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了渣男的欺骗,一不小心她就做了别人的小三...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6 12:14:49


第001章 系统的惩罚               

夏甜甜后悔了,悔恨难当。

像她这样一个自高自傲的人,居然受到了渣男的欺骗,一不小心就做了别人的小三。

她不承认是她的错,是阴间那个讨厌的系统,非要给她记上一过。

更过分的事,那个被抢了老公的女人,没有先跟夏甜甜沟通,也不怪罪于她自己的老公,却偏偏要选择和夏甜甜同归于尽,这算是神马神经?

夏甜甜是在英年早逝之后,在系统的提醒下,才知道,她居然被小三了!

她,夏甜甜,并不相信什么神啊鬼啊的。以此类推,那她就更不相信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传说了。

可是,事到临头不由得不信,拆散别人家庭的她,魂魄离体之后的第一个任务却不是寻找渣男施以报复,而是借助升级系统进入人的躯壳,以暂时喧宾夺主的技巧帮助千千万万个女主找到自己的恋情……

夏甜甜突然就联想到了一句成语“为他人作嫁衣裳”,悲哉、冤哉、壮哉,更那个哉的是,她居然不能半途而废,否则,系统便会自动停止,她这个副意识,便要离体赶回阴间,进入阴阳转生系统,转生为贫苦一生波折一生颠沛流离一生孤苦伶仃一生的人,以消自己的罪业。

铃…… 甜甜想要咨询,系统升到多少级,甜甜就可以脱离苦海,恢复自由?

铃……升一级加三分,三十三级九十九分,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等着你哦,用户加油。

甜甜在前生一直都在奢望着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怎奈,现在的男生们都好势力好现实好没责任心啊,说多了全是泪……

甜甜第一个相处的男朋友,我们暂且称他为A男。A男满口AA制,吃饭,必须要我请你一顿然后你请我一顿,有来有往,平等相处。

一开始,甜甜也没感觉怎么样,可是,一个月下来,甜甜心灰意冷了。

为什么呢?原来,整天算计着谁请客累的慌,到最后,甜甜根本就没有掏自己的小金库,而是一连几顿,都是那A男请的。

最后一次出去的时候,A男半路要给车加油,指名让夏甜甜给他付钱,夏甜甜才反应过来,A男这是要提醒夏甜甜她吃饭没有付钱的事。

哇噻,天底下最抠门的人莫过于此!

夏甜甜倒是大方,“油要质量好的,油箱加满”,赏给你最好的,虽然,夏甜甜不会开车,不懂车,不知道什么码的油比较好,但是,本着价格最好便是最好的原则,扮一回慷慨。

慷慨扮完后,狠狠感动了A男一把,夏甜甜借故离开,再也没回到约会地点。

接下来,夏甜甜拒绝再接受A男的邀请,直接给了他一个三不理。

“亲,不喜欢我哪一点,告诉我,我改,全改。”A男一反常态,卑躬曲膝。

我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堂堂的男子汉大丈夫,一天到晚惦记着那点蝇头小利,会有什么出息?

“你的个子太矮,腿太短,长得不帅,这些,你看看该怎么改一下?”夏甜甜噎人没商量。

再后来,夏甜甜便踏上了没完没了的寻爱之旅,形形色色的男生,夏甜甜见得太多。

最后,夏甜甜被一个有车有房做个体的F男给锁定了,谁知道,现在才知道,F男竟是有夫之妇,已经升级为孩他爸级别。居然还要伪装成钻石王老五,骗得夏甜甜团团转,真是恶心。

铃……搜索完成,释:好女人是一所学校,所谓的好男人,都是被好女人千辛万苦打造出来的,用户不去自己慢慢打造,却找捷径抢别人老公,这是极不道德的行为。

唉,可是夏甜甜是受害者,她怎么知道,她居然被小三了,只是系统不给她解释的机会,世人也没给她解释的机会,当然了,她还没等解释,就魂归冥界了。于是,她自认倒霉中……

第一站,夏甜甜钻进了一个被打入冷宫疯掉了的弃妃身上,因弃妃为人正直善良,是被奸妃所害,所以,夏甜甜要帮她挽回残局,然后,把她已经心灰意冷无意主宰躯体的主意识唤醒。

