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茶具销售联盟

每天晚上睡着之后都感觉有人摸我,谁知道竟然是...

第一言情2018-07-02 13:54:45


   第一章 重生,没落相府嫡女    


落日黄昏,万里黄沙漫天飞扬。

映着血色残阳,尸骨累累堆积成山,一片人间地狱的惨状。

而此时,巍峨的城墙之上,一道被铁链吊住的身影摇曳着,那锈迹斑斑的铁钩生生穿透了女子的琵琶骨。

血源源不断的涌出,浸透了女子身上的白衣。

“宇文靖!你不得好死!”

一声怒吼夹杂着悲愤与无力,已分不清是血还是泪,被吊在城墙上的林初月挣扎着,看着断头台上滚落的人头,那一双猩红血眸如困兽般咆哮着。

“朕不得好死?”声音轻挑,唇角的笑意微微上扬,城墙之下,一身戎装的男子手起刀落,又一颗人头滚落到林初月的脚下。

“朕的皇后,众叛亲离,生不如死的滋味如何?”嘴角那抹笑意更加浓烈,宇文靖笑看着林初月,眼中的狰狞与扭曲透着虐杀的兴奋:“朕要毁了你所在乎的一切,无论是林家一百三十七条人命,还是这三千燕国黑羽卫,正如你当初残忍的夺去仙儿性命。”

咻咻——

一道道声音破空而响,宇文靖手中的弓弩对准林初月,如巨大的钉子一般,那十三支弩箭生生的将林初月钉在了冰冷的城墙上,其中一支贯穿腹部。

痛,早已经麻木,可此时此刻,林初月却清晰的感受到腹中那还为成形的孩子从身体里面流失锥心之痛。

“呵呵。”一抹笑意,饱含着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转过头,看着城墙下那个她用尽生命去爱的男人。

“宇文靖,来世不论为人为畜,我林初月定要将你剥皮抽筋,让你生生世世无法安宁。”

血,从口中不断的喷涌而出,周围的一切渐渐的暗淡,林初月看着一众黑羽卫的尸体,最终闭上了双眼。

未出生便死去的孩子,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林家一百三十七条无辜的性命。

请原谅她今生今世的无能为力,若有来世,一定为会为你们报仇雪恨,让宇文靖血债血偿。

……

华国林相府

“大小姐,你可千万别吓奴才啊!”

白兰苑内,家丁侍女们跪了满院子,生怕刚刚醒来的大小姐再一次跳井。

“大小姐,奴才们给你跪下来,奴才们求您了。”

院子里,家丁和侍女的哀求声可谓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可偏偏站在水井旁的少女无动于衷,像是被定了身一般失魂的看着水面。

一口水井,水面清晰的倒映着那一张少女的容颜。

她不是死掉了么,这是在哪里,还有这是谁的脸?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徘徊在脑海中,林初月盯着那张陌生的脸,一双秀眉紧紧的皱在一起。

难道说,她再一次重生了么?

“大小姐,老爷刚去世尸骨未寒,您若是在出什么事情,咱们林府就真的毁了。”

此时,跪在地上的丫鬟泪珠涟涟,揪着林初月的衣服砰砰的磕着头。

“大小姐,柳儿知道您心里难过,可现在林家就剩下您了。”

林家就剩下她了?

林初月看着跪在地上哭泣的一干家丁侍女,脑海中,一段段莫名的记忆浮现出来。

华国宰相林天磊猝死,嫡女林初月被四皇子当众退婚,林相府从辉煌一夜没落,而林初月遭受不了此等打击跳井身亡。

之后的一切,便是她醒来所看到的画面。

看来,她真的重生了!

