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作家-《稻草人》陈发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0-06 13:44:46




作者简介

陈发昌,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稻草人【原创】


门前是一片菜地。我没搬来前,邻居们就开出了这块地;搬来后,邻居将在我门前开的那块菜地赐予我,我坐享其成就有了菜地。门前这块地原本是城内干道连接内环的一条辅路,不知什么原因,迟迟未开工。邻居们说,萝卜头大的小干部小区倒不少,可大事都插不上嘴。搞菜地有利也有弊,弊在蚊虫多,不卫生;长期不修路,地闲着也可惜。

 

每家菜地都有三两个品种,门前四季常青。自家没有的菜可去邻居地里采,相互调剂。张大嫂想吃豇豆,背着丈夫从我家摘点回去现腌现炒,稀饭就着咸豇豆很下饭,只是丈夫不在家时偷着吃。

 

小区女人很能干,既管家务又理菜地。早早晚晚,菜地里全是女人身影:翻地整墒,栽菜撒种,除草浇水……各家男人或捧茶杯或叼着烟卷,或蹲或站在菜地边笑嘻嘻地看着,有时还指点一二。男人当甩手看客,女人并不当回事,反倒有了情致,弯腰撅屁股忙得更欢,像未出嫁的姑娘深居闺房绣着并蒂莲,心上人拥在身边不时赞赏她几句而表现出那般欣喜。菜地里欢声笑语,喋喋不休;鸟儿在头顶低旋,清亮的叫声似歌唱,更像饿的孩子吵闹着。

 

菜地给小区带来了欢乐——绿色了盘子,锻炼了身体,也拉近了邻里关系。快到上班时间,菜地安静下来,早在半空扇着翅膀的鸟儿若一片沉重的云团呼啦压下来,在刚撒上种子的地块吃起来,尽情尽兴,旁若无人。干巴巴的种子噎人,又跳到鲜嫩的菜叶里埋头啄着。

 

似受宠的孩子,鸟儿受到人类保护,胆子壮起来,烟火冲天、如雷贯耳的窜天炮也不在乎了,甚至聚在一旁唧唧喳喳,与人同乐。放鞭炮的还捂着耳朵迅疾躲开呢!

 

菜地不喷农药,只施农家肥,蔬菜鲜嫩可口,鸟吃了不恶心,更不会中毒。像建了微信群,鸟儿很快抱成团,成群结队飞来享受“自助餐”,吃的个个身子圆滚,毛色艳丽。那天,张大嫂在菜地插根竹竿,杆头栓几根布条,花花绿绿。没成想,鸟儿来的更多,场面更火,彩旗飘飘,食者酣畅,就缺少音乐为它们的尽情伴奏了。下班时,张大嫂看了菜地一头火:像二八分脑袋光溜的田墒满是鸟爪印,除了鸟粪不见菜种。她丈夫骑车也到路边,支起车架,说:“布条竹竿能驱鸟?”他挺着肚子,嘻嘻笑道:“这是摇旗呐喊,有意勾引它呢。”“去你的。”张大嫂乜他一眼说,“你有啥高招?”丈夫神秘一笑,骑车走了。

 

翌日一早,门前立着一个“稻草人”:头戴草帽,满脸是笑,搾开的两只手上各握几根花布条,飘飘扬扬,如同晨风里大肚便便的汉子扭秧歌。几只鸟在半空绕来绕去,迟迟不肯落地。这时,一只鸟儿噗地落在草帽上,跳着瞅着,叫了一阵又飞到半空,在稻草人头上绕几圈,还是没落地。我突悟:鸟在一动不动的稻草人头上,怎么看都不像人,飞起来一侧视就是活人舞着彩带扭秧歌了。而那架势摆出的却是威严和警示。稻草人也有如此潜在道行。张大嫂丈夫端着肚子看着,然后跟老婆相视一笑,笑的很得意。我不禁笑起来——他扎的“稻草人”也大腹便便,多么相像?张大嫂也曾说他丈夫是个“稻草人”。

