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茶具销售联盟

女老板儿子高调初恋,那是公司"人才"睡过的女孩

青艾地2018-08-20 07:37:52






1


耿南第六次提出辞职时,总经理秦晓念极力挽留。

           

偌大的办公室并不隔音,秦晓念起身过去关门,然后将耿南按坐在沙发上,同时给自己下达指令:无论如何,要留住他!


秦晓念心中有本清楚的账。耿南一直自己公司的顶梁柱。公司有大半客户资源都在他手上。他可万万走不得!


秦晓念话里有话:“这次,就算了吧!”耿南不为所动,直奔主题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看上了小蕾,别装蒜!要是你不能成全我,我也没心思工作了……”


耿南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他几次向秦晓念提出,将小蕾调过去做他的助理了,可秦晓念总是装聋作哑。


秦晓念心里跟明镜似的:谁做耿南的助理,就得被耿南睡。有时,她为自己这样的私企感到悲哀,生意难做,公司又没有笼络人才的硬件条件……


真的,她好为难。


她亲眼目睹过,耿南像是发了情的动物。早晨上班高峰,秦晓念几次在电梯里看到,耿南、小蕾还有其他几个同事一起坐电梯,并不拥挤,可耿南非要往小蕾身旁凑,不是下身去蹭小蕾的丰臀,就故意用手臂去碰她的双峰……小蕾非常难为情,实在避不开,有几次还用眼神向秦晓念求救。


换作其他人和其他场合,秦晓念论脾性,一定会厉声喝止代为教训,但是,她还是快速背过身去,拿出手机佯装找信号或刷上几条信息……

                


2


电梯从1楼到23楼,大约十秒。门开了,小蕾像一枚羞愤的炮弹,直接弹向了办公室。


不一会儿,秦晓念见到了前来谈辞职条件的耿南,她用笔头敲着桌子,低声说:“看你那个馋样,直勾勾地看人家小姑娘,眼睛恨不得要射精!”


耿南鼻子里“哼”了一声,说:“秦总,我只关心我啥时能走!”说完,头也不回离开了办公室。


秦晓念看着电脑上的报表,她就冷不丁地打了个哆嗦:年底了,徐总那一百多万的产品订单还没续签。徐总哪里,也只有耿南那两片能说会道的嘴皮子才能搞定。


她试过换别人去洽谈,毫无成效,消息还传到了耿南耳里,反让他说话越老越硬气,完全没有把她这个老总放在眼里,稍不顺从他,他就将辞职挂在口里。


秦晓念颓然倒在真皮转椅上,长吁一口闷气:以前,为了笼络人心,她总是以各种名目给耿南发福利, 实则是给他的“泡妞费”。


耿南业务能力确实一把好手,可他有个臭毛病,滥性。对谁都没个真心,打一枪换一个姑娘。



这次的目标小蕾,大学刚毕业来到她的公司。小姑娘特别勤奋,实习期满以后就转正了。她算不上特别漂亮,可她丰满、肤白、爱笑,是办公室里的一抹小清新。大伙儿都知道,小蕾家教严格,至今还没谈男朋友,办公室里谁讲点荤段子,她就羞得直低头。耿南万一惹出事端来,家人闹事,那该如何是好!


纷乱的心绪中,秦晓念有一条是清醒的:公司还真不能离开耿南这个活宝!


3


思来想去,秦晓念决定还是用钱来解决,提出给耿南涨两档工资。可一月凭空多了5000多元的薪酬,也打动不了耿南,他斩钉截铁地暗示秦晓念说:“小蕾我是要定了!一周,我再给你一周时间!”


秦晓念的心一下子被掏空了,失去耿南就等于公司倒闭,她的老公自打车祸后,轮椅足足坐了五年多,眼看着这两年有了钱,给老公做各种康复治疗,他已经能拄拐行走了。还有她的儿子,大学还没毕业。


老公和儿子,是她最爱的两个男人。为了他们,让她做啥她都愿意。


秦晓念没有吭声。在耿南看来,这是默许。



整整纠结了两天,秦晓念约了小蕾。两人先是逛街、购物,然后秦晓念以大姐的口吻与小蕾套近乎。秦晓念将话题故意往爱情上引,谈到了当今大学生的性开放,不料小蕾说,她是一个例外,要把初夜留在新婚之夜。秦晓念装着大惊失色,笑话小蕾说:“骗姐的吧,都什么时代了,小蕾,有些落伍啊……”


这次相约,让秦晓念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她打听到,小蕾眼前的真实情况:父母都住在乡下;她现在和两个大学同学合租一套房子。经济条件并不宽裕。小蕾非常珍惜这份工作,几次被耿南骚扰,她都选择了容忍……这样一分析,秦晓念似乎找到了突破方向。


