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原着有邵阳人参与创作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0-08 16:47:41


一、林黛玉原型脂研实为湖南人

前文已经论证,最早评点《红楼梦》的脂砚斋由曹雪芹、脂砚、脂研三人组成,曹雪芹对应贾宝玉,脂砚对应薛宝钗,脂研对应林黛玉。深读《红楼梦》,你会觉得作者很有“湘”字情结,《红楼梦》中的人物有三个跟“湘”字结缘:潇湘妃子林黛玉、史湘云、柳湘莲。笔者经过对文本的深究,判断脂研为湖南邵阳人,幼年父母双亡,卖身曹家为奴,曹家败落后,与曹雪芹相濡以沫,全力支持并参与《红楼梦》创作,最终被曹母逼死。论述如下:

1、“潇湘妃子”是传说中舜妃娥皇、女英为殉夫而自投湘水,死后成为湘水女神,亦称湘妃。潇湘也泛指潇水与湘水流域,是湖南的代称。第二十六回写道:“顺着脚一径来至一个院门前,只见凤尾森森,龙吟细细。举目望门上一看,只见匾上写着‘潇湘馆’三字。宝玉信步走入,只见湘帘垂地,悄无人声。走至窗前,觉得一缕幽香从碧纱窗中暗暗透出。”林黛玉的居舍叫“潇湘馆”,馆舍垂挂的是湘帘,她题帕诗中有“湘江旧迹已模糊”之句。她的身份作者采用“烟云模糊”的写法,还影射了史湘云等人。史湘云判词有“湘江水逝楚云飞”,她的《红楼梦曲》有“云散高唐,水涸湘江”之句。中国有湘江、赣江、珠江、怒江、闽江、沱江、乌江、松花江等诸多江流,《红楼梦》唯独反复歌咏湘江。

这说明“林黛玉”在湖南生活过,她原本就是湖南人。

2、第七十八回,晴雯死后,贾宝玉为她做了一篇情真意挚、发自肺腑的祭文《芙蓉女儿诔》。细读这篇诔文,并非悼念挚友,实是在悼念亡妻。“而玉得于衾枕栉沐之间,栖息宴游之夕,亲昵狎亵,相与共处”,表明两人朝夕衾枕,享夫妻之欢。“自蓄辛酸,谁怜夭折!仙云既散,芳趾难寻。——眉黛烟青,昨犹我画;指环玉冷,今倩谁温?鼎炉之剩药犹存,襟泪之余痕尚渍”,表明二人情深意笃,共饮辛酸,平日耳鬓厮磨,今日玉冷谁温?“蓉帐香残,娇喘共细言皆绝;芳名未泯,檐前鹦鹉犹呼;艳质将亡,槛外海棠预萎”,表明祭的人实是林黛玉,并非晴雯,因为“檐前鹦鹉、槛外海棠”是潇湘馆的事物,蓉帐细语是宝黛俩人旧事。“汝南泪血,斑斑洒向西风;梓泽余衷,默默诉凭冷月”,贾宝玉以汝南王自比,表明所祭的人是爱妾。《乐府诗集》有《碧玉歌》引曰:“《碧玉歌》者,宋汝南王所作也。碧玉,汝南王妾名,以宠爱之甚,所以歌之”。

诔文中有“昨承严命,既趋车而远陟芳园;今犯慈威,复拄杖而近抛孤柩。及闻櫘棺被燹,惭违共穴之盟;石椁成灾,愧迨同灰之诮”,这话的意思是:昨日我奉严父之命,有事远出,探访你曾经住过的芳园;今日我不管慈母发怒,拄着拐杖来到停你灵柩的地方吊唁,及至听到你的棺木被焚烧,我违背了与你死而同穴的誓言。你的墓穴被破坏,我有愧对你说过要同化灰尘的盟言。这诔文完全不是以少年倜傥的贾宝玉名义祭,而是中年多病的作者忏悔录,全文文采飞扬而又声泪俱下,显是作者倾注了毕生的才情。

据周汝昌先生考证,曹雪芹有几年回到南京办事。根据上文推度,脂研应死于曹雪芹回南京的那段时间,她受到了曹雪芹母亲的虐待,委屈绝望而自杀。笔者揣度脂研受曹母虐待的原因应是脂研全力支持曹雪芹创作《红楼梦》,贻误了曹家的生计与前程。由于脂研是非正常死亡,迷信“鬼祟”的曹母把她的棺木也烧了。这种烧死者棺木以避鬼邪的做法,民间至今还存在。晴雯是遭贾宝玉的母亲王夫人逼迫而死,实是影写脂研之死。

庚辰本第七十九回有二条夹批:“一篇诔文总因此二句而有,又当知虽诔晴雯而又实诔黛玉也”、“慧心人可为一哭,观此句便知诔文实不为晴雯而作也”。这二批语表明,作者是借晴雯而祭黛玉。但书中黛玉还未死,哪有做祭的理?只能是照应现实,其时黛玉的原型脂研已经死了。文中有“高标见嫉,闺帏恨比长沙”,祭文又叫《芙蓉女儿诔》,祭的实是一个湖南女儿。唐宋时代,湘、资、沅、澧流域因广植芙蓉而有“芙蓉国”之称,毛泽东的诗“芙蓉国里尽朝晖”即泛指湖南。《离骚》有云:“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王逸注:“芙蓉,莲华也。”屈原是湖南人,说明战国时期水芙蓉在湖南就已盛产。

所以,脂研是湖南女儿无疑,其悲情可黯日月。脂研死后,曹雪芹的精神基本趋于崩溃,没过几年也就泪尽而逝了。

    二、《红楼梦》中的邵阳方言特征

《红楼梦》是一部“假语村言”的通俗白话小说,人物对话采用了大量的方言,地域特色鲜明。笔者曾把《红楼梦》与《金瓶梅》放在一起比较阅读,感觉《红楼梦》的语言亲近得多,象是家乡人在聊家常。近年深究《红楼梦》,发现里面有许多方言俚语至今还在邵阳地区运用。现在仅对《红楼梦》中一些方言俚语至今还在邵阳地区运用进行举例说明。

1第三十二回,林黛玉忙向后退了几步,说道:“你又要死了!作什么这么动手动脚的!

