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老一辈紫砂大师,如何理解一把好壶呢?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5-15 17:50:05


一件紫砂壶艺术作品的完成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多种要素和谐运化才能问世。在紫砂壶的设计与制作者中,朝思慕想,抟土为生,是他们一生事业的追求。他们对一把壶的诞生、赏鉴的真知灼见,值得爱壶者学习,思考。


下面就由小编带大家看看几位大师对紫砂壶的鉴赏攻略吧



一把壶贵在形、气、神。形者,形象也。点与线,线与面,明暗与虚实,壶体的各个部分和谐一体。气者,气质也。壶如人,气质为贵。此乃内在之精神,非一日之功也。神者,神韵也。此乃壶外功夫。物有所像俗也。花非花,壶非壶,方是壶家追求之境界。



近代 吴云根制云石铭刻东坡提梁壶







对紫砂壶的鉴别真伪,我认为主要靠三条。一是要熟悉历史上每个时期作者的个性风格;二是看壶的泥色(胎色),也即看产品的烧成火候;三是看艺人的印鉴图章。


一件完好的作品,必须是作品本身能够抒发艺术语言,令人油然而生一种美好的艺术感受。一是要给人一种美好的外在形象,二是要散发美的情趣,三是要有美的艺术内涵。如果能做到三者皆备,便达到了精气神融会贯通的境界,就能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那才是一件上乘的作品。



顾景舟制鹧鸪提梁壶







壶是人做的,壶与人又有不少相似之处,用心观察,你会发现同样造型的壶,不同人做,就会产生不同的韵味,有高雅、粗俗之分,有霸道、儒雅之别。做壶是做艺,做艺如做人,需要全身心的投入,要认真做人,认真做艺,不要把造型、工艺勉强带得过的作品给人,这样对收藏者是极不负责的,同时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不要看今天带得过去,随着时间的推移,后人会评价这把壶,也会评价做壶人的艺品。艺术上对别人负责,实际上是对自己的负责。


不同光器是有区别的,圆形光器的造型要求是圆、稳、匀、正,柔中寓刚、圆中有变、厚而不重、稳而不笨才算是美。方形器追求线条流畅、轮廓分明、工整对称、平稳雅重、方中带圆才是好。当然光器最重要的是简单而不失内涵。


蒋蓉制荷叶青蛙套壶


有意趣、不落俗套的花器才是美。因为它是仿真器,花器如果做不好就会做得很俗气。花器的俗与不俗,主要表现在作品有无匠气,有无新意,有没有想象力。


做花货是在做加法,我们用“堆”和“塑”两种手段,不断往壶上加东西。光器正好相反,不断地从壶上减东西。这是花货在艺术手法上与光货的不同之处




吕尧臣
工艺美术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紫砂壶是有灵性的,你喜欢它,它也亲近你;日久抚摸,壶身亚光渐起;珠玑隐现,通体似玉若莹,这才是紫砂的真容。鉴赏一把壶,一要看泥质,优质泥往往选料精细、加工繁复、陈腐多年、泥色自然、温润凝重而无须加工,入手便光润古雅;二要看造型,无论光器、花货、筋纹器,要有形有神,骨肉均称;三要看功能,口盖严丝合缝,壶嘴出水流畅,壶把端拿省力,装饰玩味无穷;四听声音,一把好壶,敲击的声音应该是清脆的,有金属的质感。低沉、沙哑的声音,表明这把壶的烧成有问题。一把紫砂壶,如果具备上述四个条件,无论有否名头,就是一把好壶了。


每个人做壶的手法都不一样,都是个人领悟出来的,怎么样做得好,怎样让线条流畅,都在手法上,在每个艺人的思想里,没有固定的理论,难以用语言表达出来。



吕尧臣制沙漠之舟




徐汉棠
工艺美术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


鉴别和鉴赏茶壶,这个不是一时半刻就说得清的,关键是要看得多,还要熟悉工艺。现在有人拿我师傅的壶来给我看,包括我自己的作品,一打开包裹,不用看图章,我就知道是不是。基本上能看出是真是假。我父亲这方面的经验也是他亲身积累的。所以,我认为这在紫砂界是有共识的。我有一年在香港参观,在一个馆里看紫砂壶,看到最好的两把壶,都是仿的。方的一个是我师傅仿的,另一个是王寅春仿的。馆长说你不愧为顾老的大弟子,进来看的人里只有作者本人讲得清楚。看出是仿的,说难也不难,要看得出是谁仿的,那还要更大的功夫。我也没有什么诀窍,就是看得多了,他们的工艺风格我都熟悉,而且我记得师傅说过他仿过方壶。



徐汉棠制望子成龙壶




汪寅仙
工艺美术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


追求用最简单的线条表现壶艺的构思,这也是紫砂工艺的传统精神。


光货是在简单的作品中做出内涵来,要有一定的语言、一定的内容,要把自己的情感做出来,把自己的追求做出来。这也是我对紫砂光货的创作理念。光货虽然看上去是一个简单的东西,但也要让人能感受到那简单的线条、块面里面是有一定的想法和追求的,这叫“以简写繁”。


做花货就是要把自然美浓缩到作品中,要做到表现得很自然,但是又要融入自然中的各种美。是一种源于自然,但又高于自然的美,这是我对花货的追求。



汪寅仙制梅桩套壶




鲍志强
工艺美术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


乱刀,刀中不乱,它是有规律的,在乱中要表现出墨韵的味道,针对画面的要求,要合理地去运用。我在陶刻上,一般还是喜欢线面结合的运用。有块面、有线条、有粗有细,这样有比对。要达到这种要求的话,在一些刀法的运用上面,就要根据对象的要求来进行变化。如果死搬硬套过去的那一套刀法,要表现某些对象就没有办法了。你要刻出按照自己的艺术眼光来表现的这个形态的话,就必须要琢磨自己形成的这种刀法并灵活运用它。



鲍志强 制




交流紫砂文化,传播正能量,壶友可添加微信公众号关注更多文章。

微信搜索"紫砂壶北京壶友会"

或点击公众号二维码添加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