铃……弃妃:女。民族:汉。ID名字:苏玲珑,职位:才人。

夏甜甜活动一下四肢--确切的说,是苏玲珑一反往日疯疯癫癫的模样,举止一下子就正常了起来。

寒冬的凛冽让夏甜甜感觉嘴唇干的厉害,照一照镜子,发现,唇部都已经裂了几处小口子,渗出的血迹已经凝结。

自己这具新的躯壳,看起来,好丑好丑哦。

狰狞不堪的面容,苍白无神的脸色,凌*乱有如女鬼在世的发丝……

不对啊,这样的丑女人曾经是靠什么引起当今主上的了兴致呢?

没办法,做人要尽忠职守,所以,夏甜甜不会厌恶自己这具新的躯壳,她找来苏玲珑的侍女雪儿,交代她去打一盆洗澡水。

“主子,你的病好了?”雪儿喜出望外。

“好了。”夏甜甜慵懒的回答着。

……

浴室里水气氤氲,朦胧着夏甜甜的肌肤。

夏甜甜不习惯让雪儿服侍她沐浴,虽然她本人,已是昨日黄花明日的黄脸婆,羞耻之心仿佛离她越来越远,但是,能自己做的事,她还是习惯于自己动手,风衣足食。

虽然苏玲珑现在已经是弃妃的身份,但是,她的日用品,还是要优于普通老百姓。

蕴香的在水中层层飘浮着,熏醉了水中的夏甜甜。

粉白的肌肤终于在温水的浸泡搓洗下渐渐晕了开来,夏甜甜满意的笑了一笑。

——

过了两天,夏甜甜脸上的青紫伤痕已经隐去,脸色白里微红,也算是可人。

再经过一番细心的装点,夏甜甜才发现,原来苏玲珑这具躯壳也并没有初见时那般糟糕,正应了那句话:人在衣服马在鞍。

这几日,苏玲珑精神恢复的消息在宫里不径而走,竟也是传的沸沸扬扬了。

无所事事间,夏甜甜便见一位雍容华贵浑身珠光宝气的美人儿踏足冷宫,前来探望她。

“铃……消息传达,用户请接收。此美女便是统领三宫六院的最高首领--当朝皇后乌兰氏,乌兰氏外表与世无争,待人亲善,手段玲珑,实则喜欢拉拢弱者,打击强者,以强壮自己的实力,稳固自己的地位。作为一个皇后,不能给帝王及臣子留下一个不能容人的印象。所以,乌兰氏为了确保自己的形象,可谓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种努力精神,值得褒奖。传送完毕。”

“皇后娘娘降临冷舍,玲珑诚惶诚恐。”夏甜甜矮身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

“妹妹,听说妹妹病体康复,本宫大喜过望。今日前来叙叙旧,希望妹妹能够打起精神,忘记以往的不愉快。”乌兰氏的声音抑扬顿挫,不愧为后宫之首。

相比之下,玲珑的美目之间,竟显过于稚嫩纯真,夏甜甜不止一次的翻看一下玲珑的处事之道,发现她喜怒总是写在脸上,城府极浅,并交友不慎却又过度交心,才给自己惹来深陷囹圄之灾。

自古以来,像这样不懂得左右逢源的人,仿似都没有什么作为。

可惜了,身处这个狼多肉少的皇宫,再弱的女人,也必须得让自己强大起来。

真真假假,笑里藏刀。表面上,姐妹情深,亲近的似乎掏心掏肺,实际上,其中这些玄机,只能骗得过苏玲珑这种白痴女主。

“皇后娘娘如此公务繁忙,竟还亲自前来探望玲珑这万罪之身,让玲珑情何以堪!”夏甜甜知道,其实这个玲珑,当初只不过是皇后亲选的一个秀女罢了,没有什么背景,若不是程昭仪得宠后飞扬拔扈,折了皇后乌兰氏的光环,乌兰氏哪有这么好心,亲自提拔玲珑侍寝。

