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最希望被吻哪一部位?看完你就知道!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15 03:03:47


1

“大小姐,宁紫盈己经被打晕过去,还要打吗?”

护国侯府的云影院里,高高端坐着两个华服的女子,拿起茶杯悠然的喝了一口茶,轻蔑的看着地上被打的缩成一团的东西,血肉模糊,那己经不成人形了!

其中一个人走上前,拨开挡在那人脸上的乱发,用做作的娇媚声音道:“盈妹妹,醒醒,盈妹妹!”

被脸上的疼痛弄醒,宁紫盈抬起被泥士污浊的脸,显示出几道深深的血痕,正是方才宁紫盈用指甲划伤的。

“盈妹妹,不要恨姐姐,你在婚前就与男人有苟且的行为,实在是让人不耻,宇航哥哥怎么可能还要你这种不干净的女人……”

“宁紫燕!”沙哑的嗓子艰难的吼出这句话,“与男人有私情的明明是你,抢人未婚夫的人也明明是你!”

宁紫燕用攥着娟帕的手挡在鼻子下,好像要阻挡什么肮脏的东西,不屑的说道:“我与宇航哥哥是两情相悦,是你不要脸的死缠着他!本来看你可怜,让宇航哥哥纳了你也没什么,尚书府也不是养不起一个端茶倒水侍候我的小妾,可是谁让你运气不好,偏偏和男人私会的时候,撞到我和宇航哥哥,所以,我才不得不出手……”

看着面前得意洋洋的宁紫燕,宁紫盈只觉得一股怒火上涌,这个女人,暗中和自己的未婚夫私通,甚至珠胎暗结,为了抢自己的婚事,就在自己大婚前,竟然反诬自己私通外男!这世上竟然有这么恶毒的女人,枉她之前当她亲姐姐对待。

被仇恨烧红了双眼,己经被下人们打的晕死,只能趴伏在地的宁紫盈突然扑向宁紫燕,被打落了牙齿满口鲜血的嘴,狠狠的咬住宁紫燕的手,感觉到牙齿切开手上的皮肤,嵌入肉里,鲜红的血渗出来,不知道是她口里的,还是宁紫燕手上的!

刚才还悠然的坐在旁边看热闹的护国侯夫人凌氏,这时候也冲过来对着宁紫盈打骂,但是不管背上身上被打的如何的疼,宁紫盈都没有松口,眼睛直直的盯着宁紫燕,嘴里越来越使力!

“贱人!”

一个浑厚的男人的声音在一片喧闹中突然响起,是夏宇航!

紧接着,宁紫盈只觉得腹部被什么猛的撞击,完全没有防范的她被打的直接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湖边的一块大石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染红了面前的地面!

“竟敢弄伤燕儿!把这个不知廉耻的贱妇给我扔到湖里去。”夏宇航的声音泛着无情。

“竟然敢咬我,把这个贱人压到湖里溺死!”宁紫燕尖锐的疯狂叫声……宁紫盈想抬头看清楚这个昨天还对自己甜言蜜语,今天就无情的要杀掉自己的男人,可是紧接着她被几个人抓着头发狠狠的拖进边上的荷花池。

“小姐!”是贴身丫环香儿的惨叫声,努力想回头,却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

胸口处暴烈一般的窒息,渐渐的麻木的身体再也感觉不到疼痛,用尽身体最后一点力气,视线努力凝聚在凌氏、宁紫燕和夏宇航的脸上,她无声的朝着苍天狂笑,透过水面的波动,可以看到她凄绝而扭曲的笑容,阴冷而嗜血……“来人,把她们两个压上石头,沉到水底,等明天过后就说溺水而亡。”待得水面不再扑腾,一主一仆全己经死透了,凌氏站起身冷冷的吩咐道。

“是,夫人!”过来几个婆子利落的拉过一边的石头绑在宁雪烟和香儿身上,然后用力推入荷花池,水面上溅起一大堆水花,随既化为淡淡的涟漪,没人知道这云影院的主人己死在这片荷花池中。

“燕儿,该死的贱人咬的不轻,快去看看大夫,别担误了明天的婚事。”处理完眼前的一切,凌氏转头看向宁紫燕,心疼的道。

“母亲,我这点儿小伤不用担心,倒是明氏这一死,会不会担误我和宇航哥哥的婚事?”夏紫燕伸手指了指后院东南角方向,那边住着的是护国侯宁祖安的平妻明氏,而恰恰方才有人来报,明氏死了!

明氏好歹也护国侯的平妻,位份上与自己这位护国侯夫人一样,若把事情宣扬出去,身为女儿的宁紫燕得等到三个月后才能出嫁,可是她等得,她的肚子可等不起!

