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贞豪气贯长虹——西郝庄革命烈士谷文焕同志生平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20 12:09:34

西郝庄村位于藁城县城正北8华里,东距无极县城30华里,地处藁无公路要道,是敌人往来窜犯石家庄、无极等大据点必经之地。全村千余户,是无极县最大的村庄之一。抗战时期,隶属于藁无县七区。谷文焕 也叫谷老苗 )于1939年入党,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公开身份是抗日副村长,出面领导全村一切抗日工作。全村党员在他的领导下,艰苦卓绝的奋斗,把西郝庄村建成了一个坚强的战斗堡垒。


火热的斗争


郝庄西北部叫谷家街,文焕家就住在那里。抗战初期,文焕把本街的七八名革命青年紧紧团结在一起,一切抗日工作模范带头,搞得有声有色,人们都把这条街叫作“西北边区”。

1940年夏,无极伪警备队大队长翟二狗,把他的亲信李发祥派往东阳,这里的对敌斗争日趋紧张。李发祥在东阳、小西门一带骚扰抢掠,气焰十分嚣张。文焕带了十余名党员及游击组,要到东阳据点用晚间喊话的形式去教育伪军。他们带着两门牛腿铁炮、几个榨油筒和鞭炮,以及村中仅有的七八条步枪和一批手榴弹就出发了。在东阳据点的东边选好了阵地,架上了土炮,开始对伪军喊话。伪军中队长逼着部下向喊话方向盲目开枪。文焕立即下令向着有火光的炮楼枪眼开炮还击。两声轰鸣,烟硝迸发,敌人枪声停止了,炮楼南北两面又响起了喊话声。伪军再次开枪射击,文焕大声命令机枪封锁敌人枪眼,油筒里的鞭炮点燃了,同时步枪向着敌枪眼射击。敌人对此产生了怀疑,但是确有子弹飞来,疑神疑鬼,终夜不能安静。

1940年是我冀中抗日的黄金时代,土杂土装已被肃清,敌人在前方用兵,尚无力确保后方。各地抗日武装和群团在党的领导下,积极活跃,西郝庄村也不例外。文焕和全体党员改造了村政权,建立健全了群团、武装;改善雇工生活,执行合理负担。上级指示有令必行,一行就彻底。

他率领本村游击组配合县区武装和藁南县五大队,多次击退藁城敌人的抢掠。敌人抢麦抢秋,他组织群众快收快打快藏,率领游击组终日保卫着村庄。每次战斗他总是冲锋在前,退却在后,边战斗边指挥,树立了党员在战斗中的光辉榜样。

为了打好村落保卫战,和群众一起堵街口,村边筑防御工事,在野外挖大车道沟、挖防空洞,迅速地改变着村形地貌。

敌人的武装进攻,总是先以特务间谍开路。郝庄有个卖卷子的宁晋人叫麦熟,在村中姘靠着一个女人,后麦熟迁入石市休门,但还常来郝庄与破鞋女人姘居。来自敌区,使人生疑,经过侦察了解确是敌探。文焕和两名党员在他的姘妇处将其逮捕,扭送到原无极抗日县政府予以镇压,为郝庄除了一大隐患。

谷文焕烈士遗孀—刘俊香:(1922.10.21—2010.5.28)

他任村支书期间,正是新婚不久。为了抗日工作,他昼夜奋战,很难享受到家庭的温暖、天伦的乐趣。一次他正害着瘟病,藁城敌人突然对郝庄进行袭击,新婚的爱人搀扶着他向村外转移。他虽然害病,枪支却从不离身。在村外为了防止丢失枪支,爱人建议他把枪埋在一棵桑树下。敌情解除了,他们一块又把枪支取出来。当爱人把枪递给他时,他殷切的望着爱人说:“革命总是要流血的,如遭不幸,你要接过这支枪。”爱人坚定地说:“好!我听你的话。”


