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茶具销售联盟

那种感觉很好,只是不安全......

日常生活智慧2018-08-04 12:09:58

对我而言能够重获光明,等于是重生了一次。

11岁那年我出了场车祸,后来变成了瞎子,直到22岁那年出现了转机,城里的某个富商出资搞了一个“光明行动”,我很幸运的被列入了行动的名单内,因为我不是先天性失明,而是车祸后导致的视神经损坏,所以动了手术后,我的视力就回来了。

我家在偏远的西北,那里面朝黄土,背靠山,人均收入不到两百块钱,父亲母亲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什么文化,为了能让我有口饭吃,就找了城里开推拿店的曼丽姐,恳求她收留我,跟着她学推拿,那时候我还是瞎子,对于一个瞎子而言,推拿是最好的出路。

曼丽姐很快就答复了我父母,说愿意收留我,给我一口饭吃。可曼丽姐不知道我参加了这个“光明行动”,而且还收获了光明。

父亲抽着旱烟对我说“就算能看见了,留在这穷窝窝里,一辈子也只能和黄土打交道,不如到城里学门手艺,日后能混出个人样。”

我说我现在看得见了,曼丽姐还愿意收留我吗?

曼丽姐,全名叫赵曼丽,她家以前就住我家边上,我们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后来她家发生了变故,她父亲生病死了,她母亲跟着别的男人跑了,不过那时候赵曼丽已经16岁了,母亲跑了就跑了呗,坚强的她去了城里闯荡,多年后她回村子来看过我们一家,并留了个电话,一直以来,她都把我当弟弟一般看待。

不过终究不是亲弟弟,之所以肯答应收留我,也是看在我是瞎子的份上。

“你就不能先装瞎子,把手艺学到手。”父亲敲击着旱烟管子,给我出了主意。

就这样,我戴着那副跟了我十几年的黑色墨镜,拄着一根讨饭棍,背着行囊一敲一敲的踏上了去城里的火车。

出了火车站,远远的就看见一个性感妖娆的女人,火车出站口翘首顾盼,这个女人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修身衬衣,下身穿了一条露腿牛仔裤,丰润浑圆的大腿一览无遗。

凭着儿时的记忆,我认出了这个女人就是我年芳26岁的曼丽姐。

我刚想开口叫她,但是打住了,这一叫不等于露陷了。

我慢慢的敲打讨饭棍走过去,曼丽姐很快发现了我,在人群中我这模样想不被发现都难。

“小北!”曼丽姐招呼我,我假装侧耳倾听,慢慢靠近曼丽姐,到了曼丽姐身边,鼻子嗅了嗅,这些瞎子的小动作,已经深入骨髓。

“是曼丽姐吗?谢谢你来接我!”我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走,回家去。这鬼天气太热了。”曼丽姐手一甩一甩的扇风,汗水打湿了衬衣,露出里面黑色的罩罩。

曼丽姐一把抓过我的手,搀扶我,一瞬间,我就接触到了曼丽姐丰满的山丘,仿佛触电一般,全身激动起来。

“怎么了?”曼丽姐发现我手很僵硬,“是中暑了吗?怎么额头那么多汗水?”

曼丽姐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纸巾给我擦汗,但才擦了一下,曼丽姐的脸就红了,我定睛一看,这哪是纸巾,在纸巾的前面应该加个“卫”字,凭着11岁之前的记忆,我还是有这点常识的,曼丽姐迅速的收起了自己的........

“走吧!”曼丽姐尴尬了一下,就继续搀扶我出火车站口,出了出了火车站曼丽姐打了车,我们就一路到了曼丽姐的家。

曼丽姐的家有100来个平方,典型的三室两厅。

“你就住这间房间吧!”曼丽姐领我进了一间房间。

“谢谢曼丽姐。”

放下行囊后,曼丽姐领着我摸索了一遍整个房间,主卧、卫生间、厨房、客厅,然后打开第三间房间,里面摆放了一张按摩床,白色的床单、白色的枕头,边上有几瓶不知名的油。

“这一间是工作室,我的店面在装修,暂时在家里接待客人。”曼丽姐跟我解释。

话音刚落,曼丽姐的手机就响起了,从曼丽姐的口吻听出对方是个男的,而且和曼丽姐很亲近。

“等下我男朋友要和我们一起吃饭,你介意吗?”曼丽姐问我。

“当然不介意了,这是你家,你能收留我,我都感激不尽了。”