“那个贱人早不死,晚不死,竟然这个时候死,燕儿放心,母亲会把她的死日拖到后天。”凌氏冷哼道,原想着那个贱人早该死了,想不到她居然命硬,还多拖了半个月,偏巧正和自己宝贝女儿的婚期撞上!

说话间,一群人忽拉拉全出了云影院的大门,走在最后的婆子随手关上院门,云影院又重新恢得了宁静,谁也不会想到,这空关着的院子里,己没了主人……在水中不断下沉的身体突然苏醒,虚浮的身体让她的手下意识的猛的身前一抓!

醒了!

睁大双眼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宁紫盈眼里满是疑惑。

她明明己经被溺毙在荷花池里,现在这里又是哪里?



2



这里是哪里?

看到身上的白色麻衣和屋子里简陋的灵堂布置,宁紫盈突然晕眩阵阵,大段陌生的记忆一股脑的涌入她的脑海。

宁紫烟,十四岁,护国侯府的五姑娘,胆小懦弱,生母是护国侯府不得宠的平妻明氏,于昨天咽下最后一口气,宁雪烟因为悲痛,体弱,硬生生的哭死在母亲的灵位前。

而她也因此在宁雪烟的身体里重生,再也不是那个投奔到护国侯府的族女宁紫盈了!

屋外传来前院里喜乐和人们欢笑的声音!让她恍然若梦……是了,根据宁雪烟的记忆,现在在前面成亲的就是夏宇航和宁紫燕!

她们以为,宁紫盈己经死了!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现在的她,己经不再是从前的她,这一次,轮到她送他们下地狱去了……“五姑娘,五姑娘。”门口传来奶娘韩嬷嬷的声音。

“韩嬷嬷,我在这里。”喉咙里发出暗哑的声音,她一个哭得昏过去,又饿了一天的人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己是不错。

听得宁雪烟的声音,韩嬷嬷急忙跑过来:“五姑娘,老奴给您带了些水来,您先喝口水,休息一下。”

“嬷嬷,夫人那里还没有安排下人送饭么?”喝了点水,喉咙不再火辣辣的烧痛,她稍稍恢复了些音色,眸底露出几分沉凝,这个时候新娘己抬上花轿离开,但是听外面的喧哗,宾客应当都还在,事情闹出来,看的人应当不少。

“老奴问了几个,他们说……”韩嬷嬷困难的咽了口口水,看了看宁雪烟,“他们说大夫人一会派人送来,让姑娘别急。”

“嬷嬷,走,我们自己去取!”宁雪烟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冷意,猛的站起身来,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她如果记得没错的话,现在在护国侯府的长辈,除了那位重面子的太夫人,还有一个客居于护国侯府的柳太夫人,极是重规矩。

这位柳太夫人是护国侯宁祖安的亲姑姑,己死的夫婿曾是江南一带的名士,她嫁到柳家只生了一个女儿,夫死后女儿出嫁,孤零零一个人,宁祖安特意去江南把她接来孝敬在家,当时满朝上下,无不说宁祖安为人孝道。

“什么,我们……我们自己去?”韩嬷嬷震惊的张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一向柔弱的被自己护在怀里的姑娘。

“是,我们自己去拿,他们不是说我母丧,晦气,让我不要到前面去吗!”

宁雪烟冷冷的道,漆黑的眼眸流动着凌厉和恨意!

宁紫燕不要以为花轿进了夏府的门,就算没事了,今天就算是股清水,她也会搅浑了,更何况,护国侯府,何曾清过!

“五姑娘,您不能去前面,老夫人和大夫人知道,都不会饶了你的。”韩嬷嬷被宁雪烟突如其来的决定吓的一哆嗦,死死的拉住宁雪烟的衣袖,生怕她莽撞的真就这么冲出去。

“韩嬷嬷,放心,我不会莽撞的。”宁雪烟双眼深幽莫名。

见自家姑娘坚持,韩嬷嬷只得拿起放在地上的灯笼,伸手扶着宁雪烟。

一路向着前院热闹之处走去,来往下人都穿的喜气,更显得她的白色麻衣格外刺目。

丧事按住不发,府里的大多数下人并不知道有人去世,而宁雪烟那么多年因胆懦,没出过明霜院,那些新来的下人也不清楚她的身份,纷纷三三两两的偷偷猜测着她是谁!