“哈哈——”

疯狂的笑着,林初月放纵着情绪。

重生,宇文靖你可曾想到,上天竟然会让她重生在了华国。

笑声伴着泪水肆意的挥洒着,最后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哭泣,众人只当林初月受到打击发泄情绪,默默地低着头陪着她一起伤心。

林天磊,华国丞相,林家,在华国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

可林天磊的猝死,林家的变故,让原来门庭若市的府邸成为了此时门可罗雀的没落家族。

就连前来祭拜的人也寥寥无几。

灵堂内,林天磊的棺木孤零零的摆放在正中央,一袭素衣白衫的林初月跪在棺木前,将纸钱放在火盆中,呼呼的燃烧着。

林丞相,尽管我并非你的女儿,但你放心吧,从今以后林家由我守护

前世的错信让她惨死,今世重生,她不会再让任何人轻易的夺走属于自己的一切。

希望你能在阴间遇到你的女儿。

“七王爷到。”

此时,下人的通报声让灵堂内的几人纷纷屏住了呼吸,林初月明显的察觉到柳儿等人的惊恐与紧张的神情。

如若没错,来者便是华国战神王爷凤炎,玉门关一战,与她交战的华国主将。

林初月跪在林天磊棺木前没有回身,但依旧感受到来自于凤炎身上所泛出的强大气场。

冷冽杀伐,君临天下的威压让众人心生颤粟。

待到凤炎上完香,林初月转过身朝着凤炎磕头行礼。

“多谢七王爷来祭拜家父。”

凤炎上过香转身欲走,却在林初月说话之际脚步停了下来。

剑眉轻挑,一双冷冽的眸子落在林初月身上,眼中几分寒意。

“林丞相与本王算是相识,理应祭拜。”

那道磁性低沉的声音就像凤炎给人的感觉一样,冰冷的刺骨。

林初月跪在地上直起身,一双墨玉般的眸子与凤炎那双冷眸交织,尽管只有短短几秒钟,却还从心底翻涌出丝丝寒意。

不愧是华国战神王爷,与她战场数次交手依旧未分出胜负的危险人物。

啪——

一块玉佩出现在怀中,林初月也看不解的看着白衣之上的那一抹幽绿。

“王爷,这是?”

“本王信物,若有难处尽管去安王府寻本王。”

说话间,凤炎已经转身离去。

不解的看着怀中的玉佩,林初月转过头,视线落在那一拢紫衣身影之上。


   第二章 以后的林家,我掌家    


初冬的天气,寒风阵阵,虽然没有到下雪的季节,却也冷得出奇。

林丞相的丧事操办的简单,终究是朝廷重臣,出殡的时候还算体面。

傍晚,林初月回到了府邸,此时的林府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整个林府冷冷清清。

“大小姐,林府家丁宫七十二人,丫鬟五十八人人,杂役五十七人……”

“直接说,还剩下多少人。”

眉头微蹙,林初月打断了林伯的话。

大厅中,一袭灰衣长衫的老者一愣,盯了林初月好半天,这才缓缓的开口。

“回大小姐的话,现在整个林府只有——十四个人。”

“十四个人?”

比她预期的要好一些。

喝了口已经凉了的冷茶,林初月的视线微挑,落在那随风摇曳的白灯笼上。“把这十四个人都叫过来。”

“是,大小姐。”

不时,林府的大厅中一字排开十四个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这十四个人中最大的林伯已经年近六十,最小的福娃不过八岁。

“大小姐,你的胃不好怎么能喝冷茶,柳儿这就给你沏茶去。”

丫鬟柳儿见林初月喝着茶杯中凉掉的冷茶,满是心疼,连忙转身准备为林初月沏一壶热茶。

“回来,我有事情要宣布。”

一句话如咒语般,让柳儿迈出去的脚乖乖的收了回来。

见人都到齐了,也是时候宣布事情了。

“如你们所见,林家已经并非往日繁耀,想走的是本分,留下来的是情分,本宫、小姐决不强求。”

一抹自嘲的笑意浮现在嘴角,本宫这二字已经成了习惯,一时半刻还会不经意的蹦出来。

“大小姐,当初我们快饿死街头的时候,是您赏给了我们一口饭吃,无论林府变成什么样子,我们都会跟在大小姐身边。”

