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 | 西部雅文化---窄巷子,锦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06 11:54:27

  



        成都,是一个给我的生命增添活力的城市。九月的清晨,走在寂静的窄巷子,秋风像刚睡醒的婴儿,有节奏地喘息着,散发出大地的乳香,那是生命的初音。


        找到一家面馆坐下,由于来得早,店里没有客人,也很安静,老板信手把一条白色毛巾往肩上一甩,笑容可掬走到我跟前对我说:


       “要吃点啥子?”

       “来一个不辣的肥肠面好了。”

       “要得,你慢坐。”



        简单的对话让彼此变得更亲切,心里顿时充满家的温暖,这是一个很小的老面馆,没有奢华的装饰, 油亮的木台面整齐的摆设,一筒竹筷,一瓶醋,一个烟灰缸,一盒餐纸,还有四壁勾勒着中国书法韵味的墙纸,眼前的这一切让我再次感受这座古老的城市蕴含的文化气息。几分钟等待时的畅想随着一碗热腾腾的肥肠面的出现被打断......


        饱足之后,我启程前往具有西部雅文化代表的宽窄巷子进行拍摄。





        宽窄巷子历史文化片区,由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三条平行排列的老式街道及四合院落群组成,是成都市三大历史文化保护区之一,是老成都“千年少城”城市格局和百年原真建筑格局的最后遗存,也是北方胡同文化和建筑风格在南方的“孤本”。



        我先来到的是窄巷子,站在巷口,首先看到的左边是宽敞的青石路面,巷子两侧是各式的茶楼和店铺,锈色的檐瓦下青苔斑斑,与游人匆匆脚下那不规则的石面裂纹透析着历史的点滴。巷口右边是同样延伸的古墙林立的街道,绿荫下阳光的碎影拼凑着民末清初的片段,我仿佛穿越在历史的长廊里,寻找着历史天空下那些远去的背影,脚下敞开的路面也让我体验了书中赞赏的窄巷子里的“宽”。



        找到一石桌坐下,看着眼帘“偶尔”茶楼门前的茶戏吆喝,缭绕的脸谱和金亮的长嘴茶壶在镜头下晃动,黑白相间的老北京布鞋在青石上震出有节奏的动感,白色的唐装在阳光下显得尤为抢眼,短旗袍的茶女在吟唱着蜀都的韵律,我悠闲地感受着茶文化在窄巷子口的氛围。




       “成都是天府,窄巷子就是成都的“府”。如今经过改造后的窄巷子展现的是成都的院落文化,院落,上感天灵,下沾地气。这种院落文化代表了一种精英文化,一种传统的雅文化。宅中有园,园里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树,树上有天,天上有月……这是中国式的院落梦想,也是窄巷子的生活梦想。手中的镜头定格着巷子里的每一个经典的角落,一个花瓶,一张椅子,一角天空,一片残檐,都可以在镜头下展现它们的美,这是上海新天地无法超越的美。




        在窄巷子里,看到最多的是成都一带的民间工艺,下图中的成都糖画非常有名,它蕴含了历史、美术、地方民情风俗、蔗糖工艺等等复杂的元素。创作过程中,艺人端坐于糖画摊前,执勺在手,经过短暂构思,飞快地将勺中的糖液挥洒在光洁如镜的大理石板上。凝固的糖液形成神奇的图画,有飞禽走兽、花鸟虫鱼、戏剧人物……皆晶莹剔透,栩栩如生。待新鲜的糖画凝固后,艺人用一根竹签把一件件作品粘合提拿起来,就完成了一幅作品。既可观赏又可食用,融物质与精神文化享受于一体,观之若画,食之有味。



        有文化就有美食,同样在窄巷子里也浓缩着这座城市的饮食文化,麻辣是成都的代表味道,同样也是成都人热情四溢的象征。



        那入口粘糊却清甜细腻的蒸巴适,让你一次可以吃五个,绿粽叶卷起的巴蜀米香伴随着蒸笼的热气扑鼻而来,让你流连忘返,石磨下绯红的辣椒粉沫洒满乳白的豆腐脑上让你想到什么叫地道的“白里透红”。除了这些,还有五花八门的各种地方小吃比比皆是。成都的牛肉干也是让人意犹未尽特色美食。



       在巷子里悠然地晃荡了一天,已是黄昏,随意在一家茶楼坐下,享受斜阳绿荫下的静美,无比的放松。


品着清甜淡雅的贡菊茶香,看着茶楼古香古色的布局,我不禁诗絮飞扬起来,黄昏独坐荷欢园,贡菊茶香自缠绵。闭目思乡人已醉,醒来只见青苔檐。蜀乐一曲伴斜阳,点点忧伤在心田。推窗探屋谁吟唱,玉女图下君留连。




