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在这几日的女人,命中带吉祥,后半生最有钱!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7-14 11:56:39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第一章 出嫁

苍叶国,仲夏夜,繁星无月。

上京的大街上十里红妆,红灯高挂,唢呐喜乐声震天。一顶八人抬的花轿从萧太医府上出来,迎亲的队伍像一只火龙,走在空无一人的长街上。

“唔~”萧长歌动了动手,却发觉浑身无力,她费力的睁开双眼,只有一片火焰般的红色,细听耳边传来悠扬的喜乐声。

这不是在医院!她明明记得有个患者要跳楼她去搭救,岂料被那患者一同拉着坠楼了,怎么醒来后就在这了?这是哪里?

有颠簸的感觉传来,萧长歌双眼一睁,脑子里纷纷闪现出一些人影和对话的声音。

是半个时辰前,发生在萧府的情景。

“三妹妹,嫁给冥王,你一定死的十分凄惨。难道你不知道,赵家的小姐,陈家的小姐,周家的小姐,她们个个都是死在洞房里的。传闻啊,这个冥王可是饮血的恶魔呢。”女子有声有色的说着。

旁边另一个打扮的艳丽的女子也跟着说道:“是啊,三妹妹。父亲为了升官发财将你嫁过去,真是害了你。三妹妹,姐姐这里有毒药和匕首,姐妹一场,我们也不想你死的凄惨。”

二姐萧艳华从袖中掏出一只红色的瓷瓶和一把匕首搁在了妆镜台前.

大姐萧艳月象征性的抹了抹泪拉着萧长歌的手道:“三妹妹,做姐姐的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后面的路你自己选吧。”

妆镜台前映照出一张清丽无双的容颜,只是这容貌的主人哭的梨花带雨,凄惨无比。

“大姐,二姐,你们救救我,救救我好不好?”萧长歌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恳求她们。

萧艳月冷笑一声,抽出自己的手,扬着脸道:“我们已经在救你了,我劝你,如果不想死的凄惨,那就自尽吧。”

萧艳华叹了一声跟着说道:“三妹妹,你死后,我们会给你多烧些纸钱的。”

“吉时到,新娘上轿。”门外有礼官高昂的声音响起。

萧艳月脸色一变,将放在桌上的毒药和匕首塞到萧长歌的手中道:“三妹妹,这两种死法你自己选吧。”说着拿过一旁的盖头盖在了她的头上。

盖头下萧长歌被喜娘扶上了花轿,萧长歌紧紧握着自己手中的东西,她将那匕首放入怀中,然后死死的握着那瓶毒药。

最后的画面是萧长歌服毒的场景,盖头下她绝望的闭上眼睛。随着画面的结束,一些记忆也逐渐清明,这自杀的萧长歌是萧太医的三女儿,因圣旨赐婚嫁于冥王为妃,被自己姐姐的三言两语就吓得自杀了。

萧长歌有些唏嘘,不对,自己不就是萧长歌吗?察觉到这一点,萧长歌浑身一震,眼前的红色是盖头,自己在花轿之中,那么说来,自己这是……穿越了!

花轿突然停下,有爆竹声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一阵嘈杂过后,有礼官的声音响起了起来。“新娘下轿。”

萧长歌从震惊中回神,才意识到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她本是现代的一名外科医生,想来自己是和那个患者一起坠楼死了,所以灵魂才会覆到了这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小姐身上。

有喜娘搀扶着她下轿,萧长歌察觉到这幅身体还是有些酸软无力,想来定是原身服毒的后遗症。

萧长歌想既来之则安之,这个在原主记忆中像妖魔鬼怪的冥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她还真想见识一下。

随着繁琐的仪式结束,萧长歌被人扶到了洞房中。隔着盖头,萧长歌却感觉到房间中无处不在的寒气,让萧长歌不禁打了个寒颤。

房间里很是静逸,萧长歌坐在喜榻上,尝试着活动自己的手腕,这时推门声突然响起。

有脚步声走了进来,随着房门关闭,一道戏虐的笑声也传了进来:“四哥,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是以前你的王妃都是承欢在我身下的,今天自然也不能例外,你说是不是?”

萧长歌听着这话,突然两眼一睁,却听房间内又传来一道暗哑难听的声音,像是鬼魅一般:“七弟,你说的没错,四哥这个身子已经废了,你代劳也是应该的。”

邪魅的笑声在阴冷的洞房传来:“四哥果然识趣,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那人就朝着萧长歌走了过去。

挡在萧长歌眼前的盖头被人跳下,萧长歌看清眼前站着的男人,他穿着大红色的喜服,发髻梳的工整,五官俊朗,眼里却闪着淫光。萧长歌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嫌恶,但面色如常。

“真没想到萧太医的女儿竟然长得这么国色天香,四哥,你说是不是?”苍云暮回头看着房间里坐在椅子上的人。

萧长歌顺着苍云暮的目光望去,房间中正位的椅子上,一个同样身着喜服的男人坐在那里,脸上戴着一面狰狞的鬼王面具,面具下只有一双幽深看不见谷底的深潭墨瞳,那眼睛也在打量她,里面有一丝莫名的光。

苍冥绝和萧长歌的视线相碰,那一刻,苍冥绝的目光突然一闪。那个女人的眼中没有流露出一丝的害怕,反之竟带着深探的意味在看他。想不到,这众多女人中,得知自己的状况,居然还有不害怕的,不过,倒是可惜了这花容月貌。

“的确是。”苍冥绝没有将目光收回,依旧落在萧长歌的身上。

萧长歌突然记起,冥王好像是个残废,不仅容貌丑陋更是不能走路。如今看来不止如此,他还被人欺辱,自己的亲弟弟竟然要当着他的面玷污他的妻子?

想起大姐说过的话,那些嫁给冥王的人死在洞房之中,莫非都是受了凌辱而死的吗?

