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寄语】任忠山 | 春天里(外二章)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8-05 12:52:30

提示点击上方"冰凌文学"免费订阅本刊


作者简介

任忠山,网名:松鹤。吉林省柳河县物价局退休公务员,业余作者。曾经担任吉林省通化市作家协会理事,柳河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近200多篇,并有多篇作品获奖。2000年由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小说、散文集《遥望星空的遐想》;2002年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诗集《枫叶红了》。现为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青岛市当代文学创作研究会理事、青岛市北区作家协会会员。

春天里

我知道,当春天已在脚下蠕动。那种奇痒的感觉从脚板心缓缓升起。我知道,昨天洒落在荒野的事情又在发芽。

那条曾经放驱过成群白色寒冷的小路,已经被嫩绿的小草淹没;流浪的日子,我敏感的十指上开放的无数月光,愈加清晰。那些丑陋、那些温暖、那些冷漠、那些很爱情的日子,现在正敲着我的门。我想用诗的光芒轻轻掀起门帘,看谁能走进这洁净的小屋。

春天里,少女鲜花般苏醒,在绿得深沉的郊外和小区的绿化带,在雨后发亮的市区街道两旁,她们鲜嫩地开放,点缀春意。我一尘不染的空间,也因此充满着生命的气息。这也许就是缘分吧,那躲在冬天开放的花朵和那很爱情的日子,已凋谢在昨日的窗口。我深深怀念着最后的冬日,它装饰了孤寂的墙壁,慰籍了我落寞的心灵。祝她在下一个季节,找到自己的土壤,祝她幸福。

我知道,春天曾住在冬天的隔壁,它跌跌爬爬地经过多少崎岖坎坷,多少风雨泥泞,就像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命运不能一帆风顺。但我也相信,太阳从左肩滑落,月亮就会从右肩升起,我被抛落在这荒野,有群山峻岭间宁静的空气,还有一尘不染的蓝天,我相信我的树叶会更加茂盛,必将长成一颗参天大树!

春天里,更要学会耐心等待,一边打磨时间的镰刀,编织阳光的花篮,一边系紧鞋带,等待夏天的那班列车缓缓驶来。

抚摸去年的

宁静地坐在去年的窗前,轻轻抚摸那片海。海的叫声跌落在手指上,汹涌的波涛便沿着纹路扩散开来,深入血管。

去年的海,是片什么样的海哟!它蔚蓝的翅膀曾遮住我的半个天空,它洁白的浪花曾淹没我纯真的足迹,它如火的歌声曾点亮我五彩的风帆。我怎能不一遍一遍将它轻轻的,轻轻的抚摸。

那多雾的早晨,是海去打开窗户,让阳光走进生活,把夜的沉闷赶走;那腥红的地毯上铺满了晚霞,是海叩开我的忧郁,送来了粉红的慰藉。海滨的日子,是少男少女们谈情说爱的日子哟!是我第一次走进大海颤抖的日子!我觉得天空是那样的深邃,阳光是那样的鲜嫩,生活是那样的透明,一天一天就像一个一个的苹果,被人们吻得透红,吻得味道美极了。命运的苦汁就象乏味的剩茶,被人们轻轻地抛洒在窗外。

可是今天,那片海却咬破了一个青年诗人的手指。你不能想象血是怎样流出来的,又是怎样干涸的,你约定看望他的日子,他等不及了,他要在太阳落山之前离开这里。他已打好了背包,到很远很远的另一座城市去建造一座绿房子。他对你是不衷的,他留给你的背影是残缺的。他不想让你月光下的眼睫毛过于沉重,眼睛过于晶莹,心灵过于忧伤。

现在,他就那么宁静地坐在另一座城市的窗前,一遍一遍抚摸去年的海。夕阳,终于微微颤抖地在他的手指上燃烧了起来······

阳光走进了小屋

阳光就是这样一群群游进生活,吸着我坚忍的信念长大了。它温馨的光芒洒进我崭新的小屋,爬上崭新小屋的崭新书架,跳进崭新书架上那崭新日历。

昨夜,已在子夜凋零。

朋友,让我告诉你,我已经有了一个自己的家哟!看那洁白的墙壁上停满的洁白羽毛,看那崭新书架上挂满了智慧的葡萄,你完全可以从火车上奔下来,拍掉满身的尘土,品味我为你准备好的玫瑰花茶,看一束束的阳光怎样在茶杯里游动。然后,把家的概念平铺在手上,让阳光熨平你折皱了的指纹。

的确,这些时候我是宁静淡泊多了,潇洒的作家风度已随最后那节车厢远失。我需要在一个淡淡的早晨,舒展一下日子,梳理一些旧事,翻晒一些物体,打磨掉脑海中的某种东西。这都需要良好的心境哟!在这儿,我的感觉可以任意飞翔,我的笔可以自由漫步,我可以用阳光涂抹心中的任何风景;在这儿,我可以和李白交流现代人如何写好古体诗词,和毛泽东谈论一分为二以及鸡蛋和小鸡的事情;在这儿,我一边把各地名作家们的新作品泡在茶杯里,一边读那些热情似火、洁白如玉的情书里站着的少女;在这儿,我用阳光洗脸,让阳光在皮肤上种植大面积的五谷杂粮,种植大面积的沉思、构想。

朋友,你要走了吗?那么,请带上我用阳光为你编织的那顶草帽和那把遮雨伞。再见!


往期精选


围观

于凌 | 2018,妖娆着走来……


热文

【短篇小说】任忠山 | 军港的夜啊,静悄悄


《冰凌文学》编辑部

主编凌子

编委吴宝泉 韩松礼 沽船  

       半岛小筑  六一日月 程程  

版面编辑都督  方张

美术编辑都督  方张


赞赏作者,鼓励原创

赏金半数是作者稿费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