 “你又要死了!作什么这么动手动脚的!”,这句话太熟悉了,这是邵阳乡间的常用语。“你又要死咧”“你又要埋咧”“你又做么咯咧”,笔者从小经常讲这样的话,意思是责备别人。

2、第六十三回,尤二姐便红了脸,骂道:“蓉小子,我过两日不骂你几句,你就过不得了。”——众丫头看不过,恨的骂:“短命鬼儿,你一般有老婆丫头,只和我们闹——”

“过两日不骂你几句,你就过不得了”,邵阳常听常见的话;“短命鬼”,邵阳农村常用的咒语。

3、《红楼梦》中有句常用语:“撂在那里”,即:“搁在那里”、“扔在那里”、“凉在那里”的意思,但邵阳只叫“撂在那里”。《红楼梦》还有一句常用口语:“何苦来”,邵阳叫做:“何苦咧”。

4、第47回,贾琏道:“我过去只说讨老太太的示下,十四往赖大家去不去?又请了太太,又凑了趣儿,岂不好!”平儿笑道:“依我说,你竟不去罢。合家子连太太、宝玉都有了不是,这会子你又填限去了。”

“不是”,邵阳地区常用口头语,是“不讨好”、“不对”的意思。如说:“你也有不是的,何得他怪你。”

“填限”,笔者认为是传抄者的错别字,应为“填眼(读an)”,这是鉴别《红楼梦》运用湘语的一个重要依据。“填眼”,邵阳用法,是拿自己去填死人的穴,指代人受过。第47回开头写的是贾母为贾赦欲娶鸳鸯为妾的事而生气。此时贾琏想进去叫人,平儿劝他不要去,以免成了贾赦的替罪羊,挨老太太骂。传抄者不懂这个方言,写成“填限”,无人能懂。

如邵阳话说:“他邀你去合伙,是欠了一屁股账,叫你去填眼。”

5、第八回,黛玉先忙的说:“别扫大家的兴!舅舅若叫你,只说姨妈留着呢。这个妈妈,他吃了酒,又拿我们来醒脾了!”一面悄推宝玉,使他赌气,一面悄悄的咕哝说:“别理那老货,咱们只管乐咱们的。”

“醒脾”,笔者认为是传抄者的错别字,应为“醒皮”,邵阳方言用词。“醒皮”是指借事出气,如说某人发输火:“他输了钱,是拿你醒皮的。”再如父亲训儿子:“过几天不醒你的皮,你就安不得。”

“老货”,邵阳方言用词,指老女人,如开玩笑说:“你个老货,老不正经。”

6、第四十五回,李纨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昨儿还打平儿呢,亏你伸的出手来!给平儿拾鞋也不要,你们两个只该换一个过子才是。”

 “亏你伸得出手”,这是邵阳日常方言,它的意思含有:一是理亏还动手,二是吝啬,送人礼物太小气。如有时开玩笑:“去丈母娘家,提那么点东西,亏你伸得出手。”

“给某某拾鞋也不要”,邵阳日常方言,意思是说某人的能力远不及某某。

7、第六十三回,袭人笑道:“你一天不挨他两句硬话村你,你再过不去。”

“村(读cen)你”,邵阳方言用词,意思是用粗话顶撞,让人怄气。如说:“她被老公村了几句,气得在哭”;“那个哈巴,是挨村的货!”

8、第十二回,贾蓉两个又常常的来素银子,他又怕祖父知道,正是相思尚且难禁,更又添了债务。

“素银子”,指讨钱、诓钱。“素”是典型的邵阳方言,有折腾、寻找、套取等意思。如说:“他那儿子不争气,老在爹娘那里素钱。”又如:“人家在楼下等你,你还在屋里素么咯?”。

9、第四十二回,平儿说着又悄悄笑道:“这两件袄儿和两条裙子,还有四块包头,一包绒线,可是我送姥姥的。衣裳虽是旧的,我也没大狠穿,你要弃嫌我就不敢说了。”

“没大狠穿”,邵阳方言用语,意思是“穿的次数不多”。如常说:“衣服经常买,买了又不大狠穿,你以为钱是铳(邵阳读chong)打来的!”;“弃嫌”,邵阳用作“嫌弃”。

10、第六十二回,因王夫人不在家,也不曾象往年闹热

“闹热”,邵阳日常用词,意思就是“热闹”,这个词具有明显的邵阳特征。如常说:“他家的酒席办得闹热”,但一般不讲“他家的酒席办得热闹”。

11、第51回,晴雯睡在暖阁里,只管咳嗽,听了这话,气的喊道:“我那里就害瘟病了,只怕过了人!我离了这里,看你们这一辈子都别头痛脑热的!”

第十五回,原来这铁槛寺原是宁荣二公当日修造,现今还是有香火地亩布施,以备京中老了人口,在此便宜寄放。

“过了人”、“老了人”是一种忌讳的说法,意思是死了人。邵阳农村常用这种说法。如说:“对门院子敲锣打鼓的,是过了老人家。”

12、第十四回,办理秦可卿丧事,那应佛僧正开方破狱,传灯照亡——神僧们行香,拜水忏,——彼时宁国荣国两处执事领牌交牌的,人来人往不绝。

《红楼梦》讲到办理丧事的一些仪式与如今邵阳地区的用法相同,邵阳地区办理丧事有六大仪式:绕棺、破狱、拜忏、撒花、念祭、出殡。其中“拜忏”有“拜水忏、拜路忏、拜寿忏”。拜水忏就是道士引领孝子到泉处舀水。

邵阳办理丧事中,管事的人也叫执事。

13、第七回,那焦大那里把贾蓉放在眼里,反大叫起来,赶着贾蓉叫:“蓉哥儿,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儿。别说你这样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就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家业,到如今了,不报我的恩,反和我起主子来了。不和我说别的还可,若再说别的,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第三十七回,晴雯笑道:“呸!没见世面的小蹄子!那是把好的给了人,挑剩下的才给你,你还有脸呢。”

第五十七回,湘云要替邢岫烟打抱不平,黛玉笑她:“你又什么荆轲聂政?”

