎体厚重、釉层深厚及花瓣掐丝末端的处理方式,应是十五世纪中后期的文物。

此件文物曾于1996-1997年间赴美参加「中华瑰宝巡回展」。

明代流行的番莲纹饰,此时又有不同的面貌,花心形状面貌更多,有时看起来像是如意云头,有时又像海榴,趣味极了。




十五世纪后期至十六世纪前期


掐丝珐琅特色

(1)番莲的花瓣增多、趋瘦且尖端成钩状,花心下方的花瓣松 垂、并于上下出现云头纹或五瓣花形装饰,叶片变小并简 化、或成逗点状。

(2)掐丝的末端卷成一小圆圈。

(3)有些釉料成半透明状,比前后期的釉色都要透而亮丽。

(4)釉层较早期的薄。

(5)云纹锦尚未规则化,行云纹与如意云头纹掺杂应用。








明 景泰款掐丝珐琅鹿鹤长春花插

高18.9公分 口径8.0公分

铜胎,筒状器身,口套箍七孔盖,矮圈足下镶接三狻猊形足,器身一侧镶浮雕式镀金夔龙。器内露胎,器表浅蓝釉地掐丝竹鹤双清、芭蕉、双鹿、湖石、灵芝等纹饰,简化式云纹填白,器底镀金阴刻填黑「大明景泰年制」一行无框楷书伪款。根据装饰图绘的主题与风格、掐丝末端以卷曲的方式处理、混和釉料以及简化行云纹锦地的出现等理由,应是十五世纪末十六世纪初的文物。

掐丝珐琅鹿鹤长春花插,乃宫廷花器,光彩耀眼。以三只狻猊为足,狻猊抬头与器身浮雕的夔龙相呼应,极富动感与趣味性。

花插器表以简化的行云纹填白,主体构图是掐丝双鹤、双鹿,搭配芭蕉、竹石、灵芝,象征「鹿鹤长春」的吉祥意味。掐丝末端已见卷曲圆圈,是十五世纪末至十六世纪初的代表作。






明 景泰款掐丝珐琅葡萄纹尊

高22.3公分 口径12.6公分

铜胎,侈口,筒颈,平肩,敛腹,撇圈足下附三狻猊形足,器侧上方镶虬龙下方镶鹰。器内露胎,侈口内壁镀金外饰蕉叶纹,口的边沿阴刻回纹,颈部中间装饰一圈掐丝五瓣花叶、上下各镌刻一周夔龙和莲瓣;肩与腹部白地以卷须为锦,肩饰如意云头纹,腹饰葡萄纹及一圈仰莲瓣。阶梯式圈足饰两周转枝花叶,底镀金中央阴刻十字杵,边缘阴刻「景泰年制」一行楷书伪款。十字杵是佛教密宗的法器,元代青花瓷器上已用为装饰纹饰,明初较少见,但成化朝(1465-1487)则又屡见不鲜;此外,根据装饰纹样的主题及风格、掐丝末端的处理方式、以及卷须锦地的启用等因素,推断该器制作的时间,应涵盖在十五世纪末十六世纪初期的文物之中。


器型仿自青铜器的「尊」,尊是商周时代的酒器,后世作为宫廷陈设器或花瓶;圈足下装饰三只狻猊形足,器身的两侧把手镶嵌虬龙和双鹰,装饰性强。


全器的纹饰繁复,口沿采惯用的回纹,侈口外饰蕉叶纹,颈部中间掐丝一圈五瓣花叶、上下各镌刻一周夔龙和莲瓣;腹部饰以葡萄纹、卷须锦地及一圈仰莲瓣;阶梯式的圈足饰两圈转枝花叶。







明 掐丝珐琅葡萄纹炉

高9.0公分 口径10.2公分

铜胎,口镶宽边,附三股绳纹式立耳,器腹双层,底凸出乳足三。器形是摹仿商周炊粥、盛粥之器鬲的形制。器内镀金,口沿面刻转枝叶片边刻卷须,器表浅蓝地,颈饰五瓣花叶,腹饰葡萄纹,三足间底部装饰菊花。根据纹饰主题与风格、莲瓣纹的形式、掐丝末端的处理方式等原因,推测该器制作的时间,应在十六世纪初期。


器形摹仿商周时代炊粥、盛粥的「鬲」,后世作为香炉之用。口沿附有绳纹式的立耳,器腹为双层,器底有三个凸出乳丁状的矮足。

器内镀金,口沿浅刻转枝叶片、边缘则刻卷须;器表以葡萄纹为装饰的主题,三足间的炉底另饰以菊花和叶片,纹彩典雅。






掐丝珐琅夔龙纹尊

10.9公分口径11.8公分

铜胎,侈口,丰肩,鼓腹,外撇圈足渣斗式尊,附紫檀木座。除了肩与上腹的内壁露胎外,全器内外均蓝地并掐丝纹饰,侈口内饰转枝番莲纹,外饰佛教八宝及转枝番莲纹,尊内颈部饰一圈纵走平行菊瓣纹、下腹及底为绣球纹;器外颈肩处、腹下方和圈足,饰仰俯莲瓣纹,腹面云纹锦饰夔龙吐莲纹二,圈足内装饰转枝五瓣花叶,底饰番莲一朵。从掐丝末端卷曲的处理、原本紧包花心的花瓣下翻、花心上下出现云头纹的装饰、叶片简化成规则形、黄褐的色釉透明且具玻璃光泽等,同时锦地则由不规则的行云式与后期的如意云头纹形状共同组成,这些特色都显示它制作的年代,是在十六世前期。

器型是仿自青铜器的「尊」,尊是商周时代的酒器,后世用作陈设器或花瓶。

全器里外均掐丝纹饰,器腹饰一对吐莲夔龙,喇叭口的内外装饰转枝番莲纹及佛教八宝,连不易看到的尊内底部都以绣球图案装饰,尊底外部则装饰一朵大红转枝番莲花,精美无比。





明 掐丝珐琅凫式炉

高24.0公分 长25.0公分

铜胎,炉盖与器身在凫腹处套合,焚香经凫颈自口溢出。器内露胎,外表除凫嘴及足蹼外,全身施掐丝羽毛,釉层厚、透明而略龟裂;釉面颇多焊药的污斑,掐丝流畅然锈蚀严重,座的上层掐丝缠枝菊花,下层的面阴刻转枝忍冬纹,壁饰浅浮雕番莲花,底中央阴刻「甲」字,应系乾隆朝作文物评鉴的记号。根据浓厚透明宝蓝、浅蓝、墨绿及特殊黄褐色等珐琅釉,推断其属十六世纪前期的文物。

凫形香炉造型别致,栩栩如生,焚香经过凫颈由嘴部溢出,装饰与实用兼具。

昂首高鸣的凫,全身羽毛均以掐丝展现,流畅平顺,双蹼伫立于精致的座上。座的上层饰以掐丝缠枝菊花,下层阴刻忍冬纹和浅浮雕番莲花。乾隆皇帝曾赐予甲等的佳许,阴刻在器底。






清 掐丝珐琅狮戏图碗

高8.0公分 口径17.3公分

铜胎,侈口,丰腹,外撇圈足。全器除内外碗口饰一圈白地五彩转枝花叶外,均为浅蓝地,内壁为云纹锦中饰三对狮戏球纹,碗底周围装饰一圈莲瓣,碗心饰一天马飞奔于水波和五彩云纹之间;外壁饰两圈转枝番莲纹、一圈莲瓣纹,圈足以枝叶与变形云纹装饰,碗底镀金。从掐丝末端卷曲的处理、原本紧包花心的花瓣下翻、花心上下出现云头纹的装饰、叶片简化成规则形、黄褐的色釉透明且具玻璃光泽等,同时锦地则由不规则的行云式与后期的如意云头纹形状共同组成,这些特色都显示它制作的年代,是在十六世前期。此件文物曾于公元1996年赴美参加中华瑰宝巡回展。

