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与《葛稚川移居图》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22 15:46:39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南粤古驿道


“葛洪与中医药文化遗产线路”是我省正在重点策划的八条南粤古驿道文化之旅主题线路之一。在今年南粤古驿道“天翼高清杯”定向大赛惠州罗浮山站开跑之前,惠州市就举行了以“寻找葛洪足迹”为主题的徒步活动,以纪念这位东晋道教学者、著名炼丹家、医药学家。除了在化学、医药领域作出的巨大贡献,葛洪归隐山林、守常抱朴的思想也对后世士大夫的观念有很大影响。因此葛洪修仙问道的故事也成为了后世画家乐此不疲的题材。在众多与葛洪有关的画作中,最为著名的就是清代王蒙的《葛稚川移居图》。这幅传世名作到底有何魅力,今天就通过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朱万章的这篇随笔来一起感受吧。


图为《葛稚川移居图》


“葛稚川移居图”是中国传统绘画中一个长盛不衰的绘画母题,至少从宋代开始,便有画家将这一主题引入绘画中。葛洪(284—364)是晋代有名的道教学者和医药学家,字稚川,自号抱朴子,丹阳郡(今江苏句容)人。据《晋书》记载,他以儒学知名,“尤好神仙道养之法”,“博闻深洽,江左绝伦。著述篇章富于班马,又精辨玄迹,析理入微”,因立军功,被封以高官,但“以年老,欲炼丹以祈遐寿”1为由辞去不就。后来听说交阯(今越南)盛产炼丹用的丹砂,遂要求派去做“句漏令”,得到首肯后,他便携妻儿千里迢迢赴任。到达广州时,因刺史邓岳极力挽留,就有到附近罗浮山隐居的想法,于是便有移居罗浮山之举。葛洪在罗浮山度过了人生的最后岁月,留下了代表名著《抱朴子》。在宋代院体画家中,就有不少人画过这一故事。现存的诸本《葛稚川移居图》中,以王蒙的《葛稚川移居图》年代最早,艺术水准最为精湛。在此之后的明清两代,这一主题的绘画创作都或多或少受其影响。


图为《葛稚川移居图》局部


图为《葛稚川移居图》局部


一老者牵着牛、牛背上坐着妇人与小孩,其后跟随两女婢。一人肩扛竹竿在树林中若隐若现,一人左手持扇紧随其侧。老者前一书童肩背古琴阔步向前。


图为《葛稚川移居图》局部


一高士左手持羽扇,捻着胡须,右手牵鹿,行走在小桥上,回顾其后的妻儿老小,而鹿驮着葫芦、经卷。


图为《葛稚川移居图》局部


前有一仆,身背竹篓,中有一鸡伸出头来。


图为《葛稚川移居图》局部


前方两书童席地而坐,一童旁有肩挑之书画经卷和杂什,一童旁有葫芦等杂件。半山处,一书童手持木杆、杆上悬挂一葫芦,立于路中央,作迎接状。


图为《葛稚川移居图》局部


山顶茅屋前,一书童双手抱于前胸,站在篱笆门侧恭迎,另一书童立于茅屋中,向前方作远眺状。山间鲜花盛开,草木葱郁,且山重水复,曲径通幽。


这便是元代画家王蒙在《葛稚川移居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2中刻划的情景,图中的高士就是葛洪,这座在绘画史上屡次被描绘的名山便是位于广东博罗县的罗浮山。


王蒙(1308—1385)是元代山水画家,字叔明,号黄鹤山樵,浙江湖州人,与黄公望、倪瓒、吴镇并称“元四家”,为书画家赵孟頫(1254—1322)外甥。这件《葛稚川移居图》被认为是王蒙的代表作之一。