玲珑一心只顾感恩,竟不懂圆滑变通,在她与程昭仪斗的两败俱伤时,主上的暴戾之性又起,便把她给禁足于冷宫了。

听说,主上依旧独宠程昭仪,偌大一个皇宫,竟无人可与之平分秋色。

也听说,近来尚有来自于异域的萨黎美人,正在悄悄掳获龙心,但是,消息来源的真实性还并未确定。

夏甜甜知道,有名无实的皇后,其实并不受主上临幸,相反,主上对皇后的过于尊敬谦让,更像是两国首领联谊之好时的貌合神离。

皇后心里的苦,或许只有她自己才懂。

不过,皇后倒也是个谦卑性格的,不然,怎么可能一口一个妹妹的叫着玲珑,按照玲珑的身份,怎敢和高高在上的皇后攀姐妹交情呢?这样看来,当初的苏玲珑选择对皇后忠心耿耿,也是有一定的道理蕴含在其中的。

“妹妹,本宫一直都在盼望着你能好起来,前几日,还听主上问过你的身体状况了。那群御医也都是没用的,竟然都说什么回天无力,现在想想,就更证实了他们的平庸。”乌兰氏的言语不急不躁,听不出什么感情色彩,她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仪表堂堂,这让夏甜甜忍不住心生敬畏。

“皇后娘娘,让您为玲珑费心了,玲珑实在是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夏甜甜低下了头,作羞愧状。

“妹妹且放心,本宫一定会想办法让妹妹恢复以往的恩宠。”皇后毕竟是皇后,虽然口口声声叫着妹妹,脸上,却是一副居高临下的冷漠。说起来,程昭仪这么多年一直备受宠幸,而来自于异域的黎萨黎美人也已经渐渐蒙受雨泽,自此,有了那二位的独受专宠,主上似乎都已经忘记了皇后的存在。若不是因为如此种种,位高权重的皇后娘娘,又怎么肯放段来到冷宫探望一个弃妃呢?

第002章 多谢恩典               

其实,夏甜甜还是有些受不了位于人下的卑微的,但是没有办法,谁叫她来到了这个尊卑分明的古代!

听说,古代的臣子,就算是被皇上降旨砍头都会诚惶诚恐的磕头谢恩。

“多谢皇后娘娘圣恩,玲珑定当犬马相报。”那是不可能滴……

夏甜甜在心里一百个不服气,就凭她,一代高材生,这个皇后的位置应该是非她莫属才对。

暗想一下,反正系统是让夏甜甜帮助苏玲珑赢得龙心,又没有透露允不允许夏甜甜利用苏玲珑的躯壳争得皇后的位置,那么,夏甜甜是不是应该尽力去争取呢?

不过,要这样做的话,又感觉这个乌兰氏也有点太可怜了,一辈子都得不到自己丈夫的心,还不能离开,只得日日隐忍度过。这种情景,要换成夏甜甜的话,夏甜甜宁可携巨款潜逃,重新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

算了,不在这里胡思乱想了,夏甜甜又端正了一下站姿。

“妹妹,本宫暂且回去,妹妹好生养着身体,切莫自暴自弃,本宫一定会替妹妹在主上面前美言的。”乌兰氏边慢条斯理的说着,边站起身形,早有一个侍女手疾眼快的向前搀扶着乌兰氏站稳。

“恭送皇后娘娘。”夏甜甜一刻都不敢马虎,她深施一礼,定定的像个木偶般,直到皇后出了门去,夏甜甜又卑躬屈膝的送至门口。

“主子,此刻,有了皇后娘娘的扶持,只怕主子用不了多久,便又可蒙受皇恩了,皇后娘娘果然是宅心仁厚的好主子啊……”雪儿感叹着。

甜甜不想表态,她自己也并不知道皇后娘娘真正的为人到底如何,这个世界,人都是自私的。

于是,如果只是有一些些的小自私,那就算做人之常情,可以适当的原谅,只要别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害人就好了。