“这是谁啊,怎么穿成这样?弄的好象谁死了似的。”

“这好象是那边的五姑娘,看看这样子,哪有侯府姑娘的气势。”

“是那边那个啊,真是没规矩,大姑娘今天成亲,她却穿成这个样子,弄什么妖娥子。”

人群里忽然冲出了一个婆子,伸手拦住她的去路,不客气的道:“五姑娘,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身子不好,就别出来折腾,大夫人让你回去歇着。”

侯府里的人都管侯夫人凌氏为大夫人,平妻明氏为二夫人,来人正是凌氏的贴身婆子云嬷嬷,宁雪烟认出,昨天晚上溺死宁紫盈的几个恶仆中就有她,眼眸中蓦的射出无法控制的冰冷恨意。

“云嬷嬷,五姑娘都一天没吃饭了,怎么还没人送饭过去。”韩嬷嬷上前接口道。

“这前边乱成一团,来往的全是贵客,夫人、太夫人都还吃上饭,五姑娘这里着什么急,等弄妥当了,自然会给五姑娘送饭。”云嬷嬷不耐烦的道。

“弄妥当了?要等到什么时候,难不成母亲和祖母和我一样,今儿一天没用膳了?”收敛起眸底的恨意,宁雪烟抬起头,颇为惊异的问道。

一向懦弱不高声说话的五姑娘,今天竟然这么伶牙俐齿的驳斥自己,云嬷嬷一愕,抬头正对上宁雪烟幽冷的眼眸,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寒悚。



3



“云嬷嬷,听说今天厨房是你管的事,怎么这主子没吃上饭,这奴才们一个个都吃过了?”宁雪烟伸手环指了一下,最后停留在云嬷嬷油乎乎的嘴角边,语带嘲讽的笑道。

“五姑娘,你可是堂堂侯府嫡女,为了一顿饭就和我们做下人的纠缠,实在是太有失体统了,你还是先回去,等我们这边忙完了,就会给您送去。”云嬷嬷想不到今天的宁雪烟,这么凌厉,倒被吓了一跳,可一想到是夫人暗示自己晾着这位五姑娘、还有她平时那人人可欺的模样,又开始漫不经心的敷衍着。

说完,也不待云雪烟回答,转头对跟在身后的两个婆子道:“来人,送五姑娘回去!”

她是凌氏的心腹,当然知道不能让宁雪烟把事情闹到前面去,这边强硬的要让人把宁雪烟拖走,绝不能让宁雪烟坏了事。

“狗奴才,我看你们谁敢碰我!”看着两个婆子气狠狠就要过来,宁雪烟忽然冷笑一声,厉声道。

那种眉宇间迸射出来的戾气,宛如实质般,两个婆子吓得一哆嗦,哪里还敢真个上前动手。

云嬷嬷自觉丢脸,连声朝着两个婆子怒吼:“去,还不快把五姑娘拖走。”

宁雪烟心头冷笑,奴大欺主,凌氏养的好奴才,不过,这也正是她需要的,推开护着她的韩嬷嬷,上前两步,扬起手,一巴掌直接甩了过去:“狗奴才,本姑娘是侯府的主子,是你这种狗奴才想拖就拖的吗!”

“啪”的一声,凝聚了她两生两世恨意的巴掌,狠狠的甩在云嬷嬷那张不敢置信的脸上。

谁也没想到,胆小怕事的五姑娘真的会打大夫人身边的贴身嬷嬷!

云嬷嬷在府里哪受过这个,下意识的一捂脸,一脸凶相的怒吼道:“你竟然敢打我!”

她这会头脑发晕,只觉得耳边嗡嗡做响,再看到边上几个丫环婆子,居然还有人在偷偷笑,立既觉得失了颜面。

恨恼之下,哪里还想得起宁雪烟也是这府里的主子,猛的冲过去,扬起手就要打过来!

果然是个恶奴,竟然真敢对主子动手,宁雪烟眼中闪过一丝嘲弄,身子往边上闪了闪,脚步却是故作踉跄不稳的倒了下去,伸出去的脚正巧绊云嬷嬷的脚上,把狠狠扑过来的云嬷嬷绊了个狗吃屎,没头没脑的跌在宁雪烟的边上。

看着凑到自己面前来的云嬷嬷,宁雪烟手指一收,从极隐敝的角度伸过去,用力狠狠的在云嬷嬷的胸口掐了一把,她这下用的是死力,掐完她就往云嬷嬷身上倒去,外面看起来似乎云嬷嬷拖着她似的。

她这一下极狠,云嬷嬷痛的狂乱的尖叫起来,早失了理智,完全忘记了宁雪烟是护国侯府的主子,伸过手来就要打宁雪烟,一边还尖声骂道:“死不了的小贱人,竟然敢打我,看我今天不要了你这个小贱人的命。”