“充”是邵阳方言用词,邵阳读cong,意思是“装”,如常说:“没几个钱,却充起大老板”;“充么咯狠?”

14、第三十七回,众人听了都笑道:“骂的巧,可不是给了那西洋花点子哈巴儿了。”

第六十一回,那小厮笑道:“别哄我了,早已知道了。单是你们有内牵,难道我们就没有内牵不成?我虽在这里听哈,里头却也有两个姊妹成个体统的,什么事瞒了我们!”

“哈巴”是典型邵阳方言,意思是“愚蠢、不通情理”,如常说:“那个哈巴,条吊不通的,和他争什么!”

“听哈”,又叫“现哈”,出丑弄怪的意思。如说:“莫在咯里听哈哩”(莫在这里出丑)。

15、第十九回,宝玉听了,忙笑道:“你又多心了。我说往咱们家来,必定是奴才不成?说亲戚就使不得?”袭人道:“那也搬配不上。”——“我今儿听见我妈和哥哥商议,教我再耐烦一年,明年他们上来,就赎我出去的呢。”

“搬配”,即“配、匹配”的意思,邵阳一般只叫“搬配”,如说:“把小芳做给三狗,不大搬配。”

“耐烦”,日常口头语,指辛苦、侍侯、忍耐,具有鲜明的邵阳特色,如说:“你妈再有不是,也要耐烦二年,过二年嫁出去了,她就想你了”;常用客套话:“大婶,耐烦你啊。”

16、第五十二回,晴雯只顾看画儿,宝玉道:“嗅些,走了气就不好了。”

“走气”,邵阳方言,意思是漏气,如说:“把菜坛子封好,莫走了气”、“酒走了气,就变了味”。

17、平儿知道凤姐与秦氏厚密,虽是小后生家,亦不可太俭,遂自作主意,拿了一匹尺头,两个“状元及第”的小金锞子,交付与来人送过去。

“后生家(读ga)”,邵阳方言用词,即小伙子。如说:“后生家,做事要勤快点,好讨个好婆娘。”

18、第二十六回,红玉向外问道:“倒是谁的?也等不得说完就跑,谁蒸下馒头等着你,怕冷了不成!”那小丫头在窗外只说得一声:“是绮大姐姐的。”甲戍本此处侧批:“又是不合式之言,擢心语。”

第四十九回,探春道:“越性等几天,她们新来的混熟了,咱们邀上她们岂不好?这会子大嫂子、宝姐姐心里自然没有诗兴的,况且湘云没来,颦儿刚好了,人人不合式。”

“合式”,典型邵阳方言,它包含的意思有:一是指人与人间的关系,合得来;二是指物体的大小尺寸吻合;三是指某事体适宜。如常说:“让黑满带话给石狗吧,他俩合式。”“这件衣服穿起来不合式。”脂批中亦有“不合式”,说明脂砚斋里有人说湖南方言。

19、第七十五回,尤氏在外面悄悄的啐了一口,骂道:“你听听,这一起子没廉耻的小挨刀的,才丢了脑袋骨子,就胡唚嚼毛了。”

“丢了脑袋骨子”,邵阳土话叫做“丢呱脑壳骨头”,意思是没长记性。如母亲训儿子:“你是不是丢呱脑壳骨头了,新买的钢笔又丢了!”“嚼毛”,邵阳方言用词,也叫做“嚼筋”、“纠(读jiou)毛”,意思是讲蛮话,讲歪理,不服输。如常说:“那个纠毛估,难说话”。

20、第三十三回,贾政道:“好端端的,你垂头丧气嗐些什么?方才雨村来了要见你,叫你那半天你才出来;既出来了,全无一点慷慨挥洒谈吐,仍是葳葳蕤蕤——”

“葳葳蕤蕤”,邵阳日常用词,意思是“畏畏缩缩,衣冠不整,没有朝气”。如说:“他那葳葳蕤蕤的样子,讨到婆娘到?”

21、第十六回,凤姐道:“咱们家所有的这些管家奶奶们,那一位是好缠的?——都是全挂子的武艺。”

“全挂子”,邵阳方言用词,意思是样样通晓。如说:“他啊,是个全挂子,天上晓得一半,地下全知。”

22、第五十二回,晴雯又骂小丫头子们:“那里钻沙去了!瞅我病了,都大胆子走了。明儿我好了,一个一个的才揭你们的皮呢!”——只见坠儿也蹭了进来。晴雯道:“你瞧瞧这小蹄子,不问他还不来呢。这里又放月钱了,又散果子了,你该跑在头里了。你往前些,我不是老虎吃了你!”坠儿只得前凑。晴雯便冷不防欠身一把将他的手抓住,向枕边取了一丈青,向他手上乱戳,口内骂道:“要这爪子作什么?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

第五十三回,两府男妇小厮丫鬟亦按差役上中下行礼毕,散押岁钱,荷包,金银锞,摆上合欢宴来。

晴雯的话是十足的邵阳口语,“散果子”,即发果子,如说:“鹅大娘,你家摘了桃子,我孙子在哭,散个给我,去哄他”;“散押岁钱”,意思是给压岁钱、发压岁钱,邵阳地区不叫给,不叫发,而是叫“散”。

“钻沙”,邵阳农村用语,又叫“刨沙”、“刮沙”。邵阳农村把“发高烧”叫做“发痧”,一般用硬币或纳鞋的抵扣在病者的皮肤上刮擦即愈。“头里”,邵阳土语,指前头。“爪子”,手的戏称,如说:“你那双狗爪子快得不得了!”;“眼皮子浅”,指眼馋,笔者小时候常听常说的话,如:“你眼皮子何呱咯浅,别人的东西也想要”。

23第二十回,黛玉笑湘云:“偏是咬舌子爱说话,连个‘二’哥哥也叫不出来,只是‘爱’哥哥‘爱’哥哥的。”——湘云笑道。“这一辈子我自然比不上你。我只保佑着明儿得一个咬舌的林姐夫,时时刻刻你可听爱厄去。阿弥陀佛,那才在我眼里!”

