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花亿元收藏顾景舟紫砂壶《中天艺术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9-21 06:35:14

  现在社会物质需求基本饱和,人们都在追求精神层面的享受,才引发了古玩艺术品市场的崛起,才有了今天昌盛的古玩艺术品拍卖行业,古玩艺术品行业圈子才被大众所认可。

大国工匠——【顾景舟】



?
壶即是我,我即是壶。壶映我影,我恋壶真。我处处显露属于壶的本色之美。壶却时时显现属于人的涵养之身。茶文化孕育壶文化,它将融合所有爱茶人玩壶人。

  1954年10月,他响应政府号召,积极参与汤渡陶业生产合作社紫砂生产工场的组建筹划工作。

  1955年1月建社就绪,立即着手负责“紫砂工艺班”的招生和技术辅导的育才重任,培养出现今的很多位高级工艺美术人才。

  1958年,他积极参与了紫砂技术革新、技术革命运动。

  1959 年被任命为宜兴紫砂厂技术研究室副主任和技术股副股长,并参与北京人民大会堂江苏厅的布置设计工作,设计了一批大型的茶具及高档花盆。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国门大开,蜂拥而入的各色人等,其中有很多,是冲着紫砂壶来的。这一点,让闭塞了许多年的艺人们始料不及。文人眼里,紫砂壶是怡情雅玩;藏家眼里,紫砂壶是掌上知己;商人眼里,紫砂壶是升值金银;某些官员眼里,紫砂壶是敲门之砖。水涨船高、车水马龙,顾景舟的名字,每天被无数来访者念叨。他的一把壶,在太多人眼里,是尊严的象征,也是可以升值的财富。



于是就带来了问题。对于喜欢紫砂壶的人来说,谁都想得到顾景舟一把壶。而顾景舟只有一个。即便日夜抟壶,也无法满足要求。
  更多的时候,壶,是顾景舟艺术的结晶,是他人格、审美的一种宣示,是他表达友情的一种见证。他性情清高、布衣淡饭,不慕财富、不求权贵。谁要想得到他一把壶,难。

顾景舟先生的工作台

  早年,他刚刚崭露头角,某次在当地一家茶馆,听到一群茶客在谈论顾景舟的茶壶。其中,一位资深的老茶客拿着一把顾景舟的洋桶壶正在点评,顾景舟站在一旁,耳听其详。老茶客列举顾壶几大不足,说得有鼻子有眼。顾景舟直听得耳根发热,背心冒汗。平心而论,老茶客虽然言语偏激了些,但评壶观点却不无道理。顾景舟突然觉得,自己的壶艺功夫还很浅,待改进的地方确实很多。他几步上前,从老茶客手中接过茶壶,奋力一摔,那壶顿时在地上变成碎片。

  一个似乎冒失得有些荒唐的举动,不仅让那老茶客,也让整个茶馆里的人吓了一跳,迅即起哄成一片。顾景舟不慌不忙行了个礼,说:我就是顾景舟,先生您刚才的话是对的。明天还是这个时辰,我会赔一把新壶给您。说完,顾景舟扬长而去。
  第二天,新壶送来了。那把洋桶壶,即是顾景舟的人格写照:壶身笔挺,肩胛方正,壶嘴刚劲,风骨凛然。
  20世纪50年代末,“大跃进”是个时髦的名词。古老的紫砂手工艺,受到严峻挑战。有人提出,要用机械化来替代手工制作紫砂壶。顾景舟的抵制是公开的,他认为,紫砂壶的命脉所在,除了材质肌理特点,就是独一无二的全手工拍打身筒的“泥片围筑”成型方法。甩掉“明针”和“搭子”(紫砂工具),不符合紫砂手工技艺的情理。若制壶真的搞成流水线,千壶一面,气息、意象、神韵、个性,全没有了,那还是紫砂壶吗?无知。他愤愤地骂了一句,是在公开的场合。





  愤然。压抑。无奈。但顾景舟还是去了机动车间,每天认真工作。一次车床作业,他不慎被一只飞转的辘轳击中头部,血流如注。当即被送到医院,经确诊,是脑震荡。躺了半个月,才慢慢恢复。一日,从广交会传来消息,凡是用“机械化”灌浆制作的紫砂壶,因为渗水,因为失却了艺术个性,而被全部退货。事实证明,顾景舟是对的。他用自己的流血,守护了古老手艺的一份尊严。


因了紫砂壶而得罪的人,在顾景舟的一生中太多了。“文革”期间,他的养子顾燮之下放农村。“知青办”的领导放出口风,只要顾景舟肯送把壶来喝喝茶,可以让燮之提前回城。但顾景舟就是不给。他认为,壶就是他的人格,他不可能拿它去做交易。后来,顾燮之一直在农村坚守,到最后一批知青回城,他才回到顾景舟身边。 



东方红石瓢紫砂壶



顾景舟 菱花线圆壶

  以六瓣菱花为原型,将壶盖、壶身、壶嘴、壶鋬用菱花的凹凸筋纹统合,各条筋纹紧密吻合,不差毫厘。

  直到顾景舟去世,这把壶依然未完工。徒弟葛陶中回忆,壶的最后一道工序,是他代替完成的,其时,师傅已经不在了。他代其“收边”的时候,想起与壶有关的往事,感慨万千。壶底无印款。在顾景舟的一生中,这是唯一的一把无款之壶。葛陶中认为,无款壶,有骨气,这是顾景舟的一把风骨之壶。它的每一个细节,都体现着师傅的秉性,那就是,不向权势低头。