旁边的丫环,婆子这时候也反应过来,立刻冲上来拉架,韩嬷嬷最快,拉过宁雪烟护在怀里,死死的抱住,一时间乱成一团。

“住手,这是怎么回事?”怒叱声传自头上,匆匆过来的凌氏看到这一幕,几乎要疯掉!狠狠的瞪了云嬷嬷一眼,吓得云嬷嬷一哆嗦,忙把手中拉着的云雪烟的一只胳膊给扔了出去,急急的分辨道。

“夫人,是五姑娘打我,您看,她把我打的脸都肿了。”说着指着红肿的侧脸给凌氏看,大声抱屈,那块地方又红又肿,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了的。

“五姑娘,怎么回事,你不好好的在明霜院呆着,跑这里来打下人做什么?”凌氏皱了皱眉头,看着被护在韩嬷嬷怀里的宁雪烟不悦的问道。

宁雪烟扶着韩嬷嬷的手,艰难的站起,苍白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连唇色也浅淡的几乎看不出来,伸出胳膊指着云嬷嬷道:“母亲,这个狗奴才,不但骂我还咬我,请母亲为女儿做主。”

“啊!”

众人都惊叫起来,目光都落在宁雪烟素色的衣袖上,上面一大块的血迹,尚着白色的衣袖,从袖口处还在往下滴血,这会再看宁雪烟苍白的小脸,分明就是失血过多造成的。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除了宁雪烟自己!她敛去眉间所有的恨意,苍白的脸色和血流不止的伤口一对比,显得触目惊心,看在周围人眼中,越发的楚楚可怜。

“夫人,老奴没有咬五姑娘!”云嬷嬷也吓了一跳,心觉不好,急忙辩解道,宁雪烟再不得宠,也是府里的主子。

“嬷嬷难道想说,这是我自己咬的?”宁雪烟身形站立不稳,一手捂着头,虚弱的几乎马上要晕过去,却还强撑着转头看向凌氏,“母亲,请母亲为女儿做主。”

她着重强调“女儿”两个字,说完身子直往后倒,韩嬷嬷忙伸手抱住她,宁雪烟在韩嬷嬷耳边低低的一句,就晕了过去。



4



原本围观的丫环婆子们才醒悟过来!五姑娘再不受待见,那也是侯府的嫡小姐,这要是真的在这里出了事,在场的谁也讨不了好,一时间竟都不知所措,只是手忙脚乱的掐人中,叫喊着请大夫。

花园里吵闹的叫喊声传到前院儿,还在宴会上的夫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这时候,一个身上染血的嬷嬷匆匆从旁边走过,却被一个华衣妇人拦住:“后院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嬷嬷原本不知道宁雪烟让她到前面走一趟的意思,这时候突然明白过来,小姐这是让她将这些夫人们引到花园去!

便赶紧对这位夫人说道:“花园那里有个奴才跟府里的五姑娘动手,把姑娘打晕了,老奴是去找大夫的!”

一句话,将所有的夫人们都惊呆了!

下人敢跟主子动手,护国侯府到底还有没有规矩!

但是这些夫人们也都被勾起了八卦的兴趣,不约而同的一边议论着一边往花园走去。

看到她们过来,知道事情己控制不住,凌氏气的脸色发青,手脚冰凉,狠狠的瞪了一眼云嬷嬷,云嬷嬷被瞪的回过神来,直挺挺的跪在宁雪烟面前,瑟瑟发抖。

“五丫头这是怎么了,是谁伤了五丫头?”人群微分,护国侯府太夫人皱着眉头走了出来,看了看晕倒的宁雪烟,眼底泛起些不悦,目光落在宁雪烟失血的手上,更多几分不喜。

今天是宁紫燕成亲的大好日子,弄出这样的事,侯府的体面都被丢光了,太夫人怎么心情好的了。

“请太夫人为五姑娘做主,这个狗奴才不但饿了五姑娘一天,还在五姑娘出来责问她的时候,又骂又打,还咬了五姑娘,太夫人,您请看,五姑娘……五姑娘……”刚才趁乱偷偷回来的韩嬷嬷也顾不得害怕了,指着宁雪烟鲜血淋漓的手悲愤的道。

众人的目光不由的都落在宁雪烟手上,有些胆小的夫人忍不住低叫起来,鲜血淋漓的伤口虽然没看到,但那上面不断往下滴的血,可是让人心头发颤,一口就把人咬成这样,这得多狠哪,果然是恶仆欺人!