狮戏图碗敞口、丰腹、器形优美,全器内外均掐丝纹饰,应该是皇室的餐饮用具。

浅蓝地碗,内壁的云纹锦中饰有三对狮戏球纹,碗底围绕一圈莲瓣,碗心尚有天马奔驰在水波和五彩云纹间;外壁装饰繁茂的转枝番莲花叶、莲瓣纹和变形云纹,华丽尊贵。






十六世纪后期至十七世纪前期

(1)与瓷器一样,大型的器皿烧制日盛。

(2)釉色丰富,但明亮度不及前期。

(3)番莲花心分成上下两个,并于花心上方的如意云头纹上,再加圭纹。

(4)转枝番莲纹呈规则的横「S」形旋转,叶片小而整齐,或呈逗点式对生排列。

(5)龙纹的背脊由早期的锯齿状,逐渐变成连珠状,或于三个珠纹中,间一锯齿;龙的 下颚有一排略呈三角形的短须;龙眉则成「山」字形。

(6)锦地逐渐演变成单纯的图案式云纹锦、或草莓形锦。

(7)豆绿色釉出现于十六世纪晚期及十七世纪前期。

(8)图案式龙凤纹、璎珞纹,在这时期出现。







明 掐丝珐琅三多瓶

高42.5公分 腹径23.0公分

铜胎,卷口,长颈,梨腹,圈足。瓶内露胎,外表蓝地饰云纹锦地,瓶腹装饰佛手、桃树和和石榴树花果各壹棵,寓意多福、多寿、多子。纹饰间布列五彩品字云纹和蝴蝶穿梭其间,腹下方有湖石及仰莲瓣纹一圈,圈足饰五瓣花朵。根据掐丝方式、规则式如意云头纹锦地逐渐定形、吉祥纹饰的应用、和紫蓝釉色的出现,推测该物属十六世纪后期的文物。

长颈花瓶纹饰华丽、器形优雅,是皇室和富豪人家的陈设器。

「三多」是以瓶腹的佛手、桃实和石榴花果,来象征多福、多寿和多子,深富吉祥寓意。器表为紫蓝地饰以五彩品字云朵,其间点缀着翩翩彩蝶,动静皆宜,瓶子下方则以湖石、莲瓣、及五瓣花朵衬饰。







明 景泰款掐丝珐琅花卉梅瓶

高27.4公分 肩宽15.6公分

铜胎,侈缘小口,短颈,丰肩,敛腹,底外撇。器内露胎,器外蓝釉地并布云纹锦,瓶腹两面分别装饰红、蓝菊丛和一把莲纹饰,蝴蝶、蜻蜓和白鹤飞翔其间,并点缀五彩的品字云朵,近底处饰湖石。底铸去地阳文「景泰年制」楷书印式伪款。此件文物的风格,与掐丝珐琅三多瓶相同,根据锦地、纹饰、紫蓝色釉和掐丝末端处理方式,推测是十六世纪后期制作之器物。

梅瓶最早出现于唐朝,当时称为经瓶,做为储酒之用;明代以后被用做陈设器或插花;清代晚期,人们认为这种小口短颈的瓶子,其口径之小,仅适合插细枝梅花,故称为梅瓶。

瓶腹两面分别以红、蓝色菊丛和一把莲为主纹,再饰以飞舞的蝴蝶、蜻蜓和白鹤,并点缀五彩的品字云朵,接近底处则有湖石装饰,色泽丰润,造型典雅。






明 万历 掐丝珐琅双龙盘

高7.1公分 口径48.0公分

铜胎,菊瓣式折沿斜壁平底矮圈足大盘。盘沿菊瓣内掐丝五瓣花及叶片,依次循环填饰红、白、粉红、蓝及黄色共四十瓣。内壁浅蓝地布倒草莓纹锦,饰以七珍八宝,五色如意云头纹围绕盘心,中央寿字的上下左右饰卍纹,两旁红、黄色降龙昂首举单足拱寿,双龙四周满布五色祥云。盘外壁浅蓝地以形状一致由云纹锦演变来的草莓纹为锦,饰番莲、回纹、转枝花各一圈。盘底中央掐丝填红「大明万历年造」二行楷书款,周饰五色云纹。掐丝粗细均匀然锈蚀;器形庞大、龙纹的形制、以及浓郁的色彩,都与万历时期瓷器之特色相同。

菊瓣式的平底大盘,以红、黄色五爪龙纹为主体,显然是属皇宫内用器。

双龙盘里外都装饰纹样,盘沿菊瓣内掐丝五瓣花叶,依次循环填饰红、白、粉红、蓝及黄色共四十瓣。内壁浅蓝地布倒草莓纹锦,饰以七珍八宝,盘心红、黄色的降龙昂首举足拱着寿字,四周满布五色祥云及卍纹。盘外壁浅蓝地以草莓纹为锦,装饰番莲、回纹、转枝花各一圈。皇室气派、华丽富贵。







明 景泰款掐丝珐琅三羊尊

高39.5公分 腹径23.0公分

铜胎,侈口,削肩,球腹,高而外撇的圈足,肩周围镶三镀金羊首。器内露胎,器表浅蓝地,颈饰对龙对凤,肩布云纹锦饰转枝花及梅花,腹部云纹锦间饰松竹梅岁寒三友、湖石及山雀两对,圈足装饰拐子龙。底铸去地阳文「大明景泰年制」长方框楷书伪款。从豆青绿釉、吉祥纹饰、拐子龙、草莓锦地等之应用,推测此尊相当于万历朝时期制作的文物。

尊是商周时期的酒器,后来成为宫廷的陈设器;器肩周围镶嵌三只镀金羊首,造型突出,意寓三羊开泰。

尊以云纹为锦,颈部装饰对龙对凤,肩以转枝花和梅花装饰,腹部在松竹梅岁寒三友及湖石间有山雀两对,圈足上出现拐子龙纹饰,是十六世纪末至十七世纪初的文物特色。








明 景泰款掐丝珐琅龙凤纹觚

高39.7公分 口径21.7公分

铜胎,仿古铜器觚的形制,喇叭口,腹鼓形,底外撇,镶拐子龙纹镂空棱脊四。器内露胎,器表蓝地,口颈内壁饰转枝番莲两圈,外壁饰番莲及对凤四组,腹布饰雷纹及蟠龙四对,下部蕉叶内饰凤首四组。底铸去地阳文「景泰年制」方框楷书伪款。根据镂空方式的装饰、番莲花心简化成一桃形、叶片简化成一致的逗点式并两两对生、及豆青色釉等特色,断定其为十六世纪晚期至十七世纪前期的文物。

器形仿自古代青铜酒器「觚」的形制,明清时期用做陈设或插花,故也称之花觚。镂空拐子龙的棱脊,别致典雅。

龙凤纹觚,龙凤分饰于器身;花觚口颈内壁装饰转枝番莲纹,外壁有番莲花枝及对凤四组装饰,腹部为雷纹和四对蟠龙,下部则以内饰凤首的蕉叶四组及番莲花枝装饰。





掐丝珐琅葫芦式扁瓶

24.0公分腹宽15.2公分

铜胎,圆唇口,壶身上截圆而下敛,下截圆而扁平,器侧镶镀金云纹式耳,长方而四角圆之矮足。器内露胎,器表蓝地,上腹及下腹的两侧饰番莲纹;下腹前后壶面布云纹锦,一面饰寿山福海、桃树、仙鹤衔桃及宫殿屋檐等纹,寓意海屋添寿;另面为梅竹、仙山、祥云和瑞鹿,「竹」谐音「祝」,梅花是正月盛开的花卉,寓意祝贺新春;又组合背面的仙鹤,表示鹿鹤(六合)同春,意谓天下皆春,欣欣向荣。此类器型与瓷器的绶带葫芦瓶相同,应是受中亚文化的影响。根据番莲花心上下各一、并于花心上方再饰圭形纹,加上吉祥纹饰与豆青色釉等的应用等特征,应属明末十七世纪前期的文物。