“四哥娶了这么多王妃,也就今天这个长得最是好看。不知道她在本王身下的时候是不是和其他女人一样的呢?”脸上带着淫笑,苍云暮慢慢逼近了萧长歌。

萧长歌心底一股怒火烧了上来,在苍云暮的手碰上她衣服上的系带上时,萧长歌突然冷声道:“不知阁下是哪位?”

苍云暮微微抬眸看着萧长歌不惊不慌的神色,突地一笑:“本王碰的无数女人,你是唯一一个问本王身份的人。那本王就不妨告诉你,反正你也活不过明日,本王就是临王爷,你记下了吗?”

临王,苍云暮。萧长歌对此人并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他是温王苍云寒的同胞弟弟,寄养在皇后名下。

“记下了。”萧长歌垂眸浅浅一笑,手指却悄悄摸到怀中的匕首。

“春宵一刻值千金,本王会好好让疼你的。”苍云暮说着突然将萧长歌压倒在喜榻上。

有男人的气息漫天的袭来,苍云暮兽性大发,粗鲁的扯着她身上的衣服。萧长歌却突然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苍云暮自然高兴萧长歌如此投怀送抱,不禁心花怒放。


 

第二章 断子绝孙

就在苍云暮放松的时候,萧长歌突然拔下头上的簪子,朝着苍云暮后颈上的麻穴插去,苍云暮顿时身子一软动作不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苍云暮脸上有些阴狠的表情。

萧长歌坐起身,随意的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唇角扬起一抹微笑来。“临王殿下,送你一份大礼如何?你不是经常玩弄女人吗?姑奶奶今日就送你四个字。”

萧长歌说着抓起床榻上的白帕塞到苍云暮的口中,然后拿出怀中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苍云暮的下体割去,下刀又快又狠,只见苍云暮双眼一睁,痛的昏死了过去。

“断子绝孙。”萧长歌说着手中的匕首插起苍云暮被割下的命根子,拿起来看了看,余光不经意间扫到苍冥绝的身上。

“我断了临王的命根子,王爷你应该不会怪我吧?”萧长歌说着跳下了床,将插着命根子的匕首扔到了苍冥绝的面前的桌上。

苍冥绝抬头看着她,从她问临王的身份开始,苍冥绝就已经在注意她了。他原先是想看看她究竟要做什么,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在被临王压倒在床榻上,他看见她环着临王的脖子,苍冥绝以为她是投怀送抱的女人,却没料到她用一只簪子制住了临王,不仅如此,她竟然还……

她取临王命根子的手法实在太快,让他根本来不及出手阻止。此刻他的目光沉黯,这个女子胆量未免太大了。

“为什么这么做?”苍冥绝盯着萧长歌看了又看,圣旨赐婚的时候,苍冥绝就知道不过是和往常一样,所以并没有让人去查萧长歌的身份,如今看来或许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的。

“不这么做,我的清白岂不是没了?没了清白,我还能活到明天吗?王爷你又不能救我,我只有自己救自己了。”萧长歌在苍冥绝旁边的椅子上随意坐下,然后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苍冥绝看着她随意洒脱的样子,并不觉得她是勇敢,眼睛中反而有一抹嘲讽。

她以为这样就能救自己了吗?真是个愚蠢的女人!

“你这么做,也是死路一条你不知道吗?你以为临王他会放过你,你以为皇上会放过你,温王会放过你?皇后和段贵妃会放过你吗?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刀下去,你会死的更加凄惨?”苍冥绝质问着她。

萧长歌眼睛中闪过一丝惊愕,她忘了这里不是现代,在现代自己这么做就正当防卫。可是这是个不被史书记载的帝王朝代,她断的还是一个王爷的命根子,这背后的千丝万缕真的是够她死上万次了的。


 

第三章 催眠

萧长歌放下茶杯看向苍冥绝,脸上有笑容眼神中却是探究:“我就想知道王爷你会不会放过我?”

苍冥绝面具下的表情微微一怔,一双墨瞳闪了闪回道:“本王如此无用之人,就算放过你,也没有能力保护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气氛变得更加冰冷。

但萧长歌却不害怕,身体轻巧一转,突然揭下他覆面的面具,苍冥绝未料到她竟有这么一招,眼底的怒火顿时烧了起来。

真是找死,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看到自己的脸,尤其是那种大惊失色的表情,他的手在宽大的袖袍中紧握成拳。

在看见苍冥绝的真容后,萧长歌微微一惊,随即将惊色掩去,凑过去仔细看了看。面具下的苍冥绝半张脸被烧毁了,脸上的疤痕交错很是狰狞,而另外半张脸却很是俊秀。

“谁让你……”苍冥绝苍白的手指死死的握着椅手,避开萧长歌的目光,脸上的怒色依稀可见,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摘下他的面具。

萧长歌没有理会苍冥绝的愤怒,只是以一个医生的职业素养回道:“这脸上的烧伤有十年了吧?”

十年,苍冥绝的脑海浮现出十年前的那场大火,那样妖艳的颜色让他一辈子也没法忘记,所有的厄运从那一日开始,便无止境!想到往事,他的眼神中带着痛苦,还有漫无边际的冰凉火焰。

萧长歌察觉到苍冥绝情绪起伏,她认真地看着苍冥绝,轻柔的声音道:“深呼吸,放松心情,什么都不要想。”

苍冥绝下意识的跟着萧长歌的声音去做,他闭上眼睛深呼吸,让那些记忆慢慢散去。

随着苍冥绝气息平复,缓缓睁开的眼睛里恢复了幽深。萧长歌松了一口气,歉疚道“对不起,让你想起不开心的事情了。不过你放心,无论是你脸上的伤还是你心中的伤,我都可以帮你医治的。”萧长歌几乎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孤独。

苍冥绝轻哼一声别过头去,目光落在那还插着苍云暮命根子的匕首上,眼神中带着不屑。“你还是想想怎么保你这条小命吧。”