把“二哥哥”叫成“爱哥哥”,在邵阳是常见现象。笔者小时候也经常这么笑别人,因为“二”的邵阳土话发音与“爱”接近。

“现”,邵阳土话,又叫“现眼(读an)”、“现世”,意思是出丑弄怪。如说:“你咯德性,莫去现眼了”。有时把开心的人叫现世宝。

24、第十回,尤氏道:“这么个性情的人儿打着灯笼也没地方去找”

“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邵阳方言,意思是某某出类拔萃,如常说:“咯样的妹子,打着灯笼也找不到。”

25、第六回,凤姐道:“我年轻,不大认得,可也不知道什么辈数,不敢称呼。”——板儿便躲在背后,百般的哄他出来作揖,他死也不肯

第二十一回,这一日,宝玉也不大出门,也不和姊妹丫头等厮闹。

“不大认得”,“死也不肯”,“不大出门”,都是邵阳日常用语。如说:“他才来几天,外面的人不大认得,也就不大出门。”

26、第二十一回,平儿笑道:“你就是没良心的。我好意瞒着他来问,你倒赌狠!你只赌狠,等他回来我告诉他,看你怎么着。”贾琏听说,连忙陪笑央求道:“好人,赏我罢,我再不赌狠了。”——凤姐自掀帘子进来,说道:“平儿疯魔了。这蹄子认真要降伏我,仔细你的皮要紧!”贾琏听了,拍手笑道:“我竟不知平儿这么利害,从此倒伏他了。”

“赌狠”,邵阳方言用词,意思是赌气、比能耐。我们小时常说:“赌你很,把这东西提走!”

“仔细你的皮”,笔者小时常说的话,如:“你再犟,仔细你的皮”

“伏他”“伏你”是邵阳地区常用口头语,如:“去去去,我伏呱你”。

27、第四十五回,李纨笑道:“你们听听,我说了一句,他就疯了,说了两车子无赖泥腿专打细算盘分斤拨两的话出来。”

第七十六回,这里众媳妇收拾杯盘碗盏时,却少了个细茶杯,各处寻觅不见。

 “细”,邵阳方言用法,指小。“打细算盘”指精打细算,“细茶杯”,即小茶杯。如说:“他比你细的”(他比你小);“细伢子,抽根细凳来”(小伢子,搬根小凳来)。

28、第二十九回,贾珍站在阶矶上。

“阶矶”,邵阳方言,指屋檐下的走廊。

29、第十九回,有庚辰本夹批:茗烟。”

“某某贼”,具有鲜明的邵阳特色,是机灵、狡猾的意思。如常说:“哪个比他还狡?他是个贼精。”

30、第六回,刘姥姥道:“咱们村庄人,那一个不是老老诚诚的,守多大碗儿吃多大的饭。——想当初我和女儿还去过一遭,他们家的二小姐着实响快,会待人,倒不拿大。要是他发一点好心,拔一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粗呢。”

刘姥姥这段话典型的邵阳特色,“老诚”,邵阳日常用词,指做事谨慎,考虑周全。如说:“出外要老诚的”、“年纪大的还是老诚些,后生家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响快”,邵阳方言,指爽快;“不拿大”,邵阳叫做:“不从(读cong)大(读dai)”、“不装大”,指不摆架子。如说:“院子里有秀会待人,不从大,说话也响快。”

“寒毛”即汗毛,邵阳叫寒毛。

31、第三十回,他们是憨皮惯了的,早已恨的人牙痒痒。

“憨皮”,邵阳日常用词,指慢性子,行事迟缓。如常说:“他是个憨皮罗罗,天黑了也不着急的。”

32、第7回,焦大骂道:“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

“爬灰”,邵阳日常用词,又叫“扒灰”,意思是偷媳妇。邵阳人有时开玩笑:“你咯杂扒灰老子!”

33、第六十三回,晴雯听了赶着笑打,说着:“偏你这耳朵尖,听得真。”

“尖”,邵阳日常用词,指厉害,如眼尖、嘴尖、耳朵尖”;也指打起精神,如常说:“老师讲课,你要尖起耳朵听!”

34、第十四回,话说宁国府中都总管来升闻得里面委请了凤姐,因传齐了同事人等说道:“如今请了西府里琏二奶奶管理内事,倘或他来支取东西,或是说话,我们须要比往日小心些。每日大家早来晚散,宁可辛苦这一个月,过后再歇着,不要把老脸丢了。那是个有名的烈货,脸酸心,一时恼了,不认人的。”

“烈货”,邵阳日常用词,意为个性强、性子暴。如说:“每是个烈货,千万莫惹。”

35、第八十回,薛蟠好容易圈哄的要上手,却被香菱打散,不免一腔兴头变作了一腔恶怒,都在香菱身上,不容分说,赶出来啐了两口,骂道:“死娼妇,你这会子作什么来撞尸游魂!”

“上手”,邵阳口头语,往往把“与女的上床”叫做“上手”或“到手”,如说:“你为那娘们花那么多工夫,到手冒?”

“死娼妇”,邵阳骂女子的口头语;“撞尸游魂”,邵阳叫做“撞尸撞魂”,指来的时机不好。如说:“你个娼妇婆,撞尸撞魂,撞到这里来,把一屋子鸡吓飞了。”

36、第十三回,可巧薛蟠来吊问,因见贾珍寻好板,便说道:“我们木店里有一副板,叫做什么樯木,作了棺材,万年不坏。”

“一副板”,邵阳用词,指棺材,也叫千年木。

37、第四回,后又听见三日后才过门,他又转有忧愁之态。

第六十九回,凤姐听说,笑着忙跪下,将尤氏那边所编之话,一五一十细细的说了一遍,“少不得老祖宗发慈心,先许他进来,住一年后再圆房。”

“过门”,邵阳方言用词,指女子出嫁到男家;“圆房”,邵阳方言用词,指男女同寐,正式过夫妻生活。如说:“现在的年轻人,好多还没过门就圆房了”(指还没结婚,就住在一起了)。

“一五一十”,邵阳方言用词,即从头至尾、全部的意思。如说:“他已一五一十地说了,信不信由你。”

38、第三十回,宝玉便笑道:“姐姐通今博古,色色都知道,怎么连这一出戏的名字也不知道,就说了这么一串子。这叫《负荆请罪》。”