“太夫人,不是老奴,老奴没咬五姑娘。”云嬷嬷满头大汗,着急的分辩道。

铁证如山,竟然还敢狡辩,有几位夫人看不下去,不满的开口:“没咬,手能成这样!真是一个该死的狗奴才。”

“这样的狗奴才就得打死,没的还敢欺负主子。”

“护国侯府怎么会有这种恶奴。”

“来人,堵上嘴,把这个狗奴才拉下去杖毙!”看着这个纷乱的场面,太夫人心里己做了决定,冷厉的道,这会她只想快刀斩乱麻,否则,护国侯府的脸面就要丢光了!

“大夫人,大夫人,救命!”云嬷嬷一看不好,转身朝凌氏大声求救起来。

可是立刻就有两个婆子走上前来,二话不说,拿帕子堵了她的嘴,就要往下就拖。

“且慢,母亲,还没问问清楚,就这么处置了……不,不好吧!”凌氏虽然怕太夫人,但是现在容不得她不开口,只得硬着头皮道,自己的心腹要被杖毙了,还口口声声向自己求饶,这会要是不开口,这以后府里还有谁敢跟着她。

“那你的意思是,把这个胆敢害主子的恶奴放了?”太夫人冷冷的斥道,对这个媳妇越发不满意,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眼界小的很,也不看看这时候闹出这种事多么不合时宜,更何况宁雪烟这一身麻衣,可让太夫人心头不由得一抽。

那事可不能再闹出来,那件事闹出来可真是大事!

被太夫人当着众位夫人的面这么一斥,凌氏脸上又羞又愤,一时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嫂子,先等一下,今天是大丫头的大喜日子,见血有些不太好。”站在一边的柳太夫人制止道,原是大喜的事,现在还闹出人命来,可就成了大凶之相。

这话说的极是有理,太夫人点了点头,就想让人先把云嬷嬷关起来,等这件事了后,再单独审问。

一直闭眼,却头脑清醒的听着周围动静的宁雪烟心里冷哼一下,知道铺垫的差不多了,才慢慢的睁开眼。



5



宁雪烟虚弱的强扶着韩嬷嬷的手站定,虽摇摇欲坠,却还勉力站稳,说道:“祖母,您就饶过了云嬷嬷吧,方才也是……言语相冲……才闹成这样的。”

没想到宁雪烟竟然会为云嬷嬷求情,众位夫人都不由一愣!只见她虽然年龄尚小,脸色苍白着透着不健康的颜色,神情却是优雅,容貌精致的近乎完美,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大家之气,让人瞧了生出几分亲近之意。

想不到侯府后院还有这么一位出色的姑娘,之前只听说过大姑娘温柔雅致,是位才貌佳人,这位看上去,更是出色几分。

“五丫头,你怎么还为她求情,她不尊敬你这个主子,甚至还出手伤你,十足是个恶奴。”柳太夫人一看宁雪烟柔婉大度的样子就有些喜欢,脸上带起笑意柔和的道。

“姑祖母,祖母,她弄伤我是要惩罚,雪烟是想,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原就不适合弄出人命,念在她多年效忠护国侯府的份上,不如让她去后院去……也算是惩罚她做为下人的失职……”宁雪烟雪白的脸上虽然带着笑,言语诚恳,但谁都看得出她强忍的悲意,话却是没说完整,一时没听懂的夫人不止一位。

“去后院守什么?”柳太夫人也不明白宁雪烟的意思,疑惑的问。

而另一边,明白宁雪烟是要她去守着灵的云嬷嬷己经吓得大叫起来,她狂乱的推开押着她的两个婆子,急的大叫:“不,不要,我不要去给二夫人守灵!大夫人,我不去,救救我,我不去!我不要啊!那灵堂……二夫人……灵堂……”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待听清楚云嬷嬷说的话,夫人们的脸色全变了,只有宁雪烟早就等着这一幕,只见她微微垂眸,掩去眼中的冷意!

明氏死的蹊跷,在灵堂时,她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甜香,仔细辨别了,发现这香味出现在棺木中!这香味的来源就是某种有毒之物的味道,长期食用不但会使人昏昏病沉、最后一病不起,还会使这香甜之味积存在身体里。

棺木前飘出的淡淡甜香必然和凌氏有关系,她生母以前留给她一套制香熏的方法,所以清楚那些香是害人的,而云嬷嬷是凌氏的心腹,必然会知道二夫人明氏被害的真相,所以必然会恐惧!