一语惊醒,萧长歌忽而吐吐舌头:“我差点忘了。”说着坐回原处,看着苍冥绝又重新戴上了那鬼王面具。

“如果让临王说是自己断了命根子,这样是不是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萧长歌眨了眨眼睛看着他。

苍冥绝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侧头看着她,却见萧长歌起身打了个响指道:“就这么办。”说着拿着那匕首走到床榻前。

萧长歌掐了苍云暮的人中将他弄醒,从他口中掏出被他咬的沾了血的白帕仍在一旁。

醒来的苍云暮只感觉下体疼的要命,他挣扎着起身却不能动,一双狠毒的眼睛盯着萧长歌。“你对我做了什么?”苍云暮痛的浑身冒汗。

萧长歌秀眉轻挑对着苍云暮笑了笑,然后白皙修长的手指在苍云暮的眼前轻晃:“不是我对你做了什么,是你自己对你自己做了什么。”

苍云暮看着她的手指不停的晃动脑海中跟着混乱起来,问道:“我对我自己做了什么?”

萧长歌幽幽一笑道:“欲练此功,挥刀自宫。你为了练就葵花宝典里的武功,挥刀自宫了。”

苍云暮跟着她的声音喃喃念道:“欲练此功,挥刀自宫。我为了练葵花宝典的功夫挥刀自宫了。”

“对,就是这样。若是别人问起,你就这么回答,记住了吗?”萧长歌问道,声音中带着蛊惑的味道,仿佛有魔力一般。

“记住了。”苍云暮双眼无神的回道。

萧长歌暗自高兴,想要当一个出色的医生不仅治病救人,还要医病医心,所以她平日还兼修心理学及催眠术,并且小有成就。

通过催眠短时间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好,你困了,那就睡吧。梦中一定要记得,葵花宝典,欲练此功,挥刀自宫。”萧长歌说着看着苍云暮闭上了眼睛睡去。

苍冥绝不露声色,将全程看在眼底,不由得心生疑惑,这萧长歌演的是哪一出?

“好了,王爷,你让人将王爷送回去让太医诊断吧。不过我估计,这王爷后半生要变太监了。”萧长歌忍着笑意,心情大好,穿越的第一天教训了一个流氓,她觉得很有成就。

这一切都叹为观止,这个女人居然这么不可思议。“你确定这样能行?”

苍冥绝冷声。


 

第四章 有女大胆

萧长歌点点头抬头道:“我保证明日醒来,临王自宫一事与我们无关。”

苍冥绝冷哼一声,对着门外喊道:“江朔。”话落,一个身着王府侍卫服饰的男子走了进来。

江朔对着苍冥绝微微一礼,苍冥绝道:“将临王送回王府,让人去请太医,然后通知皇宫里的人,就说临王自宫了。”

江朔有些诧异,目光落在躺在喜榻上的苍云暮,他穿着的红色喜服身下被鲜血染得更加的红艳。

“是。”江朔走过去,看见床榻上的匕首和被割下的命根子,还是诧异了一下,然后掏出一方手帕将两样东西包了起来,然后抱着昏过去的苍云暮走了出去。

江朔离去,萧长歌舒了个懒腰,看了一眼染血的喜榻,然后掀起被褥仍在地上,回头对着苍冥绝道:“夜深了,你不睡吗?”

苍冥绝盯着他,眼睛中没有丝毫暖意:“希望今天不是你的最后一日。”

萧长歌无谓地耸耸肩,朝着苍冥绝走了过去,然后蹲下身子摸着他的脚。

“你做什么?”苍冥绝看着萧长歌的动作,眼睛欲喷出火来,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他的底线。

萧长歌检查了一个苍冥绝的腿,竟发现是被人挑断了脚筋,年岁也有十年之久,应该是和脸上的烧伤一起的。

究竟是什么人,这么狠,挑断了他的脚筋还将他的脸烧成这个样子?

萧长歌起身抬眸看着苍冥绝问道:“那些嫁给你的女人被临王玷污后,是自杀还是你杀的?”

苍冥绝抬头与她的视线相交,冷哑的声音道:“都有。”

萧长歌明白苍冥绝当时的心情,眼看着自己的弟弟侮辱自己的女人却无力反击,一身残躯苟延残喘的活着,一个男人能做到这一步,不是懦弱,那便是他有足够坚毅的内心,或是有仇恨支撑他走下去!

“苍冥绝,你可以试着相信任何我!”萧长歌直呼其名的叫他。自己初来乍到就碰上这样的事,她有必要找到盟友,眼前的这个目击者最合适不过。

苍冥绝一愣,自从十年前发生那件事以来便再也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从鬼门关回来后,所有人都叫他冥王,连自己的父皇也不例外。

见苍冥绝不说话,萧长歌又道:“我没有别的意思,作为一个医生,我只是想治病医心。你的脚伤和你脸上的烧伤我都能帮你医治好,如果你相信我。”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我的伤无数人看过都无法医治,你凭什么说你有本事?你连能否活到明日还是未知,竟还大言不惭的说要为本王医病,真是笑话。”苍冥绝冷声嘲笑道,他的伤连号称医仙的秋莫白都无法医治,更何况她一介女流。

听到苍冥绝否认的口气,萧长歌小脸一扬道“不相信我是吧,我非要让你相信不可。到时候你可别求着我为你医治,不识好歹,哼。”萧长歌转身躺在床榻上,不在理会那个男人。

沾了床榻不久,萧长歌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隐约间萧长歌好像听到房内有什么声音,只是她眼皮太沉不想睁开。

苍冥绝立刻唤了隐藏的隐卫魅风,将他带去了自己的房间里。并连夜发了一道命令,查探萧长歌的底细。

这一夜,萧长歌睡得极香,而苍冥绝却是一夜没睡。

天方亮的时候,宫内的公公来传旨让苍冥绝和萧长歌入宫觐见。苍冥绝知道是苍云暮的事情被皇上和皇后知晓了,等着对簿公堂。

苍云暮屡次在洞房里对他的王妃做的事情,那两个女人怎会不知晓?肯定是想好了方法要为临王报仇,若是萧长歌坏了自己的计划,他一定会杀了萧长歌,原本就是该死的人。想到这里,他的双眸幽深无比。