第七十五回,贾母见自己的几色菜已摆完,另有两大捧盒内捧了几色菜来,便知是各房另外孝敬的旧规矩。

“色色”、“几色”,典型的邵阳土话。“色”即“样”的意思,如说:“话冒是某色港咯!”(话不是那样讲的);“是咯色咯。”(是这样的);“你色色晓得,天上一半,地下全知”;“他讲几色话,左也有理,右也有理”。

39、第四十七回,湘莲道:“——我想今年夏天的雨水勤,恐怕他的坟站不住,我着众人,走去瞧了一瞧,果然又动了一点子。”

“雨水勤”,邵阳日常用语,指雨水多,如:“咯常雨水勤,辣椒也结得多”;

“背”的用法与邵阳相同,如说:“数钱背着点”。林黛玉骂李嬷嬷“老背晦”,邵阳有“老背时”。邵阳还有“手气背”,指手气不好。

40、第三十九回,贾母等听了,忙问怎么了,丫鬟回说:“南院马棚里走了水,不相干,已经救下去了。”

“走水”,典型的邵阳方言,又叫走火,有“事情没办好”、“走漏风声、“出了差错坏了事”、“失盗失火”等意思。邵阳还有:“指水”,指暗中指认,暗透机密;“抽水”,指从中提成;“逗水”,指故意放线,给点甜头;“放水”,指在赌场放债。

如说:“这么多人看牌,难保有人不走水”、“阿三包工程的事,走呱水咧”(包工程的事泡汤了)、“老伍出事,听说是内伙人走了水”(老伍出事是内讧)。

41、第三十九回,刘姥姥道:“都还好,就是今年左边的槽牙活动了。”

“槽牙”,邵阳日常用词,指嚼食的座牙。

42、第五十四回,两个女先儿也笑个不住,都说:“奶奶好刚口。奶奶要一说书,真连我们吃饭的地方也没了。”

“刚口”,明显的邵阳土话,意思是口才。如说:“打渔鼓,要刚口好”、“牙墙刚刚叫”(说话逞能)。

邵阳通常把“讲话、说话”叫做“港(读gang)话”,谐音即“刚话”。如说:话冒是咯样港咯(话不是这样说的);哪个有他那样的刚口,港话压得住台。

——贾母因又叹道:我想着,他从小儿伏侍了我一场,又伏侍了云儿一场,末后给了一个魔王宝玉,亏他了这几年。

“魔”,邵阳日常用法,也叫“磨”,指折腾。如说:你何呱咯磨人?(你为什么这样烦人)。

43、第六十回,贾环看了一看,果见比先的带些红色,闻闻也是喷香,因笑道:“这是好的,硝粉一样,留着擦罢,横竖比外头买的高就好。”彩云只得收了。

“喷(读peng)香”,笔者小时候在邵阳常说常听的词,它不是动词,是形容词,意思是很香。如闹洞房的祝辞:“操房操房,操块麻糖,麻糖喷香,养崽当官”。

——晴雯悄拉袭人说:“不用管他们,让他们闹去,看怎么开交。如今乱为王了,什么你也来打,我也来打,都这样起来,还了得呢!”

“开交”,邵阳日常用语,指收场、开排,如口头语:“爹爹(读dia)打死奶奶,要二个钱开交”。

——(柳家的)说着,便拿了一碟子出来,递给芳官,又说:“你等我替你口好茶来。”一面进去现通开火顿茶。

“顿”,邵阳用法,指热、炖、煮,如说:把酒顿一下(把酒热一下)、腊肉还要顿把火(腊肉还要煮阵子)。

44、第十九回,袭人又抓了果子与茗烟,又些钱与他买花炮放,教他“不可告诉人,连你也有不是”。

“把钱”,邵阳用法,即“给钱”。如说:“去看你舅娘,买东西还不如把的钱。”

“不是”,邵阳口语,即“不对、不妥”,如说:“你也有不是,不然人家不理你。”

45、第十一回,秦氏拉着凤姐儿的手,强笑道:“这都是我没福。这样人家,公公婆婆当自己的女孩儿似的待。婶娘的侄儿虽说年轻,却也是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有红过脸儿……”

“红过脸”,邵阳的日常用法是“吵过架”。

46、第十回,他(指金荣)母亲胡氏听见他咕咕嘟嘟的说,因问道:“不是因为在那里念书,你就认得什么薛大爷了?那薛大爷一年不给不给,这二年也帮了咱们有七八十两银子。”

“不给不给”,是书面语,邵阳土话叫“冒耽冒耽”,意思是已经给过。

47、第四十四回,贾母笑道:“凤丫头,不许了,再恼我就恼了。”

“恼”,邵阳日常用词,指厌烦、烦心,如:你何呱咯逗人恼?(你怎么这样逗人烦)、

她开始恼他(她开始厌烦他)。

48、第二十九回,“偏生那玉坚硬非常,摔了一下,竟文风不动。”

“文风不动”,邵阳日常用词,意思是丝毫不动,也指人的神态非常镇静。如说:“任你们大吵大闹,他坐在那文风不动。”

49、第三十三回,贾政哪里肯听,说道:“素日皆是你们这些人把他坏了,明日酿到他弑君弑父你们才不劝不成?”

“酿”,邵阳农村用语,“惯坏”的意思。如说:“你酿起几(他),几要天上星子,你也去摘!”;“这个孩子太酿了!”

50、第二十一回,袭人冷笑道:“我那里敢动气!只是从今以后别再进这屋子了。横竖有人伏侍你,再别来支使我。”

——袭人睁眼说道:“我也不怎么。你睡醒了,你自那边房里去梳洗,再迟了就赶不上。”宝玉道:“我那里去?”

“动气”,邵阳日常用词,是“生气”的意思。

“过”,邵阳用法是“到、去、通过”的意思,如说:“麻烦你过切点子,让我过一下”,意思是:麻烦你移一下,好让我通过。

51、第二十四回,秋纹道:“没脸的下流东西!正经叫你去催水去,你说有事,倒叫我们去,你可等着做这个巧宗儿。一里一里的,这不上来了。难道我们倒跟不上你了?你也拿镜子照照,配递茶递水不配!

“一里一里”,典型的邵阳土话,意思是归类分明。如说:做事一里归一里,谁要你来岔胡!