“大小姐,我娘亲说受人点滴当涌泉相报,福娃这一辈子都要跟在大小姐身边。”

除了林伯外的十三人,都是林初月园子里面的丫鬟,杂役,家丁,嬷嬷,同样也是她从街上救回来的。

整个林府,上至二夫人,三夫人,下到其他园子里的丫鬟杂役早就跑的不见踪影。

而那些值钱的物件,怕也是被走了的人拿的拿砸的砸。

人心,果然是不值钱的东西。

她本以为自己活了两世应该看明白了,可偏偏最终死在了男人的手中。

身为医生,她只能医心,却不能治心,何其悲哀。

“从今天开始,林家由本小姐掌家,尽管林家现在没落了,但是,本小姐定能让林家重振辉煌。”

大厅中,十四个人的目光落在林初月身上,仿佛一道光芒从大小姐身上迸发而出一样。

这和从前懦弱的大小姐完全不同。

这样的大小姐,让人心安,让人踏实。

夜半,空旷的林府显得格外冷清。

白兰苑中,一袭素衣长衫的林初月坐在白兰花树下,静静的看着星空。

纵然她并非真正的林初月,可相府发生的变故,也让她心底浮现出种种悲伤。

或许是潜藏在脑海中的记忆作祟,又或者是为自己的现状感到悲哀。

“大小姐,天气冷,咱们回屋休息吧。”

看着林初月孤零零的身影,柳儿眼中的泪水再一次翻涌而出。大小姐才十六岁而已,为何会上天会这般不公。

柳儿吸了吸鼻子,走上前,将斗篷披在了林初月的身上。“初冬天气冷得很,大小姐您身子还未好。”

“跟我说说玉门关一战后的情况吧。”

闭着双眼,林初月紧了紧身上的斗篷。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按照时间算下来,她重生的时间,应该是玉门关一战后的半个月。

宇文靖砍下了她的头颅,之后的情况会是个什么样子,她已经无法看透宇文靖那个男人了。

“玉门关一战?”

柳儿不解的看着林初月,大小姐怎么关心起国家大事了?

“听说燕国皇帝宇文靖砍下了皇后的头颅,之后的事情呢?”

“这个柳儿也不大清楚,不过确实有这么一说,燕国皇帝砍下了皇后的头颅送给咱们圣上作为两国平息战争的礼物,柳儿还听说,玉门关三千燕国黑羽卫也被斩首了呢……”

柳儿之后说了些什么,林初月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只是那句玉门关三千燕国黑羽卫也被斩首了清晰的回荡在她的耳边。

玉门关三千黑羽卫竟然也被宇文靖赶尽杀绝!

紧握着双拳,那愤怒与杀意隐忍在眼底。

宇文靖,你好狠的心。


   第三章 重振林家,受辱    


翌日林家大厅

林家,只剩下一座空旷的宅子,想要找出什么值钱的物件,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

“大小姐,二夫人和三夫人在临走的时候,把府里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

林伯清算着林府最后的财产,除了这座宅子外,整个林府连三十两银子都拿不出来。

当然,卖掉宅子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林伯,我记得林家不止我爹爹一人吧。”

林天磊是林家第二子,有一个兄弟,长子在朝廷当官,虽然官职并没有林天磊的丞相大,却也是个将军。

若是能得到大伯的扶持,重振林家便指日可待了。

下午,林初月坐上马车前往林家长子林天豪所在的府邸,毕竟一朝为官,大伯林天豪能成为将军,多多少少和爹爹有直接的关系。

将军府门前,林初月与柳儿本想进入将军府,却被守门的侍卫拦截了下来。

“闲杂人等不得进入将军府。”

侍卫冷漠的态度让人皱眉,还从没有人敢对她们家小姐这般态度,柳儿心中的怒火噌的一下子窜涌上来。

“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这位是相府大小姐,什么叫做闲杂人等。”

柳儿的话让侍卫冷笑着,不削的看着林初月,连话语都是从鼻子哼出来的鄙夷。

“以前你们是相府,现在谁人不知道林相家早就没落了,我劝你还是别费心思了,将军大人不可能见你们这种乞丐。”

“乞丐?”