“魅月。”苍冥绝喊了一声,却见一个身着黑衣的女子从暗中跃了出来。

“主子。”魅月单膝跪地,双手抱拳。

苍冥绝扫了她一眼道:“从今往后你就是王妃的侍女,我要你监视保护好王妃,有什么异动随时向我汇报。”

魅月颔首点头应道:“是。”说着一道黑影迅速的消失了在了房间中。

天色微亮时,萧长歌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惊醒,房间内苍冥绝已经不在了,萧长歌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出去的。

房门推开,一个身着王府侍女服侍的女子走了进来,萧长歌打量了她一番,见她容貌生的姣好,只是脸上冷冷的没有什么表情。

“奴婢魅月,是奉王爷之命前来伺候王妃的。王妃起来梳洗吧,待会还要入宫面圣。”魅月刚将衣物放下,就见两个侍女走了进来,给萧长歌见了礼后,那两个侍女就开始伺候萧长歌穿衣梳洗。

萧长歌坐在妆镜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幅容貌生的的确不错,说国色天香一点也不差。

自己那两个姐姐或许就是嫉妒她长的好,生怕她得到了冥王的青睐从此高高在上,所以才那般的吓唬原身,让原身自尽而亡的吧?

也怪原身是个懦弱无能的主,不禁吓。

可是她萧长歌却不一样,她向来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冒险,比如接下来的皇宫之行,不知又会发生什么呢?她的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眼睛中光华闪动。


 

第五章 意外

侍女很快将萧长歌穿戴打扮好,萧长歌望着铜镜中的自己。一袭水蓝色轻纱彩绣裙,腰间的飘带系着好看的蝴蝶结,随云髻上斜簪着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步遥

萧长歌不禁感叹,这古代的衣服配饰就是华丽精美,不过也过于繁琐,若非是侍女伺候,换做她自己来做,她指定能抓狂的。

伺候萧长歌的侍女退下后便传了早膳,萧长歌遣退多余的人,房间里只有魅月一人。

这魅月,应该是被派来监视她的吧,不过已经成了自己的人,不用白不用。

“魅月,你跟我说说苍氏皇朝的事情。”萧长歌问着魅月,目光落在桌子上的早膳上,昨夜她就没吃过东西,如今还真是有些饿。

魅月的目光落在萧长歌吃饭的动作上,她一丝也不优雅,跟王妃这两个字有些不搭边。

“皇上膝下有十个皇子,不过存活下来的只有四个。太子苍慕修皇后所生,从小体弱多病,四子冥王童年时被人暗害生母宸妃惨死,而王爷也落了残疾,六子温王爷生性潇洒不理朝政,七子临王爷是温王的同胞弟弟俱是段贵妃所出,不过从小被皇后抚养,性格嚣张跋扈。”魅月几句话将这些人概述了一遍。

萧长歌手中的筷子微微一顿,记忆中如今得盛宠的是段贵妃,也就是温王和临王的亲生母亲。

作为一个母亲能将自己的儿子交给皇后抚养,这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她昨夜里断的是临王的命根子,偏偏这个临王上有皇上,左右有皇后和段贵妃,还有一个哥哥温王。

看来她这一刀,的确得罪了不少人埃撇嘴之间,食欲也没了,放下筷子,萧长歌起身道:“我吃好了,我们走吧。”

魅月点点头跟着萧长歌出了府门。

门前,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门口,江朔站在马车前掀了帘子对萧长歌微微一礼道:“王妃请。”

萧长歌跳上马车,钻了进去,见苍冥绝已经坐在了里面。他一袭玄黑色的锦袍,衣摆上绣着祥云,面上依旧戴着那面鬼王面具,除了那性感的薄唇,便只能看见他幽深看不见底的眼眸。

一道冰凉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半刻,随即移去。

萧长歌坐稳后,马车缓缓行驶了起来。封闭的空间里,萧长歌总能感觉一丝寒冷的气息在周围窜动,萧长歌想好在眼下是盛夏,有苍冥绝在就像是天然的冰块,祛暑。

“那个,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萧长歌见苍冥绝也不说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皇宫,这尴尬的气氛总需要缓解。

在魅月跟她说了皇室成员的事情后,萧长歌也想明白了。自己一时手快断了临王的命根子,或许也给苍冥绝惹了麻烦。

浸染过很多史书,看过无数的宫斗,生在皇家的苍冥绝落得残废的下场无非就是争权夺利的牺牲品,所以一些事情她想的很是明白。

苍冥绝面具下锐利的双眸扫了一眼,回道:“你还不是太傻,知道给本王惹了天大的麻烦。怎么,害怕了?”

萧长歌轻哼一声道:“我既然敢做,就不会害怕。再说,只要是临王一口咬定他是自宫,别人就拿我们没辙。”

到了现在萧长歌依然坚信临王会承认自己是自宫,这让苍冥绝十分的好奇。临王对他做的事情他一直忍着,并非是他没本事除去他,而是还不到时候。

只是一个萧长歌,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同样给他找了大麻烦。

“希望如此,如果事情败露,本王可是保不了你。”苍冥绝别过头,她的生死与自己无关。

“保你自己就好,我不用你管。”萧长歌说着挑开帘子,去看外面的风景。

两人再无话,马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后停在皇宫的正阳门前。萧长歌下了马车,看见江朔将苍冥绝放上了四人抬的肩舆上。

萧长歌看着四人抬起肩舆走在官道上,不禁微微皱眉回头看了魅月一眼问:“没有轮椅吗?”

魅月脸上有些疑惑,问道:“轮椅是什么?”