顾景舟 仿鼓壶
 
  顾景舟制仿鼓壶,壶盖即使倒置也不会倾斜。

  还有一次,全国首届工艺美术大师评选。省里一位权贵,直接打电话给宜兴紫砂工艺厂,说,顾景舟可以评,但是,要他送两把茶壶来。如此直截了当的索要,令顾景舟十分反感,他把评选表格往抽屉里一扔,说,不参加了,让别人评去!对于这次国家工艺大师的评选,陶瓷公司和紫砂工艺厂都不愿失去机会,领导赶来做顾景舟的工作。好说歹说,顾景舟就是寸步不让。他认为,靠送茶壶,即使评上,也不稀奇;此等做法,等于助长歪风邪气,非君子所为。后来,省里某权贵表示,不送壶,就不给评。顾景舟呵呵一笑,要我送壶,除非玉石俱焚!最后,首届大师评选,宜兴紫砂居然榜上无名。


井栏如意











其一
百代壶工第一流,荆溪夜月忆当头。
何时乞得曼生笔,细雨春寒上小舟。
其二
弹指论交四十年,紫泥一握玉生烟。
几会夜雨烹春茗,话到沧桑欲曙天。

鹧鸪提梁



1983年 顾景舟 鹧鸪提梁壶

底刻款:“癸亥春,为治老妻痼疾就医沪上,寄寓淮海中学,百无聊中抟坐数壶,以寄命途坎坷也,景洲记,时年六十有九。”



座有阑言壶



此乐提梁

=
瓜梨壶

=

扁腹壶

1990年,宜兴主办第二届陶艺节前夕,顾景舟、蒋蓉等大师壶艺作品数十件被盗。警方迅即破案,案犯原是两个赌钱赌输了的小青工。根据当时“严打”的形势,这两个蟊贼犯下的是不可饶恕的死罪。
。。顾景舟闻之大惊。他认为,茶壶再金贵,也是泥捏的;人,是血肉之躯,父母把他们养大多不容易。他先是托人替两个案犯求情,既然壶已经追回来了,那就给他们一个悔过的机会吧。如果还缺什么壶,他可以补上。


  可是,顾景舟得到的消息是,当局口气很硬,案犯所盗之壶,已属国家文物,一定要杀鸡儆猴,以正视听。

  顾景舟病倒了。他对身边人说,没想到,我造之壶,竟然祸及性命,真是造孽啊。他以抱病之躯,写下言辞诚恳的请愿书,其中一段是这样写的:

  顾某之壶,无非抟泥小技;深蒙社会错爱,浪得虚名。纵使壶值千金,亦不值一命之屑……普天之下,生命最为宝贵,若以顾某之壶,夺年轻之命,则顾某寝食难安。万请政府给他们悔过机会,浪子回头,迷途知返;生命为重,刀下万慎!



请愿书一直寄到县、市、省级法院,一连多日杳无音讯,顾景舟心情沉重,茶饭不思,被家人送入南京某医院“隔离”起来。但凡宜兴有人来看望,他总要问起那两个案犯的情况。在南京一住便是50多天,他终于得到消息,一个死刑,一个死缓。他缓缓叹口气说:我的壶作孽了。

顾景舟壶艺研究手稿

嫉恶如仇。在顾景舟的性格里,基调非常鲜明。他一直想收藏一套《中国美术全集》,有一个茶壶商人(当时俗称“壶贩子”)得知后,千方百计弄了一套,厚厚几十大本,用板车拉着,送到顾家。顾景舟站在门口,看清来人是谁,硬是将其坚拒于门外,那送书的人,进退不得,场面弄得很尴尬。幸好有位台湾朋友在旁,把顾老劝进家门。顾景舟说,此人为何送书给我?无非要跟我做交易,拿我的茶壶去卖高价。可顾某人不爱钱。

大红袍紫砂壶

  不爱钱的顾景舟,积蓄并不多。据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秀棠回忆,1982年,有一次他和顾景舟去上海,办完事,在一个家具店里选沙发。顾景舟颈椎不太好,他喜欢那种高靠背的沙发,颈脖枕在靠背上,可以舒服些,但是,高靠背沙发比低靠背沙发,价钱要贵出许多。顾景舟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买了低靠背沙发。徐秀棠当时很感慨,跟顾景舟开玩笑说,顾辅导啊,你只要肯卖一个壶嘴,沙发钱就来了啊。


均玉壶

  1985年,应香港锦锋公司邀请,顾景舟赴港参加壶展,与刘海粟等名流见面。活动结束后,顾景舟把自己带来的钱全部花上,还跟别人借了50元,买了一台彩色电视机。彩电在当时,属于时尚的奢侈品。“顾景舟借钱买彩电”如果让香港人知道,肯定能炒作出一条新闻来。幸好同行的人嘴紧,谁也没有说出去。从香港回来,顾景舟还跟邻居徐志毛的老婆借了50元,先把借别人的钱还上。徐志毛说,顾辅导,你的茶壶这么值钱,为什么不卖掉几把,改善一下生活。顾景舟说,志毛啊,别人不知道,你难道还不了解我顾景舟吗?


  始有人格,方有壶格。即便是顾景舟的壶在紫砂收藏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情况下,他也不卖壶。所做之壶,或交厂里,或赠挚友。每一把壶上,都有他“不妥协”的绵绵浩气。依附于壶上的传奇,则太多太多地隐藏于紫砂江湖的无数暗角。在顾景舟山高水长的人生旅程中,我们所知道的,或许只是冰山一角。

   顾景舟大师的紫砂壶在市面上的价值还是非常高的,如有意者可联系深圳中天艺术品管理有限公司!

征集信息

征集地点:深圳市南山区东滨路4351号荔源广场B座806

门类:中国书画、瓷器、玉器、家具、国石篆刻、古董珍玩、古籍善本、人书札、邮票钱币、签名收藏、金银器物

电话 (+86) 18588223598

联系人:侯总

微信:18588223598

敬请预约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