“嘴巴倒是蛮甜的,模样也挺俊的,真是老天不开眼,让你成了盲人。”曼丽姐为我惋惜。

“都是命中注定的!”我假装失落。

“换件衣服去买菜。”曼丽姐自言自语的说,边说边开始脱衣服了,这一下我惊呆了,我想转过身子,但是又怕曼丽姐看出我这个避嫌的动作,而且我的眼睛也离不开曼丽姐的身体。

直到曼丽姐抱起衣服去卫生间,我还没有从沸腾中缓过劲来。

曼丽姐换了衣服后,就去买菜了。

夕阳西下,曼丽姐已经做好了一桌子的美食,有肉、有螃蟹、有鱼虾,这些美食在老家的时候,只能过年过节才吃的到。

曼丽姐的男朋友很快也来了,是一个20多岁的帅哥,名叫刘强。

“刘强这是我表弟!”曼丽姐为了不引起误会,就和我说,在外人面前我们的关系是表姐和表弟。

刘强没有想到我会出现,脸上有诧异的表情,他用手在我眼前晃荡了几下,压低声音对曼丽姐说:“他是瞎子啊?”

“别瞎子瞎子的,知道还有盲人这个词汇吗?”

“没关系的曼丽姐,反正盲人和瞎子都一样。”我插嘴道。

而后我们三个人就开始吃饭,曼丽姐一个劲的给我夹菜,使我感受到了温暖。

在吃饭的时候,刘强时不时的和我调侃几句,给我感觉很亲切。

曼丽姐开了一瓶红酒,这是我第一次喝红酒。

“这酒可比老家的烧酒好喝多了。”我赞叹道,原来世界上还有那么好喝的酒。

“哈哈哈,好喝你就多喝一点!”刘强给我斟酒。

“你别灌醉了他!”曼丽姐说道。

“一个大男人,喝点红酒能醉吗,是吧,小北!”

“曼丽姐你放心,我酒量可以。”我说道。

“曼丽,醋不够了,你去厨房再倒一点。”刘强对曼丽姐说。

曼丽姐端着碗就往厨房走,这个时候刘强迅速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包,打开纸包,里面是白色的粉末,刘强将粉末往曼丽姐的红酒里倒,完了后用筷子捣了几下。

“小北,你从来没有喝过红酒,今天就多喝一点。”说着刘强抓过我的酒杯也往里面倒入了粉末,然后用筷子捣匀。

我差点脱口而出,问刘强这粉末是什么,但要问出口了,不就暴露了吗,我心里疑惑,这粉末是什么呢?难道是喝红酒勾兑的药剂、补品?在老家的时候,有些人喝酒喜欢往里面放生鸡蛋、大蒜什么的。

曼丽姐很快就端来了醋。

“今天是小北来城里的第一天,我预祝他学技有成,来我们一起举杯!”刘强举起杯子,我和曼丽姐也举起了杯子。

“当!”三只杯子碰撞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一段有声小说,瞎子的唯一娱乐就是听有声小说,小说中的情节讲的是女主为了报仇,用毒酒毒死了仇人,其中提到关键词“白色粉末”。

想到这情节,一个大大的问好袭上心头——为什么刘强要等曼丽姐不在的时候,才倒入粉末呢,那个粉末如果是补药,大可不必这样啊。

“小北,怎么不喝?”刘强问我。

我眉头一皱,就将杯子放到了嘴边,假装喝了一口。

“恩,吃菜吃菜!”刘强招呼我。

我看了一眼曼丽姐,她已经将红酒喝了下去,我感觉不妙,但也不确定这白色的粉末到底是什么,而且我是假装瞎子,无法道破。

刘强时不时的敬我酒,我就喝一口然后吐在餐巾纸上,或者趁着他和曼丽姐聊天之际,吐在碗里,然后勺几瓢汤掩盖掉,就这样一杯红酒就被我全部喝进吐掉了。

大约过了10分钟后,曼丽姐开始说犯瞌睡,然后人就趴在了餐桌上,刘强一把抱起她进了卧室,出来的时候刘强一脸疑惑的看我。

“小北,你不困吗?”刘强这话说出的时候,我就明白了,这白色粉末是安眠药。

“困啊,只是现在还早,我强撑着。”我假装打了哈欠。

“别强撑了,进去睡一觉。”刘强眯着狡诈的眼神,面无表情的说道。

“恩,好的!”我慢慢起身,假装摸索着进了房间。

不多时,就听到刘强在外面打电话。

“豹哥,搞定了,你们赶紧上来吧!”刘强在给外面发信息。

我预感有事情要发生,但是却不知道现在的我该怎么办?