萧长歌语塞,扶额郁闷道:“没什么,我们走吧。”说着跟在苍冥绝后面,却在心中考量,这个朝代也太落后了一点吧,竟然连轮椅也没有。

没有轮椅,苍冥绝出行也太不方便了,萧长歌想等临王的事情结束,如果她还有幸活着,那就给苍冥绝做一个吧。

萧长歌和苍冥绝被引进了端阳殿,光滑如镜的地面,映照着他们的影子。


 

第六章 面见皇上

台阶上的龙椅上,苍行江一袭明黄色的龙袍端坐着,左右两侧的凤坐上坐着两个中年女人,衣着华丽,雍容华贵。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贵妃娘娘。”苍冥绝不能下跪,只是微微低了头。

萧长歌在苍冥绝身侧跪下拜道:“儿臣萧长歌给父皇,母后,贵妃娘娘请安。”

大殿内,寂静异常,徐徐的龙涎香传来,萧长歌跪在地上也不敢抬头,更不知这演的究竟是哪出下马威?

“冥王,临王昨夜缘何会自宫在你的洞房里?”苍行江的声音厚亮,分明带着一些质问。

一旁的皇后却插道:“皇上,你难道真的相信暮儿是自宫的吗?好端端的他为何要自宫,真是笑话,要本宫说分明是有人要害暮儿。”

萧长歌唇角一抹鄙夷,有人暗害?还不如指名道姓说就是苍冥绝干的呢。

坐在另一侧的段贵妃掩着泪,哽咽道:“我可怜的儿子啊,好端端的怎么就……皇上,你一定要为暮儿做主埃”

皇上被两个女人的话搅得心烦,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轻斥:“够了,朕不是在问了吗。”

皇后和段贵妃纷纷住了声,萧长歌俯身一拜道:“皇上容禀,昨夜的事情儿臣看的清楚,还请让儿臣慢慢道来。”

苍行江微微敛眸,看了看萧长歌道:“你说。”

萧长歌侧头,看着苍冥绝事不关已的样子坐在肩舆上,眼底的神色无波无谰的。萧长歌想,苍冥绝就是想看她如何应对此事,那么她怎么也不能让他失望才是。

萧长歌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回道:“昨夜洞房里,临王突然到来,他推开门后就对着冥王说,说他不能帮冥王宠幸他的王妃了,因为他因缘际会得到了一本绝世武功秘籍,但是秘籍上说欲练此功,挥刀自宫,所以,临王让冥王做个见证,就那么当着冥王的面,自宫了。”

说罢,小脸一皱,似是在害怕。

苍冥绝的脸皮微微一抽,在心中暗骂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当众羞辱他。不禁怒火在心底翻腾。

一番言辞,让皇后和段贵妃纷纷站了起来大骂:“胡言乱语。”

苍行江猛的一拍龙椅的扶手斥道:“都给我闭嘴。”

皇后和段贵妃纷纷不敢在言声,两人俱是一副狠毒的目光看着萧长歌。

苍行江听的清楚,他面色铁青言辞狠戾的质问着:“你方才说临王代冥王宠幸他的王妃,这事可是真的?”

萧长歌回道:“是临王亲自对王爷说的,不信你可以问王爷。”

“冥王,你说。”苍行江一双锐利的双眸看着苍冥绝。

苍冥绝徐徐抬头,眼睛幽深,声音中带着自嘲。“父皇,儿臣身体已毁,是无用之人,七弟代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苍行江顿时震怒,拍着扶手站了起来,对着门外大喊道:“去将那个不孝子给朕带过来。”

门外的人得令离去,大殿内的气氛很是紧张诡异。众人都不敢在言语,萧长歌虽然没有抬头也知道有两道凌厉的目光要杀她。

半盏茶的功夫,苍云暮就被人抬了过来,他躺在担架上,因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昨日送进宫后一直昏迷,如今不过方醒就被抬来了。

“临王,以前冥王娶得王妃都是你帮助冥王临幸的?”苍行江冷声质问着他。

苍云暮才醒,身子孱弱,意识也不是很清明,苍行江的问话他听在耳中,然后点了点头道:“四哥的身子不好,儿臣理应代劳。”

苍行江顿时大怒,还未等发作,一旁的皇后突然问道:“那母后问你,你是如何变成这幅样子的?”

众人的目光纷纷聚在苍云暮的身上,苍云暮躺在地上,一双眼睛混沌不清,略微低哑的声音回道:“儿臣得了一本葵花宝典,上面说欲练此功,挥刀自宫。所以儿臣就自宫了。”

萧长歌微微挑眉,苍冥绝明显一怔,而皇上则是怒气翻腾。皇后与段贵妃俱是一脸不可置信。

“胡闹。”苍行江大喝一声,气的咬牙切齿。

一旁的段贵妃回神突然开口道:“皇上,既然是那本妖书害了暮儿,理应找出来,以免祸害更多的人埃”

萧长歌听着段贵妃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暗道果然是个精明,心机高深的女人。如果找不到这本葵花宝典,那不就是没有了物证?

萧长歌昨夜对苍云暮做了催眠,不过是潜意识里催眠,如果深究这本书,只会让苍云暮的意识混乱,很快清醒过来。

万一苍云暮清醒,那么自己就死定了!


 

第七章 身世

萧长歌无语问苍天,去哪弄一本葵花宝典来啊,即便去弄也来不及了,因为苍行江已经下令去搜临王府去了。

苍冥绝侧眸看着萧长歌,见她脸色凝重,虽然极力在掩饰但是也难逃他的眼睛。苍冥绝心中冷笑,原来这个女人也有害怕的时候。

萧长歌觉得时间过的十分的漫长,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上天好不容易给她机会让她穿越重生,她可不想就那么死了。萧长歌在暗暗想着对策,就听前去搜府的侍卫回禀。

“回皇上,在临王的房间里找到了葵花宝典。”那侍卫双手将书奉上,内监接过递给了苍行江。

萧长歌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真的搜出来葵花宝典了?