“你这个奴才,在这里胡说些什么!”凌氏不等云嬷嬷说完,快步冲过去一巴掌打下去,打断了云嬷嬷后面要说的话。

云嬷嬷的话已经在围观的夫人们中间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内院己经因为云嬷嬷的一句话,乱成一团。

后院二夫人死了,前面竟然还敢办喜宴,这种有背人伦的大事,护国侯府怎么做得出来。

“狗奴才,你瞎说什么,来人,把她堵上嘴拖下去杖毙,快,直接杖毙。”凌氏想不到云嬷嬷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脸色慌张的冲着两个婆子怒吼道,完全忘记了方才,她还为云嬷嬷求情的事。

“杖毙?夫人,老奴为了您……”一听凌氏恶狠狠的目光,云嬷嬷大叫起来,只是话没说完,己让人堵了嘴巴,死死按住。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太夫人己经知道瞒不住了,再看看凌氏欲盖弥彰的样子,直气的浑身颤抖,这下不仅护国侯府的名声臭了,而且还会于自己儿子的官声有碍,面对左右投射过来的刺目眼光,太夫人面上青一阵,白一阵,一时连话也接不下去,头一阵发昏,血往上冲同,身子直直的往后就倒。

这下子场面更乱了,刚才被叫过来准备替宁雪烟诊治的大夫,正巧过来,被拉着先替太夫人诊脉。

众夫人哪里还看不出来,护国侯府分明是干了有背人伦的事,这下子可好了,这门婚事接下来要如何收场,原本还有一些夫人听得宁府还有女儿,想趁机相看一下,这回也绝了念头,那位据说雅致温婉的侯府大姑娘,为了着急出嫁,竟然隐瞒了长辈的死信,实在是大逆不道。

哪里还有半点知书达理的样子!

更何况凌氏一脸的心虚,分明是早己知道,苛待平妻生的女儿,驱奴行凶,隐瞒丧事,有背人伦,有这样一个母亲教出来的女儿,能好到那里去。

“先不要杖毙,把这个狗奴才拉下去,一会处置。”柳太夫人脸带笑意退尽,冷冷的瞪着凌氏,也没了好脸色,直接下命令道,事情乱到这种地位,总得有个人出来说话。

护国侯宁祖安对这位姑母是极尊重的,所以平时虽然不管事,但没人敢不听她的话,两个婆子把堵上嘴的云嬷嬷拖了下去,这时候再不能让她乱说什么。

“姑娘,姑娘,你还好吗?”一片兵荒马乱中,丫环青玉跑了过来,心疼的扶着宁雪烟虚弱的身子道,她之前是被凌氏派人拉走去帮忙的,这会趁着人乱跑出来。

“去,看看云嬷嬷关在哪里?”宁雪烟半歪在她肩头,在她耳边低低的道。



6



“去,看看云嬷嬷关在哪里?”

“姑娘……”青玉疑惑的看了看宁雪烟,不自觉的压低声音。

“快去!”宁雪烟用力推了她一把。

这次青玉不再迟疑,转身钻入人群,跑没了影。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宁雪烟勾起嘴角。

云嬷嬷可是凌氏的帮凶,知道的事情也多,她怎么会让她这么简简单单的死了呢!

护国侯府在办喜事,内外院的席面都安排在靠二门处,内院这边己乱成一团。

谁也没注意到外院靠近二门的一处楼阁上,有人也在看着这场闹剧,而且还看的津津有味。

极尽宽大奢华的客厅里,男子凭栏坐着,如玉雕般俊美的脸,肤色玉白的几乎透明,唇色殷红,墨色衣裳上开着大片血红色的彼岸花,拉扯出一片诡谲和妖邪。

整个人俊美到极致,却又森寒到极致,几个侍卫远远的站在楼梯口,一动也不敢多动。

举起手边的琉璃盏中晕红的酒液,缓缓的饮了一口,那双漂亮之极的美眸中折射出妖异的寒茫,在他的周围,温度生生的比周围的低了几度。

此时,他的目光正饶有兴趣的落在宁雪烟瘦弱的身上。

“真是有意思,想不到护国侯府内还有这么有意思的小丫头!”

绝美的眸子闪过诡异的幽冷眸光,那语气似乎发现好玩的猎物一样。

从他这个角度望去,正巧可以看清楚宁雪烟的动作,方才宁雪烟那一系列连贯的动作全落到他眼里。

真是意外,原本还以为只是一个娇滴滴,只知道哭哭啼啼的弱丫头,却想不到这丫头一副柔弱娇怜的模样下,竟然象狼一般果断狠辣。

那一口下去,鲜血直流,竟是连眉头也没皱一下,这世人都知道,对别人狠不难,对自己狠才是真的狠!