52、第六十三回,“两个老婆子蹲在外面火盆上筛酒。”

“筛酒”,邵阳方言日常用词,指倒酒,如说:“快给你舅爷筛酒。”

53、第六十六回,(柳湘莲)去年因打了薛呆子,他不好意思想见我们的,不知那里去一向

第百零一回,只见散花寺的姑子大了来了,给贾母请安,见过了凤姐,坐着吃茶。贾母因问他:“这一向怎么不来?”

“一向”,典型的邵阳用词。用法比较多,它既表时间,也表方位、数量。如:他一向和你在一起(他和你经常在一起)、每一向草都枯了(那一片草都枯了)、不晓得他哪向去了(不晓得他哪里去了)、咯向没看到你(这一段时间没看到你)、他是中山那一向的(他是中山那个地方的)。

54、第七十五回,因见伺候添饭的人手内捧着一碗下人的米饭,尤氏吃的仍是白粳米饭, 贾母问道:“你怎么昏了,盛这个饭来给你奶奶。”——鸳鸯道:既这然,就去把三姑娘的饭拿来也是一样,就这样笨。尤氏笑道:我这个就够了,也不用取去。

“添饭”,邵阳日常用词,意思是盛饭、挖饭,如说:“二妹子,舅爷酒喝完了,给舅爷添饭。”

55、第三十六回,袭人道:“姑娘不知道,虽然没有苍蝇蚊子,谁知有一种小虫子,从这纱眼里钻进来,人也看不见,只睡着了,咬一口,就象蚂蚁夹的

“蚂蚁夹(读ga)的”,邵阳说法。邵阳一带不叫蚂蚁叮,也不叫蚂蚁咬,而叫蚂蚁夹。如哄小孩打针:“莫怕莫怕,打针不痛的,也就是蚂蚁子夹一下那么痛”

56、第二十回,至次日清晨起来,袭人已是夜间发了汗,觉得轻省了些,只吃些米汤静养。

“轻省”,邵阳方言,即指病情好转,如说:“他身上发烧,喝了碗姜荡,现轻省了些。”

57、第二十五回,林黛玉听了笑道:“你们听听,这是吃了他们家一点子茶叶,就来使唤人了。”凤姐笑道:“倒求你,你倒说这些闲话,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们家的,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

黛玉与凤姐的对话明显是邵阳口语,邵阳一带有个风俗,把男女相亲定事,叫做筛茶。

“一点子”,邵阳口头语,如:“过切点子”(移一下身)、“把桌子移点子”,“加点子盐”。

58、第四十四回,原是凤姐和鸳鸯商议定了,单拿一双老年四楞象牙镶金的筷子与刘姥姥。刘姥姥见了,说道:“这叉爬子比俺那里铁掀还沉,那里犟的过他。”

“叉爬子”,邵阳用法是用来勾拖牛栏、猪栏里腐草的工具,又叫爬勾;“爬子”是用来上山捞落叶的工具;“铁掀”是用于翻草的工具。

59、第四十四回,凤姐儿见话中有文章,问:“叫你瞧着我作什么?难道怕我家去不成?”

——凤姐儿见人来了,便不似先前那般了,丢下众人,便哭着往贾母那边跑。

“话中有文章”,邵阳日常用语,指话中有名堂,不符合常理。“泼”,邵阳常用词,指耍横,如说:“你泼么咯,难道我怕你?”

60、第三十九回,平儿笑道:“他那里得空儿来。因为说没有好生吃得,又不得来,所以叫我来问还有没有,叫我要几个拿了家去吃罢。”

“得空”,邵阳日常用词,指有时间。如说:“我得空就过来一下,冒得空,你就自己打发吧。”

61、第十九回,袭人又说:“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若不叫你们卖,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

“老子娘”,笔者认为是抄者的笔误,应为“娘老子”,邵阳方言,称母亲为娘老子。

62、第四十回,李纨道:“好生着,别慌慌张张鬼赶来似的,仔细碰了牙子。”

李纨这句话,在邵阳乡间是常说常听的话,如说:“你鬼乓来的样,莫撞脱牙子!”

“好生”,邵阳日常用词,意思是“小心、用心”,如说:“坐车要好生的,扒手多。”

63、第四十五回,凤姐儿笑道:“好嫂子,你且同他们回园子里去,才要把这米帐合算一算。”

以上“米帐”是指办诗社的开销,邵阳把日常开销叫做“米帐”,如邵阳口头禅:“打伙做生意,亲兄弟也要算米帐。”

64、第四十八回:“天天又说我不知世务,这个也不知,那个也不学;如今我发狠把那些没要紧的都断了,要成人立事,学习买卖,又不准我了!”

“发狠”,邵阳用法,指用功、下决心。如说:“平素读书不发狠,何呱考得好?”

“没要紧”,邵阳常用口头语,意思是小事情,如说:“冒要紧咯,你担什么心?”

65第二十八回回,少刻,宝玉出席解手

“解手”,邵阳方言指上厕所,“解大手”指拉屎,“解小手”指拉尿。

66第七十五回,贾母说:“黑了,过去罢。”尤氏方告辞出来。

“黑了”,邵阳方言指夜色来临,如说:“黑呱咧,你还不回切?”(天黑了,你还不回家?)

67,第八回,“他是你哪一门子的奶奶,你们这么孝敬他?不过是仗着我小时候吃过他几日奶罢了,如今逞的他比祖宗还大了”

“哪门子奶奶”、“比祖宗还大”,邵阳方言。如说:“你现在比祖宗还大的,哪个管得你到?”

68、第五十七回,紫鹃道:你都忘了?几日前你们姊妹两个正说话。

邵阳常叫姊妹,不叫姐妹。《红楼梦》中的大爷、二爷、大娘、婶娘、舅舅、舅娘、姨爹、姨娘等叫法与邵阳全同。

再如《红楼梦》中的“窗子(窗户)、帐子(蚊帐)、屋子(房屋)、妹子(妹妹)”的用法与邵阳全同。

69、第五十八回,芳官见了这样,便说他偏心:“把你女儿的剩水给我洗?我一个月的月钱都是你拿着,沾我的光不算,反倒给我剩东剩西的。”

“沾光”,邵阳日常用语,指得别人好处。如说:“你当再大的官发再大的财,亲姊亲妹的,也没有一个沾到你光。”

70、第六十一回,正乱时,只见司棋又打发人来催莲花儿,说他:“死在这里?怎么就不回去?”