夏甜甜突然发现,自从系统给她指出了她所做的种种缺德的行为之后,她,曾经自私自利的夏甜甜,似乎也开始有向善良去发展的迹象。

皇后果然没有食言,夏甜甜也不知道,皇后到底在当今主上面前做了什么美言,主上竟会真的移驾冷宫了。

夏甜甜求胜心切,为了早些完成系统交给她的任务,她竟一反平日的素面朝天,仔仔细细的为自己化妆了三个小时。

艾玛,当初缠着那位有妇之夫F男去照婚纱照时的感觉再一次如幻灯片一样重现,让夏甜甜止不住心生恶寒。

罪过,也许真是罪过。

夏甜甜其实开始也并没有对F男动心,可叹的是,自己当时已经沦为剩女级别,急着想嫁人生个宝宝,跟别人一样享受着天伦之乐。

于是,在F男的软磨硬泡下,甜甜那颗高傲的芳心终于阵地沦陷,投进了F男的怀抱。

接下来,甜甜发现,自己有了身孕,更狗血的是,医生告之夏甜甜,她,大龄剩女,第一胎只能保胎不能滑胎,不然,如果堕胎的话,将会引起终身不孕。于是,夏甜甜便开始实施向F男逼婚的计划。

夏甜甜也不是个善惹的,F男本想逃避责任,以失踪来对待此事。夏甜甜看清了F男的本来面目,却已经情难自禁。

唉,女人的初恋,足够回味一生的初恋,竟完完全全毁在了此一渣男手里!

夏甜甜请她最好的闺蜜出面,她的最好的闺蜜整天和一群小哥鬼混,果然是拳头好用,那群小哥施尽了威逼利诱法则,竟逼迫F男休妻弃子,打算和夏甜甜步入婚姻殿堂。

结果,夏甜甜的好事却被F男的前妻给搞得全面夭折,F男的老婆在经过了周密安排之下,携夏甜甜一起从十楼坠下,二人当场绝气身亡。

往事不堪回首,夏甜甜正在缱绻瑟索间,侍女雪儿却用她温婉的问候打断了夏甜甜的思考。

苏玲珑都疯了两三年,现在突然就好了,这让主上心下暗暗好奇,所以实际上,主上就是被好奇心给牵来的。

等到施完了礼,夏甜甜偷偷抬头去描几眼主上,却发现这个皇帝竟风流倜傥,长得甚是可人。

黄袍玉带给他平添了几分英武之气;他,脸庞华美如无瑕的白玉,却因冷漠的神情而让人不敢直视。

所以,夏甜甜只得赶紧又低下头,垂手心惊胆战的站在一边。

听说古代的皇帝半点都得罪不得,得罪了,便要把人的脑袋砍下来当球踢。夏甜甜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主上悠悠的品着茶,沉默了一阵之后,他冲太监宫女们挥挥手,示意他们都到外面去守着。

夏甜甜虽然博览恋爱史,并在感情的大道上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披荆斩棘勇往直前,可是,她以前遇到的却都是一些位于社会低层的小人物,个个俗不可耐,而今天,值得骄傲的是,坐在她面前的,竟是满目威严的一国之君。

“玲珑,数月不见,你倒是越长越秀气了。”主上有些震惊于玲珑的突然改变--原本暗淡无光的眼睛,此刻竟顾盼生辉;原本木讷的神情,此刻也已经红飞翠舞,笑意盈盈。

“主上过奖了,玲珑一介罪恶之身,容主上前来探望已是不胜感激。”夏甜甜规规矩矩的再次施了一礼--礼多人不怪嘛。

“玲珑,果如皇后所言,你的性子收敛了不少。”主上点点头,年轻英俊的脸上喜形于色。

这时,系统已经将一堆资料打进甜甜的脑电波,甜甜粗略的记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曾经的玲珑乃是愤青系列的,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人,太过耿直,刚久必断,正如水,太过清澈,即养不得鱼。

甜甜很欣赏玲珑的刚正不阿,但是,在人吃人的职场打拼了许多年,她已经深深体会,做人,想要立足于天地间,就必须八面玲珑、两面三刀。

“以前都是玲珑不懂事,惹得主上操心了。”甜甜恭恭敬敬的矮着身形,低低地回答着。

“既然你已有悔过之意,那么,朕允许你回到皇后宫中,继续陪伴皇后左右。”主上心情大好,他说着话站起了身,不再理睬夏甜甜,而是迈着四方步,踱出了冷宫。

奇怪了,主上前来,竟然不是想要临幸苏玲珑?世界上最伤自尊的事莫过于此!