在暴风雨中前进


1941年的农历八月初七,藁城敌人向滹沱河北进行了试探性的攻击,驱赶着藁南地区的封建武装大刀会和地痞流氓组成的伪自卫团,向我藁北地区窜犯。郝庄、四公一带村庄首当其冲。我七区小队、正获区小队、藁南五大队奋起迎战,一时在滹河北岸暴发了激烈的枪声,郝庄游击组在文焕的带领下积极配合部队作战。当一股敌人向郝庄扑来时,这批自命为“刀枪不入”的日寇爪牙,赤臂鼓肚,呀呀的冲向村中。我游击组突然跃出阵地,进行狙击,步枪、鸟枪、手榴弹,毫不客气地就在他们的头上、胸腔、肚子上钻了不少的血窟窿。这批匪徒,抛却其肮脏的躯壳,有的到东洋朝圣,有的到西天拜佛,爬在地上永远起不来了。圣洁的土地上,留下了腥臭血污十七、八处。

1941年的9月,敌110师团的骑兵110大队,配备步、炮各一个中队,在敌囚加岛中佐的指挥下,突然向我藁北地区进犯,一时腥风血雨,烟硝弥漫,我美好的抗日根据地改变了颜色。西距郝庄3华里的东四公村,被敌人占据了,这是敌人进攻我根据地的桥头堡。藁无县大队长李金石同志,奉命要拔除这个据点,部队秘密进驻了东四公据点,待机歼敌。这次战斗也给我附近村庄带来了配合作战、组织战勤的任务。文焕连夜组织游击组,警戒巡逻、侦察敌情,动员群众组织梯子队、担架队,烧水做饭准备抢救伤员,忙的他连饭都吃不上。战斗打响了,战况甚为惨烈。由于内线工作配合失误,我县大队长光荣负伤,两座炮楼仅攻克了一个,天色将明、敌援将至,我军只好撤出战斗。从此,东四公据点给我周围村庄制造了不少惨案。

1942年一开始,敌囚加岛又向无极县境窜犯,无极敌人派了一小队警备队,进驻郝庄村文焕的宅院里。并把伪警察所、伪新民会、伪合作社也分别驻在那里。文焕只好投亲靠友,流亡在外。家产被抢劫一空,田地荒芜没有收成,生活异常困难,伪军、汉奸随时威胁着全家人的生命安全。谷姓族中有一个“大辈子”叫洛秀,常和伪职人员在一起吃喝,政治面目不清。他找到文焕,对抗日的大是大非问题曲解百端,劝他投降日寇,或者至少不再抗日,好叫全家人太太平平过安生日子。对党无限忠贞的文焕,哪能听他这一套鬼吹灯,气愤的回敬他:“日寇侵略中国,已打到自己的家门上来了,有血气的中国青年,哪个不参加抗日,我怎能缴枪投降呢?头可断、血可流,打不走鬼子决不罢休。你的美意我领情了,但不能听你的话。”这个大辈子在晚辈面前无言答对,就灰溜溜的溜走了。

敌人的劝降活动,不只是对准了文焕一人,同时对原来的村干部也都展开了攻势。文焕为了稳定大家的抗日情绪,逐个进行了谈话。他劝戒大家说:“千劝万劝,搁不住一把死攥。”意思是说,无论别人怎样劝说要你投降妥协,大主意还要自己拿,无论如何不能投敌当汉奸。在他的教育鼓励下,在当时的党员干部中,竟没有一人发生变节事故。

伪军驻在文焕家的宅院里觉得很不安全,准备修个炮楼,以防备八路军的袭击。这个小队长叫李素琪,平时很迷信,听说郝庄村张偶子会看“风水”(就是按五行八卦观阴阳宅),要他在郝庄村选一风水宝地修炮楼,免遭八路的进攻和消灭。张偶子是个共产党员,早就不干这一套了,既然伪小队长找到头上来,就不得不应酬一下,暗地里请示文焕这事怎么办。文焕指示他:炮楼建在村里,一定要拆掉周围民房,砍毁四邻树木,敌伪军又便于窜入民宅胡糟闹。最好让他们把炮楼筑在村边,一来少糟害百姓,二来便于我们进攻。张偶子领会了支书的意图,他装腔作势的领着伪军小队长在村里村外转悠了一趟。走到村东北一块高地边就连连点头说:“这里最好!这里最好!龙虎脉自东北来,主发富贵,文的高官厚禄,武的将军元帅。”李素琪听后高兴极了,他认为如能常驻此地,就要官运亨通了,马上定了下来。强拉民夫,锯树拆房,青壮年躲避了就抓老人,男人躲避了就抓女人,闹得家家户户不安宁。