葫芦式的扁瓶与瓷器的绶带葫芦瓶相同,显然受到中亚文化的影响,造型精致典雅。

器身除番莲纹外,均以吉祥纹样为饰。壶面布云纹锦,一面的主题是「海屋添寿」,以寿山福海、桃树、仙鹤衔桃及宫殿屋檐等图纹构成;另一面则为梅竹、仙山、祥云和瑞鹿,「竹」谐音「祝」,梅花又是正月盛开,明确地表现「祝贺新春」的吉祥语意;也象征着「鹿鹤(六合)同春」、「欣欣向荣」的意味。






明 景泰款掐丝珐琅螭耳炉

高28.3公分 宽29.6公分

铜胎,全器由镂空夔龙盖、镂空拐子龙立颈及炉身套接成,炉身饰掐丝转枝番莲纹,立雕镀金的一对螭攀附在炉的平折边沿;象首形的立足鼎立,美观的镂空设计,可让焚香四溢。炉底铸去地阳文「景泰年制」方框楷书伪款。根据番莲花心上下各一并于花心上方再饰圭形纹、以及镂空方式的装饰,应属十七世纪前期落景泰伪款之器。院藏另有一件几乎完全相同的景泰伪款文物。

全器由镂空夔龙盖、拐子龙立颈及炉身套接而成,作为焚香之用。镂空的设计让香气外溢,极富巧思。

炉以番莲为装饰主纹,平折边沿的两旁攀附立雕式螭一对,螭作回首状,再搭配昂首仰天的狮子盖钮,以及三只象首为足鼎立,使此熏炉生气蓬勃。






景泰款掐丝珐琅龙耳扁壶

27.1公分腹宽19.1公分

铜胎,立口,筒颈,削肩,扁腹,圈足,龙耳扁壶。器内露胎,壶外蓝地云纹锦,颈饰桃实,腹一面饰桃树花果,另面周围为两圈桃形内含云纹、中间开光处以五瓣花组成的装饰图案,整个纹饰安排与装饰犹如外销瓷,颇具西洋装饰风味;器侧饰五彩祥云,底铸去地阳文「景泰年制」方框、填黑篆书印式伪款。系十七世纪前期应市场供需所做的产品。

扁壶也称为背瓶,清代称之为宝()月壶,推测器形应仿自骑马时携带的皮囊。

壶面是蓝地云纹锦,圆鼓的壶腹一面饰桃树花果,另一面为宝相花,壶侧则装饰五彩祥云。





明 宣德款掐丝珐琅螭耳洗

高8.7公分 口径31.5公分

铜胎,折沿,壁外鼓,平底,外撇圈足附云纹式足三,双螭爬附在阴刻卷草纹的镀金口沿。洗内壁白地布草莓纹锦,饰天马间宝相花各四;洗底周围饰云纹及转枝花各一圈,当中绿地草莓锦中饰双凤及花朵,外壁蓝紫地草莓锦间饰红白梅花,圈足饰转枝花,洗底露胎,中央铸去地阳文「大明宣德年制」长方框三行楷书伪款。根据整齐的草莓锦地、纹饰主题及风格等特点,应属明代末期的文物。

洗是盛水器,以螭为耳,双螭攀附在口沿,朝内探视,为单调的器皿增添了许多生趣。

洗的内外都有纹饰,镀金口沿阴刻卷草纹,内壁为白地布草莓纹锦地,饰上天马与宝相花各四;洗底围绕云纹和转枝花各一圈,当中绿地草莓锦中装饰双凤及花朵。外壁则是蓝紫地,在草莓锦间散布红、白梅花;下方的圈足饰转枝花叶,整体色彩对比强烈。





景泰款掐丝珐琅象足洗

10.4公分口径19.3公分

铜胎,侈口,斜壁,平底,螭耳,象足。洗内镀金,器表蓝地饰转枝番莲;洗底边缘饰一圈如意云头纹,次圈为转枝番莲间七珍,中央深灰青地掐丝填蓝「景泰年制」圆框楷书伪款。就纹饰中莲瓣并非均以正面全角的形状表现、叶片尖端呈方形(非逗点状)以及釉色及掐丝落款的方式推测,应属世纪十七前期的文物。


洗是盛水器,以回首螭为耳,象首为足,美观大方。

洗内光素镀金,外壁装饰转枝番莲;洗的底部装饰得颇为讲究,外围一圈如意云头纹,次圈为转枝番莲,其间装饰铜钱、珊瑚、绣球、葫芦、方胜等类似佛教七珍,中央则掐丝填蓝「景泰年制」款,以象首为足更显稳重。







景泰款掐丝珐琅蟠龙瓶

40.5公分腹径25.0公分

铜胎,仿宋瓷中器形线条优雅的玉壶春瓶形制,侈口,细颈,削肩,球腹,圈足。器表施蓝釉为地,口缘下饰三圈五彩如意云头纹,全器饰五周各色的横「S」形转枝番莲纹,番莲花心上下各一,并于花心上方再饰云头及圭形纹;瓶颈盘一高浮雕式镀金龙,底铸去地阳文「景泰年制」方框楷书伪款,应属十七世纪前期明末的文物。

器形仿自线条优雅的宋瓷玉壶春瓶,瓶颈攀附一只高浮雕的镀金龙,是一件高雅的陈设器。

口缘下饰三圈五彩如意云头纹,全器由多色的转枝番莲花枝呈规则的横「S」形环绕五周,桃形的花心上下各一,在花心上方再饰以云头纹及圭形纹,叶片简化成逗点状,并两两对生排列,是十七世纪前期文物的代表作品。







-景泰款掐丝珐琅番莲水盛附勺

9.1公分最大径8.0公分

铜胎,圆筒式水盛,上方镶阴刻转枝番莲及菊瓣檐之镀金口,下方接镌有连珠纹一圈及卷草纹矮足五的器底,附紫檀木座。器内露胎,外表浅蓝地饰转枝番莲,底部阴刻「景泰年制」无框楷书伪款。以掐丝梅花纹之残器,上、下各接龙首及圆匙为水勺。就菊瓣及龙首等金工装饰、叶片的形式、及转枝上颇多卷须等特色,应为明末清初的文物。

筒式水盛,内附小勺,为文房中书写毛笔字时必备的用具。

全器以番莲纹为主要的装饰;转枝上的卷须比早期多,镀金的菊瓣口檐、及水勺上的龙首等金工,透露出该器皿应为明末清初的作品。







- 掐丝珐琅笔架

4.8公分12.1公分

铜胎,山峦形下镶镀金座笔架,或直接称为笔山。蓝地饰掐丝转枝花卉,座底光素。根据双钩掐丝的卷须、及纹饰风格,应是明末清初之文物。

古来搁置毛笔的笔架,是重要的文房用具,因其形状似山峦,故又有笔山的雅称。

笔山蓝地以转枝花卉装饰,双钩掐丝的卷须,透露出清代掐丝珐琅制作和装饰的特色。








- 掐丝珐琅花鸟钫

40.2公分口边长14.1公分

铜胎,器形系仿战国和汉代时期的青铜器方壶,或简称为钫的形制,原为盛酒之器。方口垂腹外撇的方形足,器侧镶一对铺首环耳。器内露胎,器表蓝地,口沿下方、肩及腹下方各有一圈饰朵花的带纹,颈饰转枝番莲,腹四方于云纹锦地间装饰不同的花卉(牡丹、蜡梅、绣球等)、鸟、蝶和湖石等,外侈的足上饰寿山福海、天马、祥云等吉祥纹饰。根据装饰牡丹、绣球、蜡梅等纹饰主题及风格、釉色及双钩转枝番莲的出现,推测应属明末清初制作的文物。