夏甜甜很是受伤,她默默百度着各种诱敌之计,终于决定先学最简单的--常把有意做无意,欲擒故纵心勿急。阿谀奉承需火候,风格变幻莫迟疑。

特别是在皇宫里,这个万人争宠的地方,这里,容不下端庄,容不下冰清玉洁。

总要有一些傲娇,有一些风情,有一些做作……

练习气质是一个挺累人的活儿,甜甜都有了种挥汗如雨的感觉。

不得不认真夸夸我们这位心怀鬼胎的腹黑女主夏甜甜,竟在皇后面前演尽了乖巧懂事的把戏,嘿嘿。

不过,皇后也是在戏中演绎着自己不得已要演的角色。因为,皇后的存在仿佛已被主上抹煞,而皇后,却还要装出一副一将统四方的霸气和宅心仁厚的表率。

皇后知道,以她的名义邀请主上来阿璃宫,会显得她自己太轻浮,所以,在想念主上时,她都会让人把甜甜细心打扮一番,以甜甜的名义让奴婢们去请主上。

甜甜这是第一次实施系统交给她的任务,她的心情,其实是格外激动加冲动。

为了更快完成任务,甜甜都想毫不犹豫的将主上给扑倒。

——想来,后宫佳丽三千,光有地位的嫔妃都多的了不得,竞争惨烈,其实,甜甜有些自卑的。像她这样的小透明,扔进人堆里就像一滴水滴进了大海,瞬间便会被湮没到无影无踪。

“玲珑拜见主上,主上万岁万万岁。”甜甜见主上果然不负众望,大驾光临了皇后的阿璃宫,并在皇后的精心服侍下,悠闲的用着晚膳。皇后向躲在门外的甜甜使一个眼色,那意思就是让甜甜赶紧见缝插针,献上万千谄媚。

甜甜虽然急功近利,但是,她的化妆还是属于淡淡得体一类型,因为,她不怎么喜欢浓妆。

说起来,甜甜知道今天要执行任务,便彻夜难眠,照照镜子,总感觉苏玲珑这张脸有些太过普通。

甜甜开启了美图秀秀功能,把那双不算大的眼睛放的大一些,再把睫毛弄得浓密一些,脸型缩小一些。

这工作,做起来蛮麻烦的,但是总算有些成绩。

凌晨,甜甜累了终于睡去。

而早起时,再对着镜子看看自己这张脸——哇塞!好有感觉哦!

书规正传,此时,甜甜悠悠的上前施礼,主上却只是闲闲的撇了一眼,然后不痛不痒的说了声“起来吧。”便依旧把目光转向皇后,再也不理夏甜甜。

其实,主上在心里已经咯噔的响了一下,‘惊艳’的视觉体验却被主上适时的扼杀在萌芽状态,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而甜甜,她看到主上爱理不理的神情,差点就气炸了肺腑,她怀疑,以前的苏玲珑到底有没有被宠幸过,是不是其中另有隐情呢?

甜甜再也按捺不住焦躁之意,她干脆从随身空间中找出惑心术,暗自调动了起来。

哼!老娘不要再按常理出牌了,先来惑术把生米煮熟了再说!

第003章 略施小计               

去他娘的真心真意,老娘的耐性是有限度的!

甜甜的惑心术施展的火候慢慢成熟,氤氲的气息围着主上蔓延升腾。

果然,一切有效,主上竟转回了头,瞳孔渐渐染上红色,目光变得呆滞起来。

终于,主上慢慢转过了头,神情呆滞的看向夏甜甜,眸光中,泛起了红晕。

甜甜心下暗自叫好,若不是现在还需要继续伪装,她真恨不得欢呼雀跃起来。

“主上,请您喝杯茶。”甜甜温柔的上前,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凑到主上唇边。

主上果然乖乖就范,毫无异议的啜了一口茶。

皇后不知夏甜甜施了诡计,还以为,主上是真的已经回心转意。

为了分散程昭仪和黎美人的独断专宠,皇后这个可怜的女人,也只能亲手将主上推到了甜甜的身边。

皇后——她有多么爱主上啊,很爱很爱。

可是,有些爱,爱到心力交瘁都换不来爱人的心,便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子女身上。

皇后要一步一步耐着性子,先打垮了那二位妃子的势力,再也不会容得任何人博得主上的爱慕。等多年以后,皇后的小皇子渐渐长大,皇后会亲手把他扶上天子的宝座。

其实,皇后从一开始,就没瞧得起苏玲珑的存在。人,都是讲究地位的,像苏玲珑这样卑微的出身,永远不会有出头之日,永远不会像那两位妃子那样,一旦受宠,便会无法无天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把甜甜唤醒,她再一次郑重的告诉自己,她,名字--苏玲珑,籍贯--古代人,身份,主上的冷门妃子。

玲珑先练习了几遍柔媚的笑意和娉婷如涟漪的步伐,方才轻轻将主上唤醒。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主上竟似全然看不到玲珑的阿娜多姿与儒雅,而是微怒着低吼道。

伤心--心都碎了,为什么梦醒后,主上还是如此冷漠呢?