为了打击敌人的疯狂气焰,文焕带领全体干部、游击组,对敌展开了修筑炮楼的争夺战。当晚上修建炮楼停工时,他带领几十名党员(都以抗日积极分子的面貌出现)每人自背茅柴一捆潜入工地,将炮楼烧成黑烟囱。为此伪军将联络员谷小碗打断了胳膀。伪军为了防止我们再次阻挠,搭临时工棚派驻一小股伪军看守工地。文焕带了党员谷冬申,把地雷埋在伪军晚上巡逻的地方,叫伪军饱尝了铁西瓜的滋味。文焕又通过党员暗地串联,要青壮年躲到村外或者外村,设法逃避当夫,即便不幸被抓到工地上,也要在那里“磨洋工”。就这样敌人白天押着民夫修建,我们晚上又动员群众把它拆除,经过千方百计的斗争,大大延缓了炮楼修筑的进度。

伪军每天驱赶着老百姓风里雨里赶修炮楼,经过两个月的斗争,敌人把炮楼搞起来了。文焕又带领游击组经常对炮楼内的伪军做政治宣传,把宣传品射入炮楼院内。伪军不老实,就用步枪、手榴弹夜夜袭扰,使这群坏家伙一天也不能过安生日子。

早在1938年,郝庄就成立过地主封建武装大刀会,在滹河沿河村庄疯狂一时,在我开辟工作时,这股武装即被瓦解。伪军占据郝庄后,原来的大刀会头子谷喜重,勾结伪村长杨小辈,妄图死灰复燃。他们的矛头当然是首先指向了共产党八路军,为地富豪强恢复其失去了的天堂。当时敌人全面的控制了这一带村庄,我们的干部武装又北过正无路,自认为天下又是他们的了。于是推翻了合理负担,强迫青壮年到伪自卫团替敌人站岗放哨、盘查八路军,为敌人征粮派款抓民夫。对此我们曾写过警告信,放在了大刀会香堂桌上的茶杯下,可是事后观察其反革命活动依然如故,真令人气愤。当时文焕在村已不便工作了,和几个村干部转移到正无路北,但经常回来了解情况进行工作。发现谷喜重、杨小辈的行径,准备对他们采取措施。行动之前谷文焕和区干部老马、老田三人又一道找到谷喜重的家里,对他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教育,指明其所犯错误的严重性,如果坚持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后世子孙也要被人唾骂。这次斗争效果不错,郝庄的大刀会有名无实,不久就销声匿迹了,伪村长杨小辈也老实多了。

这里占了据点,敌伪就紧接着建立伪大乡。他们认为地富和八路军不一条心,所以在人选上,强调要用家道殷实的富余户。当时我党员干部均已撤退出村,很短时间敌人就指定了东郝庄的张小多、西郝庄的张拉皂分别担任正副大乡长。文焕自路北回来后,了解到这种情况,就找他们进行教育,要求他们接受抗日政府的领导,执行抗日民主政府的政策法令,并教给他们一些应付敌人的办法。郝庄伪大乡从此成了两面政权。

战火中永生

1942年的5月1日,日寇加岛率领其骑兵进驻了无极城,并向县境内所有村庄进行疯狂的剔抉扫荡,我逃难到路北的干部民兵及难民处境越来越艰险。中共藁无县委遵照上级指示,动员各级干部回到原地坚持工作。并强调指出单纯的隐蔽即意味着对敌的妥协,必须审时度势,根据具体情况开展工作。这时文焕在新的形势下原任西郝庄村支部书记已不合时宜,经区委研究报请县委批准,改任藁无七区区委敌工干事,活动地区仍在郝庄一带村庄。

藁城伪警备队大队长周志操,接替了日寇在东四公据点的防务,又和四公一个女人结了婚,他豪横凌人,率领其虾兵蟹将经常骚扰附近村民。一次他把他的全部人马拉到了郝庄,顺着大街支起了机关枪,把老百姓赶到一堆听他胡吣八道:“八路军不是要捉我这个大个子吗,有种的拉出来较量一场!”这个暗娼的儿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目空一切。文焕和区委老马、老田正在郝庄的堡垒户谷铁锤家研究对付周志操的办法,忽然村干部谷小锅跑来报告,敌人挨门搜查过来请赶快准备。文焕等人马上把手榴弹揭开盖子,手枪压上子弹,准备敌人闯来就打他个冷不防,然后转移。这时敌人吹起了集合号撤回四公去了,文焕等人又继续研究对敌斗争事宜。

