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鸽共舞70年(连载)鸽子归巢性之谜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10 17:04:04


        
        有很多动物都拥有回到诞生或成长的地方的能力。  

        像是在大海成长的鲑鱼和鳟鱼等等,在第三年或第四年时仍然不会忘记从卵孵化后成长的河川而回游的现象;抓住在庭院中鸣叫的青蛙后,在稍远一点的地方放生,隔两三天后仍然会跑回庭院继续鸣叫;将家鸭放到稍远处后仍然平安无事地回家的故事;而在美国也有将在科罗拉多山上找到的乌龟带回家,在甲壳上用小刀作记号后饲养,某天乌龟突然消失了,来年乌龟神奇地出现在科罗拉多山上同一处的报导。  

        至于雁和鹤、天鹅等则每年都会回到同一座湖,而燕子每年都会回到同一个地方筑巢的事更是家喻户晓,大家都认为这是动物的本能,但有一位叫做罗安的人认为鸟类的迁徙现象是一种生理现象,他在冬季时以人工操作候鸟的生殖能力后,发现迁徙的现象消失了,故证明了此说。

        那么,信鸽为什么可以从远方归来呢?  

        过去关于鸽子的归巢性,有以眼睛辨识而归返的视力说,也有在被运到远方时将行进路线牢牢记住而归返的反向行进说,还有使用电波等的说法。  

        距今三十年前有个新闻,是一篇关于在德国有人使用无线电标杆使候鸟混乱,导致候鸟往错误方向飞走的报告,此电波说也是从以前就有人支持的说法。




伊格雷教授的磁力说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伊格雷教授,受到通讯队的委托,在大学建立了移动鸽舍,他将训练过的鸽子的双翅上加上小小的铜板后放飞,鸽子和平常一样回到了鸽舍,接着他将相同大小的磁铁加在双翅上后放飞,结果一羽也没有回来,于是伊格雷发现了鸽子的归巢可能和地球的磁力有关系。  

        伊格雷认为如果鸽子拥有和船上罗盘相同的能力,且能感应到地球的自转,那么就和只需要罗盘和地图就能自由在大海中移动到目的地的船一样。  

        于是伊格雷开始调查在美国本土是否有两个磁力线和纬线所形成的角度一致的地方,结果他幸运地在内布拉斯加发现和宾夕法尼亚大学鸽舍位置角度相同的地方。  

        伊格雷将整个鸽舍维持原状地搬到内布拉斯加,将鸽子在未经训练的情况下,从宾夕法尼亚州和内布拉斯加州之间靠近内布拉斯加的位置放鸽。  

        结果显示,虽然鸽子是在宾夕法尼亚州接受训练,却飞回从未到过的内布拉斯加鸽舍,于是伊格雷便能以此说解释鸟类的迁徙现象,并且还说该作用的器官是眼睛内侧的视神经末端。  

        如果此说是正确的,那么当太阳黑子变大及地震后等会发生磁力风暴的时候,鸽子的归返率会降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鸽子曾经是候鸟的假说 

        此说的根据为旅鸽(PassengerPigeon)。此种野鸽虽然在距今八十年前已从地球上消失,现在并不存在,但是在当时,这些旅鸽夏天会在北美的密执安州繁殖,并在冬天迁往南美洲。  

        除此之外,北美还栖息着一种叫做斑尾鸽的野鸽,此种野鸽夏天在奥勒冈州和华盛顿州繁殖,冬天则迁徙到加利福尼亚州。  

        昭和二十八年十月二十日,从午后五时四十五分到六时,我在日本电视放送协会所播放的「我的动物记」中,对于鸽子为何会归返曾有过解说,翌年的昭和二十九年九月四日,我也受到NHK的委托,在节目上解说赛鸽。  

        这些解说以赛鸽的归巢性为主,得到的评价意外地好,因此获得了NHK的许可,将其内容一字不漏地转到协会的机构刊物「鸠」上,当时我带了一羽黑斑雄鸽一起进到摄影棚内,将鸽子放在笼子上后开始解说。  