苍行江看着那书籍的页面赫然写着葵花宝典四个大字,打开后八个字映入眼帘:欲练此功,挥刀自宫!

啪的一声,苍行江将那本葵花宝典仍在了苍云暮的身边怒骂:“畜生,朕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儿子。来人,将临王禁足王府,没有朕的口谕不准他出府。”

苍行江是真的怒极,欺辱自家兄弟,还为了练就什么绝世武功自宫,他只觉得这个儿子丢尽了他的老脸。

一旁的段贵妃和皇后想要为苍云暮说情,两人才张口,话还没说出来,就听苍行江指着她们骂道:“看看你生的好儿子,你教养的好儿子。你们都给朕滚回去,谁敢为临王求情,朕就废了她。”

段贵妃与皇后脸色一变,知道苍行江是怒了,不敢在多说,只好扫兴离去。

殿内只留苍冥绝与萧长歌二人。

苍冥绝的目光带着亏欠和心疼看着自己的儿子。“绝儿,朕……”苍行江欲言又止,想说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他长叹一声看着萧长歌道:“你好好照顾王爷。”

萧长歌点头应道:“是,儿臣知道。”

苍行江无力的坐在龙椅上挥挥手道:“你们回去吧。”

苍冥绝依然礼数周正的应了句:“儿臣告退。”然后就被人抬着出了大殿,魅月上前扶着跪的膝盖疼的萧长歌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宫门。

马车里,萧长歌想起突然出现的葵花宝典,凑过去,问着苍冥绝。“喂,那葵花宝典是不是你的杰作啊?”这件事除了苍冥绝,萧长歌想不出还有谁能做出来。

苍冥绝的声音依旧暗哑难听,却带着一丝不自然:“本王,听不明白。”

萧长歌轻哼一声,唇角扬起,水灵的眼波扫了他一眼道:“你就继续装吧,其实我看出来了,你虽然脚不能行,但是你的心,比起谁都要精明。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废人,其实你比谁都要腹黑。”

苍冥绝冷眼看着她,心想自己多此一举是不是错了?昨夜里他听萧长歌对苍云暮说的话就记下了,然后让江朔偷偷找了一本经书改装出她口中所说的武功秘籍,然后在扉页上写下那八个字。

他当时这么做,不过是以防万一。今日皇宫的对峙,明显是他赢了,但也因此,正式和皇后及段贵妃下了战书。

“你虽然逃过了这一劫,但是前面的路还有更多的凶险。皇后和段贵妃不会放过你的,还有温王。”苍冥绝将温王两个字咬的很重。

萧长歌脸上的表情顿了顿,今天她吐露出临王欺辱冥王的事情,明显是被皇后和段贵妃当成了眼中钉。宫里的女人最可怕,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不过好在她宫斗戏看的多,她还真想实战一下。

“他们想对付我,其实也是想对付你。他们是我们的共同敌人,所以,以后就让我们一起联手,遇佛杀佛,遇鬼杀鬼。”萧长歌斗志激昂的样子。

苍冥绝依旧冷声道:“你凭什么认为本王会和你联手?你是生是死与本王无关,只要你别再给本王找麻烦。”

萧长歌深吸一口气,跟这种两面三刀的人说话真是气死人。萧长歌探出手道:“既然如此就麻烦王爷给我一张休书,我去浪迹江湖,行医救人,这样总行了吧?”

苍冥绝愣了愣,这个女人竟然问他要休书,难道她不知道但凡被休的女人是奇耻大辱,都不会苟活于世的,而她竟然还说什么浪迹江湖,行医救人?


 

第八章 想也别想

“萧长歌,你想也别想。”苍冥绝别过头,闭眼不在理会她。

萧长歌轻笑一声,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既然上天让她遇见他,总是一段缘分,如果自己要走,也要医治好他的身体,让他健健康康的去跟仇人较量,这也是她作为一名医生应该做的。

临王府内,一袭白衣翩翩的公子轻车熟路的来到苍云暮的房间。房间内,苍云暮喝了药已经睡下,白衣公子站在床榻前看着与自己容貌相似的男人,脸上的表情变了变。

“将临王的衣服解开,给本王看看。”苍云寒薄唇轻齿,语色犹如三月的春风虽然舒服但却带着一丝寒意。

一旁的侍卫,上前解开苍云暮的衣衫,很快就露出苍云暮古色的肌肤。苍云寒上前在他上身仔细看了看,在后颈后发现一点红色的印记,看似是被什么东西扎的一般。

苍云寒盯着那伤口看了半响,目光一沉,让人将苍云暮的衣服穿好后,随即起身来到了正堂。

“东西拿过来。”苍云寒喝了两口茶后对着自己身边的亲信侍卫离风说道。

离风将一本书及一把匕首递了过去,苍云寒放下茶杯接过离风递来的东西。苍云寒先是打量了一遍那把匕首,然后放下拿起那本葵花宝典。

翻开扉页,苍云寒的视线落在扉页上的八个字上。苍云寒修长的手指摸了摸那字迹,然后凑到鼻尖闻了闻,还有淡淡的墨香味道。

苍云寒唇角勾起,眼中一抹精锐的光闪了过去,言道:“真有意思。”随即将那葵花宝典及匕首交给了离风吩咐道:“监视好萧长歌,有什么动作立即告诉本王。”

离风颔首,苍云寒起身,随即离去。

冥王府内,萧长歌好不容易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她决定要仔仔细细的理一理自己对这个朝代的认知情况,便将原主的记忆细细的想了一遍,这一想却让萧长歌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而王府密室里,有关萧长歌身份的消息也传了回来。苍冥绝看着手中那标有火焰标致的密折,眸光微微一闪,似在沉思。

“王爷,可是查出来的消息有什么不妥?”密室里一个身着黑衣的男人站在苍冥绝的面前,洞房里发生的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因为那个时候他就在洞房里隐着。