方壶是古代青铜器中的酒器,简称为「钫」,后世用来做陈设器,器侧的一对铺首环耳,将器皿点缀得更加美观。

器身的口沿下方、肩及腹下方各有一圈饰朵花的带纹,颈肩以双钩的转枝番莲围绕,腹部四方于云纹锦地间,分别装饰有牡丹、蜡梅、绣球、和茶花等花卉,飞鸟和蝴蝶穿梭其间;外侈的足部则装饰寿山福海、天马、祥云等吉祥图纹。





康熙1662---1722


掐丝珐琅

1)传世康熙款的文物不多。

2)风格多样化。

3)器型以小形的炉瓶盒等居多。


画珐琅

1)纹饰以写生及图案式花卉为主。

2)早期文物釉色堆砌而凸出画面,釉涩而不晶莹,晚期则亮丽而洁净。

3)地色以黄色居多,呈明黄色调,光泽亮丽而洁净的程度,可居三朝之冠;黑色开始应用,但色涩无光泽。

4)器型多为小型的日常用具为主。

5)年款均以「御制」落款。


内填珐琅

传世的内填珐琅数量不多,台北国立故宫博物收藏康熙款者仅有一件。






景泰款掐丝珐琅方瓶

53.5公分口径13.1公分

铜胎,略侈口,筒颈,肩方而四角斜,方腹下略敛,底内凹,俗称为棒槌瓶。器内露胎,镀金口壁阴刻回纹,器表浅蓝地布绣球纹锦,颈饰竹梅纹,器腹四方装饰不同纹样的博古图,底阴刻双钩「景泰年造」双行楷书印式伪款。器皿的形制、纹饰主题与清初大量外销的黑地三彩瓷器风格一致,因此推测此文物是康熙初期落景泰伪款之器。

器形似槌棒,故俗称棒槌瓶;器皿的形制、纹饰与清初大量外销的黑地三彩瓷器风格一致。

镀金口壁阴刻回纹,器表布以绣球纹为锦,颈部饰竹梅纹,器腹四面各为不同纹饰的博古图,图中罗列古代的器皿反映出尚古玩古的风气,是康熙早期瓷器上常用的纹样。






景泰款掐丝珐琅花盆

16.2公分口径16.9公分

铜胎,云头纹式的盆口下箍饰竹节式环,侈口,垂腹,镂空竹叶式的圈足。器内露胎,器表浅蓝地,口沿饰红白黄蓝等色朵花,盆腹云纹锦中装饰牡丹、菊、蝶及湖石等,下方饰内含朵花的白地如意云头纹。底铸去地阳文「景泰年制」双行楷书伪款。根据纹饰主题、双犄牡丹、以及镂空竹叶的装饰方式等特色,推测应属康熙初期制作的文物。

珐琅器在清宫是器皿中的极品,装饰讲究。此款掐丝花盆,云头纹式的盆口,下箍饰竹节式环,以及镂空竹叶式的圈足,别致俏丽,装饰与实用兼具。

全器以竹子与花卉装饰,口沿饰各色朵花;盆腹于云纹锦中装饰双猗牡丹、菊、湖石以及蝴蝶,一片花团锦簇的气息;下方为内含朵花的如意云头纹,与盆口式样相互呼应。






康熙 掐丝珐琅番莲纹盒

7.4公分口径10.8公分

铜胎,直壁,器侧镶衔环铺首的三足盖盒。蓝绿色地,盖顶圈钮内掐丝填蓝团寿,器表饰转枝番莲纹。枝上的卷须采双钩掐丝表现,与明-掐丝珐琅笔架、明-掐丝珐琅花鸟钫相同,开乾隆朝几乎完全以双钩掐丝表现茎与卷须之先河,上层一圈的番莲花瓣中分,与瓷器上的双犄牡丹纹饰相似;绿中泛蓝的釉色也是清初珐琅的特色之一。镀金平底阴刻「大清康熙年制」无框三行楷书款。盖与盒身锈合无法启开。

此盒在器身两侧镶衔环铺首,兼具观赏与实用价值。

盖顶圈钮内掐丝填蓝团寿纹,器表装饰转枝番莲纹,枝上的卷须采双钩掐丝表现,开乾隆朝以双钩掐丝茎与卷须的先河。上层的番莲花瓣中分,与清初瓷器上的双犄牡丹纹饰相似,再加上绿中泛蓝的釉色,均为清初掐丝珐琅的特色。







康熙 掐丝珐琅冰梅纹双环炉、烛台一对、瓶一对

15 7.6-24公分

双环炉--铜胎,直口镀金边,短颈,削肩,扁垂腹,矮圈足,双肩附镀金龙首环耳,器形是仿商周青铜器中盛食物的器皿簋的形制。器内露胎,另有铜质内胆套挂在口沿。

双环炉器形仿自商周青铜器盛食物的「簋」。烛台造型设计别出心裁,筒式烛阡上有孔供插蜡烛,烛阡下有承盘可接下滴的蜡油,下方为瓶形的烛台座。花瓶的颈部附夔龙环耳一对,瓶内插开展髹色描金的灵芝一枝,风韵别具。

全器为康熙朝流行的冰梅纹,梅花饰黄、蓝、白及红色,圈足饰一周与梅花同色的云纹,这种装饰布局是这组器物的共同特色。冰梅纹是当时十分风行的纹饰,风格大异于前期。








康熙 画珐琅花卉小盒

3.1公分器径4.1公分

铜胎,覆钵式盖与器身对合成扁盒,器内外均施黑釉,盖面绘牡丹菊花等,盖内画莲荷;盒身外绘梅、萱、竹等,内饰茶花。底平黑地书金色「康熙御制」双方框双行隶书款。黑色珐琅釉启用于康熙,成熟并盛行于雍正朝,此件文物色釉堆砌而凸出画面,釉质粗涩而不晶莹,显然是早期试验时期之作品。

覆钵式盖与器身对合成扁盒,内可置物,或做印泥盒。

黑釉盖面绘牡丹、菊花等,盖内画莲花;盒身外绘梅、萱、竹,内饰茶花等;黑色地上画红花绿叶,呈现另种特殊美感。不过此盒色釉堆砌而凸出画面,釉质粗涩而不匀称,应是早期试验之作。








康熙 画珐琅岁朝图瓶

10.0公分口径2.3公分

铜胎,略侈口,长颈,削肩,敛腹瓶。器内施湖蓝釉,外表白地绘茶、腊梅、水仙、南天竺和灵芝等。圈足内白地书深褐色「康熙御制」双方框双行隶书款。面釉发色不佳,光泽度低,应系早期的作品。此件文物曾于公元1935年参加英国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

色彩淡雅的小瓶,用做花瓶或做案头的小摆饰。

器表白地绘饰茶花、腊梅、水仙、南天竺和灵芝等新春应景的花卉图案,因而名为岁朝,展现春暖花开、岁首迎新的欢庆喜气。








康熙 画珐琅梅花水盛

2.6公分口径4.7公分

铜胎,镀金圆口,形似无颈垂腹胆瓶。器内施浅蓝釉,器外白地绘红白老干梅花,器底微内凹,书蓝色「康熙御制」无框双行楷书款。

水盛为文房书桌上的用具之一。

器外白地绘饰红、白老干梅花,颜色对比突出,笔触简劲雅丽。







康熙 画珐琅花卉五楞式盒

3.5公分5.4公分

铜胎,盖与器身同形对合成五楞式扁盒,器内施浅蓝釉,器表白地,每楞内绘不同色之番莲一朵,盖中心凸起,四周包围一朵牡丹花。器身纹饰与盖相同,器底中间由云纹围成梅花形框,框中心饰图案式的五瓣花,花的周围书蓝色「康熙年御制」楷书款。此类小盒通常作为印泥盒。