        数杯香茶交替着,缕缕清甜洗礼着全身的疲惫,一个时辰的小憩,四处已是灯火通明,夜色下的成都更跳跃着这座城市的火辣下的温柔之美,起身背起行囊,我继续往锦里方向前进。



        传说中锦里曾是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具有商业气息的街道之一,早在秦汉、三国时期便闻名全国。今天的锦里依托成都武侯祠,以秦汉、三国精神为灵魂,明、清风貌作外表,川西民风、民俗作内容,扩大了三国文化的外延。在这条街上,浓缩了成都生活的精华:有茶楼、客栈、酒楼、酒吧、戏台、风味小吃、工艺品、土特产,充分展现了三国文化和四川民风民俗的独特魅力。锦里即锦官城。晋-常璩《华阳国志·蜀志》﹕“州夺郡文学为州学,郡更于夷里桥南岸道东边起起文学,有女墙,其道西城,故锦宫也。锦工织锦,濯其中则鲜明,他江则不好,故命曰锦里也。”后即以锦里为成都之代称。



        走在夜色下的锦里古巷,迎面而来的是客栈阁楼上四壁悬挂红彤彤的三国式灯笼,让人梦回三国。时而耀眼时而柔和的灯光透过各式各样的灯笼把整个锦里街道笼罩在灯红酒绿的氛围中。红黄蓝绿青白紫的长方彩旗随夜风飘扬,映照在余光中,我仿佛看到张飞月下举坛畅饮,看到孔明夜坐静台隆中对策的历史画面。



        穿梭在透亮的街灯下,一个个巷子的交替错落,从三国的客栈我来到了歌声悠扬的酒吧间。




        光影人影重合的夜色坏绕着,我似乎有重游夜上海的田子坊小资街的感觉。回想,曾经我也算是一个很能喝酒的人,这一间间琳琅满目的酒吧顿时让我激情大涨,无奈近年来自己的身体日渐娇弱,此刻只好望酒兴叹,错过了美酒夜光杯的闲庭兴致。



        看着杯影中飘忽的画面,多少情长在此缠绵,多少爱恨在此消逝,一壶酒一叹息,一转身一回眸,所有的人间沧桑一饮而尽。我感慨着,我凝望着,远处闪耀的霓虹下是我远去的忧伤,风中飞舞的醇香宛若明天的你守候在灯火阑珊处!


        伴着酒客们的丝丝醉意,我穿梭在格调不一的酒吧巷子间,突然一幕留住了我的脚步,我走进了这家“荷塘夜色”露天酒吧,远处一时尚吉他手在青荷怀抱的歌台上演奏着小刚的《黄昏》,我不是被他动听的高度模仿之音吸引,而是被他那弹指间流淌的六弦之音打动,一个很完美的流行吉他演奏歌手。



       音乐永远有着可以把人陶醉和打败的魔力,悠扬感伤的音符萦绕在古色的夜空中,迈着疲惫的脚步,不知不觉踏入锦里巷子里的美食街,玲琅满目的小吃吸引着饥饿的游人,而我似乎没有一点胃口,倒是一家丁丁糖店的招牌吸引了我困倦的双眼,看着那各式的丁丁糖,我似乎回到了那个熟悉而遥远的年代。



        疲惫的眼在美食的诱惑前显得更麻木了,看着手里这块经常偷停的手表,我郁闷至极,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手机没电了,我在思念那块从来不会偷停的老机械表,我把它给弄丢了。我加快脚步往后门前行,看到一群人围圈而笑,每个人都拿着手机不停地游动,我挤上前去,原来是在表演中国皮影戏。



        拍摄了几段精彩的皮影戏表演的视频后,我满足地继续返程,来到后门,眼前的几个大字惊醒了我沉睡的思绪,我走进了这家刺绣店铺。



       仰望楼阁高墙上那一件件漂亮的旗袍,绫罗绸缎上精工的刺绣,盛开的牡丹,羞涩的孔雀,栩栩如生的九鱼图,荷香四溢的百鸟图,堂中高架的织布机,无处不洋溢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深远气息。




        欣赏着这些优秀的刺绣作品内心无比的满足,揣着满满的收获,我离开了锦里,结束了一天的拍摄。


       夜已深,我靠在汽车的座椅上,渐渐地睡去了......


                                     


以上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

关于作者:

梁媛媛,笔名一叶青荷,微信公众号“晨韵荷声”小编,荔枝FM983820主播。


声明:本公众号所有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同意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必究。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