话音微挑,一双墨玉的眸子落在侍卫身上,林初月笑着。“重复一次你方才说的话,我没听清楚。”

声音冰冷的如利刃一般,狠狠的戳着守门侍卫的心脏,不知为何,明明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子,却生生的让人感到恐惧。

暗自吞咽着口水,侍卫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说你们是乞丐,难道不是么?林初月,你还以为自己是未来的四皇妃么。”

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从门后响起,将军府的大门缓缓开启的那一刻,一袭红衣少女出现在林初月的视线之中。

那女子面容姣好,杏花双眸樱桃口,只不过,这少女眼中的狠毒与幸灾乐祸之意给人的印象大打折扣。

“林初月,今天本小姐把话说明白了,我们林将军府和你们相府没有半点关系,若是来讨饭的,本小姐到可以施舍几十两银子。”

“雪薇小姐,您太过分了。”

柳儿怎么不明白林雪薇是有多么恨自家大小姐,大小姐被四皇子退婚,便是因为这女人从中作梗。

如今还摆出这幅嘴脸,怎能不让人气愤。

“柳儿,退下。”

林初月并没有林雪薇预想的那样愤怒或者是哭泣,她本想好好的羞辱林初月一番出出气,可这女人却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她。

“你看什么看,如今本小姐是将军嫡女,而你只不过是被退婚了的没落相府之女而已。”

昂着头,那趾高气昂的劲儿别提有多么狂妄。

“没什么,本小姐只是再看一个将死之人罢了,柳儿我们走。”

一袭白衣利落的转身,宛如绽放的白兰花一般,林初月并没有理会身后林雪薇叫骂的声音,与柳儿坐上马车消失在了街角。

马车朝着来时的方向行去,马车上,柳儿不解的看着林初月。

“大小姐,你和林雪薇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将死之人?”

自从大小姐跳井被救活之后,柳儿发现,以前单纯可爱的大小姐完全变了一个人,不再懦弱,不再哭泣。

反而,那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让人心甘情愿的臣服其脚下,就好像一国之后的风仪威严一般。

“没什么,你日后便知道了。”

本以为林天豪会念及兄弟之情,却想不到被拒之门外。

将军府的侍卫之所以敢对她说出那样一番言语,必定是她大伯林天豪的意思。

而林雪薇的态度更加说明了林将军府要与相府华清界限。

好,既然这样,她日后也不用顾忌着什么狗屁的亲情了。

“大小姐,前面有个人昏倒了。”

马车停了下来,林初月与柳儿主仆二人下了车,马车前,一身着锦衣华服的老者倒在了地上,脸色铁青的要命。


   第四章 老人的身份不简单    


林府

“老人家,你觉得现在如何了?”

林初月扶着床上的老者坐了起来,而那老人伸展着上身,手捂着胸口的地方,皱褶的眉头平坦了许多。

“不太疼了,你这小丫头倒是厉害。”

“比起我的医术,还是你作死的比较厉害。”

林初月结果柳儿手中的方帕擦了擦手,看着半倚在窗边白发老者,缓缓地开口说道。

“如果我没诊断错误的话,您的病在于心脏,而且病发之前曾有过剧烈的运动。”

老者听到林初月的话,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小丫头,神医啊,林相爷什么时候有了个会医术的女儿,我怎么不知道呢?”