盖与器身同形,对合成五楞式扁盒,这类小盒通常作为印泥盒。

器身纹饰与盒盖相同,每楞内绘不同色的牡丹花一朵,盖顶凸起,中央为一朵平展的牡丹花,器底的落款由云纹围成梅花形框。此款小盒本身就似一朵盛开的娇艳花朵。







康熙 画珐琅花卉八楞式盒

3.1公分10.5公分8.0公分

铜胎,盖与器身同形对合成椭圆形八楞式扁盒,器内施浅蓝釉,外表黄地,每楞内绘番莲一朵,盖中心由四朵如意云头纹合成类似云肩的纹饰。盒身八楞内的纹饰与盖相同,底部中央书蓝色「康熙御制」双方框双行楷书款。乾隆朝仿制同型器,仅将地釉改为紫色。

盖与器身同形,对合成椭圆形八楞式扁盒,形制别致,这类小盒通常作为印泥盒。

器表黄地,每楞内绘饰图案式的花一朵,盖顶另有花朵围绕,中心由四片如意云头纹合成类似云肩的纹饰,盒身的装饰与盖相同。








康熙 画珐琅山水花卉杯、盘

3.1公分10.5公分8.0公分

盘:铜胎,六瓣式折沿,斜壁平底,中央杯座周凸内凹。盘面白地,盘沿满饰转枝花叶,壁绘装饰花六组,盘心绘折枝莲、牡丹、桃及菊花等。杯座周围绘五蝠,内凹处饰蓝色卍寿团纹。盘外壁施浅紫釉,中央凹处书黑色「康熙御制」无框双行楷书款。

杯盘为一组茶具,也是案头美观的摆饰。

杯之盖面绘桃实、水仙、芙蓉,边缘黄地转枝纹中饰各种寿字;杯腹有四开光,内绘饰不同的传统山水。盘中央的杯座以五只蝙蝠围绕着凹处的卍寿团纹,盘心画各种折枝花朵,盘壁及盘沿则以繁花装饰。









康熙 画珐琅玉堂富贵瓶

13.4公分口径4.2公分

铜胎,侈口,削肩,梨腹瓶。器内施浅蓝釉,外表口沿下黄地饰茶花和莲花图案,颈垂蕉叶纹,瓶腹白地绘没骨牡丹、辛夷(与玉兰花同科)、及湖石等,圈足墨绘转枝花,底白地书蓝色「康熙御制」双方框双行隶书款。

小瓶绘饰玉兰花及象征富贵的牡丹,故名玉堂富贵;非常雅致的案头摆饰。

瓶颈下垂的蕉叶纹,衬托出瓶身柔美的曲线,瓶腹则以没骨花卉的技法绘饰牡丹、辛夷(与玉兰花同科),娇艳欲滴、妩媚动人,而大片蓝色的湖石在白地间显得分外抢眼。









康熙 画珐琅四季花卉瓶

13.7公分口径4.1公分

铜胎,侈口,削肩,梨腹瓶。器内施湖蓝釉,外表黄地,口沿下垂叶片装饰,颈腹部绘杏、荷、牡丹和红、白梅花,腹下方饰两层莲瓣,圈足垂饰莲瓣纹。底白地书蓝色「康熙御制」双方框双行隶书款。

瓶形优美,是非常雅致的案头陈设器,或做小花瓶。

口沿下垂叶片,与腹下方和圈足上的莲瓣纹上下对称;瓶腹绘饰春杏、夏荷、以及秋天开放的牡丹和冬梅。黄色地绘四季花卉,有一种富贵逼人的气息







康熙 画珐琅寿同山岳、福共海天观音尊一对

13-2-13.3公分口径3.9公分

铜胎,侈口,削肩,梨腹,外撇圈足瓶。器内施浅蓝釉,口沿与圈足绘卷草纹,颈部浅蓝地绘四朵图案花卉,肩饰四片如意云头,并垂挂书有「寿」「同」「山」「岳」,和「福」「共」「海」「天」之璎珞至腹部,腹部黄地绘桃、佛手(香橼)、石榴、荔枝,和莲、无花果、葡萄、瓜;腹下方饰莲花四朵。底白地书红色「康熙御制」蓝双方框双行楷书款。此组文物曾于公元1961年赴美参加中华文物巡回展。

由瓶面装饰的纹样及文字看来,显然这对瓶子是祝寿的礼品,也宜做陈设之用。

这对尊瓶肩饰有四片如意云头,各垂挂书有「寿」「同」「山」「岳」和「福」「共」「海」「天」的璎珞至腹部,腹部黄地绘寿桃、佛手(香橼)、石榴象征三多的吉祥图案,和荔枝、西瓜、葡萄、无花果等。








康熙 画珐琅牡丹唾盂

7.6公分口径5.7公分

铜胎,侈口、削肩,垂腹大圈足瓶。器内施浅蓝釉,外表黄地,颈绘图案花叶,瓶腹绘牡丹花叶三朵。底白地书蓝色「康熙御制」双方框双行楷书款。

唾盂是古人用来吐痰的生活器皿,此一唾壶体积小,是拿在手中应用;唯有皇室用器才会装饰得如此华丽。

瓶腹绘饰牡丹花叶三朵,以浅色凸显花卉的轮廓,至花心颜色渐深,花叶的脉络则以深色线条描绘,细致而美观。







康熙 画珐琅莲花盖碗

通高9.5公分盖径11.4公分

铜胎,双层圆冠式盖,镀金球钮,碗腹錾成浅浮雕式三重瓣的莲花。器内施浅蓝釉,盖面自中央向外绘莲心、三层莲瓣及莲叶。碗口饰一周莲子纹,腹就浮雕的三重莲瓣绘饰花脉,圈足绘成莲柄。底白地书红色「康熙御制」双方框两行楷书款。此件文物曾于公元1935年参加英国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

浅浮雕重瓣式莲花碗,由制作内填和画珐琅两种技法制成,兼具实用及陈设的功能。

整个碗犹如含苞绽放的莲花,盖面自中央向外绘莲心、三层莲瓣及莲叶;碗口饰一周莲子纹,腹部浮雕三重莲瓣,圈足绘成莲柄。将莲花的结构与碗的型制完全结合,深富构图巧思,色彩也引人注目。







康熙 画珐琅牡丹方壶

9.0公分7.0x8.9公分

铜胎,壶盖、流及把手均成方形,四个倒梯形焊合成壶身。器内施浅蓝釉,器表黄地,长方盖钮画成牡丹花心,盖面錾成凸起的牡丹花瓣,涂施粉红釉。肩饰转枝牡丹,壶腹四面画各色折枝牡丹两朵。底成瓦状内凹,白地书红色「康熙年制」双方框双行楷书款。

明黄色的方壶,落康熙御制款,是皇室应用的茶壶或酒壶。

器表明黄地,以象征富贵的牡丹花叶装饰,长方盖钮画成牡丹花心,盖面錾成凸起的牡丹花瓣,肩及壶腹四面也绘饰各色牡丹图案,可说是象征皇室富贵荣华的代表器皿







康熙 画珐琅菊花方壶

9.6公分口径6.0公分

铜胎,菊瓣式子母盖,盖面錾成一朵浅浮雕式花瓣平展的菊花,以柱头式之钮为花心,壶身四面方而边角圆滑,方形的流与把手,镀金圈足亦成菊瓣式。壶内施浅蓝釉,器表颈部浅蓝地,每一菊瓣内画一菊花,腹部黄地,四面以菊瓣式铜圈围成开光,内绘一盛开的菊花,开光外绘折枝菊花枝叶,流与把手饰图案式菊花。底白地书蓝色「康熙御制」双圆框双行楷书款。此件文物曾于公元1935年参加英国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1961年赴美参加中华文物巡回展。