        虽然当时我觉得如果这羽鸽子受到惊吓而在宽广的摄影棚内到处乱飞,一定会造成大麻烦,但是我信赖〝坦克〞(这羽鸽子的昵称)的胆量,将〝坦克〞放置在笼子上后做了整整二十分钟的解说。〝坦克〞是一羽昭和二十六年生,从三宅岛归返的既优秀又可爱的鸽子。




鸽子与和平  

        从以前鸽子就被视为是和平的象征。尤其是白鸽,更是作为其代表而受到人类的宠爱。

        据说人类是在四百万到五百万年前诞生在地球上的,当人类还像野兽般生活的时代,在女性怀孕、生产、养育小孩时需要用到的洞窟中,就已经住着野鸽了。  

        人类的母子在不知不觉间和野鸽变得亲密,那对鸽子进行人工配种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为地配出白色羽毛的鸽子也是很合理的,白鸽有红色的圆眼睛,嘴喙和脚,牠纯白的羽毛和可爱的样子让人不得不想象为其是否为神的使者。  

        当时的人们会将勇敢且美丽的女性视为鸽子的化身并作为女神而尊敬着。他们在女神的神殿中饲养白色的鸽子,人们将鸽子认为是女神的使者而珍视,这些白鸽在美索不达米亚地区被广泛饲养,作为和平使者受到宠爱,后来被作为信鸽使用。  

        古代在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居民各自崇拜着自己的神,在他们形成集团之后仍然信仰原来的神,直到集团发展为都市之后继续信仰,因此当地的神祇数目有数百个之多,当时信仰最广泛的神有太阳神夏马修、月神辛、星神伊丝塔。女神伊悉达被认为是鸽子的化身,信徒们有着在水边建立其神像,饲养白鸽并崇拜女神的习惯,在公元前七千五百年左右,人们将伊悉达视作城市的守护神,并为其建立了神殿。  




        该神殿盖在底格里斯河的支流,哥斯里河流域的尼尼微城的高台上。  

        尼尼微城市中的四分之三是在史前就已建立,从公元前四千年以来便有人居住,亚述人(闪族)将其称为伊丝塔女神,苏美人则称其为尼娜。  

        在上古史前时代,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内外游荡的游牧民族们选择了合适的土地,建造房屋后定居,接着他们的生活变得丰富,随着人数的增加,他们结合为集团,势力逐渐强大,此民族间的斗争从史前绵延不断地延续到现在。  

        不只如此,在此地区大幅崛起的宗教势力和先知们的出现,使得此斗争更显激烈,此民族和宗教之争从不止息,直到现在仍然有战争。  

        作为和平使者的白鸽的故乡,竟然成为了战场,真是讽刺。  

        每当我想象古代人类的母子和野鸽一起生活的和平日子的时候,总会希望并期待白鸽诞生地的人们能够超越种族和宗教的差异,一起回到上古时代的和平生活。  

        我认为这个地区是第一个把白鸽当作和平象征的地方。

信鸽是家禽或野禽

        信鸽和其他鸟类的不同点在于雏鸽是吃胃壁分泌的鸽乳(乳糜)长大的,以及在喝水的时候像哺乳类一样直接让水进入嘴中,不抬头即可喝水。  

        鸽子在欧美被当作是家禽受到宠爱,但在日本的昭和初期时,并不被视为是家禽,当时在鸽友之间,鸽子是否算是家禽这一议题受到热烈的讨论。  

        鸽蛋和鸡蛋的形状相同,一端较圆,另外一端则较尖。鸽子在生蛋的时候,从尖端先生的情况较多(据小西、泽口先生等人的研究),和鸡生蛋的情况正好相反。  

        根据鸽友中根时五郎的记载,有报告显示野鸟是从钝端产卵的(内田先生的研究),因此鸽子正好介于鸡和野禽之间,鸽子的第一枚蛋较第二枚蛋小,且几乎都是雄鸽,第二枚蛋若成功孵化则几乎都是雌鸽;但也有研究者(据小西、泽口、井上先生等人的研究)表示第一枚蛋和第二枚蛋为同性是一种较少的例外。