在王蒙的艺术生涯中,他并没有到过罗浮山的记录。所以在画中,他是将传说中葛洪移居的故事加上意象山水相融合,表现岭南地区山水郁郁葱葱、枝繁叶茂的景象。图中作者将青绿、花青、红色、曙红以及浅绛、焦墨等交互使用,形成岭南地区特有的山水风貌。在王蒙传世的画作中,该图较为特出:错落的红叶绿树遍布于山间,山势蜿蜒,嶙峋起伏,将罗浮山幽深、险峻与宁静的氛围烘托出来,是乃因避乱而移居、远离尘嚣的出世者心仪之地。


王蒙在画中自题曰:“葛稚川移居图,蒙昔年与日章画此图,已数年矣。今重观之,始题其上,王叔明识”,钤朱文方印“叔明”,另一印则漫漶不清。题识虽并未注明年款,但从内容及画风看,当为王蒙早年所作,反映其早期画风。


图为《葛稚川移居图》局部


画中以披麻皴画山石,间以解索皴和折带皴相补充,所写飞瀑流泉、崇山峻岭与满山树木相映成趣,使人物的颠沛流离与环境的清幽形成鲜明对比,相得益彰,其绘画主题得以凸显。


图为《葛稚川移居图》局部


画中鹿背上所驼的葫芦与鹿本身有“福禄寿”之意,是画家将吉祥文化植入画中的常见做法。


王蒙的其他作品如《夏日山居图》、《夏山高隐图》(均藏故宫博物院)等代表作都旨在描写山水的雄伟与秀美,唯独《葛稚川移居图》是将人与自然的和谐交相融合,是道家思想所提倡的“天人合一”理念的折射。至于现代画家惠孝同(1902—1979)认为其“画中的人物和走兽,画的尚不够成熟,主次不分,形象也欠生动;款字也写得弱了一些,这是这幅作品美中不足之处”3,显然是苛责了。作为一个以山水见长的画家,王蒙在画中表现出的艺术技巧实非寻常画家所能及。


作为王蒙作品中的精品佳构,《葛稚川移居图》历经元明清以来诸家鉴藏,流传有序,其印鉴与书画著录均清晰地再现其传播与鉴藏的历程。画中的鉴藏印有:朱文方印“怡亲王宝”、“孙煜峰”、“大王主人珍玩”、“虚斋祕玩”、“莱臣审藏真迹”、“弘一斋”、朱文圆印“安”、白文方印“子孙永保”、“子京所藏”、“仪周鉴赏”、“虚斋审定”、“孙煜峰印”、朱文长方印“虚斋之清品”、“潞河张翼藏书画记”、“明善堂珍藏书画印记”、白文长方印“项墨林鉴赏印”、朱文椭圆印“寄敖”,另有右下侧“圣”字上方一白文长方印模糊不可辨。据此可知,该画曾经明代项元汴(1525—1590)、清代安岐(1683—?)、怡亲王、晚清张翼(燕谋)、庞莱臣(1864—1949)及现代孙煜峰(1901—1967)等人递藏。


在明清以降的书画著录中,这件《葛稚川移居图》也多次被提及。明代书画鉴藏家安岐在《墨缘汇观》中著录:“纸本,中挂幅,着色,山水,为日章作”4,另一书画鉴藏家郁逢庆的《郁氏书画题跋记》在著录王蒙的题识之后,描述其绘画云:“此图稚川执杖,左携一鹿,后老妻骑牛抱一小儿,二童随之,重山复岭,秀润之笔,非寻常恅草之比”5,图中实为“右携一鹿”,当为误记。


郁氏对此画的风格给予肯定,称其为“秀润之笔”。而与郁逢庆大致同时的汪珂玉(1587—?)在其《珊瑚网》中也著录该图的题识,连描述的语句也与郁氏近乎一致,仅“恅草”变为“潦草”6,所以有论者经考订,认为汪珂玉《珊瑚网》有袭录郁逢庆《郁氏书画题跋记》的嫌疑7,是很有道理的。但因汪氏《珊瑚网》的影响要比《郁氏书画题跋记》大得多,反而促进了《郁氏书画题跋记》中所著录书画的二次传播,《葛稚川移居图》即是其例。