难道,是主上根本就不喜欢玲珑这种类型?难道,一开始玲珑受宠的传闻全是假象?

“主上,”玲珑慌忙跪倒在地毯上,因为委屈,声音颤抖着,“惹主上这么讨厌,是玲珑的罪过,玲珑情愿还回到冷宫,终身受禁,还请主上息怒。”

第一次受人如此冷落如此厌恶,玲珑的自尊心匍匐了一地……

“没那个必要,你以后,继续留在皇后身边侍奉与她。最好,不要再在朕面前转悠。不管你怎样弥补,朕都永远不会原谅你,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主上冷着脸喊了声“起驾”,便见苏公公疾步从外面走进来,扶住主上走出房门,又在一行侍卫和太监们的保护下,浩浩荡荡而去。

屋里,只留下伤心欲绝的玲珑,满腔热血全部化作了云烟,玲珑无助地瘫坐在了地上,哭出声来。

本来以为手到擒来,本来以为,凡人肯定抵不过灵鬼魅的诱惑,但是,为什么一切都不是心中所想的那样呢?到底哪里出错了?

“嘀嘀,嘀嘀……”

“给我听好了,老娘不干了!”甜甜气呼呼的向系统发出了信号。

“嘀嘀……万事开头难,这个世上有很容易就会成功的事吗?要学会忍辱,忍辱才能负重,懂吗?”系统很快回复。

“老娘忍够了,那个死皇帝很变态的。”甜甜快要抓狂了。

嘀……资料刷新中……

“苏玲珑,某月某日某一天,让御医蓝图为其治病,因蓝图和苏玲珑是青梅竹马指腹为婚的一对恋人,苏玲珑被选入宫后,蓝图便为了玲珑而进宫做了御医。”

“哦?那么,苏玲珑其实不喜欢主上喽?”甜甜一下子来了精神,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么一段罗曼史呢,行,有得看头。

“古人更重忠义孝,所以,玲珑虽然一开始如若跌进了人生的低谷,但是后来,她已经想通,已经习惯了真心服侍主上。”系统继续传输着消息。

“既然如此,蓝图的出现根本就引不起什么故事。”甜甜撇撇嘴,感觉这资料应该没必要继续查下去。

“嘀嘀,嘀嘀……”

“给我听好了,老娘不干了!”甜甜气呼呼的向系统发出了信号。

“嘀嘀……万事开头难,这个世上有很容易就会成功的事吗?要学会忍辱,忍辱才能负重,懂吗?”系统很快回复。

“老娘忍够了,那个死皇帝很变态的。”甜甜快要抓狂了。

嘀……资料刷新中……

“苏玲珑,某月某日某一天,让御医蓝图为其治病,因蓝图和苏玲珑是青梅竹马指腹为婚的一对恋人,苏玲珑被选入宫后,蓝图便为了玲珑而进宫做了御医。”

“哦?那么,苏玲珑其实不喜欢主上喽?”甜甜一下子来了精神,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么一段罗曼史呢,行,有得看头。

“古人更重忠义孝,所以,玲珑虽然一开始如若跌进了人生的低谷,但是后来,她已经想通,已经习惯了真心服侍主上。”系统继续传输着消息。

“既然如此,蓝图的出现根本就引不起什么故事。”甜甜撇撇嘴,感觉这资料应该没必要继续查下去。

“人言可畏。苏玲珑常唤蓝图为她看病,这让别有用心的程昭仪发现,程昭仪便设计在主上面前拆穿了苏玲珑和蓝图的关系,并诬陷他们有苟且之行为。主上大发雷霆之怒,却不愿将此事声张开来,便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诛杀了蓝图。于是,引起了玲珑的抵触心里,玲珑从此拒绝侍寝,而程昭仪又趁热打铁,她明明是体质问题引发的小产,却把罪责推到了玲珑身上。玲珑多次承受打击,竟一气之下自揽全部罪过,承认了和蓝图的暧昧关系也违心的认下了谋害小皇子的滔天大罪。”资料继续以妙速刷新着。