苍冥绝将那密折放下,面具下他的表情难辨,但是声音却不似那般暗哑难听反之非常清润,声线温厚,极其好听。

“原来萧长歌的母亲是当年号称五毒圣手的秋曼萝,只可惜被萧海枫欺骗抑郁而逝。”苍冥绝说着轻笑一声,当年的萧海枫号称是解毒高手,却败给了秋曼萝。后来为了得到秋曼萝手中的五毒秘术,而欺骗了她的感情。

“那王妃的身份,没有什么疑点吧?”魅风又问道。

苍冥绝看了看那密折,折子中说萧长歌自小丧母,一直放在萧府后院无人问津,生性懦弱,出嫁当日还被自己的姐姐恐吓,身上的匕首就是二姐萧艳华给她的。

密折中萧长歌的身份清白,与皇室子嗣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偏偏这生性懦弱四个字跟萧长歌好像不搭边。

“无音楼查出来的消息不会错,萧长歌的身份可信。而且她说自己会医术,想来是儿时她母亲教给她的,至于她的性格。或许这些年,她与本王一样都在隐忍吧。”苍冥拿起密折,放在烛火上烧毁,那逐渐燃起的火焰越来越亮,那一刻,苍冥绝的眼前又浮现出那场大火的画面。

“王爷。”魅风很是担心的看着苍冥绝,想要将那火给灭掉。

苍冥绝突然伸手制止了魅风,眼神冰冷而压抑:“人不能有弱点,否则就是致命的伤。让它烧,本王不会再害怕。”

苍冥绝说着握紧了双手,看着那越燃越烈的火焰,狰狞的面具下,苍冥绝露出的眼眸映照着火焰的色彩,良久才消散掉。

“五毒密传。”萧长歌对自己的发现很是惊奇。

记忆中儿时,自己的母亲逼迫她硬记下了一本秘传,她亲眼看着那本被自己记下的秘传被母亲给烧了,并告诉她不可将秘传的事情告诉自己的父亲。

模糊的记忆里还有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吵架的场景,然后不久后自己的母亲就病逝了。

如今想起来,萧长歌才明白,自己所谓的父亲娶了她母亲不过就是为了一本书。

不过幸好,这本书在萧长歌的脑子里存着。因为书中的东西非常的有趣,包罗各种毒术和医术,如果学会了,那么她萧长歌可谓是华佗在世了。


 

第九章 温王

接下来的几日,萧长歌一直在钻研那本刻在自己的记忆中的秘传。并很快贯通领会,好在王府内有自备的药材,让萧长歌练毒也很是方便。

至于苍冥绝,他从来不会来打扰她做事,也不过问她的事,这让萧长歌觉得自己有了很大的空间。

待自己的毒术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时,萧长歌认为自己自保是没有问题了。然后便拿着自己画下的图纸和魅月一同出了王府。

萧长歌知晓自己得罪的都是不一般的人物,苍冥绝也警告过她让她不要轻易出府。只是萧长歌此次出来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从城西的木匠店里出来,身旁的魅月终于忍不住问道:“王妃定做的这把椅子是要送给王爷的吗?”魅月向来少言寡语,只负责行动从来不多问,萧长歌有时会觉得很没趣。

可今天魅月会这么问她,可见她是憋了许久了。

萧长歌轻笑道:“就是我曾经说过的轮椅,专门为腿脚不方便的人设计的。先不要告诉苍冥绝,回头我给他一个惊喜。”

魅月低着头,没有回话。

萧长歌侧头看了她一眼,轻叹一声摆摆手道:“好吧,你想说就说,我不为难你就是。”

魅月不禁暗叹,这个王妃,其实比谁都聪明,她心中一清二楚知晓她是苍冥绝的人,只听命于苍冥绝。

萧长歌打算在街上好好逛逛,却不想遇见了自己的二姐,萧艳华。

两人不期而遇,萧艳华有些惊讶,愣了半刻后随即笑道:“原来是三妹妹啊,这么巧。”说着亲昵的去拉萧长歌的手。

萧长歌很不给面子的将手抽了出来,并且嫌恶地甩了甩袖子:“三妹妹也是你叫的吗,你如今应该改口见我一声冥王妃,然后周正的给我行礼,不是吗?”

萧艳华脸色一变,很是不屑的啐了一口口水:“我呸,萧长歌,你还真当自己是王妃埃世人谁不知冥王相貌丑陋,不受皇上待见,还是个残废王爷,嫁给一个废物,你还真当自己是……”

啪的一声脆响,萧艳华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左脸就被萧长歌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萧长歌狠劲十足,打的萧艳华的唇角渗出了血丝。

萧艳华捂着自己的脸瞪着双眼看着萧长歌,惊讶过后便是恼怒。“你竟然打我,你……”萧艳华指着萧长歌,却未想萧长歌换了左手又将她另半边脸打了一巴掌。

打了两巴掌,萧长歌才稍稍解气,一手拽着萧艳华的衣领拉到面前来狠辣的声音道:“萧艳华,你给我记住了。冥王他是我的夫君,没有人能这么侮辱他。这两巴掌就给你一个教训,如果你再敢对我夫君出言不逊小心我剪了你的舌头。”

萧长歌猛的一推,萧艳华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倒。

萧艳华站稳后,不顾自己双颊火辣的疼,恼恨的骂道:“萧长歌,你别得意。你以为你嫁给冥王就了不起,等我成了临王妃,你看我怎么教训你。”

萧长歌本想离去,乍听她说临王妃三个字,萧长歌突然停住,侧头去看她:“你要嫁给临王?”

萧艳华见萧长歌脸上惊讶,不禁得意的笑了笑。“怎么,你怕了吧?临王可是深受皇后和贵妃宠爱的,他比冥王可是金贵多了。萧长歌,你就等着吧,今日你欺负我,来日我定当加倍讨回来的。”

萧艳华哼了一声,愤愤的离去。萧长歌站在原地,良久才悟过来,临王自宫这样的事肯定普通人是不会知道的,萧艳华竟然要嫁给临王那个太监?