护国侯府的五姑娘是吧,倒真是有意思!

夜色己深,护国侯府里灯光己暗,花园的一角,一盏灯笼昏昏暗暗的,照着主仆二人往太夫人的祥福园而去,方才太夫人见召,韩嬷嬷提着灯笼跟在宁雪烟身后急匆匆赶过去。

“姑娘,太夫人这时候找您过去做什么?会不会因为方才的事斥责您?”韩嬷嬷颇为不安,心内焦急,忍不住压低声音问道。

“嬷嬷放心,她们这个时候不会拿我怎么办的!”宁雪烟唇角一丝冷笑,在夜色尤为寒洌,她当然清楚太夫人的目地,这时候恐怕不只太夫人,凌氏在祥福园,连自己那位便宜爹也在。

那么多人在一起,目地唯有一个,软硬兼施,想逼自己认下此事!

可惜,今天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们如愿的。

“可是,姑娘……”韩嬷嬷还是不放心。

“嬷嬷,你一会把我送进祥福园后,先等在外面,看看时间差不多再进来,照着我方才教你的做。”垂下眼眸,看着脚下的路,神色坚毅果断,眉目清冷,知晓他们的目地,来之前她就己做好准备。

看着自家姑娘胸有成竹的样子,韩嬷嬷心头一松,用力点了点头:“姑娘放心,老奴不会忘记的。”

来到祥福堂的时候,整个祥福堂灯火通明,丫环婆子在外面站了一大堆,一个个战战兢兢,动也不敢多动,生怕惹到屋子里的主子。

屋子里太夫人端坐在榻上,面目冷凝,边上坐着的柳太夫人也皱着眉头。

宁祖安沉着脸坐在太夫人右手边,凌氏站在他椅子边上,低着头。

宁雪烟才进来,座上的太夫人己经满眼怒火的盯着宁雪烟,手中的拐杖狠狠的在地上敲了几下,恨声道:“孽障,还不跪下。”

整个祥福堂的气氛越发的紧张起来。

宁雪烟眼眸微转,不慌不忙,进来的时候,己经看清楚了全场,知道凌氏必然说了自己什么坏话。

太夫人这时候也想借此强压自己一头,眼底一丝冷笑,如果自己还是那个软弱的宁雪烟,就这么被太夫人一喝斥,估计接下来太夫人她们说什么是什么了!

伸手接过丫环送进来的一杯茶,上前几步温言柔声道:“祖母,您的身子可好些了没,有什么气事,您慢慢说,可不能伤了身子。”

她这么一说,太夫人的脸不由的和缓了几分。

柳太夫人更是在一边点头,这丫头看起来并不是存心的,倒是一个心善的,都这个时候了,还惦记着自己祖母的身子,却是和凌氏说的完全不同。

“五丫头,你这次是不是故意要把事情闹到前面?”

柳太夫人抢在太夫人开口前,被柳太夫人这么一打茬,太夫人倒是不好再说让宁雪烟跪下的事。

“姑祖母,烟儿和护国侯府一荣俱荣,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娘亲去世,烟儿伤心难过,再加上一天没进食,觉得头晕目眩,可若是烟儿有事,又有谁能为娘亲守灵,没奈何才带着韩嬷嬷去厨房拿些吃的,垫垫饥。”

宁雪烟目光诚恳中带着几分悲意,不避不闪,再加上她哭的红肿的眼睛,让人清楚的明白她说的是实话。

“凌氏,到底是怎么回事,明霜院为什么连个侍候的人都没,而且连饭也不送?”

太夫人脸上阴云密布冷冷的道,几乎是同时宁祖安也瞪眼看向凌氏。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凌氏是真想不到,一向胆小懦弱的宁雪烟竟然会还嘴,而且还说的有条不紊。

这时候见太夫人瞪过来,连一向对她宠爱有加的侯爷也是一脸冰寒,吓得身子一颤,狠狠的瞪了一眼宁雪烟,忙叫起屈来。



7



听到太夫人的责问,凌氏忙叫起屈来!

“母亲,媳妇是让人送的啊,可能是那起子奴才忙晕了,所以忘记了明霜院的事,方才府里来了那么多的宾客,媳妇总不能一直守着五姑娘!至于那些个下人,都是偷懒自己跑出去的,跟媳妇实在是没什么关系。”

“这府里你管了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还有那起子欺主的恶奴!五丫头虽然住的偏了点,但也是我侯府的嫡女,怎么容得了人欺负,你一会就让人再给明霜院添几个人,别让五丫头受委屈。”太夫人盯着凌氏看了半响,眸色荫翳,半响才沉声道。

“是,全听母亲的,方才也是媳妇忙乱中晕了头,才让雪烟委屈了,雪烟,母亲这里给你陪不是了。”

凌氏这回错认的很快,转过来到宁雪烟面前,竟然真的准备给她陪礼。

这一礼要是陪下来,宁雪烟少不得多个不尊敬长辈,傲骄拿大的罪名!