菊花方壶在器型与装饰上均以菊花为主题,是一把让人赏心悦目又实用器皿。

器表颈部浅蓝地,每一菊瓣内绘饰一朵菊花,腹部黄地四面以菊瓣式铜圈围成开光,内绘一盛开的菊花,开光外绘折枝菊花枝叶,流与把手也以图案式菊花装饰。








康熙 画珐琅花卉盒

7.5公分盒径20.9公分

铜胎,盖与盘口呈十二瓣花式,盒内以弯曲的立壁隔分成七部份,中央为圆形,其余呈弯曲不规则形,器形系仿万历朝瓷盒的形制。折沿盒口黄地饰牡丹花叶,盒内施浅蓝釉。器表黄地,球钮之莲瓣座包围一朵牡丹花,外围绘不同的转枝花卉,两两相同共六色六类,盖边缘白地饰蓝色云纹,盒身的装饰与盖面相同,圈足黄地饰云纹。底白地书蓝色「康熙御制」双方框双行楷书款。此件文物曾于公元1998年参加巴黎「帝国的回忆」展。

盖与盘口均呈十二瓣花式,盒内以弯曲的立壁隔分成七部份,十分精致。

器表黄地,盖顶包围一朵牡丹花,外围绘不同的转枝花卉,共六色六类,盒身的装饰与盖面相同,釉色洁净丰富,笔触也十分细腻








康熙 画珐琅莲花式碟

1.8公分10.4公分

铜胎,七片莲瓣围成撇口的小浅碟,碟壁錾成十四楞,圈足也成七片莲花式。碟壁面黄地,绘各色番莲七对,背面饰图案式双钩的卷草纹七组。盘心为浅蓝地,中央绘牡丹周围绘各种花卉。底白地书蓝色「康熙御制」双圆框双行隶书款。

七片莲瓣围成撇口的小浅碟,碟壁錾成十四楞,是一非常精美而实用的小碟,也是非常雅致的案头摆饰。

碟面共有七对不同颜色的番莲,纹饰随盘型铺展;背面也装饰卷草纹七对;器形与纹饰,均对称、规律、华丽、美观。








康熙 画珐琅凤纹盘

2.2公分口径22.4公分

铜胎,十六瓣花式的凤纹盘,盘口折成平台式,白地绘蓝色卷草纹,矮立的盘壁,内绘各色草叶纹,外饰各色螭纹,盘心中央渲染红色图案花,八只祥凤满布黄地的盘面;盘背白地,中央书褐色「康熙御制」双圆框双行楷书款,周围放射出八片卷叶纹,用褐色勾叶形及叶脉,以黄、蓝色釉渲染。器形美观,釉料色阶变化多而光洁,画面层次分明犹如珐琅彩瓷,应为康熙晚期画珐琅技艺发展成熟阶段的作品。此件文物曾于公元1996年赴美参加中华瑰宝巡回展。

凤纹盘为十六瓣花式盘,盘口折成平台式,是非常精美的陈设器,自然也兼具实用的功能。

器形美观,釉料色阶变化丰富,画面层次分明与珐琅彩瓷相同。凤纹盘的中央渲染一朵图案花,八只祥凤展翅向外盘旋;盘背也自中心向外放射出八片卷叶纹,立壁的内、外也分别满饰各色草叶及螭纹。线条流畅,使祥凤充满动感。








康熙 画珐琅花卉方盘

2.2公分最大边长18.8公分

铜胎,边成波浪式立壁方形盘。口沿白地饰卷草纹,盘壁内为浅蓝地饰花卉,外壁黄地饰花卉。盘心黄地由波浪式纵横线条分成二十五格银锭形,每格内画不同的花卉,例如牡丹、萱草、菊、桃、梅、茶、石榴、牵牛花、灵芝、莲荷、水仙、兰、秋葵等折枝花;底与盘心相同,但先将二十五格晕染成浅蓝、紫、黄、红、绿等色格,再绘夔、蕉叶、冰裂、螭、云、花叶、兽面等纹饰,中央书蓝色「康熙御制」无框双行隶书款。

波浪式立壁的方盘,造型别致;是非常精美的陈设器,自然也兼具实用的功能。

盘心与波浪式的立壁相呼应,以波浪线条区分成二十五格银锭形,每格内画上牡丹、萱草、菊、桃、梅、茶、石榴、牵牛花、灵芝、莲荷、水仙、兰、秋葵等不同的花卉。盘底与盘心构图布局相同,并将二十五格晕染成浅蓝、紫、黄、红、绿等色块,内绘夔、蕉叶、冰裂、螭、云、花叶、兽面等纹饰,充满装饰的趣味。








康熙 画珐琅梅花鼻烟壶

7.6公分

铜胎,削肩扁腹鼻烟壶。壶内露胎,錾花铜盖下木塞附骨匙。器表白地,颈绘朵花,肩绘花蝶,壶腹前后开光处饰日本风格的黑漆地绘金色梅花(莳绘makie),瓶侧绘红白梅花。椭圆形圈足底封实,白地书红褐「康熙御制」无框双行隶书款。该器乃接合珐琅与漆器工艺之稀有精美文物。此件文物曾于公元1996年赴美参加中华瑰宝巡回展。

鼻烟壶为装烟草的小器皿,盖下所附的骨匙,就是用来舀取烟草。

壶腹前后开光处以日本莳绘漆艺饰金色梅花,瓶侧则绘红、白梅花,是结合了珐琅与漆器工艺的精致艺品,也是清代珐琅工艺品中的孤品。







康熙 内填珐琅番莲纹碗

4.8公分口径11.8公分

K金胎,略侈口,丰腹,矮圈足。碗内露胎,器表镌细弦纹为锦,錾图案式的番莲花叶装饰,圈足则装饰橄榄形图案,填烧红绿等色透明釉,透明釉下的弦纹清晰可见,不仅美观,并使釉药更易于固附在胎面。器底白地书深蓝色「康熙御制」双方框双行楷书款。碗内模压A及戳记等。

K金为胎制成的珐琅碗,是故宫博物院现存唯一的康熙款内填珐琅器。

器表錾刻细弦纹为锦地,以番莲花叶为装饰主纹,圈足上饰以橄榄形图案,再填烧各色珐琅釉,釉色艳丽,在透明釉下的弦纹清晰可见,更增添器皿的美感,同时也使釉药更容易固附在胎面上。





雍正1723---1735


掐丝珐琅


就目前所知,落雍正款的传世器仅有一件。


画珐琅

1)制作工整,造型以鼻烟壶为大宗。

2)图案式花叶纹为锦地,开光处画传统的花卉鸟鹊等吉祥纹饰。

3)黄釉偏杏黄色调,黑釉光泽亮丽,使用普遍是一大特色。

4)器底以吉祥纹饰衬托着年款。

5)部份器皿及装饰风格具有日本工艺美术的品味。


内填珐琅


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阙缺雍正款内填珐琅的收藏







雍正 掐丝珐琅凤耳豆

10.1公分口径7.1公分

铜胎,覆盏式的盖,盖顶有唇口圆盘式钮,盖与器身合组成球状器腹,器侧镶浮雕式镀金凤首衔环耳,环饰掐丝云纹,高足;器形是仿春秋战国时期盛食物之青铜器豆的形制。器内光素,器表除盖、腹与圈足上共六圈掐丝回纹外,其余满饰大小圆圈纹(大圆圈内各含三个小圆圈),填墨绿色釉,小圆圈中央在绿釉上再点白釉,白釉大多烧失。镀金底阴刻「雍正年制」无框双行宋体字款。