这真是太和她心意了,不知这是谁的主意啊?萧长歌大笑一声,她觉得这是她穿越来此最开心的一天了。

不远处的茶楼上,一抹白色的身影站在栏杆前,眺望着萧长歌的方向,随后他素手微微一抬,身后的人就退了下去。

“萧艳华,你既然想嫁给那个太监,当妹妹的必须要帮你一把才是埃”萧长歌拍了拍手,看了看忍住没笑出来的魅月道:“干嘛忍着,想笑就笑呗。”

魅月扶了扶鼻子,低着头。萧长歌耸耸肩道:“走吧。”说着和魅月打算回府,才走了几步,却被一个衣着华丽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冥王妃,我家主子想请王妃去楼上一聚。”离风低着头,周身带着危险的气息。

魅月上前将萧长歌护在后面,离风抬头看了看魅月,唇角微微一扬,有些挑衅。


 

第十章 挑衅

萧长歌感觉有一种一触即发的危险感,她看了看离风,此人相貌堂堂,脸色镇定,想来今日有十足的把握请她上楼去。

“魅月,我们去看看,究竟是哪路神仙要见我。”说着,萧长歌径直往前走去。

魅月有些担忧,虽然与这个男人没有交手但魅月也察觉出自己的功夫与他不相上下的。

“王妃,请。”离风让出一条路来。

萧长歌对魅月点点头让她安心,然后转身入了身旁的茶楼,在离风的带领下上了三楼的雅间。

房门打开,萧长歌便看见背对着她坐着的白衣男人,从背影上看萧长歌觉得此人优雅从容。

萧长歌走了过去,在那白衣男人的对面坐下,两人视线相交,萧长歌微微一愣,眼前的人与洞房那夜要轻薄她的苍云暮长的很是相似,只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看上去如春风一般,给人亲近温和的感觉。

“温王殿下。”萧长歌笑了笑,温王与临王是一母同胞的双生子,长的像自是常理。

苍云寒微微挑眉,伸手端起茶壶为萧长歌倒了一杯水,温朗的声音道:“我以为王妃你会将我认作被你断了命脉的临王呢。”

“温王此话从何说起?当日殿上,临王也亲自承认是他自己为了练功自断命脉,此事与本宫有何干系啊?”萧长歌垂眸,端起苍云寒为她倒的茶,放在鼻尖轻嗅了一下赞道:“极品毛尖,果然好茶。”

说着将茶杯放了下来道:“茶是好茶,只可惜有毒。原来这就是温王的待客之道?”萧长歌抬眸,唇角一抹轻蔑的笑。

苍云寒脸色一变,双手一握,突然间推开挡在他们面前的矮桌,然后将萧长歌扯到自己的怀中,一手拔下她头上的发簪抵在她的喉咙处。

一旁的魅月本欲出手相救却被离风阻挡慢了一步,见萧长歌被擒,魅月只能罢手,内心焦急。

“世人传闻温王稳如如玉,翩翩君子,原来不然。”萧长歌从容不迫,还不忘讥讽着苍云寒。

“萧长歌,这个东西你可认得?”苍云寒将一把匕首仍在一旁的桌上,冷声质问着她。

萧长歌自然认得那把匕首,二姐萧艳华给她的。想起萧艳华,萧长歌突然想起自己刚才见过她,还说自己要做临王妃?莫非……

从匕首下手,苍云寒果然也是个人物、老狐狸,怪不得苍冥绝曾说温王不会放过她的。

“看着有些面熟,那不是临王自宫的匕首吗?”萧长歌佯装惊讶的样子。

苍云寒突然将抵在她喉咙处的发簪移到了她的后颈,就在萧长歌制住苍云暮的那处麻穴上,苍云寒用力一插,阴测的声音笑问:“那这里,你是不是更加熟悉呢?”

萧长歌顿时没了力气,瘫软倒在了苍云寒的怀中。“当然熟悉,当日我就是用这处死穴制住了你的弟弟,然后用那把匕首断了他的命脉。”萧长歌扬唇一笑,笑的妖魅。

苍云寒扔了发簪突然将萧长歌拉近了几分,阴狠的声音道:“好狠毒的女人,你既然废了他,那么就让这个当哥哥的来替他完成未完成的事情。你说怎么样啊?”

苍云寒说着温热的气息扫在萧长歌白净无暇的脸上。萧长歌一阵恶心,强忍着胃里翻腾的感觉骂道:“原来温王和临王一个德行,都是无耻的衣冠禽兽。”

“本王就要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禽兽。”苍云寒说着就要对萧长歌无礼,一旁的魅月忍不住掌风使了出来。

离风与其交手,萧长歌侧头看着打的难解难分的两人,突然喝住:“都给我住手。”

苍云寒也道:“离风住手。”

两人停了对招,可魅月没依旧不能近萧长歌的身,只能干着急。

“苍冥绝的人果然还有两下子,如果不想这个女人受太多痛苦,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乖乖看着我完事,回去将经过仔仔细细的说给你家主子听。”苍云寒说着修长的手指抚弄着萧长歌的脸颊,然后低头凑了过去。

就在苍云寒低头的功夫,怀中的萧长歌突然仰头主动将唇凑了上去。苍云寒一愣,浑身一颤,似是被电击了一般不可置信。

就在苍云寒欲图深尝的时候,身子却突然变得瘫软无力。萧长歌挑眉,移开红唇,一双水灵明动的双眼看着他笑道:“王爷可曾听过一句话叫,美人乡就是英雄冢?”

苍云寒额头冒出一些冷汗,就连说话的力气似是都没有了。

萧长歌捡起地上的簪子朝着自己的虎口扎了一下,酥麻无力的感觉顿时褪去。

离风察觉事情不妙正欲出手,却见萧长歌用那簪子抵着苍云寒的喉咙侧头对着他道:“如果想让你家主子活着,就别动。”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