农历的四月十三日,只甲村一个干部从杜家庄附近过封锁沟,不慎丢了一只鞋子,被杜家庄岗楼上的伪军发现了,按着鞋印找到了北汪村。当时我七区小队分成两个大班把枪“坚壁”了,也分散的住在了北汪村。当敌人搜查过路人员中,捉住了我小队队员吴小偏和毛焕书二人,这一下伪军在北汪村闹的更欢了,借口搜查八路,大量抢掠老百姓财物,把我干部张清一和张瑞生两家抢劫一空。恰在这时,我谷文焕、吴怀云二同志也藏在了堡垒户党员马焕喜家。焕喜的院里有一个地洞,用铁锅盖着洞口,在铁锅里栽种着一棵小榆树,这种地洞是在开展地道斗争之前的一种简易藏身处所。这里没有漏气孔,也没有防毒设施,人们叫它是“蛤蟆蹲”,住在里边很不方便,遇到敌情也无法抵抗。房东把洞口盖好后,也到外边“躲情况”去了。文焕和怀云打从昨天吃过饭,一天多来水米未碰牙,饥渴情况可想而知,他们在洞里担惊受怕消磨时间。好不容易熬到从盖锅的隙缝里,察看到日已西下,文焕长出了一口气:“天黑了,又是咱们的天下了!”准备钻出来换换空气,找点吃的东西好转移出去。

被敌人捉住的我小队队员吴小偏,经不起敌人的拷打乱说一气,伪军又胡乱搜查,一直折腾到日已平西,准备窜回老巢了。随伪军前来的有增村敌人一个特务叫张风田,黄家庄村人,他从村边望见马焕喜院内铁锅内一棵小树无风自动,猜想铁锅下边—定有文章,马上带领了伪军包围了这个地方。我们的文焕、怀云二同志刚钻出洞来,不提防敌人就埋伏在身边,没等到扯出枪来,就被窜上来的四五个伪军摁倒了。

当晚,敌人把谷文焕、吴怀云、吴小偏、毛焕书扣押在杜家庄岗楼上,吃尽了苦头,第二天解押到增村伪大队部。周志操认为是自己向日本人邀功请赏的机会到了,派了一个中队伪军,带着两挺机枪,用大车将这些被捕人员押送藁城伪县政府。敌人将四人分别监押在看守所一至四号的班房里,连夜审讯。主审人叫姜伯伦,是藁城情报室主任,曾驻过张家庄据点,是打人、杀人、奸污,开展大竞赛的总刽子手,臭名鼎鼎的拉蛄队姜队长,跌在他手中很难逃活命。愚蠢狠毒的敌人,问供的方法就是恶揍,两个特务将被审问的人抓住脖子摁倒在地,用半截黑半截白的刑棍,朝着脊梁大腿一股劲的狠打,打的皮开肉绽才拉起来问口供。吴怀云自称是西四公人叫夏云山,始终未向敌人泄密,后由于坏人告密,被敌人判处了死刑。对谷文焕的肉刑更为惨毒,敌人侦知他是西郝庄村党支书,更要千方百计的想从他嘴中挖出西郝庄地下的党组织。一个月来,任凭敌人威逼利诱、毒刑拷打,他总是守口如瓶。文焕对党组织的忠贞,对革命事业的 热爱,把年华正茂的青春献给了抗战,真可说是惊天地而泣鬼神。敌人决定在东四公据点执刑谷文焕和吴怀云二同志,事为我七区领导干部和革命人民所侦悉,莫不悲愤万分。有人主张在从藁城解回四公的公路上,武力截击营救。区委们考虑到我区小队刚被敌人冲垮,区、村干部又都是短枪,敌焰正在嚣张,力量对比相差悬殊,救人不成反而再伤人,因此对大家进行了劝阻,不要盲动,要使用一切可能使用的内线力量去营救。就在这时,我们的文焕和怀云二同志光荣殉难了。