很快就响起了敲门声。

刘强开门,我悄悄朝客厅看去,有三个男人进了客厅。

“豹哥,人在卧室。”刘强对一个光头男子说道。

“恩,干的不错,咦?怎么有三个杯子,还有谁在?”豹哥警惕性很高。

“哦,是曼丽的表弟,今天刚从乡下来投奔她的。”刘强解释。

“也药翻了吗?”豹哥问道。

“放心吧,都喝了安眠药,没个把小时醒不来。”刘强腆着笑脸说道。

豹哥不放心,进来看我,我赶紧躺回床上,闭上眼睛,假装发出轻微的鼾声。

“恩,干的好,我们和曼丽爽过后,你欠我们的一万块钱,就算两清了。”豹哥说道。

“谢谢豹哥,你们只管发泄,完事后,我衣服脱光往她身边一躺,她就不会怀疑了。”刘强无耻的说道。

“你小子够毒的啊,为了还赌债,连自己的女人都能卖。”

“豹哥,曼丽就是个公*交*车,不知道被多少男人gan过了,你能看上她,是她的福气。”刘强*污*蔑曼丽姐,我听的愤懑起来。

“哈哈哈……行,那咱去看看睡美人。”豹哥走出我的房间,朝着曼丽姐的卧室走去。

怎么办?我紧张的额头冒汗。


进门的三个都是那种粗胳膊大肌肉的男人,铁链子加纹身,一看面相就知道不是善茬,加上刘强就是四个人,我就算现在起来救曼丽姐,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有心无力。

“我去,这身材真让人流口水啊。”豹哥已经在曼丽姐的卧室里了。

我的心脏猛烈的跳动着,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

我绞尽脑汁得出的最后方案,就是报警。想到这里,我赶紧朝客厅看去,他们四个人都进了曼丽姐的卧室。

我摸出手机,偷偷摸摸的拨通了110。

这个时候隔壁传来了哈哈大笑的声音,有些模糊,不过也已说明房间的隔音效果还是挺好。

我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谎称是对面那幢楼的住户,“我要报警,我看到我家对面的女住户被一个男的弄晕了抱到了卧室,然后又进来了三个男人,他们都进了卧室,看来像是入室抢劫,请你们过去调查一下。她的地址是亲亲家园1幢2单元402室。”在我还是瞎子的时候,记忆全靠听,曼丽姐在吃饭的时候跟我说过这里的地址,所以我就记下来了。

警局离这里就三公里,但也要时间啊,是等警察来了,曼丽姐早被糟蹋了!

我从小就被人夸机灵,这个时候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也很多,我躺在了床上,壮着胆子大声喊道,“给我别动!”

叫完后,我侧耳倾听,曼丽姐的卧室内立马静悄悄的,然后我感到有轻微的脚步声朝着我这个方向走来。

我闭着眼睛假装睡觉,我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发出一点点鼾声,然后突然又嘀咕了一句,“再来两杯,没醉……”

我能感觉到几双犀利的眼神在看我,一直在看我,而且我能感觉到有人俯下身子看我脸。我内心紧张的不得了。

“草,吃了安眠药还能讲梦话,做梦喝酒呢!”

我听到刘强怒骂声,恼火的豹哥直接甩了他一巴掌,质问道,刘强急忙解释了我的身份。

“豹哥没事,他不仅是个瞎子,还吃了安眠药,您管自己shuang!”刘强不敢反抗,反而捂着脸无比猥*琐笑道。

“shaung个屁啊,一下子给吓软了。”

“那您再酝酿酝酿。”

“晦气!”豹哥狠狠瞪了刘强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可能豹哥真的被我下软了,过去之后好半响都没动静,就在豹哥惊喜的说来感觉了,楼下突然响起了警车的声音。

豹哥他们也听到了警车的声音,刚来的感觉立刻软了下去,忍不住怒吼一声。

“豹哥,警察来了,我们上次的案子还没消……”

豹哥甩了那黄毛一巴掌,怒火道:“老子知道!妈的,下次再来,刘强这次没完!”

三人风风火火的离去了,留下一脸懵逼的刘强被警察盘问了一顿后,也恼火的摔门离去。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真是有惊无险啊,还好我从小喜欢听评书,足智多谋!

不过我心里有些难过,曼丽姐竟然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如果今天不是我在,她还不知道要面临怎么样的羞辱。

想到这里,第一次觉得假瞎子这个身份还不错,以前还觉得欺骗曼丽姐心里愧疚,现在看来假瞎子能看到更多正常人看不到的阴暗,能更好的保护曼丽姐。

我急忙起身走进曼丽姐的卧室,可当看到躺在床上的曼丽姐后,我懵住了,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曼丽姐静静躺在床上,床的边缘,是曼丽姐的贴*身-罩*罩和性感si袜……而床上........

点击“阅读原文”精彩继续~~~

Copyright © 安庆茶具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