听老者的话,林初月笑了笑。

“您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一会我给您开个方子,以后心口痛的毛病再发作,按照方子服药便可。”

林初月并没有理会老者眼中的神情,也没有过问他为何晕倒,但很显然,这老者已经知道自己身在相府。

“您现在的身体还不适宜劳累,再休息一个时辰吧。”

说着,林初月起身准备离开,却被老者一把抓住了衣角。

看着老者眼中可怜吧唧的神情,林初月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您这是?”

“小丫头,有吃的没,老人家我饿了!”

“有是有,可怕您吃不习惯。”

林府现在穷的叮当响,就算是老鼠怕也不愿意再次安家落户。

不时,一碗的鸡蛋炸酱面出现在老者面前,鸡蛋是林府自养的母鸡,面林府有很多。

虽然林府那些人在离开之前盗走了不少器皿珠宝,却不至于把母鸡和面袋子也一并扛走。

“这是?”

“炸酱面,您也应该知道林府现在没有好吃好喝的供您,味道还不错。”

在燕国行军打仗之际,她和黑羽卫吃住在一起,而黑羽卫一众几千精骑最喜欢吃的就是她做的炸酱面。

每每战争胜利,战功卓越的百人都会拿着筷子端着碗等在门口,一边炫耀一边吃着炸酱面。

可这种场面,她永远见不到了。

心底一紧,不由得,眼眶泛红,林初月闭上眼睛强行的将那一抹悲伤压制了回去。

她终有一天回到燕国,为那冤死的三千黑羽卫报仇雪恨。

“小丫头,再来一碗!”

嘴角残留着酱渍,老者将空碗塞进林初月的怀中,临了还伸出三根手指“不对,再来三碗。”

“大小姐,虽然你做的炸酱面好吃,可这老人都吃了五碗,会不会撑死。”

柳儿不怕老者吃得多,她是怕大小姐花了一番力气救活了老人,这老人再因为吃炸酱面撑死。

柳儿的话惹来了老者一阵白眼,秃噜着面条,老者吧唧吧唧嘴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

“小丫头,再——”

“不能再吃了,你的病情刚刚稳定,暴饮暴食也是诱发病情的原因之一。”

老者见林初月都这么说了,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了碗筷。

“啧啧,小丫头你不仅人长得漂亮,医术高,做饭的手艺都这么棒,要不要考虑当我媳妇,要不然当我儿媳妇也行。”

老者的话让林初月脸色一黑,虽然知道老者不过是开玩笑而已。

“这华国,怕是没有一个人家愿意取被四皇子退了婚的女人。”

示意柳儿收拾碗筷,林初月嘱咐了几句也准备转身离开屋子,不过,在回身的瞬间,老者的一句话让她停下了脚步。

“丫头,你救了我高世元,想要多少金子作为报酬。”

这句话,林初月早就想到他会说,但却不曾想到她阴差阳错救下来的人竟然是华国第一富商高世元。

这许是上苍冥冥之中安排好的契机。

一抹笑意宛如莲花瓣纯净,浮现在林初月的脸上,墨玉眸光微挑,缓缓地开口说道。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金银乃身外之物,高老爷子只要帮我介绍一些病人便可,毕竟我要养林家这一大家子的人。”

话落,林初月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一脸哭笑不得的高世元。

原来这小丫头在这里等着他呢。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有意思的小丫头。


   第五章 上门挑事的林雪薇    


翌日,正午时分。

饭桌上,五个空碗叠加在一起,而那吃的正欢的高世元似乎还有大吃特吃的劲头。

一旁的柳儿脸都绿了,虽然大小姐做的炸酱面好吃,可是一天三顿的吃也是受不了的。

“高老爷子,咱们晚饭能换一些别的么?”