“死在这里”,邵阳土话,指长时间泡在这里。如说:“只晓得死在咯里打牌,屋不要归。”

71、第五十五回,探春没听完,已气的脸白气噎,抽抽咽咽的一面哭,一面问道:“谁是我舅舅……何苦来,谁不知道我是姨娘养的,必要过两三个月寻出由头来……”

第百一十一回,何三近知贾母死了,必有些事情领办,岂知探了几天的信,一点也没有想头,便嗳声叹气的回到赌场中,闷闷的坐下。

“由头”、“想头”、“看头”,都是邵阳日常用词,如说:“找什么由头?”,“这事没想头”,“这戏没看头”。

72、第六十回,赵姨娘:“有好的给你!谁叫你要去了,怎怨他们你!”

耍,邵阳日常用词,含“逗、骗、哄、玩”之意。如说:“你个降麻范,他把你耍哈心样,你还有味得很!”“他耍你的,你果信”(他骗你的,你这么相信)。

73、第四十九回,贾母因笑道:“怪道昨日晚上灯花爆了又爆,结了又结,原来应到今日。”

这句话的意思是灯花爆有客来。邵阳有俗语:“火笑有客来”、“灯跳有客来”。

74、第百零一回,凤姐因向宝玉道:“你还不走,等什么呢?没见这么大人了,还是这么小孩子气。人家各自梳头,你在傍边看什么?成日家一块子在屋里,还看不够吗?也不怕丫头们笑话。”

“爬”,邵阳的用法有“呆、留、去”的意思。如说:“人家要呷饭了,你还爬在咯里?”(意思是:你还好意思呆在这里?);“他说明天付钱给你,你还爬切做么咯?”(意思是:没必要去了)。

75、第六回,小小一个人家,因与荣府略有些瓜葛——刘姥姥看不过,乃劝道:“姑爷,你别嗔着我多嘴。咱们村庄人,那一个不是老老诚诚的,守多大碗儿吃多大的饭。——”

“瓜葛”,邵阳土话,指有些关系;“多嘴”,邵阳口头语,指多话;“老诚”,邵阳口语,指老实慎重;“守多大的碗吃多大的饭”,邵阳土话,如“有多大的脚穿多大的裤”。

76、第六回,周瑞家的道:“说哪里话,俗语说的: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不过用我说一句话罢了,害着我什么。”

“害”,邵阳口头语,即“连累”的意思,如说:“他一句话,害得我走了三个转转”(他一句话,使得我走了三遭);“他两口子去打工,把儿子丢在家里,害起我。”(他两口子去打工,要我带儿子)。

77、第十一回,凤姐儿道:“宝兄弟,太太叫你快过去呢。你别在这里只管这么着,倒招的媳妇也心里不好。太太那里又惦着你。”

“心里不好”,邵阳日常用语,指不舒服。如说:“她烦得心里不好!”

78、第二十九回,贾母道:“他外头好,里头弱。又搭着他老子逼着他念书,生生的把个孩子逼出病来了。”

“生生的”,邵阳农村用语,即“蛮横”的意思。如说:“这门亲她本不愿意的,是她娘生生的逼坏了。”

79、第三十四回,袭人忙回道:“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象。一家子的事,俗语说的‘没事常思有事’,世上多少无头脑的事,多半因为无心中做出——”

“小见识”,邵阳口头语,指粗浅的意见;

“不象”,典型的邵阳土话,它有多种含义,指“不合时宜”、“不好意思”。如说:“去舅母家,提那点东西,不象。”“当着那么多女人,说那样的话,老不象!”

80、第四十一回,刘姥姥惊醒,睁眼见了袭人,连忙爬起来道:“姑娘,我失错了!并没弄脏了床帐。”

“失错”,邵阳常用词,指“做错了事、不小心”。

81、第七十二回,凤姐道:“不是我说没了能奈的话,要象这样,我竟不能了。——”

“能奈”,邵阳常用词,指能力、本领。如说:这小伙子有能奈,讨到个好婆娘。

82、第十八回,黛玉被宝玉缠不过,只得起来道:“你的意思,不叫我安生,我就离了你!”说着,往外就走。

“安生”,邵阳口语,指平静地生活。如说:“他一来,就搞得大家安生生不得!”

83、第十九回,黛玉听了,睁开眼,起身笑道:“真真你就是我命中的‘天魔星’!请枕这一个。”

“真真”,邵阳常用的加重语气的助词,如说:“你真真磨人”,“你真真是个好人!”

84、第十五回,那智能百般的挣挫不起,又不好叫的,少不得依他了。正在得趣,只见一人进来,将他二人按住,也不则声。二人不知是谁,唬的不敢动一动,只听那人嗤的一声,掌不住笑了。

“则声”,典型的邵阳土话,意思是“做声”,如说:“那是个不则声的闷兜估”。

85、第二十六回,李嬷嬷道:“我有那样工夫和他走?不过告诉了他,回来打发个小丫头子或是老婆子,带进他来就完了。”——佳蕙点头想了一会,道:“可也怨不得,这个地方难站。”

“工夫”,邵阳日常用词,它包含几层意思,一是指时间,二是指手艺活。如说:“我冒得工夫(我没时间),莫怪”;“昨日喊了王木匠来做工夫。”

“难站”,邵阳用法,指难呆,工作难做。如说:“那地方不是人人站得住的,你要多费工夫。”

86、第六十回,芳官道:“前儿那玫瑰露姐姐吃了不曾,他到底可好些?”柳家的道:“可不都吃了。他爱的什么似的,又不好问你再要的。”

“爱的什么似的”,邵阳日常口语,土话叫“爱的么咯样”。如说:“你送他的几个玩具,他爱的么咯样,天天耍,当得饭。”

87、第六十回,五儿道:“虽如此说,我却性急等不得了。趁如今挑上来了,一则给我妈争口气,也不枉养我一场;二则添了月钱,家里又从容些;三则我的心开一开,只怕这病就好了。——便是请大夫吃药,也省了家里的钱。”

“挑上”,邵阳土话,即“当口,风头”。如说:“这事正在挑子上,莫急”(这事快成了)、“谁叫他撞在挑子上,有什么办法?”