“苏玲珑神经有问题吗?不是她做的,为什么要认罪呢?”甜甜忍不住咆哮起来。她最受不了好人受人诬陷的事发生,特别受不了。

“主上的难以信任和蓝图的冤死都成了玲珑致命的伤,她的心已死,所以,便自甘堕落了起来。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变得精神恍惚,而被关进冷宫之后,病情再一次加重,直到现在,她的主意识依旧放弃了主宰身体的权力,整个人萎靡至极。”

“可恨,实在太可恨了!”甜甜咬着牙恨恨的叫着。

“嘀嘀……资料搜索完毕,请用户做出最后选择。”

“我选择继续进行下一步任务。”不为升级,只为帮玲珑出一口恶气!

春天,本来是属于含蓄的季节,含蓄的花朵,含蓄的阳光。

可是,唯独风刮过时,动不动就要疯狂一回。

玲珑也很是含蓄,含蓄的穿着打扮,含蓄的面部表情。只是这种含蓄,让她从内而外所流露出来的妩媚不减反增。

纤细的玉指随意撩拨一下鬓角的发丝,瘦瘦的袖口低垂,腕上的穿珠翡翠玉镯点缀着白皙若凝脂的皮肤。

步履姗姗,不缓不急,看似凡事无心,实际上,玲珑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眼神都经过了精心塑造。

皇后乌兰氏还是会请主上前来一叙,这俩人,更加含蓄。乌兰氏想要接近主上却非要顾及颜面而故意用玲珑打幌子;而主上呢,表面上是来探望乌兰氏,实际上,他的好奇心却一直停留在玲珑那里。

主上嘴上硬的真够可以,每次看到玲珑出现,都会摆出一副厌恶的模样,问其内心,却还是想多看玲珑一眼。

“玲珑……”主上见玲珑果然如他所言,每次都离他特别远,不敢靠近,他就又觉得别扭了起来,他唤了玲珑一声。

“是,玲珑参见主上,主上有什么事请吩咐。”玲珑在心底冷哼一声,表面上,却是一副乖乖女的模样,她优雅的施礼道。

“今晚,你……侍寝。”主上撩了撩眼皮,眼波透出似笑非笑的诡异。他,虽然不愿意靠近玲珑,但是,也不愿意看到玲珑在见不到他时,不但不觉得失落,还淡定从容悠悠洒洒,仿佛一切,都可以从此置之度外的模样。

“我?……”玲珑依旧长跪不起,她惊愕的指了指自己,有些难以置信。

“没错,好好收拾一下吧,今晚,朕在坤华宫等你。”主上面无表情的说着,说完,便在大内总管及众位太监的陪同下,浩浩荡荡而去,只留下一脸愕然的玲珑和还未回过神来的皇后。

“玲珑,今晚,好好侍奉主上,以后,你东山再起之时,可别忘了本宫对你的提携之情哦。”皇后的眼中先是闪过一丝狠戾之色,而后,便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恢复了她一贯柔和的习性。

“皇后娘娘对玲珑的好,玲珑会铭记在心的。”玲珑不介意殷勤的卖卖嘴皮。

不过,玲珑细品之下,总觉得有些事有些不对头,但又想不明白哪里不对。

就拿主上来说,他不是对玲珑讨厌之极吗?怎么就会突然宣玲珑侍寝了呢?

玲珑誓要把自己打造成波澜不惊的性格,所以,她努力按下自己的好奇心,决定在今晚,一探究竟。

什么都没有按照宫廷习俗,今晚,玲珑在主上的贴身太监的迎接下,徒步走进了坤华宫。

主上着一身灿黄的便衣,便衣上,竟也不离龙游图案。


篇幅受限,后续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继续观看~



更多活动信息,更多好书推荐

尽请关注九阅官方微信:19楼小说(best_read)

乖,扫一下~o(*≧▽≦)ツ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