三天后的一个晚上,秦晓念故意留小蕾在办公室加班。她打开抽屉,将自己偶尔服用的安眠药,取出一颗,碾碎,放进了红茶里。晃了晃,确定没有气味,准备端出去时,她又取出几颗安眠药,继续碾碎,再次放进红茶杯里。然后端出去,亲手递给小蕾。


秦晓念说:“这是广告商抵广告费的新品红茶,来,一起品尝品尝吧。”


小蕾喝得几乎一滴不剩。很快,她昏倒在办公桌上。秦晓念拨通了耿南的电话。



4


耿南像不用点火就能起飞的火箭,瞬间就出现在小蕾的办公室,他咧着嘴对秦晓念笑,然后迫不及待地推着秦晓念出门:“秦总,赶紧忙你的去!”


门“咔嚓”一声闭上了,耿南抱起了小蕾,两三步就蹿倒在那张枣红色的沙发上。他听得见自己粗重的喘息,咽了咽口水。此刻,他就是站在十米跳水高台的运动员,一道弧线划过,他直挺挺地砸向那片美丽的水域……几分钟后,他就游到了顶点,但他不愿意上岸,继续扑腾,直到小蕾皱着眉头,发出一丝痛苦的呻吟时,他才恋恋不舍地穿衣溜出。


办公室拐角处,秦晓念将未定的一摞订单砸给了耿南,他应允:“秦总,我这就去办!”


小蕾从疼痛中醒来。身子严重不适,她知道发生了什么,发出嘤嘤的哭声。


装着加班的秦晓念,闻声而来。小蕾提出报警,秦晓念跪在沙发上,一个劲地求小蕾说:“如果这样,不止你名声弄臭了,公司就跟着完蛋了,这几十号人上有老下有小的,将来吃什么喝什么!”秦晓念真的哭了,“还有我那残疾靠老公,将来靠什么养伤……”末了,秦晓念塞给小蕾一张银行卡,说:“这卡上有2万块钱,作为公司一把手,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绝难辞其咎,这是先期给你的补偿,其他的事情容我来慢慢处理!”


秦晓念采用的是缓兵之计,先稳定小蕾的情绪,小蕾拿了拿了银行卡,却一言不发地跑了出去。



自那以后,小蕾再也没有出现在公司。


果不其然,耿南得手以后,不到一周就搞定了徐总那笔大广告单。向秦晓念汇报成果时,秦晓念告诉他小蕾自动离职了。耿南也没问。或许,对他来说,蜜蜂采蜜,他只需要这第一口就彻底满足了。



5


半年后,秦晓念的儿子大学毕业,准备回公司帮衬她。此前一个月,耿南也辞职了。秦晓念没再挽留他。她想将事业接力棒交给儿子,早点实现交接班。


儿子回公司就任总经理。秦晓念每天陪伴老公,弥补着此前亏欠的恩爱时光。一天,她忽然接到了儿子的报喜电话:“妈,我要结婚了,我很爱他!”


秦晓念和老公都很高兴。儿子一直是个书呆子。读书期间,他从不恋爱,对男女情事一无所知。没想到,这一下就自己开窍了!


秦晓念让儿子一定要把女友带回来看看。这一看,她傻眼了!儿子的女友正是小蕾!


小蕾变了,穿着不再朴素,以前衬衣的第一颗纽扣都要扣得紧紧的,现在穿的的是深V领不说,超短裙只有巴掌的长度,也不知道能遮住啥……



更要命的是,小蕾装作不认识她,当着秦晓念的面腻腻歪歪,秦晓念不由地感到阵阵恶心。她张口想对儿子说什么,但张着的口竟然说不出任何的话!


尴尬地聊着天。

秦晓念趁儿子去给小蕾泡咖啡的档口,秦晓念逼问住了小蕾:“你怎么会跟我儿子在一起?”小蕾只说了三个字:“你说呢?”


秦晓念沉默以对。


小蕾翻出手机打开录音,是耿南和另一个女人的对话。耿南交代,耿南睡的第一个女人,就是秦晓念……


那天晚上,小蕾坚持要留下住宿。临睡前,她亲手为秦晓念的儿子泡了一杯红茶。是夜,床头与墙壁碰撞的声音,配合着小蕾发出的声音形成一曲交响曲……


这曲儿令睡在隔壁房间的秦晓念,一夜未眠。


半个月后,秦晓念的儿子和小蕾举行了婚礼。那天,耿南没有到场,听说他被秦总给开了,走的时候最后一个月薪水都没领到。


(图片来自于网络)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深耕人性情感

深度解析情感困局

心灵成长的百科全书

专业疗伤神器

本号会上瘾

我不能除皱,但可以防衰老

青艾地




Copyright © 安庆茶具销售联盟@2017