器形仿自东周青铜器盛食物的「豆」,覆盘式的盖,盖顶有圆盘式的钮,盖与器身合组成球状器腹,器侧镶浮雕凤首衔环耳,作为陈设器或盖盒应用;将盖子打开仰置,与器腹同样可当盛物的盘子。

凤耳豆的器内光素,器表除盖、腹与圈足上装饰六圈掐丝回纹外,其余满饰大小圆圈纹,填墨绿色釉,圆圈大小整齐画一,紧密排列,器型线条优美,掐丝工整,可谓精美绝伦。是故宫院藏落雍正款的唯一掐丝珐琅器。








雍正 画珐琅牡丹荷莲鼻烟壶


5.4公分

铜胎,扁圆鼻烟壶。壶内露胎,铜盖下木塞附牙匙。壶身前后开光内浅蓝地,分别绘牡丹和荷莲,两侧浅紫色地饰西洋装饰花纹。略内凹的椭圆底,白地书蓝色「雍正年制」无框双行宋体字款。

鼻烟壶为装烟草的小器皿,盖下木塞所附的牙匙,是用来舀取烟草。

壶身前后饰圆形开光,分别绘象征富贵的牡丹、以及出污而不染的莲花,在浅蓝地上显得高雅脱俗;两侧则以西洋风味的纹样装饰








雍正 画珐琅蟠龙瓶

21.3公分足径8.8公分

铜胎,器形仿自喇嘛教的藏草瓶。折沿口呈车轮式,平肩,敛腹,肩镶二镀金正面独角花尾高浮雕式夔龙。镀金口面阴刻转枝番莲,口壁绘如意云头及花草纹。颈镌一圈去地阳纹的转枝草叶为装饰重点,上方为浅蓝地画深蓝色的转枝花叶,下方为黄地转枝牡丹;器腹明黄地满饰各色牡丹花叶及桃实、蝙蝠、灵芝等。矮圈足镀金,器底阴刻「雍正年制」无框双行楷书款。此瓶器形别致,全器以明黄色为地,绘饰象征福(蝙蝠)寿(桃实、灵芝)富贵(牡丹)的纹饰,并镶金工精美的正面夔龙,全器表现出皇室用器之富丽堂皇,应是皇帝御用之器。

器形别致,仿自喇嘛教的藏草瓶,是非常精美的陈设器,自然也兼具实用的功能。

蟠龙瓶全器以黄色为地,绘饰象征福(蝙蝠)寿(桃实、灵芝)富贵(牡丹)的纹饰,并镶金工精美的独角花尾高浮雕式夔龙,展现出皇室用器的高尚尊贵,显然为皇帝御用器物。








雍正 画珐琅花碟盘

1.6公分15.4公分

铜胎,五瓣花式折沿矮圈足浅盘。盘面黄色地,中央绘一对凤蝶,余均满饰牡丹及杂花,部份蝶与花叶纹饰重迭,这种纹饰也称为穿花蝶或喜相逢。盘壁背面为浅蓝地绘转枝花卉。盘底白地隐现冰裂的釉层,书红色「雍正年制」双方框双行宋体字款。

五瓣花式折沿矮圈足浅盘,适为案头摆饰,自然也有实用的功能。

盘面中央绘一对凤蝶,四周满饰牡丹及其他花叶,蝴蝶在花丛间穿梭,故这纹饰有「穿花蝶」或「喜相逢」的称呼。整体图绘予人花枝繁茂、朝气蓬勃的春日景象。





雍正 画珐琅乌木把手执壶

16.8公分最宽16.4公分

铜胎,乌木盖钮,双层圆冠式盖,与乌木把手以转轴相连,压下按钮即可开启;梨形壶身,壶流自腹面伸出的方向与把手成九十度,流口有镌成浅浮雕式对凤的流盖,矮圈足。壶盖上层黄地饰如意云头纹、转枝花叶,下层黑地绘装饰图案花叶;壶身满绘各种花叶,底白地饰枝叶,中央蓝色双圆框内书红色「雍正年制」双行楷书款。此壶的形制和纹饰的式样均与传统的不同,显然是受西洋文化的影响;乌木的把手和盖钮,与明亮的黑釉相呼应,充份地表现出雍正朝画珐琅的时代特色。此件文物曾于公元1998年参加巴黎「帝国的回忆」展。

执壶的形制与传统不相同,显然是受西洋文化的影响,盖与把手以转轴相连,压下按钮即可开启;此壶兼具实用及装饰的功能。

壶的纹饰也受到西洋文化的影响,无论是花叶或图案式的番莲均与传统式样迥异;明亮的黑釉与黑色的把手和盖钮相呼应,器形设计与彩色搭配,均巧思独具。








雍正 画珐琅福寿扁圆盒

2.6公分6.4公分

铜胎,子母盖扁圆盒。盒内施蓝釉,盖顶部由云纹围成圆形的开光,开光内白地绘日日樱、灵芝、竹、蝙蝠及石等,盖周围和盒身为黑地饰各种转枝花。底黄地由蓝色云纹围成六瓣花形框,内白地书红色「雍正年制」双行楷书款。

子母盖扁圆盒,小巧玲珑,文人墨客喜作为印泥盒。

盒盖由云纹围成圆形的开光,内有一只红色蝙蝠在空中翱翔,寓意洪福齐天;蓝色的湖石植有日日樱、赤芝(象征寿)和绿竹(「竹」谐音「祝」),祝寿祈福的意义极为鲜明。







雍正 画珐琅梅禽纹扁圆盒

4.8公分10.3公分

铜胎,平顶扁圆盒。盒内施蓝釉,盖顶湖蓝地绘红白梅花、灵芝、带状祥云及山雀一对,周围和盒身黄地饰转枝番莲纹。底白地书蓝色「雍正年制」双方框双行宋体字款。此类盒子通常作为印泥盒之用。

此类圆盒,小巧玲珑,文人墨客喜作为印泥盒。

盖面绘一幅早春的写生花鸟画,一对山雀栖息于红、白色梅花枝头,深情凝视,流云轻浮于天际,灵芝则探头于树干之间,为淡雅的画风增添几分祥瑞气氛。画饰纹饰的笔法,与当时的绘画无异。








雍正 画珐琅花鸟洗

10.8公分口径14.2公分

铜胎,上侈下敛筒形器身,四象足。器内施浅蓝釉,器表黄地八开光,依次绘蟠桃、葫芦、双蝠;朱梅、白梅;竹、山茶、双蝶;禾穗、双鹌;松和山鹊;莲花;竹、牵牛花和山鹊;双鹌、双蝠和萱草。开光外填饰各种番莲、牡丹及五瓣花叶,四足饰番莲花。底黄地以双凤首尾相衔围成圆框,中央蓝圆框内白地书红色「雍正年制」双行宋体字款。

笔洗是文房用具,用以清洗画笔或毛笔。

器表黄地有八处开光,依次序有蟠桃、葫芦、双蝠;朱梅、白梅;竹、山茶、对蝶;禾穗、双鹌;松和山鹊;莲花;竹、牵牛花和山鹊;双鹌、双蝠和萱草,均是象征祥瑞祈福的题材。







雍正 画珐琅花卉渣斗

8.1公分口径9.3公分

铜胎,侈口,丰肩,敛腹,圈足渣斗,也称痰盂、唾盂。器内施浅蓝釉,口外壁浅蓝地卷草纹锦,口沿绘装饰图案,颈饰番莲花和蕉叶纹,肩部黑地画云纹和变形如意云头纹各一圈,器腹浅蓝地饰卷草纹锦,四开光内黄地,分别绘牵牛花及双蝶;荷花;竹、蔷薇、双燕;和梅、灵芝等,并于器腹下方装饰一周牡丹花瓣和蕉叶。圈足饰云纹一周。底浅蓝地中央绘双柿及红蝠,祈求事事如意、洪福齐天,并于柿子上书蓝色「雍正年制」无框双行楷书款。墨色珐琅釉启用于康熙朝,至雍正朝成熟并盛行,亮丽的色黑珐琅釉,成为雍正朝画珐琅的一大特色。

