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烈到可插上勺子的红茶是庶民的体面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8-24 06:43:56




文 / 矶渊猛 


有一种红茶,因为注入茶壶后的色泽如咖啡或巧克力一般深黑,而有“浓烈到可插上勺子的红茶”之称。


17世纪中叶至19世纪中叶,在英国一提到红茶,指的就是福建的正山小种。这是产自武夷山的红茶,武夷山一词就代表了红茶,称为武夷茶(Bohea)。武夷茶虽然是发酵茶,但是是中国种,即绿茶种,因此即使发酵,水色也不会发黑,却会呈现淡橙红色。



然而等到19世纪中叶,英国人生产的阿萨姆成为主流后,水色就变成了发黑的深红色。这是因为冲泡时用了伦敦富含矿物质的硬水。


但这个变化却来得正好。当时正值工业革命,工人们每天要在岗位上工作10到15小时,而男人们唯一的乐趣就是大口猛灌廉价而浓烈的杜松子酒。酒精中毒者增多,工钱也都化作了酒吧的酒钱,生活十分艰辛。当时禁酒运动“滴酒不沾(tee. total)”得到推行,宣传戒酒改喝红茶可使生活变得轻松。滴酒不沾一词中的“tee”是强调绝对之意,但与红茶的“tea”同音,用在此处使得词语朗朗上口。



大众喜欢阿萨姆红茶,想喝尽量浓烈的红茶。往日王公贵族恣意喝茶,大把使用中国茶叶,向客人炫耀并以茶待客是财富的象征,喝淡茶会被看作是穷人舍不得茶叶而丢脸。


1784年,伦敦茶商第四代川宁,理查德·川宁(1749-1824)所报告的走私或假冒红茶中,混合有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


为了使红茶的味道更浓厚,茶叶中混有一种名为白蜡树的木犀科落叶乔木的树叶。用过一次的茶叶收集起来浸在放了羊粪的桶中,拿出来晒干后又加入新茶,此外还混合有聚拢后用脚踩碎再烧过的茶叶。


喝浓红茶是生活的一部分,但这种普通的生活对平民来说却正是奢侈的象征。




阿萨姆红茶普及后,茶叶的用量即使少,颜色也自然会浓。在茶中加入砂糖和牛奶,把味道调甜后用司康饼或饼干蘸着吃。这种吃法最为廉价,是唯一一种所有人都可享用的美味。


早起一杯红茶,早餐再来一杯,之后在工作时,上午11点前后又有名为午前茶(elevenses)的茶歇时间。午餐也有红茶,3点的休息、5点的5点钟茶歇(five o’clock tea),再加上晚餐和入睡前的睡前茶(nightcap tea),一天之内有喝7、8次红茶的名目,成为了一种日常习惯。红茶几乎取代了饮用水,是英国人生活基础的一部分。


浓烈到可插上勺子的红茶是庶民的体面,能每天喝上这样的红茶正是家庭幸福的象征。


文章 摘自 《红茶之书》




推 荐 阅 


红茶之书


日本红茶达人、“KIRIN午后红茶”商品顾问矶渊猛40年潜心之作

全球红茶爱好者经典入门之选

———————————————————————————

学茶史、游茶园、泡茶饮、品茶道、配茶食,

过上赤诚暖心的红茶人生!


戳 阅 读 原 文 预 先 抢 购



编辑小组=夜丸

本期编辑=丸子



更 多 优 质 内 容   |   尽 在 时 代 好 书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