卞永誉(1645—1712)的《式古堂书画汇考》也著录《稚川移居图并识》,除实录王蒙题识外,并引用汪氏《珊瑚网》评语8,这算是对郁氏评述王蒙《葛稚川移居图》的再次传播了,可谓是书画鉴藏史上一件无奈又极富趣味的事。晚清时期,李葆恂(1859—1915)的《无益有益斋读画诗》也提及王蒙的《葛稚川移居图直幅》9。其后的书画鉴藏家庞莱臣在其《虚斋名画续录》中也著录此画,除实录王蒙的题识外,他对画作本身也作了描述:“纸本,高四尺三寸七分,阔一尺八寸三分,设色山水人物,稚川手执羽扇携鹿度桥,前导有负筐篮者,有歇担山坡者,后一妇抱小孩骑牛,一仆牵之而行,其余男女僮仆负物随从,山上茅屋数间,位置井井,屋前及山半有童子作迎眺状,重山复岭,碧树丹柯,秀润缜密,实为希有之真迹。左下角楷书一圣字,系项子京编字记号,另草书小押,其文莫辨题款前六字篆书”10,这是现在所见此画入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之前最晚的书画著录。


事实上,王蒙并非仅作过这一件《葛稚川移居图》,在顾文彬(1811—1889)的《过云楼书画记》中记载顾氏曾收藏一件《黄鹤山樵稚川移居图》,作者这样描绘:“通幅用焦墨,间设浅赭色。峰峦迥互,楼阁参差;一丫髻童立庭除,供汛扫之役,坡下苍头奴担胡卢书剑前导,一婢抱琴踵其后,一童负囊曳牛,稚川绛衣坐其上,手一卷读,妇与两儿,一草角儿,抱鸟圆并跨牯上,一仆左牵之,右又牵一羊;一婢肩竹竿提鸡笼,次第前行”11很显然,这是一幅以墨笔为主,间杂浅赭色的山水画,构图及画中人物造型与上述《葛稚川移居图》也大相径庭。


在这幅画中,画中主角葛洪坐于牛背之上,其他人物也各有不同,且画面中多出一只羊。上述《葛稚川移居图》中有十人,而该《黄鹤山樵稚川移居图》则至少有十一人。该画题识:“香光居士王蒙写”,上方尚有倪瓒、陆居仁、陈则、韩性、陶复初、钱岳及蒙城乐远题跋。在该书中,作者也提及郁逢庆《书画题跋记》中所著录之上述《葛稚川移居图》,并再引述《六研斋三笔》提及王蒙的第三件《葛稚川移居图》:“余于项氏见。阔幅悬轴,绢素沈厚,布置雄伟……翁媪骑乘一牸、一牯……婢仆四五人,蓬头赤脚,不施严饰,一力奋而前驱,意皆望莽苍进发,盖移居在途景”12,据此可知这是描绘葛洪前往罗浮山途中的情形。画作为绢本,葛稚川和妇孺皆坐于牛背之上,画中有一雄一雌两牛,婢仆四五人,大致七八人左右。在该书中,顾氏称王蒙“作《稚川移居图》甚多,惜未能一一对勘耳”13


此外,在《佩文斋书画谱》中也著录一件王蒙的《葛仙翁移居图》:“钱塘王孝廉藏王叔明纸画《葛仙翁移居图》,长一丈二尺,阔几二尺,上有袁清容题,今在檇李项元汴”14,这是一幅纸本山水画,但上有袁清容题跋,与上述三件作品均相异,故应是王蒙的第四件《葛稚川移居图》了。另在《佩文斋书画谱》中尚著录一件“葛稚川移居图”,文字极为简略,仅有“王叔明隶书图上”15数字,故无法判定是否为以上四件之一,抑或另有他作,姑妄存此备考。