“炸酱面就不错,多好吃啊。”

高世元根本没理会柳儿眼中的哀求之意,炸酱面却是挺好吃的啊!这帮小崽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因为高世元赖在林府不走,嚷嚷着吃炸酱面,以至于林府从上到下也跟着吃了三顿的炸酱面。

“林伯,你和柳儿去集市上买些青菜,让李嬷嬷去后院杀一只鸡。”无奈的摇着头,初月看着柳儿那张苦瓜脸笑了笑。

“是,大小姐柳儿这就去。”

众人一听林初月这么说,提着的一颗心算是落下来了,他们不是不喜欢吃大小姐做的炸酱面,可顿顿吃真的是受不了。

终于可以改善伙食了。

林伯和柳儿按照初月说的去集市买菜,可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便看到离去的柳儿哭着跑了回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初月皱着眉头,见柳儿右脸红肿不堪,嘴角还留着血迹。“谁打的你?”

“大小姐,林伯在大门口,林雪薇带着下人来了,您快去看看吧。”

林府门前,一袭红衣的林雪薇指使着一众家丁拆着林府的牌子。

“把牌子拆下来,以后这里就是我林雪薇的宅邸。”

“雪薇小姐,这里是林相府,你不能这么做啊!”

林伯死命的护着林府的牌子,而两边的恶犬家丁一把将林伯推到在地,啐了一口。

“呸,林相府都没落了,我们大小姐是看得起你们。”

一块林府的牌匾落在地上,林伯看着踹着牌匾的那几个家丁,豁出了老命保护着林府的牌匾。

“死老家伙,一边去,别碍着我们,要不然——”

咔嚓——

一道脆响清晰的回荡在众人耳边,那家丁还没来得及说话,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随后便是杀猪似的惨叫声。

“林伯,你怎么样?”

林初月扶起林伯,看着林伯脸上的伤痕,秀眉皱的更深。

“哼,林初月,别怪本小姐不念姐妹情,这是一百两银子林府我买下来了,你们给本大小姐动手拆了林府。”

林雪薇不削的看着林初月,话落,那十几个家丁再次上前,而此时,从林府中跑出来十二个人手中纷纷拿着扫走铁锹,拦截在林府门前。

“这里是相府,谁要敢拆相府,就从老婆子我尸体上踏过去。”

“还有我。”

“还有我。”

李嬷嬷一众人誓死捍卫林府,可一众老弱妇孺哪里会是壮年犬牙的对手,不到片刻,便看到林将军府的家丁将李嬷嬷等人推倒在地,准确进入相府。

可就在此刻,一道突如其来的冷冽气息笼罩着众人。

“谁敢踏进相府一步,本小姐定然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阴森的话语透着浓烈的嗜血杀意,林初月半眯着双眸,看着那一众家丁。

“你们都愣着做什么,怕了一个草包不成,给我拆了相府。”

“是,大小姐。”

家丁们迟疑了片刻,最终,在林雪薇的命令下转身冲进相府。

“不要质疑本宫说过的话,本宫的怒意你们承受不起。”

寒意,源源不断的从身上翻涌而出,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气息。

明明是一届女子,却透着那一股强大的王者之风,一股君临天下之姿。

林初月一步一步走进相府,而原本冲进相府的家丁们,在林初月的逼迫之下,如溃败之军一般仓慌的逃离。

咔嚓——

一声接着一声,那清脆的响声不绝于耳。

随着家丁们撕心裂肺的嚎叫之声,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那一袭白衣倾城绝色却宛如阿修罗的女子身上。

“忤逆我的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林初月玉手化掌为钩,锁住家丁的脊椎骨,手中一用力只听又是咔嚓一声,而原本逃离的家丁瞬间如一滩肉泥般,倒在地上。

“初月大,大小姐,小人小人错了,都是雪薇大小姐的命令,小人——”

咔嚓——

踏着已经残废了的家丁躯体,林初月缓步走到林雪薇面前。

“你可知道,我有千百种让人求死不得求死无门的方法。”

声音寒冷如刃,一刀刀戳着林雪薇的心脏,杏花双眸回过神之际,林雪薇本想转身逃离,却被林初月一把扣住了手腕。

“好比,我可以卸了你全身的骨头。”

“不要!”

Copyright © 安庆茶具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