硬的不行来软的了!

宁雪烟心中冷笑,目光扫过脸色沉郁的宁祖安,对这个便宜爹,她也没抱半点希望,却在柳太夫人脸上多停留了几分。

太夫人和凌氏为了达到目地,可真是软硬皆施,一再的让自己明白,一荣俱荣的意思。

可惜这次她们打错了算盘,她这里早有应对之策。

唇角笑意寒冷,宁雪烟侧过退开两步,避过凌氏的礼,抬首间,眼底凌厉的寒洌己尽消,带着几分讶然:“母亲,您可是一品侯夫人,又是女儿的长辈,女儿怎么敢受您的礼,母亲这是要折杀女儿了。”

“凌氏,你就不要为难五丫头了,现在要问的是接下来怎么办,堂堂一个侯夫人,难道不知道丧事办成喜事,是件多大的丑事!”

看着宁雪烟虽然讶然,话语却是婉转得体,越发显得凌氏浮燥不知礼,竟然还不顾自己的身份,要给小辈行礼,柳太夫人皱了皱眉,也没给凌氏好脸色,直接问道。

“我……”

凌氏一时答不上话来,转向太夫人。

太夫人咳嗽了一声,还没说话,柳太夫人就转首问她:“嫂子,你不会也知道这件事吧?”

这话一下子把太夫人堵得惊天动地的咳嗽起来,半响在丫环手中喝过茶,才一脸恨色的道:“这事全是凌氏瞒下的,我哪里知道。”

说起这事,太夫人看凌氏越发的厌恶起来。

明氏是昨天晚上死的,但她直到今天早上才知道,夏府那边花轿都己起行,总不能让人家花轿原地打回,换个棺材来抬吧!

弄的现在事临头上,这么被动,还不是因为凌氏!

“事到如今总要想办法弥补才是,侯府名声被毁,对谁也没好处!五丫头,你就说是你娘临死的时候叮嘱你,让你等大丫头成了亲后再报丧,特意避开大丫头的婚事,这也是你娘体恤晚辈的一番慈爱之心。”

话说的这份上,太夫人也不想再瞒着,开门见山直接对宁雪烟说出了目的。

家里死了人,不办丧事办喜事,却要宁雪烟和明氏背黑锅,如此歪曲事实,太夫人和凌氏,居然还觉得理所应当!

唯有坐在一边的宁祖安不自在的收回目光,脸上难得的多了几分愧意。

果然,这才是太夫人和宁祖安、凌氏,这时候唤自己过来的目的!

笼在袖中的双手紧握,眼底一片森寒的冰冷怒意!用力敛了敛才压下窜起的怒火。

想让自己和娘背黑锅,这主意打的太圆满了,可惜,有自己在这儿,你们的如意算盘,只怕打不成了!

宁雪烟点头淡笑,说道:“祖母,烟儿知道祖母一番苦心,也愿意按祖母所说的去办!”

太夫人听了宁雪烟的话,心中一颗石头落了地,觉得这个孙女,还是个通情达理的丫头。

发现太夫人的表情变化,宁雪烟又笑笑,话头一转。

“只是,如今全城皆己知晓侯府隐瞒丧事,大办喜事的丑闻,若是现在再换个说法,只怕会给人觉得护国侯府要遮掩丑事,不惜把脏水泼到己经去世的人身上,这要是有心之人胡乱说些什么,再给闹到皇上那里去,只怕……”

话到这里,宁雪烟已知道达到了效果,只见太夫人已是面色铁青,目光游移。

凌氏一看太夫人的样子竟是要退让,大急,忙上前干笑道:“皇上怎么会知道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雪烟你不要乱说,夸大其辞吓到你祖母了!”

言语之间的意思,就是宁雪烟自己不愿意帮府里担责任,才故意吓唬太夫人的。

“母亲是以为皇上不知道?还是以为这种事不能直达圣听?莫不是母亲怀疑皇上的能力,若是这种话传到皇上耳中……”

宁雪烟幽幽的看着凌氏,半响唇角绽放出幽冷的笑容,看的凌氏头皮不由的一阵发麻,才又缓缓的道:“欺君之罪,罪不可恕!”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