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斋戒月为穆斯林群体代祷第1-6天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2-13 16:50:30

第一天:漫谈符号


      在搭建与另一信仰群体的桥梁以求进行有意义的沟通时,认识他们(以及我们自己的)重要符号是至关重要的。然而只识别出某个符号却不了解其背后的意义,正如听到一门自己不会的语言,却企盼用它来交流一样。

     文化与宗教信仰(两者时有交集)都充满了符号。克利福德•格尔兹说,文化是“以符号具现化的,历史传承下来的意义和价值模式”,一个“某群体用以交流、保存和拓展知识的符号形式所表达出的传承式理念”系统(格尔兹,《文化的解释》(1973),89页)。符号背后藏着意义,而这些意义背后藏着价值观。这些就是“一个群体认识自己、并从中获取目标的价值观体系”(爱德华•法利,《深层符号》(1996),第3页)。

      听起来很复杂对吗?的确复杂。如同基督教或伊斯兰教这样的宗教信仰及其信徒群体,都不是单一或扁平的。这不是说,我们必须先完全懂得符号的各层意义及其背后的价值观,才能以爱心去与我们的穆斯林朋友和邻居沟通并为之祷告。然而爱就包含了主动探寻问题的意愿,爱就表示不单甘心学习“对方”相信何种教义,更甘心在更深层次上去寻求理解。这种爱的关系能成为现实,是因为相信我们与对方本是同根生,拥有更深层的共同渴望。共同的渴望,能帮助我们了解穆斯林祷告前的盥洗礼不单表示着表面的清洗,还表示着更深层的洁净以及在真主面前无可指摘地献上自己。

      耶稣的门徒,又当怎样使主那洗净罪孽的宝血成为理解和启示

的桥梁呢?

第一天祷告重点:

 1、求主赐下启示,使基督徒明白应当使用哪些关键符号、意义和价值观去传递福音。 

2、祈求那些急于论断穆斯林邻舍生活、却看不见分享救赎恩典的机会的基督徒可以悔改。

3、求主在我们接下来的30天祷告中赐下更深的洞见。


第二天科摩罗和“史罗马尼”服装


     科摩罗位于马达加斯加岛之西,国境覆盖了印度洋的四个热带岛屿。昂儒昂(四岛之一)伊斯兰教君主政权约建立于1500年,但是通过贩奴和香料贸易而在这里致富的阿拉伯商人,却早已把伊斯兰教传播到这些岛上。

      十九世纪末期,法国殖民者在这里掌权,在经历了漫长更迭的独裁和政变后,科摩罗终于在1975年取得独立。今天,99%的人都奉行深受非洲文化影响的民间伊斯兰教。

      昂儒昂岛的第一位苏丹(统治者)选择红旗为国旗。红色被认为是力量和王权的象征。红色也在当时妇女的穿着上扮演了决定性角色。这是上流社会妇女专用的颜色。此外,妇女在公共场合也

必须佩戴红色面纱。

       到了二十世纪,红色织物上开始有了图案设计以及其他颜色,但是红色仍被认为是传统昂儒昂文化最经典的象征,所有女性都穿戴红色。

     将六片方形布料缝在一起,就织成现代“史罗马尼”装(Shiromani)。妇女们穿上它的时候,方形面料的缝合处就在身上组成了一个巨大而又鲜明的十字架。妇女们在宗教仪式,政治场合,婚礼和日常生活中都可以穿戴史罗马尼装。全世界都可以从一个妇女穿戴的史罗马尼装认出她是个昂儒昂人。这是她们文

化的象征,是她们的骄傲。

第二天祷告重点:

1、科摩罗人已经忍受过无数统治者——苏丹,海盗,奴隶贩子,殖民国家。请祷告他们能在耶稣里找到自由及生命。

2、请尤其为穿着史罗马尼装的妇女祷告,她们是使福音的大门得以向这个母系氏族文化敞开的关键。

3、岛民的家庭生活深受嫉妒的掌控。请为他们之间的信任和在大家族中的彼此委身奉献祷告,祈求家庭生活有健康的模式。


第三天:高加索族群(无畏者之畏)


      高加索的美丽山区坐落在黑海和里海之间,有一部分属于欧洲。然而,世上最少被福音触及的一些穆斯林族群生活在那儿。他们说着四十五种不同的语言,有些属于世界上最为复杂难学的语言。山区使他们与世隔绝,使得诸如私报血仇之类的古老习俗得以保留至今。这里的人们不信任任何外人,抗拒任何改变。这种文化和政治形势,导致外国人要留在这里并服侍基督成为一件极端艰难的事情。

      如果问起他们怕什么,高加索人会说:“我们不怕任何人和任何事!”但是一旦掏心掏肺地说开了,他们会提到三件事情——而他们的文化中有三样很重要的物品象征着这三件事:

      1、害怕失去个人荣誉:高加索人的匕首总是随时佩戴在身边,要捍卫自己或家族的荣誉。这也是高加索人文化中,冲突和暴力频发的原因之一。

       2、害怕邪灵:高加索人害怕受到他人的咒诅或者精灵(邪灵)的纠缠。为了不让精灵进到家里,他们会在前门上倒挂着一个茶壶。

       3、害怕受到乌玛(穆斯林群体)的驱逐:这个群体里的个体正如织成美丽花毯上的线一样,没有个人身份,相比起整个社群,个人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所以一旦被乌玛排除在外,个人就会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第三天祷告重点:

1、人因害怕受到羞辱,导致使用暴力——并且产生痛苦。求主使这种文化信仰更新变化。

2、耶稣来是为了使我们得自由。祈求高加索人能够“在爱中完全”,赶走惧怕(约壹4:18)。

3、祈求高加索人社区能有机会认识耶稣的教导。


第四天阿拉伯半岛东部的穆斯林


      许久以前,阿拉伯东部的几位智者发现夜空里有颗美丽耀眼的星星,于是他们就踏上冒险之旅,要看看它会指引他们走向何方。在旅途的终点,他们找到了耶稣,并把三样贵重的礼物献给他——其中之一就是乳香。

      今天,生产乳香的乳香树仍然茂盛生长,在阿拉伯半岛南部地区尤为如此。该区域的中心是一座城市,里面居住着六个福音未及之民——每个族群都有各自的语言或方言;独特的风俗习惯及传统,并且分出许多部族和家族。虽然每个族群有所不同,他们还是在某些事情上保持着一致——统一信奉伊斯兰教、从古至今爱骆驼,以及每天都使用乳香。

       每天晚祷结束后,家家户户都用炉子加热乳香,然后捧去熏遍整个家,使整座城市都弥漫着乳香的甜味。他们这么做是为了掩盖炎热天气下的臭味,给家里“消毒杀菌”,并且赶走前个晚上溜进家里的鬼魔。他们日复一日地献上这当地的珍宝,表示自己迫切需要洁净、医治和拯救。

       阿拉伯智者曾经长途跋涉到伯利恒,把他们的珍宝献给耶稣。如今他要供应他们所寻求的永恒医治,洁净和释放。

第四天祷告重点:

1、祈求耶稣的福音像当年的乳香找到耶稣一样,也能找到途径进入这块盛产乳香之地居民的心灵和生命中。

2、祈求居住在这个地区的外国基督徒们,能从他们的生命中散发出基督的香气。

3、祈求阿拉伯半岛上有智慧的男女,都能善用他们的聪明智慧找到耶稣的生命之道。


第五天:加纳北部的达贡巴人(消灾符)


      作为加纳北部某个大家族的族长和村里的长老,阿卜杜拉伊在社区里是备受尊重的。可是,他仍然活在恐惧中,害怕那些想要用巫术伤害他家人的人。他用以保护家人的一种方叫“nangbantotim”,或可译为“ 消灾符”。这种方法源自非洲传统民间宗教,但在几乎全是穆斯林的达贡巴(Dagomba)王国中,人们也广泛使用它。

      趁家族以外的任何人见着新生婴孩前,达贡巴人要向一位大能的巫师要来多种烧焦磨碎的草药,在破陶器里与乳木果油混合,然后用此混合物在婴儿房的门上以及婴儿脚上画出十字。同时也要把一点草药放到婴儿嘴里含着,或塞在护身符里让孩子戴上。族人认为这可以化解施在小孩身上的任何诅咒,消灾解难,而十字符号则代表从四个方向全方位保卫孩子。

      阿卜杜拉伊也在自己房间的四面墙上都涂上了十字符号,保护自己的房子不受雨季常有的强风暴雨的损坏。确实,这个庇护的符号可以被涂在任何地方。在这些主要从事农耕的社区里,人们农场中间的石头上也总能看到消灾符的符号。

      阿卜杜拉伊以拥有制作消灾符的草药而自豪,还计划着将来让孩子们继承它们。他相信哪怕只是让人们知道他有这些宝方,都足以震慑住那些想要诅咒他的人。

第五天祷告重点:

1、祈求上帝赐福达贡巴人的家庭,让许多农耕社区都能够年年丰收,并有机会改善医疗质量和教育水平。

2、祈求这将近一百二十万的达贡巴穆斯林中,能有许多人发现耶稣十字架的大能。

3、为仍是少数的达贡巴基督徒祷告,祈求他们单单信靠耶稣的十字架为自己的庇护时,就能在社区中做光做盐。


第六天北大年马来人


      北大年马来族 (Pattani Malay)的族群关系紧密,居住在泰国南部的省份里。他们是忠诚的穆斯林,是马来人的后裔,早在十四世纪就接受了伊斯兰信仰。因为他们信仰伊斯兰,北大年人在泰国这个以佛教及精灵崇拜为主的国家里,就显得身份特殊了。

      两百万北大年马来人当中,多数人住在农村,以代代相传的渔业为生。他们都很有天赋,是娴熟的手工艺人,能够做出名为kolae的五颜六色的渔船,不仅能美化生活,还可养家糊口。他们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也包括生产鲜艳的蜡染布料和马来武术(silat)。当地的食物很独特,通常有辛辣香味,一顿饭就是一场真正的烹饪冒险。

      就我们所知,北大年马来基督徒人数很少。这个族群大部分人很贫穷,他们很关注失业问题、当地持续动荡不安的局势以及年轻人染毒瘾的问题。

      看着北大年人打渔,就令人想起耶稣在世时代

的文化。他呼召几个渔夫成为他的门徒,无论他去哪儿,他们都跟着他。我们也希望看到北大年人来跟随耶稣,变成为得人的渔夫。

第六天祷告重点:

1、祈求北大年马来人都能成为得人的渔夫。

2、祈求北大年人有机会提高收入,发展传统事业,并为其他人创造就业机会。

3、祈求泰国南部各省能有长久的和平。


更多有关北大年马来人资讯,以及如何为他们祷告,请上网学习:www.MuslimsofThailand.org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