在王蒙之后,尚有明代画家尤求、丁云鹏、郑重及清初胡慥、萧晨等人的《葛稚川移居图》行世,使这一绘画主题传承有序,经久不衰。


尤求的《葛稚川移居图》(大英博物馆藏)16为一画卷,写葛洪骑于毛驴之上,扬鞭抖缰,后有一壮汉挑筐行于桥上,筐中有宝剑、葫芦、茶壶、锅碗、斗笠等,另有一书童肩背古琴紧随驴后,前有两书童作先导,一人背着八仙桌,一人挑着葫芦、书籍、铜壶等什物。


所写山水为近景,用白描之法,与王蒙画中所用的高远和深远之法大为迥异。作者款识曰:“长洲尤求制”,钤朱文方印“凤丘”和白文方印“长洲尤求”。其题笺为:“明尤子求游旅图逸品。千卷楼主人了酓氏藏”,鉴藏印有:朱文方印“一贯轩长物”、“君子乃乐”、“了酓藏过”和朱文币形印“金匮宝藏陈氏仁涛”。拖尾有近人吴湖帆(1894—1968)题跋:“《葛稚川移居图》出自宋人院本,元钱玉潭、王叔明俱有之,此卷盖马钦山本也。笔精墨意,不在宋人下。余近得子求画《相如属赋图》,与此彷佛,皆子求得意笔也。庚午十月,访镜波兄于月波楼,翦灯夜话,出此共赏,同观者陈君子清。吴湖帆题”,概述《葛稚川移居图》的源流,并言钱玉潭(钱选)、王叔明(王蒙),称此卷乃仿马钦山本。“马钦山”即南宋画家马远。此画与王蒙之作最大的不同在于,描绘的只是截取葛洪等一行五人匆忙赶路的情景,对罗浮山的风貌则较少渲染。


丁云鹏的《葛洪移居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描写的是崇山峻岭中,葛洪骑牛行于桥上,后有一羊及挑着古琴、经卷的书童紧随,前方右侧一妇人怀抱小孩骑牛,一人牵着缰绳回顾中,左侧则有一书童跟随其后,画中共六人。该画与王蒙之作较为接近,尤其是桥的造型与王蒙之笔如出一辙,应当是有所本。所写远景为飞瀑和茅屋,山石陡峭,有小斧劈皴痕迹。作者并无款识,仅钤白文方印“丁云鹏印”和朱文方印“南羽”。此图曾经《石渠宝笈三编·延春阁》著录17,有嘉庆、宣统等鉴藏印多枚。此画是明清时期所见《葛稚川移居图》中与王蒙之作最为接近者。


郑重《仿王蒙葛洪移居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中自题曰:“葛仙翁移居图,壬子初夏仿黄鹤山樵笔,郑重”,“黄鹤山樵”即王蒙。画中在山脚溪流左侧,一妇人怀抱小孩与葛洪各骑一牛,前面各有一书童执引,一书童担着家具物什,一书童手捧一鹅,肩背葫芦,画中另有一羊与二犬随行。山上茂林修竹,亭台楼阁,在纵深处山路蜿蜒,飞流直下,峭壁林立,云雾缭绕,一派远离尘嚣的仙境之象。从画面构图看,与上述王蒙的《葛稚川移居图》并不接近,但极有可能源自目前已失传的、《佩文斋书画谱》中著录的王蒙《葛仙翁移居图》。此图著录于《石渠宝笈续编·乾清宫》18,有乾隆、嘉庆、宣统等三朝帝王藏印。此画也和丁云鹏《葛洪移居图》一样,与王蒙画风最为接近。