圈足渣斗,口大,用来承接残渣秽物、或吐痰的生活器皿,俗称唾盂或痰盂。

器表装饰各种图案,极力予以美化。颈与腹间饰以蕉叶和变形如意云头纹,器腹下方装饰了一圈的牡丹花瓣和蕉叶,很有花边点缀的效果。四片开光处分别绘上牵牛花及双蝶;荷花;竹、蔷薇、双燕;和梅、灵芝等,各具风采,装饰效果十足。









雍正 画珐琅子孙万代福寿杯、盘

杯高6.7公分口径5.2公分

杯高6.7公分口径5.2公分

杯:铜胎,莲瓣座球钮之斗笠盖,敛腹,圈足。杯内施浅蓝色釉,全器表面为粉橘色地绘桃枝花果和葫芦瓜瓞为主纹,并于盖面饰团寿四,杯腹则有蝙蝠飞翔花果间。杯底白地书蓝色「雍正年制」双方框双行宋体字款。

除了做茶具使用外,还是上好的摆饰珍品。

子孙万代福寿杯、盘,纹饰自然是围绕祝寿的主题,嫩黄的团福和团寿纹,环绕在杯盖和托盘的杯座,群聚的红色蝙蝠穿梭于累累的桃实和葫芦之间,画面充满着福寿和子孙万代吉祥的意寓,喜悦的气氛充满在杯盘之间。







雍正 画珐琅云纹穿带盒

13.3公分口径8.3x3.8公分

铜胎,扁椭圆式双层盒,盖与盒身两侧附穿钮以黄绦穿连成一体。器内浅蓝釉,外黑地绘五彩祥云,两面纹饰相同。底略内凹,白地绘蓝色卷草纹围成长方形框,内书红色「雍正年制」一行宋体字款。内务府造办处<各作成活计清档>载雍正皇帝曾于雍正七年,因见洋漆万字锦绦结式盒,旨谕造办处烧制黑珐琅盒。此件文物形制与日本人盛药的根付和印盒都很相似,黑釉亮丽光洁,可为雍正朝黑釉珐琅器中的精品之一。

扁椭圆式双层盒,盖与盒身两侧附穿钮以黄绦穿连成一体。其形制上与日本人盛药的根付及印盒很相似,显然受到东洋风格影响。

黑色珐琅彩釉的烧制,似与东洋漆器有关,是雍正朝画珐琅的一大成就。亮丽光洁的漆黑地釉上绘饰五彩祥云,图案虽简单但效果突出,可视为雍正朝黑釉珐琅器的代表作。







雍正 画珐琅包袱纹盖罐

12.1公分口径3.6公分

铜胎,圆冠式盖镀金球钮,短颈,斜肩,扁椭圆式敛腹。器内施浅蓝釉,盖表黄地绘云头纹及朵花。颈蓝地绘灵芝纹一圈,肩绘朵花,腹饰缠枝花卉,近肩处四开光,内画番莲纹。红面蓝边的包袱半掩着器腹,红色部份绘内含菊花的龟甲锦间装饰对蝶、蝙蝠、桃实等,蓝色部份绘卷草纹锦;包袱背面浅绿色绘宝相花。椭圆形底周围浅绿色画一圈转枝菊花,中间为蓝色双圆圈交迭,圈内白地书红色「雍正年制」两行楷书款。内务府造办处<各作成活计清档>载雍正十年曾制作洋漆包袱式盒。此件盖罐的装饰风格,颇具日本工艺美术的品味,可见雍正皇帝对日本的工艺品颇为赏识。

盖罐兼具实用及陈设功能。以包袱装饰礼物,是日本传统的礼仪,可见包袱罐深受日本工艺美术的影响。

红面蓝边的包袱半掩着瓶腹,末端轻柔地打个蝴蝶结,装饰美化的意味十足。包袱微露背底,两面纹饰各异,饶富趣味,而包袱柔软的质感也完全展现,装饰的风格与色彩的偏好均有浓郁的东洋风味。对照之下,罐身黄地绘云头纹及各种朵花的装饰,就十分具中国的风格了。





乾隆 1736—1795


掐丝珐琅

1)量多,风格、器型多变化,以动物造型最为特殊。

2)制作技术精湛,结合内填和画珐琅的制作技巧表现在同件器物上。

3)枝与卷须以双勾掐丝的方式处理,与明代以单丝表现的方式不同。

4)纹饰繁缛、堆砌式的装饰风格是乾隆朝珐琅工艺一大特色。

5)掐丝粗细均匀而流畅,釉色丰富。


画珐琅

1)器型变化很多,包括仿古、仿康雍二朝及像生器等。

2)黄釉的色调变化多,明黄、淡黄和橙黄色都有,光泽不及康熙朝者。

3)纹饰除了各种花卉和鸟鹊外,还有传统及西洋人物、风景等。

4)结合内填和掐丝珐琅制作的技法,表现在同件器物上。

5)绘画的风格,在传统的绘画中,加入西画透视和光影处理的技巧。


内填珐琅

1)各种类型的内填珐琅齐全,但数量不多。

2)清宫中的内填珐琅,常以金、银为胎。

3)广州制作的内填珐琅,颇多属于点蓝类型;但精致者,尚在透明釉下贴金、银箔装饰。






景泰款掐丝珐琅象耳盂

14.0公分口径16.2x14.3公分

铜胎,椭圆形侈口渣斗,器侧镶镀金象首。器内露胎,侈口内壁蓝地饰两圈转枝番莲纹,外壁口沿下饰如意云头及圆圈纹,颈饰纵向平行菊瓣纹及云纹等,器腹上下装饰内含云纹的莲瓣一圈,中间四组对螭对龙纹,以云纹和小圆圈填白;外撇的圈足饰转枝花叶。底铸去地阳文「景泰年制」双行方框楷书伪款。根据纹饰风格、转枝以流畅的双钩掐丝表现、泛黄的绿色釉,应属十八世纪前期制作落景泰伪款的文物。 (原锦匣书:景泰蓝珐琅双耳盂)

盂又称为渣斗、也是古代的痰盂,器口作喇叭状设计,方便承接废物。

侈口内壁装饰转枝番莲纹,转枝以流畅的双钩掐丝表现;外壁饰云头、圆圈及纵向平行的菊瓣纹等,器腹上下装饰一圈内含云纹的莲瓣纹,中间四组对螭对龙纹,以勾云和小圆圈填白;圈足饰以转枝花叶,装饰得美轮美奂。






乾隆 掐丝珐琅莲瓣式炉

6.0公分腹径13.0公分

铜胎,直口深壁钵式炉,器外铸成浅浮雕式四重莲瓣,器下方中央钉圆形金属片为底,炉内镀金,外表口沿下饰蓝釉及掐丝填绿釉的竖弦纹各一圈,莲瓣内掐丝垂番莲花,填饰黄青红三色釉,底浅蓝地饰卷草纹。炉心中央阴刻「乾隆年制」一列楷书款。此器系仿明代一件落大明景泰年制款的掐丝珐琅莲瓣式炉。

莲瓣式炉,器表铸成浅浮雕式四重莲瓣,宗教气息浓厚,宜做焚香器,也可用作一般盛物的钵

口沿下饰蓝釉及掐丝填绿釉的竖弦纹各一圈,莲瓣内垂饰番莲花瓣,填以黄靛红三色彩釉,浅蓝色的器底装饰卷草纹。无论是莲花造型或色彩搭配,意致深远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浏览《艺术家看艺术》所内容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