玩赏用信鸽  

        由于鸽子从古代人类还在洞穴内生活的时候起就熟悉了人类,因此是非常亲人的动物,以前在比利时旅行鸽(信鸽)还很活跃的时期,乔尔.柯普曼饲养着许多将旧维尔韦耶种和安卫尔斯(安特卫普)种交配后所作出的美丽鸽子,在当时他是比利时第一的鸽子作出家。他每天都会让鸽子出去鸽舍外运动两三次。  

        他在让鸽子出去鸽舍后,都会在鸽舍附近升起三色旗,一个小时后再把旗子降下,根据当时鸽友的记载,鸽子在看到旗子降下后会马上回到鸽舍,像是忠狗一般地服从主人,另外一件有名的轶事则是他还收藏着四幅夏普伊斯博士的纯种旧列日鸽油画,此外,在比利时的鸽友中,也有将饲养的鸽子全部都取名字,只要叫名字,被叫到的鸽子就会自己到饲主身边的说法。  

        英国的已故奥斯曼上校曾带着一位很有钱的鸽友拜访一间比利时的著名鸽舍,当奥斯曼上校和这位很有钱的鸽友在拜访鸽舍时,每次当鸽子的饲主呼唤鸽子的名字时,鸽子们就会出现在饲主的眼前,因此让这位富翁鸽友很想要这些鸽子,便把整个鸽舍连同鸽子全买了下来。  

        我的鸽舍以前也曾经有很亲人的鸽子,只要打开鸽舍的门,牠就会穿过二楼的和室,从楼梯一阶一阶走下来,到底下我所在的泡茶室玩耍,然后又一阶一阶走上楼梯回到自己的鸽舍,也有脚环号码500开头的老鸽子,牠也常常跑来泡茶室,把座垫当成枕头睡觉,是一羽怪怪的鸽子。在昭和三十一年三月九日,东京中日新闻上报导了一羽喜欢喝茶的鸽子叫做哔子,牠常常跑去泡茶室喝茶,牠不喝温的茶,也不喝泡过的茶叶再泡的茶,茶杯不对也不会喝。牠会先停在负责照顾牠的吉子的肩膀上,用嘴喙碰碰茶杯的纹路,确定是牠的茶杯之后才安心的大口喝茶。以前当我被邀请到丹麦去的时候,该国的知名鸽友威格.那森先生曾送我一本书,在书中有一张在鸽舍中的狗,头上还停着鸽子的珍贵照片。  

        鸽子有着容易适应环境的特性,若是觉得人或动物对牠无害,马上就会变得和他们很亲密,性格十分善良温和。在1951年的九月十日和十七日的Racing Pigeon Bulletin刊物上曾刊载了珍贵的照片,十日的是赛马的马匹和鸽子比赛的照片,十七日的则是鸽子和猫狗交好的照片。



世界各国对鸽子的称呼  

        在各个通用语、方言、雅语、古语等有着各式各样对鸽子的称呼。过去在日本称鸽子为使鸠,从明治开始则称为传书鸠、军用鸠,终战后则称其为赛鸠。  

        鸽子的日文汉字以前是写成鸽没错,现在则是一律使用鸠字。在中国古代,唐玄宗时王仁裕在「开元天宝遗事」中写长九龄的飞奴时,题名为「传书鸽」,显示在这个时候中国已经出现这个词了。  

        此外,元代的史谈集「辍耕录」中有勃鸽传书一文。依据清代张万钟所著之「鸽经」,鸽子被大略分类为花色、飞放、翻跳三种,花色(三十种)、翻跳(六种)为观赏鸽,飞放则是传书用。  

        至于夜间通讯用的鸽子则称为夜游,船员在海上使用于通讯的鸽子则称为舶鸽。  

        在比利时则使用法语或荷语称呼鸽子,在1810年左右,赛鸽作为一种娱乐开始流行之后,当时称其为旅行鸽。
 


点击阅读原文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