敌人在四公召集老百姓开会,并把谷、吴二人押到会场,用大车拉着游街示众。见到这种情况的人,莫不低头落泪。文焕的老姑母,见到文焕站立在敌人囚车上,绳捆索绑,背插亡命牌,真是急疯了,不顾一切冲向囚车,儿啦儿啦的哭叫着。文焕看到了姑母这种情况,喊道:“姑姑不要当着敌人啼哭,你的侄儿没给你老人家丢人,没给咱郝庄抗日的人民献丑。告诉乡亲们一定要坚持抗战到底,你老要保重……。”伪军把老太太推搡到一边,囚车向村外跑去,老太太昏厥了。囚车上响起了悲壮的抗日口号:“打倒日本!打倒汉奸卖国贼!坚持抗战到底,中国共产党万岁!”他们的浩然正气激励人们抗日的决心,坚定了抗战必胜的信念,人们暗地里传诵着:“有这样的好干部、有这样的好党员,中国的抗战一定会胜利。”

他永远鼓舞着人民前进

谷文焕和吴怀云同志在敌人的刑庭上愤怒斥敌,在刑场上的英勇就义,前任区书孙文珠、县委敌工干部曹树勋,向中共藁无县委作了沉痛的汇报。县委提出要全县党员干部向烈士学习的号召,可惜正当“五一”环境极端惨酷的情况下,未能及时向全县传达。直到1944年农历十月初一(鬼节日)环境已趋好转。县委责成老区长曹三夫同志代表县委在西郝庄村高搭灵棚,召集全区党、政、军和群团的干部以及各村群众数千人,为殉难烈士举行沉痛的哀悼。三夫同志高度评价了文焕在西郝庄领导人民坚持抗战的事迹,西郝庄群众对此更深有体会,无不交口称颂。三夫同志又慷慨激昂的报告了烈士在敌人面前大义凛然的英雄气慨,给了与会者以莫大的鼓舞。他号召全体党员干部、革命人民要学习烈士的爱憎分明,坚定抗战必胜的信念;学习烈士热爱人民、热爱党,为革命献身的高贵品质。烈士家属也在会上讲了话,表示坚决继承先烈的遗志,排除一切困难,完成先烈未竟的事业,将抗战进行到底。大会高呼口号,在悲壮肃穆的气氛中结束。县政府邀来了苏村剧团进行演出,以表示对烈士遗属和坚持在残酷环境里对敌斗争的郝庄人民的慰问。

注:本文由谷文焕烈士生前战友徐奢同志撰于1985年11月20日,谷建林整理,有改动。

附:《无极县志》资料,略有更正:

谷文焕(1919—1942年),又名洛苗,烈士,西郝庄“思源堂”谷氏,农民出身。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村党支部书记、藁无县七区敌工干事、区小队队长。

抗战初期,文焕带领全村党员、干部、群众建立抗日村政权,组织抗日游击组,实行减租减息、合理负担。在反掠夺、反“蚕食”、反“扫荡”武装斗争中,带动民兵挖地洞、筑工事、堵街道、修道沟,指挥游击组破岗楼、拿据点,打击敌人,保卫麦收、秋收,配合部队作战,成绩十分突出。

1942年5月27日,只甲村一干部在杜家庄穿越封锁沟时,不甚丢掉一只布鞋,被外出“扫荡”的一股伪军发现,沿脚印跟踪至北汪村。恰巧,藁无县七区区小队正在此休整,察觉敌情,文焕当即命令队伍迅速分散隐蔽。敌人扑入村中,四处搜捕,许多百姓无端被打,房屋被烧。由于坏人告密,在一家牲口棚内发现地洞,敌人狂吼乱叫,逼使两名群众打开洞口,然后踢进洞内。就这样,文焕等4人被捕。当晚,文焕被押到日伪藁城情报室,汉奸头目姜伯伦急欲了解西郝庄共产党组织情况,先行劝降,后施淫威,文焕一字不吐,守口如瓶。月余后(农历五月十七),敌人将奄奄一息的文焕捆绑在囚车上,在四公村游街“示众”。但见文焕头大如斗,胸前背后血肉模糊,两腿骨折,面对死亡威胁,文焕坚贞不屈,视死如归,在低吟斥骂敌人声中献出年仅23岁的生命。

 

——文化需要传承,举手之劳让更多人知道——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