88、第六十一回,平儿听了,笑道:“这样说,你竟是个平白无辜之人,拿你来顶缸。此时天晚,奶奶才进了药歇下,不便为这点子小事去絮叨。”

“顶缸”,顶罪的意思,邵阳有“抬缸”、“顶缸”、“缸子”的日常说法。如说:“他们都是一个地方的,不要跟他们去搞建筑,怕他们抬缸子。”“他俩在打缸子牌,你不输才怪。”

89、第七十三回,宝玉忙披衣起来要读书,心中又自后悔,这些日子只说不提了,偏又丢生,——至上本《孟子》,就有一半是夹生的,若凭空提一句,断不能接背的。

“丢生”、“夹生”,邵阳日常用词,生疏、半生不熟的意思。如说:“这孩子有点丢生。”(这孩子怕生人);“这饭夹生。”(这饭半生不熟)。

90、第百零九回,此时五儿心中也不知宝玉是怎么个意思,便说道:“夜深了,二爷也睡罢,别紧着坐着,看凉着。刚才奶奶和袭人姐姐怎么嘱咐了?”

“紧着”,邵阳的用法,即“老是”的意思。如说:“你紧到讲么咯,都是些重话。”(你不停地说什么,都是些重复的话);“你紧到坐在哪里做什么,不要出工了?”

91、第十九回,黛玉只合着眼,说道:“我不,只略歇歇儿,你且别处去闹会子再来。”

第三十回,金钏儿睁眼见是宝玉,宝玉便悄悄笑道:“就的这么着。”

“困”,邵阳的方言,是“睡觉”的意思。如说:“困醒了?”、“深更半夜的,还不困?”

92、第十一回,秦氏见了,就要站起来,凤姐儿说:“快别起来,看起了头晕。”

“头猛”,典型的邵阳方言,即“头晕”“糊涂”的意思。如说:“昨夜吹风吹过头,今早脑壳有点猛”、“她老猛了,记不清楚”(她老糊涂了)。

93、第四回,“这冯公子必待好日期来接,可知必不以丫鬟相看。况他是个绝风流人品,家里颇过得,素习又最厌恶堂客,今竟破价买你,后事不言可知…… ”

“堂客”,邵阳方言,即指老婆。如说:“喊你的,你堂客还冒来?”(怎么了,你老婆还不来?)

94、第六回,周瑞家的笑说道:“皆因你原是太太的亲戚,又拿我当个人,投奔了我来,我就破个例,给你通个信去。”

“拿我当个人”,邵阳常用语,意思是“看得起我”。如说:“这屋里,只你把我当个人。”(亲戚里,只有你看得起我);“没把他当人看”(鄙夷他)。

95、第二十四回,贾芸听他刀得不堪,便起身告辞。

“韶”,邵阳方言,意思是“唠叨、话多”,如说:“这屋里你一句我一句,韶得不能安生”;“你跟他港么咯,韶聋里耳朵”。

96、《红楼梦》第五十回便有:“已预备下稀嫩的野鸡,请用晚饭去罢,再迟一回就老了。”

“稀嫩的”,邵阳说法,如:“稀烂的、稀侠的”

“老了”,邵阳用法,指东西炖久了。如说:“这豆腐煎老了”,“羊肉炖老了”。

97、第二十四回,凤姐听了满脸是笑,不由的便止了步,问道:“怎么好好的你娘儿们在背地里嚼起我来?”

第五十七回:黛玉啐道:“趁这会子不歇一歇,还什么蛆。”

“嚼”,邵阳口语,指议论别人。有“嚼舌头”(乱说)、嚼蛆(说人坏话)。

98、红楼梦中出现的“不大认得”、“死也不肯”、“上了年纪”、“拿我当个人”、“好讨人嫌”、“哪里要得”、“大家不安生”、“白操一世心”、“听了风就是雨”、“眼不见心不烦”、“水来伸手饭来张口”、“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千日不好,也有一日好”、“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等语,皆是邵阳日常用语。书中骂人的口头语:“狗肏的、杂种、短命鬼、死娼妇”,也是邵阳的口头用语。

99、《红楼梦》中的一些用词,也是如今邵阳日常用词,如:讨好、失错、放泼、打的粗、碎丁子、磁瓦子、擤鼻子、嚼舌根、长命百岁、老不正经、碍手碍脚、生地方(不熟悉的地方)、小名(乳名)、气色(脸色)、炮仗(鞭炮)、日头(太阳)、里头(里面)、外头(外面)、上头(上面)、下头(下面)、黑早(大清早)、从新(重新)、丢生(生疏)、小器(气量小)、停食(不吃东西)、起身(出发)、歇脚(歇息)、绝后(没有男丁)、动粗(动武)、困去(睡觉)、没空(没时间)、不认得(不认识)、几时(哪时)、无紧事(没紧要事)、刀靶(刀柄)、尽心、尽礼、哪里要得、打发、省得、呛了、健朗、稀烂、标致、雷打的巴不得、掰开、彩头、堂屋等等。

综本节所述,《红楼梦》融入大量的邵阳方言,绝非偶然。曹雪芹不是湖南人,他再是天才,也不可能自然行风地融进那么多湘言俚语。必定有一个自小在三湘大地长大的无名客参与了《红楼梦》的写作。《红楼梦》对丫鬟生活描写得如身临其境,尤其一些丫鬟对话非切身经验者写不出。这个有丫鬟经历的无名客应是来自湖南的脂研,即小说故事的亲历者林黛玉。林黛玉的真名实姓、生卒年份、出生之地,目前还没有足够的史料考证出来,但笔者根据方言推度,她应当来自湖南邵阳。

 

作者简介:一木,原名肖斌伟,湖南邵阳人,长期研究诗歌与《红楼梦》,在《诗刊》、《语文月刊》发表诗歌及学术论文,著有四十五万字的长篇红学论著《一木解红楼》,现在深圳某政府部门任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