胡慥《葛洪移居图》扇页(北京故宫博物院藏)19描绘的是葛洪骑于牛背上在前方引导,不时回顾四盼,后有一人拉车跟随,车上各种杂货累积,妻儿坐于山石后的另一辆车上,一人在后推行,另有一脚夫挑担随侍车侧。因扇面乃咫尺之属,故作者描写的场景乃截取其中一段,并无崇山峻岭,但从溪山行旅中,可以想见路遥山深。作者题识曰:“葛仙翁移居图,癸巳秋七月画为大宗老社长,胡慥”,钤朱文长方印“胡慥”。“癸巳”乃清顺治十年(1653年)。


萧晨《葛洪移居图》(广东省博物馆藏)20描写在深山古松下,葛洪右手执杖,头略望后倾,站立于山石旁,其妻手执纨扇立于后侧,一白发老妇(或为葛洪之母)双手合十,面朝葛洪夫妇;前方两书童整理包裹行囊,另有两童抬着桶(或为其他什物)拾阶而上,一牛歇息于坡脚。很明显,这是葛洪在移居途中稍事休整的场景,与其他同类主题的构思略有不同。作者题识曰:“丹砂勾漏得还无,女伴追随有鲍姑。更欲移家向何处,夜深门闲独看炉。癸亥春日写图为□□道翁并题博正,兰陵醉客萧晨”,其中“丹砂”和“勾漏”(句漏)都是和葛洪有关的用典。


当然,在行世的所有作品中,应该还有不少《葛稚川移居图》画作。从这些作品不难看出,在元代王蒙之后,葛稚川移居的故事最为文人雅士所喜爱。在这个故事里,既寄托了避世而遁入罗浮的出世之想,罗浮山因而也就成为文人向往的精神家园,同时,以此为母题的艺术创作,是对王蒙以来绘画技法的一脉相承,是传统山水画嬗变与演进的重要表现形式。因此,我们探讨以王蒙为代表的《葛稚川移居图》,其意义显然已超越其绘画本身。


——2017年8月3日于京城景山小筑之梧轩



(作者:朱万章,系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



注释

1、唐·房玄龄等撰《晋书》卷七十二,1910—1913页,中华书局,1974年。

2、《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元代绘画》,90页,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2005年。

3、惠孝同《王蒙的<葛稚川移居图>》,《美术》1961年1期。

4、安岐《墨缘汇观录》卷四,245页,天津市古籍书店,1993年。

5、郁逢庆《郁氏书画题跋记》卷六,622页,《中国书画全书》第四册,上海书画出版社,2000年。

6、汪珂玉《珊瑚网》卷十一,976页,成都古籍书店,1985年。

7、韩进、朱春峰《<珊瑚网>袭录郁逢庆<书画题跋记>考——兼及明代公共编目人的著述困境》,《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2期。

8、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卷二一,1936页,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年。

9、李葆恂《无益有益斋读画诗》卷下,9页,義州李放,1916年,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本。

10、《虚斋名画续录》卷一,《中国书画全书》第十二册,636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00年。

11、顾文彬《过云楼书画记》卷六,67页,江苏古籍出版社,1999年。

12、顾文彬《过云楼书画记》卷第二,画类二,90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

13、顾文彬《过云楼书画记》卷第二,画类二,90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

14、王原祁等纂辑《佩文斋书画谱》卷九九,4669页,文物出版社,2013年。

15、王原祁等纂辑《佩文斋书画谱》卷一百,4707页,文物出版社,2013年。

16、《海外藏中国文物精粹·大英博物馆卷》,安徽美术出版社即将出版。

17、《故宫书画图录》(八),353页,台北故宫博物院,1991年。

18、《故宫书画图录》(九),189页,台北故宫博物院,1992年。

19、《中国绘画全集(二十二)》,30页,文物出版社、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00年。

20、《名家翰墨42·广东省博物馆藏清画特集》,90页,香港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1993年。




(《王蒙与《葛稚川移居图》》由中国南粤古驿道网为您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未注明来源者,不得转载或镜像。)



一键关注南粤古驿道,发现新世界

内容由驿道君编制,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中国南粤古驿道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