 

丈夫老孙没正经工作,哪儿热闹往哪凑:早上去河边看钓鱼,有人钓着了鱼,他手舞足蹈,比钓着鱼的还兴奋。那回一脚蹈空落入河中,丈深的河水里只见手舞不见足蹈,多亏鱼竿将他拽上岸;晚上,抱着膀子在广场一角欣赏老太太们跳舞,朝前的一只脚一翘一踮的,很有节奏,踮累了,另一只脚朝前继续踮;白天,或出门闲逛或在家睡觉。虽然家里日子清苦,可也有滋有味,和和美美。邻居们有时当面开玩笑说:猪养肥了过年还能杀,你养个消耗品能炖汤喝呀!张大嫂说,他再怂也是男人。男人是顶梁柱,没了男人就不成家。老孙够背的,看到好多人家开棋牌室,生意红火就动了心,也买了两张自动洗牌桌,一条桌腿钱没挣着就触了霉头,行政拘留十五天。张大嫂每天都去“拘留所”,虽然见不到面,但丈夫就在高墙那边。看着高墙就看到了丈夫,心里就踏实了。被限制自由的日子很难熬,一天三顿都是豇豆做菜,吃的他龇牙咧嘴。走出高墙,老孙人瘦毛长,一脸“豇豆色”。从此,见着豇豆就作呕。所以,张大嫂无论种什么都不种豇豆,偶尔吃一回也是背着他。张大嫂对丈夫也不是多么情深至爱,是家里离不开男人。她父亲去世早,为了子女,母亲不愿再嫁。村里那些有老婆、没老婆的男人常上门挑逗。幼小年纪的她深知家里没男人的凄苦窘境,甚至想扎个纸男人吓走那些不怀好意的。张大嫂是村里的俏姑娘,许多有工作的小伙子上门求亲,有工作的男人不一定靠谱,她都没答应。经媒婆撮合,做了孙家媳妇。婚后发现丈夫身上毛病不少,又一想,只要他不跟外面女人哩哩啦啦,就嫁鸡随鸡了。这个年龄了,张大嫂仍然风韵不减。那一代乡下女人视男人为天,从一而终,根深蒂固。

 

半个月的“豇豆生涯”,老孙感到家的温暖,更有了守法自觉性。没一技之长就在家歇闲。一家一门风。张大嫂需要的是让她无烦恼的男人,而不是经常戳纰漏,或多日不归能挣钱的男人。钱买不来平安,平安才是福。她宁愿男人作家里的摆设,避免那些不必要的烦恼。

 

“稻草人”在张大嫂眼里这么重要,我心窗一亮:小区那些萝卜叮当的小干部,不也像“稻草人”么!政坛他们插不上嘴,在小区可是身先士卒,处处引领。他们带头执行各项规章,带头垃圾分类,发动居民捐善款、义务维护交通和治安秩序,协助社区做邻居思想工作,调处邻里纠纷,许多矛盾都化解在萌芽状态。社区干部夸赞我们小区机关干部多,示范作用大。有这些“稻草人”默然无声地做贡献,何愁小区不和谐安宁!

 

看着稻草人和张大嫂夫妇,我笑的久久合不拢嘴。


《时代作家》投稿须知

发掘文学新星、培育潜力作者、推出知名作家,是《时代作家》的担当。

投稿须知:

一、栏目设置为诗歌阵地、美文视线、小说在线、散文诗苑等栏目。

二、投稿以小说、散文、诗歌(含散文诗)、文学评论为主,不违背政治内容,文字表达清新流畅,欢迎贴近时代、贴近生活的作品。

三、投稿坚持原创,在其它微信公众号发表过的勿投。《时代作家》对来稿有删改权,文责自负。

四、来稿请以正文加附件形式发送,务必注明作者简介、详细通联和本人照片一张。投稿邮箱:ludongwenxue@126.com

    

     不慕名家,只推佳作。《时代作家》是作家的最佳展示平台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